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贤海】花期

Work Text:

01

玫瑰到了花期。

02

曺圭贤向来不喜欢花,但他家中时常摆着几束。大多数时间下是三朵红玫瑰,偶尔也会根据主人的心情换成其他品种。

他一直觉得,花是会枯萎的。不论曾经开的多么张扬艳丽,只要被人从枝头折下,短短几天内就会褪色凋零,轻轻一触便化为一捧灰烬。就算你费尽心思去养护,每日奉上干净的水源和充足的营养液,你还是改变不了这个结局,最多也只是把它在玻璃瓶子里多留几天罢了。

这种花了钱财花了精力最终只落得一场空欢喜的事他向来不屑于去做。

但无奈李东海喜欢,还喜欢的紧,他就由着爱人的性子在家里各处都摆满了娇嫩的花。

03

李东海喜欢花,什么样的都喜欢,除了略微分给玫瑰一丝偏爱以外,他对其他所有的花都一视同仁。

喜爱摄影的人总是抱着相机,挑一个阳光正好的日子,上山去找寻那些藏在乡野间无人问津的野花。

他拍坏了好几台相机,用掉无数胶卷。

他的镜头里最多的是曺圭贤看向他的温柔笑眼,其次是各色各样争奇斗艳的鲜花。

家中有专门为李东海设的暗房,当胶卷积累的足够多以后他就会泡在暗房许久,将自己满意的照片挑选并影印出来,配上实木相框挂到墙上。在他投身于此时,曺圭贤则会抱上一本书,坐在一个李东海一出门他就能看见的位置,等着爱人忙完后一起享用一顿晚餐。

“圭啊,你更喜欢哪一张?”李东海难得的只待了半小时左右就拿着两张照片兴冲冲的跑了出来。

曺圭贤手里的小说刚刚翻过几页,午后的阳光照的他一阵阵发困,冗长的文字翻来覆去看了几遍都读不出其中的深意。

他把书合上放到一边,从善如流地接住蹦到自己身上的李东海,揽着他的腰给了他一个绵长的吻。李东海岔开腿坐在他大腿上,被吻的不自觉向后躲,又被摁着后脑拉回来。手里捏着的相片脱了手,晃晃悠悠地落到地上。

听到怀中人发出微弱的嘤咛,曺圭贤总算放过了他,转而把头搁到他颈间,大型犬一样来回磨蹭。

“别闹了!”李东海被蹭的有些痒,“呀!我照片不见了!”小迷糊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刚才一心扑在曺圭贤身上,伸手抱他时下意识松了手,原本像宝贝一样拿在手中的相片就被这么抛弃了。

曺圭贤垂眸在地上扫了一眼,果不其然在自己脚边发现了已经失宠的两张白方块,他把李东海又往怀里抱了抱,就着这个姿势俯身去捡。

看到正面的时候他的眼睛微微瞪大了。

“怎么都是我?什么时候拍的?”

第一张没什么特殊的地方,显然是李东海悄悄拍下来的。照片里的他躺在阳台的躺椅上睡的正熟,手中的书反扣在胸口,微微张着嘴。错落的阳光透过窗格打在他脸上,像是天然发着光的模样,不得不说李东海真的很会选景。

另一张他倒是有印象。那天晚上两人靠在一起看完了李东海早早就嚷着要看的恐怖片,小孩全程缩在自家男友怀里不敢抬头,偶尔捂着脸怯生生的从指缝间看一眼还有多长时间结束。片尾曲响起时曺圭贤戳了戳那颗毛茸茸的脑袋,“是谁看之前说到时候会保护我来着?”

李东海从鼻腔里哼了一声。

曺圭贤没忍住笑了,李东海的一举一动他都觉得可爱,忍不住想多看几眼,然后紧紧把他抱进自己怀里。

“好啦,已经结束了。下次看点轻松的?”他等着他回答。

李东海不知道从哪摸出一个小相机,抬头对着他拍了一张。闪光灯闪的曺圭贤有些发愣,“你…”

“啾~”李东海凑上去响亮地亲了他一口,“不许问。我想吃面,就你上次煮过的那个。”

“好,都听你的。”

原来当时那张他还留着。曺圭贤的手在李东海背上来回抚摸,引的怀里的人一阵阵轻颤。他的视线锁在照片里的自己身上怎么都挪不开。

我该有多爱你。捏着照片的手用力到指尖都微微发白,曺圭贤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看向李东海的眼神会是那样的,像是一整个世界的风花雪月都只落在他一人身上,是无比的痴缠和眷恋。

过度曝光的照片有些模糊,但那双眼睛里含着的爱意却怎么都掩藏不住。

“我真的好爱你。”他突然贴在李东海耳边说。本来靠在他身上哼着小曲的人愣了一下,随即抬手抱住他的脖子。

“我也很爱你。”

04

两张照片最终都挂在了曺圭贤床头,其实他更愿意挂上两张李东海的单人照,但他的大摄影师没有同意他的要求。

“两张照片里都没有你,我这张脸我都看腻了,我一点都不想一睁眼看到的就是那张脸。”

“但是我想看。还有,照片里明明有我。”李东海指着那张照片,“你看,你的眼里满满的都是我,只有我。”

如今李东海拍过的照片都被取了下来,只留下一块比周围一圈墙壁要干净些许的空白,昭示着这里曾经存在过什么东西。

虽然李东海念旧,但墙上的照片总会每过一段时间就更换一轮,曺圭贤记得他这个习惯。他拍不出那样的照片,也不会把底片转换成现实,所以他把那些老照片都撤了下来,等李东海回来后再挂上新的。

他看到还挂在那的老旧回忆会不开心的。

曺圭贤擦拭着手里的相框。李东海对过去的自己向来挑三拣四,曾经不论多么满意的照片他现在再来看都会挑出毛病来,然后唠唠叨叨的抱怨上一大堆。

唯独那一张过度曝光的还在,依旧挂在曺圭贤头顶,提醒着他他曾经有多么爱李东海。

05

给家里的花都换上清水,曺圭贤捧着最后一个花瓶在客厅中央站了许久。

终于想起自己接下来要干什么,他把花瓶端端正正的放到茶几的右下角,与原来的角度分毫不差。

最后确认一遍早上的事都完成以后,他拉开门走了出去。

李赫宰就在楼下等他,看到他完好无损的下楼后肉眼可见的松了一口气。

“今天怎么样?”他想上前揽住曺圭贤的肩。

曺圭贤不着痕迹的躲开他,“我每天不都是一样的。”说完,他还嫌弃的瞥了李赫宰一眼。

“行。”好脾气的人也没有反驳,耸了耸肩就收回了手,“你还记得我们今天要去干什么吗?”

“什么?你不是让我在这里等你就行了?”

李赫宰半天没说话,在曺圭贤忍不住要上手抽他时才挤出一句,“走吧,今天带你去见一个人。”

李赫宰开着车去了有些偏僻的郊外,在一间三层别墅前停了下来。曺圭贤注意到他没有开导航,像是对这一段路很熟悉的样子。

车到了门口,马上就有人来为他们开门,曺圭贤现在更能确定李赫宰曾经来过这,而且不止一次。

但身旁的人一直沉默的开着车,察觉到气氛不对,他也没有开口询问,安安静静的跟着他进了别墅。

李赫宰熟门熟路的进了二楼右侧走廊最里的那间屋子,里面有位穿着白衬衫的男人坐在桌前,看到他们进来后起身迎接。

男人对着李赫宰挑挑眉。因为李赫宰站在自己身后,曺圭贤并没有看到李赫宰干了什么,他只注意到男人的神色一瞬间黯淡了下来。

“李赫宰,你到底想干什么?”异常诡异的氛围让曺圭贤很不舒服,他向后退了两步跟李赫宰站到一起,小声开口问。

“我是朴正洙,赫宰的朋友。”男人赶在李赫宰开口前先接了话,对着他露出一个微笑。

曺圭贤不得不换上礼貌的假笑,握上朴正洙伸过来的手。

“他要告诉你一些跟李东海有关的事。”李赫宰双手抱着胸,在两人互相问候完之后解释了一句。

“东海?他怎么了?”曺圭贤的耳朵动了动,一脸不解的看向李赫宰,“我从来没听说过东海有这么一个朋友。”

朴正洙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拉开书桌前的椅子示意曺圭贤坐下,自己则坐去了另外一侧。

“他不会害你的,你好好听着就行。”李赫宰远远的站在他身后,曺圭贤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他感觉李赫宰瞒了自己什么,好友眼中的情绪是自己以前从未见过的,不甘、遗憾、悲拗,是各种各样交织在一起的负面的情绪。曺圭贤有些慌了。

“到底是……”

“听着就好,结束了我请你去喝酒。”李赫宰打断他,拍拍他的肩就阖上门出去了。

06

“你最近过的怎么样?”朴正洙给曺圭贤倒了一杯温水,轻轻柔柔地开口。他的声音很温柔,语调也拿捏的恰到好处,所以曺圭贤并不反感。

“……还行。”

“东海呢?”

心头有一片疑云一直盘旋着不肯散去,曺圭贤的眼神开始到处乱瞟,是丢失注意力的信号。朴正洙屈起手指敲了敲桌子,“东海最近怎么样?”他又问了一遍。

“他很好。”

“嗯。你们最近都在干什么呢?”

“就……跟以前一样。”曺圭贤对上朴正洙噙着笑意的双眼,听话地回答了每个问题。

“那就好。”

耳边钟表的滴答声越来越大,曺圭贤想甩甩头把那个声音甩出去,但眼睛却钉在朴正洙身上挪不开,那人像是有什么魔力一般紧紧锁着自己。曺圭贤心跳越来越快,他感觉自己今天跟着李赫宰来这儿就是一个错误。

“不过我很久都没见过李东海了呢。”朴正洙话锋一转,起身朝曺圭贤走过来,曺圭贤不由自主地抬头看着他,依旧挪不开视线。秒针前进的声音越来越大,他感觉自己的脑子昏昏沉沉的,有什么藏在迷雾后的东西挣扎着想要显现出来。

“那么你呢?你上一次见到李东海,是在什么时候?”朴正洙斜倚在桌边,歪头看着他。

曺圭贤开始翻起自己的记忆,里面满满当当的都是李东海。早上起床时黏糊糊抱着自己不愿撒手的那个,举着相机追在一只蓝闪蝶背后跑的开心的那个,捂着酸痛的脖子从暗房里一脸得意出来的那个,每晚仰头向自己索要晚安吻的那个。

各种各样的记忆,都是李东海,都是专属于他一人的李东海。

但这都是好久以前了,久到记忆的边都开始蜷曲发黄。那么现在呢,我上一次见到他是在什么时候?今早?没有。昨天呢?也没有。前天?大前天?上一个周末?新年时的假期?

为什么都没有。

两人还是对视着,曺圭贤眼神里都是迷茫。朴正洙给了他一点时间去思考,看到眼前的人张了张嘴,他往前走了两步,俯下身子贴在曺圭贤耳边。

“是不是一年前,在去花店的那条街,他抱了两束白玫瑰,正看着你笑……”

07

“圭,家里的花是不是快开败了?”注意到街边上了新货的花店,李东海回头看着他。两人一起走在路上的时候,曺圭贤总是习惯性落后李东海一步,走在他的左后方,确保他能一直处于自己的视野里。

“床头跟阳台的玫瑰都是昨天新换的,还能再开几天。客厅的勿忘我快败了,还有厨房的那束雏菊,买回来那天不小心摔了一下,一直都开的不怎么理想,你想的话也可以换一束。”虽说买花的人是李东海,但花到家后就全部归曺圭贤管,李东海只负责欣赏,并时不时拍一张曺圭贤拿着喷壶浇水的模样就够了。

“那就再买两束玫瑰,刚好是五月,也到了玫瑰的花期。”

“好。”曺圭贤牵过他的手握在手心,带着爱人穿过人行横道向花店走去。

坐在花店门口的小姑娘早就认下了他们,注意到两人走来,扬起一个甜甜的笑,“今天刚刚进了新鲜的玫瑰呢,要给哥哥买两束吗?”她对着曺圭贤笑笑,将两人带进店内。

李东海的手在还沾着露珠的花瓣上抚过,说实话他想把整家花店都包下来。虽然知道只要他开口,曺圭贤肯定会不假思索的这么做,但最终他也只是挑了两束素净的白玫瑰。
毕竟美好的意义是在于能被更多的人欣赏到。

“不再看看别的吗?紫丁香也很不错呢。”

“过几天再来买,今天只想要白玫瑰。”李东海嗅了嗅手里的花,对店长笑笑。

曺圭贤又在看着他发呆。他以前觉得雏菊跟李东海很配,但如今他只觉得世间的一切美好都配不上他,他就是美好本身。他私自把少年捧着玫瑰微笑的样子用双眼记录下来,然后保存到自己心里。

“别看了!”李东海被他过于直白的眼神盯的有些害羞,伸手打了他一下。曺圭贤确实是看的入了迷,被这一巴掌吓的一抖,这才如梦初醒般掏出钱包结账。

小姑娘浅浅笑着,“你真的很爱他呢。”她接过钱,“我还从来没见过那么温柔的眼神。”

“是啊。”

“我很爱他。”

08

“不是白玫瑰。”曺圭贤的声音已经彻底低了下去,像是无意识的呢喃一样。朴正洙舒了一口气,收起原本藏在手心的怀表。

还没彻底放下去的心又被曺圭贤的下一句话提了起来。

“是红玫瑰。”

09

刺耳的警笛声几乎响彻了一整条街,救护车也紧随其后飞奔而来。

花店的小姑娘双手捂着嘴瘫坐在地上,满眼都是泪水,身体在止不住的颤抖。

侧翻的小轿车倒在路边,车轮还在打着转。李东海悄无声息的趴在地上,身旁散落着刚刚才买的玫瑰,血珠把花瓣沾得鲜红。

曺圭贤或许是撞到了头,有大把的鲜血顺着额头流下来,糊住了他的眼睛。不去管浑身上下传来的剧痛,他拼命动着身子想靠近李东海。被猩红遮挡的视野里只剩下被碾的七零八落的花,红色的,红色的,整个世界都是一片血红。

他伸着手去够李东海的手。还差一点了,只要再往前一点,就能握住了。

及时到场的医护人员拉走了李东海,爱人近在咫尺的手被无情的抽离。曺圭贤愣了一下,随即想要撑起身子往前爬去,也被自己身旁的人阻止。

为什么,为什么要把他从我身边带走。

意识越来越模糊,面部被扣上一个氧气罩,有人轻轻擦拭着额头沾满的血迹。身上各处的疼痛越来越淡,他逐渐什么都看不到了,耳边布满了各种各样惊慌的喊叫。

好吵,他想要皱眉,却感受不到自己身体的存在。

东海,东海,等着我。

10

朴正洙咽了口唾沫,背后一阵阵泛着凉意。他静静盯着曺圭贤的双眼,在思考着要不要停止自己对他的催眠,他知道曺圭贤是想起了什么。

但他总归是要直面现实的。

“是白玫瑰,曺圭贤,你再仔细看看,看着李东海。”

两行眼泪顺着曺圭贤的脸颊滑了下来,被寥寥几句就勾起的回忆一遍遍在他眼前循环播放。朴正洙抬手擦掉他的泪水,“看清楚了吗?从那辆失控的车从拐角冲出来开始,你都看清楚了吗?”

“你不能再逃避下去了,已经过去整整一年了。”

“曺圭贤,李东海已经走了整整一年了。”

泪水多的像是止不住,曺圭贤在转椅上坐的笔直,静悄悄的流着泪。

到这种程度已经够了,朴正洙叹了口气,打了个响指解除了催眠。

他递给曺圭贤一张纸巾。

曺圭贤没有接,抬手抹了一把自己的脸,“……为什么?”

“嗯?”

他没有回话,用力闭了闭眼后站起身来,“东海他…去出国留学了。”

朴正洙被惊的瞪大了眼睛,他确信刚才的催眠是到目前为止来说最成功的一次,但为什么结局还是……

“他会回来的,到时候我带着他来见你。”说完,曺圭贤就离开了。

等在门外的李赫宰被吓了一跳,不解的看了还留在屋内的朴正洙一眼后就急匆匆追了出去,他不放心曺圭贤一个人。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心理医生讽刺的笑了笑。

原来他什么都知道,他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11

第二天李赫宰单独来见了朴正洙一面。

“圭贤他现在……”

“记忆断层的情况确实在,但那都是他自己一厢情愿弄出来的结果,我无能为力。”

“他强迫自己去遗忘所有跟李东海死亡相关的事,包括我在内,他全数选择了遗忘。催眠每次都能起效的原因是因为那段记忆一直在,只是被主人藏了起来。所以我很轻松就能找出来并呈现在他眼前。”

李赫宰也听懂了话里的意思,有些落寞的低下头。

朴正洙轻轻抱了抱他,“我现在担心,你再这么执着的走下去,他会连你也一起忘了。当他把你跟李东海挂钩以后,你也会被划分到每日清理的那一块回忆里。”

“我的建议是,保持现状。没有什么药物或者心理疏导能治疗他,他比我们中的谁都活的明白,他自己不想走出来,我也帮不到他。”

“由着他去吧,至少情况不会比现在更糟了。”

12

又到五月了,曺圭贤看着窗外的阳光,是属于玫瑰的季节。

要去买两束玫瑰回来放在床头,他记得李东海最喜欢玫瑰。

13

“玫瑰到了花期,我很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