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一天

Work Text:

一天

晴艾

(伪)现paro

 

*

如果时间定格在某一天。

 

有所留恋,有所依恋。

 

1

*

8:00。

晴人脑袋里还盘旋着昨天的期末项目,他睡眼惺忪地从楼上下来走进店里的时候,果不其然看到艾尔艾尔弗早已把书店收拾好,准备开门了。

戴着眼镜的艾尔艾尔弗围着干净的卡其色围裙,整体穿着舒适又得体,修长的身影站在书架间就已经成了一幅惬意的画面。

晴人瞌睡立刻醒了,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对不起,我起晚了……”

银发青年对此无甚在意,他把手上的新书放上了架子,说:“没事,厨房里有早餐。”

听到这话的晴人更过意不去了,愧疚写到了脸上。不过青年似乎早已料到了晴人的反应,他轻轻笑了一下:“咖啡还没冲,交给你可以吗?”

“没问题没问题!”

晴人说罢又回到了楼上,汲着拖鞋小跑到了厨房,看到餐桌上放了一份法式煎吐司和培根。

他三下五除二地解决了自己这份后把餐具放进洗碗机,从柜子里拿出了咖啡豆、磨豆机和两人成套的杯子,准备好滤杯和滤纸之后拆开了咖啡豆的包装。

打开包装后咖啡豆的香味直冲鼻腔,水洗处理的咖啡豆颜色微浅,带着特有的水果香气,但晴人查看了豆子却疑惑地皱起眉头:“咦?”

晴人看着少了一点的豆子,走出厨房对楼下喊道:“艾尔艾尔弗,这袋咖啡豆你之前用过吗?”

“没有。”艾尔艾尔弗果断地答道,但几秒后也皱起眉头:“没有吧……”

“咦……我也记得这袋确实是新买的。”

不过,晴人看着楼下恋人的身影,年轻男孩子特有的快乐涌上心头,突然觉得这件事无关紧要了。

他笑了笑,对艾尔艾尔弗摆摆手:“不是什么大事,不用太在意。”

艾尔艾尔弗虽然对刚刚这个问题有些疑惑,但看到晴人灿烂的笑容,也不由得跟着笑了笑。

烧水、磨豆、冲咖啡、加牛奶。

晴人看着滤纸里的咖啡粉在热水的浇灌下不停冒出泡沫,感受着溢满屋子的香气。

按照两人的习惯准备好两杯咖啡以后,他盖上杯盖端着咖啡走下了楼,小心翼翼地把杯子放在了远离书架的茶桌上。

 

*

9:00.

这间小小的书店里总是飘着淡淡的香味,有时是咖啡,有时又是木质和油墨的香。

男孩子看着手中的学习内容,心思却不停地往这间书店的主人身上跑。

今天是周末,此时还没有什么客人,艾尔艾尔弗拿着一本书静静地在柜台后阅读。

店里的架子上并没有什么烂俗的畅销书,更多的是一些学术著作和平日难寻的绝版读本,晴人第一次踏进这家书店的时候,就感受到店主对这家店倾注了大量的心血。

随后,他就被艾尔艾尔弗这个好看的异国店主吸引了。

晴人还记得自己作为一个理科生,那天却糊里糊涂地买了一本《象征交换与死亡》,不过他之后却一直把这本书当宝贝,随时带在自己包里。

店门的铃突然响了,进来了一男一女两个外国人,他们看到艾尔艾尔弗后似乎松了口气。

随后,三人飞快地说着德语,晴人从他们的神态猜测他们是在向艾尔艾尔弗问路或者询问帮助。

艾尔艾尔弗说自己母语的时候语速比日语稍快,发声部位靠后的语言让他声音听起来更加低沉性感——晴人爱惨了他这副样子。

一阵交谈过后,两人面带感激落下了结语:“Danke。”

艾尔艾尔弗轻轻点头致意,目送两人走出了店门后转头看到了笑眯眯看着自己的晴人。

青年挑眉:“不抓紧的话今天可做不完作业。”

现役大学生“嘿嘿”笑着把目光落回手上的书本,店内又归于宁静。

 

*

11:00。

店内客人逐渐多了起来,门铃响起的声音也变得频繁。

来这家书店的熟客基本上目的明确,艾尔艾尔弗只需帮忙登记书籍预订需求,或是准备他们先前预定的书即可,新来的客人则会随便逛逛,而晴人也会自告奋勇地上前帮忙查找需要的东西。

“您说初版的《Runes: Theory and Practice》对吗?”

晴人皱了皱眉头,这本书的标题和内容与店里其他书相比并没有什么太特别的地方,但客人提到这本书的时候,他心里生出一些怪异感,记忆里似乎有,但这个记忆却有些微妙的不真实感。

他对书店的各个摆放位置算得上熟悉,莫名觉得这本书应该放在某片区域。客人眼巴巴地等着他的反馈,然而,他又搜寻了一遍那附件的书架,却没发现这本书的影子。

最后,他求助地望向柜台后的艾尔艾尔弗,艾尔艾尔弗回忆片刻后也皱起了眉,问:“不在那里吗?”

他下巴轻轻示意了晴人刚刚搜寻过的区域,得到了晴人肯定的一声“没有”。

最终,艾尔艾尔弗带着歉意对这位客人说:“不好意思,您可以在我那边登记预订,送到的时候会通知您来取。”

客人感激地应了下来,晴人立刻帮着在电脑里调出了这本书的信息,原以为只是卖完了,但一查却发现这本书从未在店里入库。

那这个奇怪的熟悉感是哪里来的……?

艾尔艾尔弗也查看了仓库情况,他看了看晴人的表情,最后皱着眉头说道:“或许是标题相似的书很多,记错了吧。”

晴人点点头:“确实,‘理论与实践’这样的标题也不是那么特别。”

他熟练地把客人的预订信息填上了。

 

*

12:00.

这个时间点店里还有几位客人,大多是来购买参考书籍的学生。

艾尔艾尔弗忙着接待客人,在忙碌期间偷偷用眼神示意了晴人,紫色的目光里有几分温柔的歉意。

晴人心领神会地笑了笑,转身上楼为两人准备午餐。

他走到厨房后熟练地拿出冰箱里的食材,打算利用昨天剩下的土豆炖肉直接再加些料煮一锅咖喱。

煮软的胡萝卜也放进锅里后,他放入了一块咖喱盖上锅盖,开始准备配菜。

不过,他听到楼下店门的铃响了,片刻后艾尔艾尔弗也进到了厨房。

晴人见状暂时放下手里的活,上前和他接了一个温柔的吻。

“客人都走了吗?”

“嗯,已经休息了。”青年若无其事避开了脸,看了看料理台,“我能做什么吗?”

晴人看着他微红的耳尖,又拿起手中的蔬菜,眼神指了指放在一旁的奶酪:“帮我切一下沙拉里的奶酪可以吗?”

“好。”

艾尔艾尔弗抽出刀和砧板,然而,细长的陶瓷切片刀拿在手里的时候,他恍惚地停顿了片刻。

晴人疑惑地转过来看着他的时候,青年轻轻摇摇头,开始熟练地切奶酪。

 

*

13:00.

饭后晴人有些犯困。

此时暂时没有客人,他坐在茶歇区的小桌旁,手中的笔努力地做着笔记。

艾尔艾尔弗早就看到了他有些打架的眼皮,站在书架间问:“要上去睡一会儿吗?”

晴人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但最终拒绝了提议:“不用,一会儿来杯咖啡就好。”

艾尔艾尔弗把架上一些没放好的书整理放回原位,小小的店里此刻只有一些轻微的响动。

在这样的氛围下,晴人只觉得眼皮越来越重。

他挣扎了片刻,在自己手上的笔掉下来好几次之后,最终自暴自弃地抹了一把脸,起身准备往店外走去。

“我去买冰咖啡,艾尔艾尔弗要喝什么吗?”

艾尔艾尔弗应道:“随意。”

“好~”

晴人正要小跑出门时,突然回头看了看周围,又飞速跑到艾尔艾尔弗身边打算偷一个吻。

艾尔艾尔弗早已习惯晴人这一举动,然而,正当晴人要亲上去的时候,店门的铃突然响了。他如针扎一般赶紧和青年拉开距离,低下了通红的脸,窘迫地避开客人飞速走出了店门。

艾尔艾尔弗望着晴人慌忙逃跑的背影,嘴角的弧度一时竟放不下来。

“您需要帮助吗?”

于是刚刚进来的客人便看到了店主美得让人心跳暂停的微笑。

 

*

13:20.

晴人提着两杯咖啡回到了店里,发现店里已经来了不少客人。

看着忙碌中的艾尔艾尔弗,他暂时没有上前打扰,默默地走回了茶歇区。他取出其中一杯咖啡吸了一口,被直冲天灵盖的苦和酸连带着冰凉的温度激得几乎一哆嗦。

晴人皱着脸看了看杯子,默默把这家店的柠檬冷萃列入黑名单。

不过,这么来一下的好处是他的瞌睡也没了。

晴人放下了杯子,和艾尔艾尔弗眼神对上的时候,用唇语问他要不要搭把手,青年只是幅度轻微地摇了摇头,眼神向他道谢。

“《国王的两个身体》新修订版是吗?”

艾尔艾尔弗对客人说话时温和有礼的声音撞入了晴人的脑海。

晴人看到这本厚得如同字典的书就放在离自己很近的书架上,立刻起身帮忙拿了一本递过去。

艾尔艾尔弗帮客人接了过去,往收银台走去之前,小声问道:“架上还剩3本是吧?”

“嗯对。”

青年笑了笑:“好的。”

晴人目送他带着客人往收银台走去,有些看入了迷。

 

*

14:00.

客人走了一批,艾尔艾尔弗走到茶歇区拿过那杯冰已经化了的柠檬冷萃吸了一口,又拿过晴人买的另一杯冰美式随意喝了两口。

他把这本没怎么动过的美式递给晴人,却换走了那杯又酸又苦的柠檬冷萃。

晴人立刻想要阻止:“那杯不好喝,直接放着吧。”

艾尔艾尔弗摆摆手,几口吸光了杯子里的液体,晴人顿时十分庆幸自己买的份量不大,没让恋人遭受那玩意儿的太多折磨。

 

*

19:30.

店临近打烊,店里还有零星几位客人。

晴人自告奋勇地先上楼去准备晚饭了,虽然刚刚艾尔艾尔弗提议随便买点东西解决,但他还是决定自己为两人好好做。

最初艾尔艾尔弗的厨房干净整洁得几乎没有使用痕迹,晴人看着厨房里逐渐增多的日式调料,一股甜蜜的感觉涌上心头,忍不住嘿嘿傻笑了起来。

他看了看冰箱内的食材,打算为两人做炸猪排和味增汤。

 

*

21:00.

书店终于打烊,两人在小小却温暖的餐厅里安静地吃完了晚餐。

艾尔艾尔弗穿着舒适的羊毛衫,抱着电脑窝在沙发里浏览新书信息,而晴人则不得不在他的“要求”下委屈巴巴地抱着书本准备这周的作业。

“你半小时还没看完5页。”

半晌,艾尔艾尔弗的声音把晴人试图烧掉书本的目光拉回了自己身上。

现役大学生揉了揉鼻子,弱弱地说:“可是总觉得现在知识进不到脑子里。”

艾尔艾尔弗叹了口气:“问题是需要写作业的人不是我。”

“唉,”晴人也叹了口气,“我要是有艾尔艾尔弗的脑子和看书的速度该有多好。”

被表扬的对象无奈地笑笑,把电脑合上放到一边,转身往厨房走去。

晴人看着他端着一盘水果走了出来,之后放到了茶几上,用叉子叉了一块凤梨喂给晴人:“那就先休息一下吧。”

晴人已经忘了嘴里的凤梨是什么味道,随便嚼了几口咽下去后拉过艾尔艾尔弗吻了上去。

反正很甜。

 

*

21:30。

这个时间点对于这种事似乎太早了。

晴人脑袋里晕晕乎乎地想道,却不愿停下身上的动作。

比以往还要漂亮性感的恋人在身下承受着自己的爱抚和撞击,偶尔薄唇里溢出破碎而轻微的呻吟,他忍不住俯身把艾尔艾尔弗的唇珠含住。

细碎的吻落到嫣红的耳尖,再到耳畔和脸颊,再向下延伸到线条流畅的喉结和肩膀。

晴人忍不住把身下的人紧紧拉近自己,感受彼此的心跳重合在一起。

 

*

22:00.

房间里暧昧的气息还未散去,两人懒懒地躺在床上,呼吸逐渐变得绵长。

“你的作业别忘了写。”

就在晴人即将睡去的时候,艾尔艾尔弗伸手戳了戳他的额头。

晴人看着他温柔几乎溢出来的紫色眼睛,半晌不情愿地把脸埋进枕头里:“我明天再写吧……”

“所以说,”艾尔艾尔弗又叹了口气,“需要写作业的又不是我。”

“我知道啦……再躺一会儿好不好?”

晴人撒娇地抱住了艾尔艾尔弗,后者无奈地揉了揉他的头发。

虽然这一抱他就不想放开,但挣扎了许久,他还是离开了怀里的温柔乡,顺便起来去厨房拿点宵夜。

临走前,他问艾尔艾尔弗:“要喝果汁吗?”

“牛奶吧。”

 

*

23:30.

基本把任务做完了的晴人迫不及待地跑到床上抱住了正在看书的恋人,把脸埋到对方肚子上。

艾尔艾尔弗感到晴人的呼吸和睫毛搔动着自己的肚皮,无奈地合起了书本,问:“这是在干什么?”

“充电。”

艾尔艾尔弗笑了笑,像抚摸小动物一样摸了摸晴人的后颈。

晴人舒服地蹭了蹭,问:“我明天继续在店里帮忙可以吗?”

“只要你时间安排得过来。”

“嗯~”

于是又是相拥而眠的一夜。

 

 

2

*

7:00.

艾尔艾尔弗醒过来的时候,身旁的晴人轻轻咕哝了一下,随后蹭了蹭枕头又没了动静。

他看着晴人的样子,决定让他继续睡,自己轻轻地起身下床。

穿好衣服后,青年看着晴人安静的睡脸,俯下身轻轻地吻了他的额头。

今天有新书送到,还有客人今天会来取预订的书。艾尔艾尔弗在厨房准备早餐的时候,脑内过了一遍今天的待办事宜。

煎吐司用的黄油香气四处蔓延,浸润了蛋液的面包片下锅后,他准备再煎一些培根。

艾尔艾尔弗下意识地拿起放在砧板上的陶瓷切片刀,然而,刚要下刀的时候,他才猛地发现自己握刀的姿势不对劲。

他发现自己刚刚直接熟练地反手拿起了刀,整个过程甚至没发现什么问题。

艾尔艾尔弗盯着自己握刀的姿势沉默了片刻,后又换成了正确的姿势。

刚刚那个拼杀一样握刀的姿势是什么……?

然而,锅里传来了滋滋的声音和焦香味,他立刻回过神,赶紧转身关了火。

给锅里的面包片翻面以后,他庆幸煎得刚刚好。

做好一份早餐后,晴人并没有醒来的样子,艾尔艾尔弗无奈地笑笑,自己吃完以后才又做了一份放在桌上。

自己果然还是喜欢火腿蛋,明天去买一点火腿吧。艾尔艾尔弗想。

 

*

8:00.

艾尔艾尔弗听到楼梯上传来响动,随后看到晴人睡眼惺忪地走了下来。

“对不起,我起晚了……”现役大学生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艾尔艾尔弗看着晴人的样子,似乎看到他头上有一对毛茸茸的大金毛耳朵无辜地垂着。

他笑了笑说:“没事,厨房里有早餐。”

听到这个,大金毛的尾巴似乎也因为愧疚耷拉了下来,艾尔艾尔弗说:“咖啡还没泡,可以交给你吗?”

这一笔必然是他故意的,他知道晴人肯定会为此感到愧疚。

看着晴人欢快地跑回了厨房,艾尔艾尔弗心情也好了起来,把手上的书放到书架。

“……?”

他看着手上的《镜与灯》,感到一丝怪异。

这本书昨天不是已经新上架了吗?

然而,他清点了架上的数目后,却发现并没有差错。

艾尔艾尔弗掐了掐眉心,又把最近的记忆理了一遍,直到店门推开的铃声打断了他的思路。

“欢迎光临。”店主又换回了谦和的微笑。

 

*

8:15.

客人取走了预订的书籍后,店里暂时回到了安静的氛围。

艾尔艾尔弗准备着其他预订的书籍,楼上的晴人突然传来了声音:“艾尔艾尔弗,这袋咖啡豆你之前用过吗?”

“没有。”他立刻答道。

那袋咖啡是昨天刚买的水洗处理咖啡豆,而且是蜜桃糖果香调,他记得很清楚。

然而,说出口之后,他却觉得这一幕好像似曾相似,想要回想的时候,脑海里却又瞬间变得空白。

不对劲。

他皱起了眉。

这一切都不对劲。

我明明……我明明是……

然而,和他心里隐约的感觉一样,自己脑内的记忆果然不提供任何线索,更确切地说,或许是拒绝提供线索。

再一迅速梳理,他发现自己似乎不是脑内变得空白,而是有一片记忆区域被彻底隔绝开来。

“没有吧……”他还在呢喃,而晴人并不知道他在这几秒里内心狂风暴雨般的挣扎。

艾尔艾尔弗浑身上下没来由地有些发凉,但手上这本书结实的触感冲散了这种不安。

晴人最终在楼上说:“咦……我也记得这袋确实是新的。”

听到声音的艾尔艾尔弗抬头看了看晴人,却被那个明媚的笑脸晃了神。

男孩摆摆手:“不是什么大事,不用太在意。”

晴人脸上的笑没有掺杂一丝杂质,有着年轻男孩子特有的傻劲和干净,艾尔艾尔弗所有的怀疑都消散在了这个笑容里,转而化成了让人有些鼻子发酸的温柔。

 

*

11:00.

周末的这个时间点往往客人很多。

艾尔艾尔弗在柜台后接待着之前预约来取书的客人,晴人则帮忙接待一些新客。

“您说初版的《Runes: Theory and Practice》对吗?”

他听到不远处的晴人问,然后抬头刚好迎上了男孩困惑而求助的目光。

“不在那边吗?”

艾尔艾尔弗用下巴示意了晴人身旁的书架,却得到对方否定的回答。

他随后飞快地结束了和这边这位熟客的谈话,向熟客道别之后又带着歉意对晴人那边的客人说:“不好意思,您可以在我那边登记预订,送到的时候会通知您来取。”

这本书他记得有,而且也记得就放在晴人找过的那附近,他带着疑问和晴人一起查了库存,却发现这本书从未入库。

晴人无奈地笑笑:“大概和其他书记混了吧。”

“或许吧。”他一边说一边帮客人填上了预订消息。

果然不对劲。

艾尔艾尔弗盯着电脑的眼神凉了下来。

他坚信自己的记忆不可能出错,今天三番五次的小差错虽然没有什么实质性影响,但已经让他彻底警惕了起来。

“午饭吃什么?”

晴人的声音捞回了艾尔艾尔弗沉到水底的心思。

客人刚好走了一批,晴人偷偷拉起艾尔艾尔弗的手轻轻摩挲,力道刚好地捏了捏——当然,是在客人看不到的柜台后面。他的手温暖而干燥,艾尔艾尔弗感到手上窜起电流,酥痒的感觉直通往心里。

眼看又有客人进来,艾尔艾尔弗想抽出手,却发现晴人坏心眼地不放开。

他叹了口气:“随意,买点三明治就可以了。”

晴人终于恋恋不舍地放开了他的手,低声在他耳边说:“还是我去做吧,咖喱怎么样?”

“好。”

男孩子又开心地笑了,并下意识地凑近了艾尔艾尔弗。艾尔艾尔弗看出来他想亲一下自己,但看了看周围的客人之后,他还是老老实实却又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这位恋人。

 

*

12:20.

待到店里最后一个客人离开后,艾尔艾尔弗立刻在店门挂上了“休息中”的牌子。

楼上早已传来了若有若无的香气,他步履轻快地走上楼钻进厨房,看到晴人兴致勃勃做饭的身影。

艾尔艾尔弗之前一个人生活的时候并不怎么做饭,厨房里除了盐、胡椒和糖甚至都没什么调味品,即使做也多是些诸如煎吐司和西式炒蛋等简单的西式菜品。

厨房里已经飘满了咖喱的香气,晴人见他进来后放下了手中的生菜,过来与他接了一个轻轻的吻。

陷入爱河的男孩子总是时刻渴望着肌肤接触,不习惯与别人亲昵的艾尔艾尔弗一开始有些不习惯,但男孩子温柔而暖烘烘的触碰却总是让他的内心从一开始的抗拒转为几乎要哭出来的酸软。

晴人手上还是湿的,没有往他身上蹭,但轻吻过后他上翘的嘴角却没有放下来。

“客人都走了吗?”

“嗯。我有可以帮忙的事吗?”

“帮我切一下沙拉的奶酪可以吗?”

“好。”

艾尔艾尔弗看到了料理台上放着的奶酪,随后取过砧板和陶瓷刀。

握住陶瓷刀刀柄的那一刻,他脑海里突然又闪过今天早晨的记忆,他愣了愣神,发现自己这次握刀的姿势只是普通的切菜姿势。

但他确实感到手上刚刚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冲动,就仿佛手上并不是一把普通的料理用陶瓷切片刀,而是一把沾满鲜血的匕首。

“怎么了?”

晴人的话又一次把他唤回了现实,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一直盯着刀愣神。

“没事。”他轻轻摇了头,在晴人疑惑的目光下熟练地开始切奶酪。

 

*

13:00.

米饭的碳水让艾尔艾尔弗的脑供血有些不足,但这股困意尚在可以轻易克服的范围内。

另一边的大学生就有些不幸了。

艾尔艾尔弗看到晴人盯着手中书本的目光开始发直,眼皮如同挂了秤砣一般屈服于重力。

在第五次听到笔落地的声音后,艾尔艾尔弗无奈地笑笑,准备过去帮忙捡起来之前,对方已经弯下腰先捡起笔,努力坐直。

他在书架间轻轻叹了口气,问:“要上去睡一会儿吗?”

晴人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不用,一会儿来杯咖啡就好。”

艾尔艾尔弗知道劝不动他,也没有坚持,继续把书架里有些摆乱的书籍回归原位。

不过,在一阵书本落地的声音和小声的惊呼后,艾尔艾尔弗听到晴人放弃地重重叹了口气。

艾尔艾尔弗回头看到他重重地抹了抹脸,随后心虚地说:“我去买冰咖啡,艾尔艾尔弗要喝什么吗?”

“随意。”

男孩随后小跑过来,艾尔艾尔弗知道他又肌肤饥渴了,几乎要闭上眼睛等待他吻过来的时候,门铃却先响了,晴人满脸通红地立刻从他身边闪开,尴尬地绕过进来的客人,立刻跑出了店门。

“欢迎光临。”

艾尔艾尔弗换回了平时的营业微笑,却没想到自己的嘴角今天翘得有点太高了。

 

*

13:20.

这位客人要找的是《国王的两个身体》。

这本书的几个版本艾尔艾尔弗都读过很多遍,现在也时常拿出来反复回味。

晴人已经买完咖啡回来了,他远远看到艾尔艾尔弗在忙,懂事地没有上前打扰。

“您要找的是最新修订版是吧?”

艾尔艾尔弗立刻发现晴人在的位置离目标书架很近,用下巴向他示意,而晴人随后也默契地取了一本过来。

艾尔艾尔弗接下后向他道谢,随后带客人去收银台。

“架上还剩3本对吗?”

“唉?是两本唉。”

“……是吗?”

“啊确实是两本,怎么了……?”

艾尔艾尔弗的眼神再一次堕入冰窟。

然而,他随后立刻意识到客人还在等着自己,立刻恢复了若无其事的样子。

“没事,我记错库存了。”

他已经肯定,有哪里不对劲。

 

*

他目光突然瞟到了早上整理过的《镜与灯》。

……说到底,这一切是真实的吗?

 

*

14:00.

晴人老老实实在茶歇区写作业,艾尔艾尔弗感到有些口干舌燥,过去拿起晴人喝了一半的咖啡吸了一口。

这杯咖啡实在说不上好喝,化了的冰稀释了原有的酸味和苦味,反倒有种馊了的感觉,饶是对食物几乎没什么要求的艾尔艾尔弗也觉得难以下咽。

难怪晴人自己不想喝,刚刚也一副想阻止自己喝的样子。

他三口吸光了剩下的液体,把杯子放进了相应的垃圾桶,等待嘴里的酸苦散去。

 

*

21:00.

晴人愁眉苦脸地捧着书本,艾尔艾尔弗则抱着笔记本电脑窝在沙发里查看库存记录,屏幕上投下的蓝光照在他紫罗兰的眼睛上,隐藏了他的眼神。

他翻过一条条数据和记录,同时检索着自己的记忆, 查找任何出入。

无奈的是,尽管他偶尔会对数据有一些不协调感,但并没有发现什么决定性的线索和突破口。

另一边,晴人的书很久没翻页了。他抬起眼睛瞄了一眼,发现这么久过去后他的书只看了5页。

晴人努力把目光放在页面的文字上,但艾尔艾尔弗知道他多半也看不进去。

半晌,确认了明天的预约后,他抬起头看着晴人说:“你半小时还没看完5页。”

被戳破的晴人果不其然放弃了掩饰,委屈地说:“可是总觉得现在知识进不到脑子里。”

“但需要写作业的又不是我。”

撒娇了几句后,晴人已经凑到了艾尔艾尔弗身边。

他身上一如既往暖烘烘的,带着两人一起挑选的沐浴露香气。

艾尔艾尔弗突然觉得自己或许也有肌肤饥渴症,这样的触碰成了缓解自己内心深处那份不知名不安的唯一解药。

晴人毛茸茸的脑袋在他颈间蹭着,他闭上眼享受着晴人喷在颈窝里的呼吸,心弦如同被小猫的爪子勾动。

安静的环境下,他能感到对方的心跳一下一下在自己身体上撞击,他忍不住也把脸埋进晴人肩窝里,深深吸了一口他身上的气息。

如果这一切是虚假,我只祈祷你是这虚幻里唯一的真实。

电流沿着相触的皮肤窜进脑海,艾尔艾尔弗感到两人的呼吸也变得粗重。

晴人的手抚上他敏感的腰迹,他舒服地抬起头,脖颈拉出优美的弧线,而男孩也顺势吻上了他的喉结。

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被晴人推倒在沙发上,男孩没看完的书被翻开冷落在一边,艾尔艾尔弗庆幸它不会被压到。

晴人的吻封住了他的嘴唇,把他所有话语堵在了喉咙。虽然他并不喜欢沙发这种逼仄的空间,但晴人温暖的手掌在他身上流连时,他突然觉得这种事无关紧要了。

 

*

22:00.

意识逐渐在暧昧气息存留的房间里褪去,艾尔艾尔弗却强忍着困意掐了掐眉心,莫名害怕自己若这样睡去,就会彻底醒不过来。

他看到身旁的晴人呼吸逐渐变得绵长,忍不住伸出手,确认似的碰了碰他的额头。

被触碰弄醒了的晴人睁开眼睛,带着粼粼波光疑惑地看着他,艾尔艾尔弗看着他的眼睛失了神,半晌冒出一句:“你的作业别忘了写。”

“我知道啦……再躺五分钟。”

撒娇般软软的话糊在喉咙里,让艾尔艾尔弗的心几乎融化,随后晴人伸出手把艾尔艾尔弗抱了个满怀。肌肤相贴的热度让艾尔艾尔弗有种要被灼伤的错觉,恋人的心跳轻轻叩击着他的胸腔。

突然间,他觉得两人重叠的心跳就好似时钟上走动的指针。

 

*

0:00.

写完作业的现役大学生已经放松地钻进了被子,而艾尔艾尔弗的目光突然离不开他尚带着几分稚气的脸。

“怎么了?”

晴人察觉到他的目光,又笑着凑上去亲了亲他的嘴角。

“……没。”

“明明你平时不会这样看我的。”

艾尔艾尔弗听罢也笑了,又伸出手抚摸他的脸颊:“就是突然觉得,这样的生活没有真实感。”

晴人有点意外,面对艾尔艾尔弗粘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也突然有点不知所措。

最后,他把艾尔艾尔弗揽入怀里,在他耳边说:“有我在。”

“你可以,”艾尔艾尔弗几乎用气声说道,“咬我一下吗?”

“……好。”

尖锐的刺痛从肩膀上扩散,但艾尔艾尔弗只感觉到两人的心跳又重叠在一起。

 

3

*

7:00.

艾尔艾尔弗睁开眼,看到晴人安静的睡脸。

他轻轻掀开被子离开了床,直接走向洗手间拉开了自己的睡衣。

没有痕迹。

随后,青年的瞳孔蓦地收紧,心沉入了冰窟。

卧室里突然传来晴人的呢喃,艾尔艾尔弗猛地回过神,看到晴人翻过身抱住了自己的枕头,脸在枕头上蹭了蹭。

晴人好似成了他此刻唯一的救命稻草,他轻轻走回床前,坐下去摸了摸晴人的脸。

手上的触感柔软而温暖,他突然有些不知所措,收回的手握成拳,指甲深深嵌进手掌。

 

*

8:00.

晴人起来了,睡眼惺忪地为自己起晚了道歉。

艾尔艾尔弗拜托他泡了咖啡,随后晴人却告诉自己咖啡豆快没了。

“嗯,明天我再去买。”

“我去也可以呀~”

“好呀。”

他看着晴人又兴冲冲跑回了厨房。

 

……然而我真的有“明天”吗?

 

*

9:00-14:00.

来问路的外国人,有印象但从未入库的书,只剩下一本的《国王的两个身体》。

艾尔艾尔弗已经明白了这里正在发生什么,以及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每次却总有一些微妙的小区别。

比如,晴人今天去外面买了午饭,特意买了火腿蛋三明治。

他也没有买又酸又苦的柠檬冷萃,只买了两杯拿铁。

啃着三明治去厨房倒水的艾尔艾尔弗看了看早上剩下的咖啡豆,只够两人明天的量了。

他莫名觉得,咖啡豆用完的时候,一切或许就会结束了。

但他说不准,自己是否真的想走出这个或许是虚假的世界。

 

*

21:00.

晴人和之前一样没有看完的课本摊开放在茶几上,两人的身影在沙发上重叠。

“……”

艾尔艾尔弗盯着晴人的眼睛泛起水汽,男孩见状安抚般地亲了亲他的脸颊。

“有我在。”

“真的吗?”

“我就在这里呀。”

“我不信。”

男孩笑了:“你今天怎么啦。”

“……没什么。”艾尔艾尔弗拉近了晴人,两人额头相抵,蹭了蹭鼻尖。

 

*

24:00.

“我明天还能见到你吗?”

“我又不去哪里,不是说好明天也来帮忙吗?”

“……我不是说这个。”

“那是说哪个?”

“你知道。”

“你不告诉我我怎么会知道啦?”

“……你知道。”

“……”

“……”

“会的。”

“……别哭,艾尔艾尔弗。”

“你可以,再咬我一下吗?”

“好。”

 

4

*

7:00.

艾尔艾尔弗睁开眼,晴人还在枕边熟睡。

他没有起身,定定地盯着男孩的睡脸,似是要把这一幕彻底印在脑海。

或许是感受到艾尔艾尔弗浓烈得几乎实体化的眼神,晴人随后也睁开了眼。

“早呀……”

软软糯糯的嗓音融化在晨光里,随后男孩凑上去亲了亲恋人咬住的唇。

艾尔艾尔弗放开了自己紧咬的唇,和晴人唇齿纠缠在一起许久,两人才恋恋不舍地分开。

 

*

“明天没咖啡喝啦。”

晴人抖了抖手上装咖啡豆的袋子,把剩下的豆子全部倒了出来。

“嗯。”艾尔艾尔弗看着他磨豆子,“会有的。”

“嗯?你说什么?”晴人停止转动磨豆机的把手,疑惑地看着他。

艾尔艾尔弗轻轻一笑:“没什么。”

 

*

最后一本《国王的两个身体》被取走了。

艾尔艾尔弗目送客人走出店门,听到门铃的响动。

他突然感到手上传来温暖的触感,随后感到手被恋人温柔地摩挲。

晴人问:“今天要早点结束吗?”

“好。”

“咦?”晴人睁大了眼。

“怎么了?”

“你原来可永远不会答应这件事。”

“原来我是这样的人吗?”

“你都没有自觉的吗?”

“那不是挺好。”

“算了,我知道你没有自觉。”

 

*

艾尔艾尔弗和晴人静静地拥抱在一起,并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

他把头深深埋在晴人肩窝,贪婪地深呼吸,像是要彻底牢记男孩身上的味道。

他说:“原来你身上是这样的味道。”

“你不都闻了这么久了吗?”

“其实并没有很久吧。”

“是吗?我总有种我们已经在一起很久了的错觉。”

“……某种意义上,也是。”艾尔艾尔弗叹了口气,“明天我就不会再见到了你了吧。”

“……嗯。”

 

“艾尔艾尔弗。”

“嗯?”

“你会舍不得吗?”

“会。”

“……”

“但我也该去我要去的地方了。”

有所留恋,有所依恋。

但我必须放手。

 

“艾尔艾尔弗,你说我们会有‘明天’吗?”

“我相信会的。”

晴人轻轻笑了,随后从相拥的姿势放开了艾尔艾尔弗。

“别哭。”

“嗯。”

艾尔艾尔弗嘴角上扬,定定地盯着晴人蓝色的眼眸,直到视线彻底堕入黑暗。

 

尾声

艾尔艾尔弗睁开眼,咲带着泪痕的面庞立刻出现在他视线里。

青年见状无奈地叹了口气:“……别哭。”

“这种时候就别强人所难了。”

艾尔艾尔弗却笑了,“但我明明做了个这辈子都不敢想的好梦啊。”

咲狠狠抹了把脸,说:“你体内晴人的rune……已经彻底没有了。”

“我知道。”

随后,咲喉咙仿佛被堵住了,她努力忍住又不停往下掉的眼泪:“你自己的rune也……也……”

“嗯,”艾尔艾尔弗看到仪器上已经几乎成了一条直线的走势,抚上她抓着床单的手,“但已经够了。”

他已经带我度过了最美妙的一天。

咲紧紧回握住青年苍白的手,拼命压抑住哭声。

“所以说,别哭了。”艾尔艾尔弗用仅剩的力气回应了她,“我只是先去‘明天’了而已。”

“所以你刚刚……刚刚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晴人,羡慕吗?”艾尔艾尔弗闭上了眼,翘起了嘴角。

当然,他不会告诉咲,晴人残留在他体内的rune到底给他编织了一个怎样美妙的梦境。

然后,他最后只看到咲硬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再然后,咲感到自己握在手里的那只手彻底失去了力气。

 

*

一天结束了,但我坚信我们会在明天相遇。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