Actions

Work Header

【VN】桃夭

Chapter Text

7.
事实证明狐狸就不应该喝酒。
维吉尔坐在床上,他多点了一盏灯在旁边,脱下了有些沉重的外衣,只留了一件内衬,尼禄有些不胜酒力,他头枕在维吉尔的大腿上呼哧呼哧的大口呼吸,嘴里说着一些听不懂的胡话。
维吉尔扯了下衣领,露出了点结实的胸肌。
尼禄挣扎着坐起来,往维吉尔裸露的脖颈处乱蹭,这举让他没法专心看书,他只能把书放在一边,腾出手按住尼禄的脑袋让他别乱动,对方显然没懂他的意图,变本加厉的跨坐在了维吉尔身上,环住了他的脖子。
维吉尔笑出声,他半是无奈的伸出食指刮了下尼禄的鼻子,“下次可不敢给你酒吃了。”
“...”不知是因为醉酒还是害羞,尼禄红了脸,他把头贴过去,两个人的鼻尖几乎贴在一起,尼禄用刚刚维吉尔修剪整齐的指甲轻轻刮过他的肩膀,尼禄的舌尖掠过他的獠牙,然后伸出来舔了舔嘴唇,他趴在维吉尔的耳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先生,你好久没要过我了。”
这句话让维吉尔的呼吸越发沉重起来,他的手附上尼禄的腰轻轻捏了一下,“之前不是说好了,等你的病痊愈……”
“我反悔了。”尼禄眨了眨他那双碧绿的眸子,他拉低了衣襟,抱着维吉尔的头亲了下他的侧脸,他微微扭动身子蹭着维吉尔的腿间,下面逐渐发硬的东西让尼禄嘴角露出一抹坏笑,维吉尔喘了口粗气,握住了尼禄的脚踝将他整个人都拖到自己身下。
“你学坏了。”
还没等尼禄反驳,维吉尔的身体就压了上来,维吉尔的体重压的尼禄闷哼了一声,他没有发出其他的声音,就被维吉尔堵住了嘴唇,尼禄回应着维吉尔的吻,两个人的舌叶交缠了很久,尼禄始终没法合起牙关,不断有水丝从他嘴边流下,他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维吉尔的,尼禄默契的扯掉了维吉尔腰上的衣带,两个人裸露的肌肤贴在了一起。
维吉尔想起他们有一次在一片森林里,在但丁熟睡过后的篝火旁,尼禄就跨坐在维吉尔的腿上,他几乎要不停的吻着尼禄,才能让他不发出声音来,两个人的喘息声在夏夜里显得十分清晰,尼禄因为满身的汗液在河边清理身体的时候,维吉尔没忍住又要了尼禄一次。
狐妖的身材总是出人意料的诱人,就算是禁欲多年的维吉尔也没有忍住,他承认看到尼禄的背影后把持不住了。
想到这儿维吉尔只觉得身下硬的发痛,他直接掀起了尼禄的衣摆,轻抚了下那条已经满是水光的肉缝,维吉尔从尼禄的胸前一路吻到他的小腹,没理会尼禄惊惧交加的惊呼声,维吉尔舔了舔那颗小小的阴蒂,就将舌头深入了甬道内。
这里没有其他人在,尼禄发出了一声粗重的喘息声,一只手放在了维吉尔的头上,他害羞的别过头,维吉尔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他另一只手抓紧了床单,闭上了眼。
在维吉尔一番又吸又舔的攻势下尼禄第一次泄了出来,他爽的眼眶里都满是眼泪,一脸渴望的看着身上的男人,脸颊和颈间的皮肤因为高潮而变得粉红,维吉尔自然之道他想要什么,亲吻了一下尼禄湿漉漉的额头后,他如愿以偿的将肉棒插进了尼禄的身体里。
长久未体验性爱的身体因为一下整根没入而颤抖不已,尼禄不停蹬着床下柔软的床垫,他抬起头伸出了舌头求吻,维吉尔喘着粗气低头吻了上去,两个人的舌头再次交缠在了一起。
尼禄的长衫已经褪去了一半,露出了上半身粉红色的胸脯和肩膀,以及一双漂亮的长腿,交缠了半晌,维吉尔将尼禄抱了起来,双手托着尼禄雪白的屁股不停抽插着,尼禄不停叫着维吉尔的名字,因为上位的姿势阴茎顶到了宫口,尼禄呻吟出声,咬住了维吉尔的肩膀,维吉尔吃痛的皱了下眉头闷哼一声,尼禄乖乖松开了口,却没想到对方狠狠的顶撞了下尼禄最敏感的位置,引得尼禄弯下了腰,不受控制的流出眼泪,他讨好的捧着维吉尔的脸再次吻了上去,尾巴不停扫着维吉尔的腰腹,以求维吉尔温柔的对待,两个人银色的发丝都交缠在一起。
那天晚上他们做了几次尼禄不记得了,他只知道自己一遍遍不受控制的因为快感冲上云霄,然后又因为体内胀满的热液落回地面,落回维吉尔的怀抱,因为害羞他总是用手挡住自己的脸,但每次都被维吉尔拿开,他喜欢看着自己的表情,那双平时没有什么情绪和感情的淡蓝色眼睛,总是因为看着自己而满是爱意——尼禄说不好。
最后因为太过于疲惫,尼禄在浅浅的亲吻中睡过去。

 

8.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来的时候,维吉尔没有在床边。
尼禄爬了起来,他呼了口气,低头看了看衣衫褴褛的自己和身上的淤青,想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他红了脸,眯着眼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的窗户和外面渗透进来的阳光。
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过阳光了,他忍不住伸手出去感受,阳光打在他惨白的皮肤上的感觉——是温暖的,像极了维吉尔的拥抱。

“我的视力一直在下降。”维吉尔看着窗外行走在集市上的人,淡淡的说道,语气仿佛不是在说自己一样。
“这是迟早的。”但丁叹了口气,他没有心情喝眼前的茶,语气沉重的回了一句,他有些表情凝重的看着维吉尔:“我劝过你了,尽早收手。”
“你来的太晚了,但丁。”维吉尔把茶杯放回桌上,他眯起眼看着但丁,“每次都是。”
看着但丁沉重的表情,维吉尔难得的笑了笑,他今天没有带面罩和兜帽——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不过也没关系,就算你即时赶来了也无济于事。”维吉尔想伸手去拿茶壶,却被但丁抢了先,他趁着但丁倒茶的功夫又打趣道:“不过这件事顺利的出乎我的预料。”
“好了,别说了。”但丁打断道,他揉了下眼睛,“现在说说你的眼睛要怎么办。”
“我不在乎了。”维吉尔捏起茶杯放在嘴边吹了口气,说道。
“所以在你心里到底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但丁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有些大,引得茶馆内的其他人都向这边看。
“尼禄。”维吉尔再次放下茶杯,他眨了下眼睛,“他活着最重要。”,维吉尔咧嘴笑了一下,“你觉得我们还能回到之前的日子吗?不可能,但丁,你我心知肚明。”
“……”但丁自嘲的笑出声,他看着维吉尔,第一次觉得看不清眼前这个男人,“那我也不会允许你自甘堕落。”
“我没打算自甘堕落。”维吉尔白了但丁一眼,“但是这双眼睛谁都无能为力,一报还一报,得到了什么,就注定要失去些什么——这可是父亲说的。”
“可是……”但丁还想说些什么,被维吉尔打断了。
他站了起来,拿起了放在桌边的阎魔刀。
“没什么可是,长久以来我们俩的目标就不一样。”维吉尔走到但丁身侧,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你是为了救济世人,我是为了尼禄能好好活着。”

 

9.
维吉尔走在熟悉的路上,耳边的鸟语声格外的清晰,他的视力每一刻都在倒退,但他还是看到那个站在院门边夹竹桃树下小小的身影。
他走近了才看到门口人儿脸上的泪痕。
那双如春日湖泊一样的绿眸此时泛着水光。
“我想起来了。”尼禄哽咽着说道,“我什么都想起来了。”
他想起那条汹涌的河岸涌上来,有街边两栋房子高的河水,他也想起了那条凶猛的野兽张开的血盆大口,他修行不够,哪怕是跟着维吉尔和但丁一路斩妖除魔救济世人,他也不过才十八岁。
他看着已经被泛滥的河水冲走哀嚎的人们,终于拿出了但丁留下的法器。
他是想和拿头野兽一起同归于尽的,法器可以伤那头凶兽,也会伤了他——他也是妖精。
法器的灼烧感刺痛了他的皮肤,渗入骨髓,他的身体跟着拿头妖兽一起破碎,化成灰烬,在那片无尽的金色光芒中他仿佛看到了维吉尔的脸,他笑了出来——他是这么觉得的,因为那火烧一样的灼痛感已经麻木了他的神经,尼禄看不到自己脸上的表情,他只觉得在疼痛的临界点他张嘴叫了出声,也许没有,随后身体就轻盈起来了。
然后,一片漆黑。
维吉尔用一把伞收了他的妖灵——妖怪是没有魂魄的。
还好那把法器的威力还不够大,只是将他的元神打碎变回了一颗小小的妖灵。
他不知道维吉尔在那片河里找了多久,怀着什么样的心情,他有意识的时候,脑子里一片空白,他只记得洪水前的事情,维吉尔只是淡淡的说他因为修为不够昏睡了两年,其他的再没有更多的解释。
“窥探天意是会盲了双目的。”尼禄咬着嘴唇说道,“这是你教我的。”
“是。”维吉尔点了点头,把泣不成声的尼禄搂在了怀里,像平时哄他睡觉一样,轻抚着尼禄的后背。“这不是没事吗?”
“我再也不信你了。”尼禄抹了把眼泪,拍了下维吉尔的胸口,“把我锁在家里跟我说我生病了,逼着我喝人血,还什么都不告诉我。”
“对不起。”维吉尔沉声说道,他搂紧了尼禄,“让你受委屈了,以后不会了。”
尼禄报复性的把眼泪和鼻涕都蹭在了维吉尔的衣衫上,他用手指玩着维吉尔的长发,吸着鼻子喃喃着说道:“我要十份桂花糕,还要一份糯米丸子。”
“好。”维吉尔摸了摸尼禄耸着的耳朵点头答应道,他俯下身,用拇指拭去了尼禄眼角的眼泪,轻吻上他的嘴唇。“那你得给我生一窝孩子。”
“不公平!”尼禄尖叫着抗议,被维吉尔拦腰抱起走进了小屋里。

10.
“太棒了!父亲您能再表演一次吗?”一对有着狐尾和狐耳的孩童扯着维吉尔宽大的衣袖赞叹着喊道。
“好了好了,别耽误父亲休息,你们自己去玩。”尼禄叹了口气,他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说道,但两个孩子似乎意犹未尽,扯着父亲袖口的手并没有放开的意思。
就在尼禄拿两个孩子没办法的时候,门口的铃铛响起了,尼禄求救般的看向门口,“谢天谢地,你终于来了。”
但丁拎着几包桂花糕和一坛菊花酒进了院子,他笑嘻嘻的看着两个孩子,然后将男孩儿和女孩儿一把抱起,两个孩子坐在他的肩头亲了下但丁满是胡茬的脸颊,他看起来又沧桑了许多,脸上也添了一道新的伤痕。
“但丁叔叔,你能给我们表演下那个吗?”男孩儿率先发问。
“嗯?什么?”但丁亲了两个孩子一下,好奇的歪着头问道。
“对!就是蒙着眼打下树上的叶子!”女孩儿回答道,她看向维吉尔,“父亲刚刚就做到了!”
“当然了,有什么是你但丁叔叔不会的,我会的可比你们爹爹会的多……”但丁絮絮叨叨的说着,语气里满是得意,他抱着两个孩子进了屋,说话声也渐渐变小,尼禄无奈的笑了笑,他拍了拍维吉尔的肩膀,“你别在意。”
“我没在意。”维吉尔淡淡的说道,“如果他来能让你开心,我没什么意见。”
“重阳了嘛……”尼禄撸起了袖子,他用肩上的衣绳把袖口扎好,“啊……我的汤……”尼禄尖叫着准备回屋,就被维吉尔从身后抱住了。
“别着急,一时半会坏不了。”维吉尔头在尼禄颈间蹭了蹭说道。
“不着急,晚上这顿饭就不吃上了。”尼禄脸红的轻轻拍掉了维吉尔在他腰间不安分的手,跑回了厨房。
维吉尔摸索到秋千上坐下——那是他还没完全失明的时候给两个孩子扎的,院子里种上了桃花,开花的样子维吉尔看不到,但是他能闻到花香,他想了想,不论是尼禄拿来染指甲还是贴额头,应该都很好看。

晚上吃饭的时候但丁喝多了,他搭着维吉尔的肩膀絮絮叨叨的说了不少胡话,吐槽着这些年在外面斩的妖怪,说着说着就哭了,抱怨着维吉尔这么多年了才写信给他,尼禄趁着饭饱两个孩子犯困的劲儿哄了孩子睡觉,回来继续坐在桌前托着下巴听着但丁的胡话。
“不过这两个孩子是真的可爱,比我们俩小时候可爱多了。”但丁这句话让尼禄没忍住笑出声,他看向维吉尔,果然对方表情很凝重。
“你记不记得,当年你在一个破庙里睡了一只狐狸……”但丁刚想继续说什么,没等维吉尔伸手捂住他的嘴,就因为酒劲儿迷迷糊糊的趴在维吉尔肩膀上睡着了,睡相十分难看,嘴巴还大张着。
“……”维吉尔叹了口气,尼禄第一次在维吉尔脸上看到了焦急的表情,他刚想张口说什么,被尼禄打断了。
“我都知道了。”尼禄眨了眨眼,然后拿起一块桂花糕塞在嘴里,忽略掉了维吉尔有些震惊的表情,尼禄坏心眼的观赏了半天维吉尔脸上别扭的表情后,咽下了嘴里的桂花糕,托着腮懒洋洋的说道:“但丁早就告诉我了。”
维吉尔的表情渐渐缓和了下来,尼禄吃完桂花糕舔了舔手指,走到但丁旁边架起他的一只胳膊放在肩膀上,“我们得把他送回屋里睡觉。”

 

11.
尼禄靠在维吉尔的肩膀上,二人坐在房顶上看着月亮,维吉尔只是喝着酒,一直没有说话。
“所以我是个不称职的父亲。”维吉尔突然说道,语气里带着一丝自责。
“起码现在不是。”尼禄挽着维吉尔的胳膊提醒着,他拿起盘子里最后一块桂花糕,掰了一块递到了维吉尔的唇边碰了碰,维吉尔张嘴接了过去,尼禄满意的咬着桂花糕继续赏月。
“你知道但丁每次来的用意吧。”尼禄抬头看了一眼维吉尔,这句话让已经把酒杯放在嘴边的维吉尔停下了手。
他明显是楞了一下,尼禄能感受到。
“可是我不可能抛下你们离开。”维吉尔拍了拍尼禄挽着自己的手。
“这样……”尼禄抖了抖耳朵,他看了一眼维吉尔身旁的酒壶,提醒道:“你今天喝的有点多。”
“重阳节了。”维吉尔的声音里明显有笑意,“你自己说的。”
随后他放下了酒杯,转过身抱着无聊的用手指缠着自己发丝玩的尼禄,“我们是不是也……”
“轻点。”尼禄红了脸,他拍了拍维吉尔的肩膀,被维吉尔缓慢的放倒在房梁上,尼禄抱着维吉尔的脸抬头吻了上去。
“我们要不再生一个吧……”维吉尔一边撩拨着尼禄的身体一边在尼禄耳边低声说道。
“你想得美!”尼禄喘着粗气拒绝道。
屋里,但丁抱着两个孩子睡得正香,完全不知道屋顶正在发生什么,两个人都筋疲力尽的时候,维吉尔把旁边散落放着的长衫披到了尼禄身上,入夜了,出了汗后有些冷,尼禄自从失去了法力后和常人没什么区别,他贴紧了维吉尔的胸口,维吉尔温暖的体温让他安下心来。
他们都知道但丁明天就会离开,然后时不时过节就会回来一次,带着尼禄爱吃的桂花糕,尼禄玩着手指,尾巴在双腿间扫来扫去,他想着,如果自己没有被狐妖母亲放在双子的家门前,是否他们俩时至今日还在一起到处游历,甚至能得道成仙。
尼禄叹了口气,他觉得是自己耽误了维吉尔。
听到怀里人儿的叹息,维吉尔低下头吻着尼禄的发丝问道,“怎么突然叹气。”
“没什么,就是想问问先生后悔吗?”尼禄仰头浅吻了下维吉尔的嘴唇。他到现在也没改过来称呼,对维吉尔一直称作先生。
“不后悔。”维吉尔毫不犹豫的答道。
两个人相顾无言,尼禄靠在维吉尔身上,拉紧了身上的衣服,秋日的风有些阴冷,尼禄打了个哈欠,他把头枕在维吉尔的颈窝,眼皮困的直打架,呼吸着熟悉的味道,尼禄很快进入了梦乡。

 

终章
尼禄醒来的时候,早饭已经好了,两个孩子在院子里和但丁嬉笑打闹,很是热闹,尼禄愧疚的爬起来狼吞虎咽的喝了白粥,到院子里的时候,两个孩子正玩着秋千,维吉尔和但丁面对面站着在交谈着什么,见到尼禄出来就不约而同的停止了,一同转头看向尼禄。
尼禄被看的有些尴尬,他有些心虚的问到:“怎么了吗?”
“没什么。”但丁笑了笑,露出一排雪白的牙,“我要走了,你们多保重。”说完但丁过去亲了亲两个孩子,两个孩子还有些依依不舍的抱着但丁的腿,哭闹了半天,好不容易以十盒糕点哄好后离开了,维吉尔喝着茶笑着打趣尼禄。
“有你们娘亲当年的风范。”
闻言他就被尼禄狠狠的掐了一下肩膀,疼的维吉尔差点把茶水喷出来。
“所以你为什么不和但丁走?”尼禄眨着眼好奇的问道,维吉尔咳嗽了一声,擦了擦嘴角,把爱人搂到怀里。
“你在这儿,我哪儿敢。”
尼禄心里一阵窃喜,他搓了下通红的脸,拍了拍维吉尔的手,“孩子看着呢。”
维吉尔没有放手的意思。
两个孩子仿佛见怪不怪一样吐了吐舌头继续去摘花瓣玩了。
“尼禄。”
“嗯?”尼禄抬起了头。
“谢谢你。”
尼禄转过身抱着维吉尔,把已经红透了的脸埋进维吉尔的胸膛,尾巴不停的晃个没完。
时至今日尼禄也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真的会和维吉尔安定下来,并且拥有了两个可爱的孩子。就算生活里只有彼此,尼禄也从没觉得厌烦过,虽然他也怀念早年到处游荡的生活——苦涩,但是很快乐,可以遇到很多有趣的人,那时候他们拥有一个广阔的天地。
现在,他们拥有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