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圭云】无人区玫瑰

Work Text:

00

“在我这贫瘠土地上,你是最后一支玫瑰。”

01

像往常一样结束了一周的忙碌工作,曺圭贤又独自一人跑到酒吧喝酒。因为每周固定过来打卡的原因,Royal Blue的老板跟他关系很不错,每每到周五晚上都会特地把角落的卡座为他空出来。

时针逐渐走到凌晨三点,酒吧里喧闹的音乐也到了最后一曲。调酒师修长的手指在码的整齐的酒架上划过,最后取下一瓶快见底的伏特加。

他拿过桌上透明的长饮杯放入几块方冰,将摇杯里提前晃匀的酒液加进去,复又倒入最后的点睛之笔。杯中的液体在漫不经心的搅拌下逐渐混合均匀,泛着诡异的鲜红。

他落到芹菜梗上的手顿了顿,突然想起某位挑食的顾客好像说过自己不喜欢这个味道。他又拉开抽屉看了一眼,什么配料都有就是没了血腥玛丽专属的整虾。在已经缺少胡椒粒的情况下,再少了杯口的点缀会让这杯酒更加不伦不类。思量片刻,他还是给杯口卡上一根芹菜梗,端起自己今天最后一杯作品走向安静坐在角落里的人。

“给,今天的。”他把酒放到桌子上,然后端起旁边已经喝空了的鸡尾酒碟,杯口的一圈盐霜还很完整。

“玛格丽特?今天怎么想起喝这个了?”他拿起酒碟对着顶上的射灯看了一眼,“居然还是让特儿给你调的。”

曺圭贤眯着眼睛看他,眸子里满是醉意。调酒师坐到他身旁,抬手在他脸上不轻不重的拍了两巴掌,“你再认不出我是谁我就要把这杯没收了。”他用下巴指了指自己刚刚端过来的酒。

“不行。”曺圭贤下意识拒绝,然后才如梦初醒般喊了他一声,“希澈哥。”他打了个哈欠,话语间夹杂着及其明显的酒气,他大着舌头又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的?”

金希澈歪了歪头,不知道他的问题针对的是自己的哪句话,索性都解释了一遍,“给杯口沾一圈盐的除了玛格丽特还能是什么。”

“噢。”

“还有,你又不喜欢盐霜,干嘛找特儿给你调。现在就他一个还执着的按照原配方在走,其他调酒师早都换成糖了。”

“因为……”曺圭贤今天醉的确实是有些厉害,“眼泪就应该……是咸的啊。”

“所谓怀念的泪水是吗?”金希澈翻了个白眼,“又失恋了?”他用胳膊肘顶了顶曺圭贤。

曺圭贤没回话,眼睛一直盯着桌上艳红的血腥玛丽。

“别看了,就是送给你的。”

“为什么今天是这个?”曺圭贤端起酒杯,冰块的寒意透过玻璃传递到手上,凉的有些瘆人。

“刚好能把那瓶剩了两天的伏特加用完。”金希澈拍了拍他的肩膀,起身准备离开,“喝完了别急着走,等特儿来送你,你这样估计出门就得趴大街上睡死过去。可别再给我们这添负面新闻了。”

曺圭贤难得乖巧的点了下头,金希澈哼着小曲推开嘈杂的人群回了吧台。

02

杯口绿盈盈的一根芹菜让曺圭贤心情很复杂,他一脸嫌弃地端起酒杯,踌躇着不知怎么喝下第一口。就在他犹豫的同时,一股及其清淡的玫瑰香压过酒精略微冲人的滋味钻进他的鼻腔,他下意识抬头去寻找香气来源。

不像大多数酒吧都禁止Omega进入,Royal Blue欢迎所有前来品尝的顾客,作为替代,他们会在进门前给每个人后颈贴上一块信息素抑制贴来避免意外情况的发生。

所以是有人偷偷揭下来了吗?曺圭贤的鼻翼耸了耸,试图去捕捉那朵已经消散在空气里的红玫瑰,过于淡的味道让他没能分辨出主人的身份。

他的视线锁定在穿过舞池的一个背影上。

那人本身就像是一朵玫瑰。

他有些踉跄地起身想要跟上他的步伐,被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朴正洙拉了回来。

“你又想跑去哪呢。”RB的老板笑眯眯的扶着他重新坐下。

曺圭贤有些着急,迷茫的在整间酒吧内寻着刚才那个身影,但视线所及之处只剩一堆疯狂且无用的陌生人。

“在找人?”朴正洙注意到他的表情,“你来问问我可能比你这么乱找要高效得多。”

曺圭贤的目光这才落到朴正洙身上,“一个…玫瑰味的人。”他抬高手开始比画,手中还端着那杯鸡尾酒。眼看着猩红的酒液就快要挣脱杯壁的束缚重获自由,朴正洙赶在他的西装被沾湿前及时把酒接了过来。

“他的头发是红色的,然后,穿了一整套的…绿西装,就像是朵玫瑰。”他又重复了一遍,“…野玫瑰。”

如果曺圭贤现在处于清醒状态,那他一定能发现朴正洙变了又变的脸色。老板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抿了一口手中金希澈先前调好的酒,眉头皱的更深,这傻小子居然忘了放胡椒粒。

“你今天什么时候来的?”他突然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

曺圭贤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快十二点…吧。”他回忆着,“老板又让我加班,如果不是…有钱挣,我早就把电脑…拍他脸上了。”

“怪不得。”朴正洙有些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这都是命啊曺圭贤。”

曺圭贤有些不解地看着他,但朴正洙显然没有解释的想法,他把酒还给曺圭贤,跷起二郎腿戏谑地看着像是丢了魂的好友,“你要找的那个人也是不打烊不会走的主,你可以等其他人走得差不多的再去找他。”

“你认识他吗?”

“我认识每个人。”

曺圭贤还想问些什么,朴正洙却摆摆手离开了卡座,他看到金希澈从后门进来,远远对着他使了个眼色。

03

朴正洙没有说错,舞池里的人撤的差不多后,曺圭贤在正对面的沙发上发现了那朵他心心念念许久的玫瑰。

他迈着步子晃晃悠悠地穿过舞池走过去,还不忘端上金希澈免费送他的血腥玛丽。

他坐到那人旁边,把酒递给他。

“或许我能请你喝一杯吗?”曺圭贤努力保持着自己话语的连贯性。

本来坐在那里发呆的人似乎被吓了一跳,下意识抬起的拳头在看清曺圭贤被酒精熏的通红的脸时收了回去。

看到眼前的美人愣愣地看着自己,曺圭贤又把酒往上举了举,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

那人似是无奈地笑了一声,“……你怎么又喝醉了。”是一句毫不相干的话,语气却意外的温柔,温柔到让曺圭贤心里隐隐发疼。

04

金钟云今天是被金希澈拉来撑场子的,原先的驻唱有急事请了假,短时间内别的乐队也赶不到现场,金希澈就把天天在自己这儿蹭吃蹭喝的金钟云推上了台。

虽说唱的不是很情愿,但毕竟实力在那里摆着,简简单单几首歌就点爆了场子。从九点半开始断断续续的唱到快十一点,原先那位主唱终于急匆匆地背着贝斯冲进酒吧接过了接力棒。

朴正洙贴心地为他准备了一杯温水和今晚一整晚的免单券。

其实说实话金钟云酒量不错,只是不常喝酒。虽然今天两位“镇店之宝”都在场,他也只是尝了尝他们两人各自的代表作,然后抱着从酒架上顺下来的葡萄汁坐去了角落。

即使在一个很不起眼的地方,还是拦不住他身上天然散发出耀目的光芒。一个男人端着酒靠了过来,脸上挂着谄媚的笑坐到他身边。

“你就是刚才台上的主唱是吗?”他把手中的酒递给金钟云,“你的声音很好听,我们认识一下?”

金钟云挂着礼貌疏离的笑拒绝了他,男人却不依不饶的非要让他接下自己的酒。

无奈男人的行为规矩的紧,金钟云一时也找不到发火的理由,实在没有心思去跟男人周旋,他象征性地接过酒喝了一口,想要打发走纠缠自己的人。

男人却把他的行为看成是接受邀请的信号,终于撕开伪装的面具整个人贴了上来,金钟云不假思索地冲他面颊就是一拳,这一拳力气极重,男人立马捂着脸痛苦的倒到地上。人群的惊呼引起金希澈的注意,他驱散围起来看热闹的人,给了金钟云一个眼神后就拖着躺在地上的男人从后门走了出去。

知道眼前的人有金希澈罩着,各位有贼心没贼胆的人也识相的散去,金钟云身边重新安静了下来。

他闭着眼睛躺在沙发上,尝试压下心里被点起来的怒火,过于精致的长相和没什么攻击性的信息素总是让他被误认成柔弱的Omega。

有一股淡淡的玫瑰香气逐渐升了起来,他有些疑惑的动了动鼻子,然后抬手摸了一把后颈的抑制贴,那一小块贴纸已经在刚才的争执中不见了踪影,男人给他的酒里估计加了东西,他完全没办法收起自己的信息素。不少视线带着各式各样的情绪落到他身上,不远处甚至有一位身材娇小的女性已经软了身子跌倒在地。

该死,他在心里骂了一句,酒吧里不知道混着多少Omega,他这个浓度的信息素要不了多久就会勾的他们全部发情。

死死捂着后颈的腺体,他准备上二楼去解决一下自己的小问题,他知道楼上的包间里存着新的抑制剂和抑制贴,也正好就是这个时候他路过了坐在那里发呆的曺圭贤。

 

05

“你怎么又喝醉了?”

金钟云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让曺圭贤本就混乱的大脑更迷糊了,他有些委屈的开口,“我没有喝醉。”

“嗯。”金钟云答应一声,视线黏在曺圭贤脸上怎么都挪不开,他感觉上次跟他见面彷佛要追溯到上个世纪,又清晰到像是在昨天。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曺圭贤挪了挪身子离他更近.

金钟云脸上的表情瞬间僵住了,他动了动嘴角扯出一个还看得过去的笑容,“这么老套的搭讪套路对我是没有用的。”他往后退了两步拉开两人间的距离,曺圭贤身上浓烈的酒香勾起了他一些不好的回忆。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当年曺圭贤还真就凭这么一句话把金钟云骗到了手。

“我不是在搭讪。”曺圭贤紧紧盯着他的眼睛,眼里包含着的情绪让金钟云心里一阵阵发酸,他没有接话。

没打算等他回答,曺圭贤又像是自言自语般念了一句,“像是野玫瑰……”

金钟云手里原本端着的葡萄汁直直落到地上,清脆的玻璃碎裂声在喧闹的人群里没有激起一丝涟漪。

06

两人相识于大学时的一次舞会,朴正洙有公事要办到不了现场,金希澈就又把金钟云拉了过来。就像金钟云想的那样,舞会一开始,金希澈就被一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Omega小姑娘牵进了舞池,把他一个人扔到角落。金钟云举起手机拍了段金希澈笑的头快仰到天上的视频发给朴正洙,避开无数伸向自己的戴着洁白蕾丝手套的手,自顾自端着酒去了后院透气。

而曺圭贤是为了陪一位不屈不挠追了自己两年的小学妹。舞会开始前小学妹跟他承诺说,只要陪她跳完一支舞,她就不会再纠缠他了。是曺圭贤求之不得的机会,他立马答应了她的要求。

第一支舞结束后,曺圭贤就迫不及待地从舞会里逃了出来,满脸都挂着终于摆脱了这枚橡皮糖的愉悦笑容。

他到后院的时候,金钟云正站在花圃前打量园子里开的鲜艳的一丛玫瑰。

在这之前曺圭贤是完全不相信一见钟情这个词的,向来自爱的人从未想过他还会有为了爱情寻死觅活的那一天。

然后他就遇见了金钟云,跟他同为Alpha的金钟云。

他清了清嗓子,收住脸上有些过于放肆的笑容,换上得体的搭讪专用表情,走过去轻轻碰了碰金钟云握在左手的高脚杯。

专注看花的人被吓了一跳,随即反应过来也礼貌性的跟他碰了杯。

“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曺圭贤抿了一口杯中的酒。

“这句话已经过时了。”金钟云轻轻摇了摇头,下意识想要拒绝的话在对上曺圭贤眼睛的那一刻被他硬生生咽了下去。他并没有对眼前的人产生反感,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有人陪他聊聊天也不错。

“那我应该说些什么才能引起你的注意?”

“你可以说……”金钟云顿了一下,指尖柔软的玫瑰花瓣让他心头有了一个略显奇怪的想法,“你像我窗外肆意生长的野玫瑰。”

“你要喝酒吗?”曺圭贤看了眼泼洒满地的紫色汁液,并没有在意金钟云过于剧烈的反应,他还伸手把金钟云往自己这边拉了拉,避免他踩到地上的玻璃碎片。

07

看他半晌没回答,他直接把酒杯塞进金钟云手里,“……希澈哥亲手调的。”然后他又补上一句,“就是金希澈,RB里最有名的…嗝…那个调酒师。”他打了个小小的酒嗝。

喝醉的曺圭贤说话都是软软的,金钟云把自己从过去的回忆里抽离出来,重新集中到眼前的人身上,“难道朴正洙不有名吗?”他接过酒喝了一口。

“他一直都给我放好多盐,难喝。”

金钟云没忍住笑了出来。

“你怎么笑了?”眼前醉醺醺的人歪头看着他。

“我在笑这杯酒。”他又喝下一口,“少了胡椒粒。”

曺圭贤是真的醉了,他直接倾身略微压住金钟云,就着他的手尝了一口。

金钟云的手被曺圭贤攥在手中,他有一瞬间以为曺圭贤是要吻上来了。

“尝不出来。”曺圭贤砸吧砸吧嘴,又坐了回去,“你不喜欢吗?我去给你买新的,你喜欢什么?”

“你为什么要跟我搭话?”金钟云声音都在抖,他想马上站起身跑掉,但又舍不得阔别许久的爱人。他真的太想他了。

曺圭贤立马忘记了刚才心里去给金钟云买酒的想法,开始思考他提出的问题,“因为你很好看。”

“嗯,没了?”

“很好闻。”

“……还有呢?”

“我很喜欢你。”

“……”

“你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08

金钟云跟曺圭贤瞒着所有人在一起了。

爱情有时候来的不明不白,无关时间地点,无关身份地位,当你对上那个人眼神的那一刻,就会有一个声音蛮横的闯进你的脑海,高喊着他的名字告诉你,“就是他”。

舞会的那天晚上,两人端着香槟天南海北聊了许久。屋内是众人喧闹的狂欢,屋外留给他们的是满园的玫瑰和天上的一轮新月。

天色逐渐黑了下去,在一个避开了所有灯光的黑暗处,曺圭贤摁着金钟云的后脑略显粗暴的吻了上去。

浓烈的红酒香爆发开来,与金钟云的清淡的玫瑰香交缠在一起。

即使身旁就是开的鲜艳的玫瑰丛,曺圭贤仍然清楚的嗅到那股属于金钟云的味道。

他本能地捂住金钟云的后颈,但被金钟云阻止。他的手被他拉下来,没了物理手段的阻挡,金钟云的信息素也不加收敛的散到空中。

Alpha对同类天生的排斥心理不可避免地被勾了起来,原本缠绵的吻逐渐变了味。在尝到唇齿间的血腥味时金钟云先松了手,他抹了一把嘴角的血,看到曺圭贤同样狼狈的模样时忍不住笑了,曺圭贤的嘴角也跟着他勾了起来。

“我可跟你一样都是Alpha。”

 

“那又怎么样?我爱的是你,不是那个身份。”

“我会永远爱着我的玫瑰。”

09

金钟云放下手里的酒杯,轻轻抬手碰了碰曺圭贤的脸。刚刚抚上他的脸颊,就被覆上来的大手盖住了。

曺圭贤歪着头看他,眼里满是金钟云读不懂的神情。握着自己的手逐渐收紧,几乎到了要把手指捏断的程度。

“所以……可以吗?”曺圭贤静静看着金钟云的双眼,大概是从上一句话开始,他终于认出了眼前的人是谁。

金钟云的心跳的飞快,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还能跟曺圭贤重逢。

我们都喝醉了,我们只是都喝醉了,他还没能认出我是谁,他告诉自己,我只是一个似曾相识的陌生人罢了。我们只是像每个喝醉的人一样,有了一次没有后续的一夜情。

最后一次,让我再拥抱他最后一次。

我是真的爱他。

他向前倾身,直接把曺圭贤压到沙发上吻了上去。

10

虽然是同专业,但曺圭贤比金钟云低一级,平日里的课程大多凑不到一起,只有放假的时候才能短暂的见上一面。

苦于全国越来越低的生育率,自由婚姻的法案迟迟没能通过,能被大众接纳的感情形式只有寻常的AO,或者一男一女两个Beta。同为稀缺的Alpha,他们的关系无异于是在钢丝上行走,稍有不慎就会跌落万丈深渊。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两人单独见面时都会不约而同地贴上抑制贴,尽可能避免信息素带来的影响。

在四处无人时悄悄牵到一起的手,分别时点到即止的拥抱,夜深人静时的吻,只有天上的月亮和星辰见证了两人一路升温的感情。

两人都不愿意委屈对方,情到深处时也仅仅只做到互相抚慰这一步。

平平淡淡的日子过了不到一年,金钟云先一步毕了业。为了庆祝他顺利毕业,趁假期时曺圭贤拉着他悄悄踏上了去海边的航班,他想带着他爱的人去看一次海。然后在一个没有任何人认识他们的地方光明正大的吻住他的唇。

可惜有时候命运就是如此,他们好巧不巧遇上了同样是来散心的同窗。

因为过于出众的长相,两人在校内都算是名人。回到学校后,八卦飞的漫天都是。从他跟金钟云的关系,到两人相识的过程,甚至是做爱时谁上谁下都有一大把人讨论,各种各样满是胡言乱语的帖子挂在论坛顶端久久不曾消失。

曺圭贤还要在学校里待满一年,即使他本人不在乎,金钟云也舍不得他一整年都活在流言蜚语里。况且,他们各自还有家人,这件事传入家人耳中又会是一颗重磅炸弹。

除了父母,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他准备离开。在某天早晨,他开着车到学校远远地看了曺圭贤一眼,彻底告别了自己的爱人。

直到五年后的今天。

11

引导着曺圭贤上了二楼的客房,准备上楼时两人撞上正站在楼梯口的朴正洙。也算是一路看着他们二人过来的大哥哥叹了口气,对着他轻轻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

曺圭贤看了眼朴正洙离去的背影,在短暂天人交战后还是选择顺着自己的本心来,他也明白这可能会是最后一次了。他直接打横抱起金钟云,撞开一间虚掩着的房门,转身锁上门把他抵到门上吻Δ了上去。

本来搂在金钟云腰间的手摸索到后颈处一把撕开抑制贴,浓烈的玫瑰香气充斥着整间屋子,曺圭贤被激的眼眶泛红,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粗暴。

金钟云哼了一声,停下了下意识反抗的手,他暂时不想把重逢的场景演变成暴力互殴。他压下心头的攻击欲望任由曺圭贤把自己扒光丢到床上再压上来。

就当作是补偿我五年前的不告而别。

曺圭贤的抑制贴也被扯下来丢在一旁,随之散发出的红酒香熏的金钟云满脸都是泪水。

Alpha的身体着实不适合被进入,饶是身后的人动作已经放到很轻柔,金钟云也疼的浑身都在抽搐。

他一直以为曺圭贤没认出自己,只是把自己当成是一个无比熟悉的陌生人。但他没有注意到,在自己明显是Alpha的信息素爆发出来以后,眼前喝得烂醉的人并没有提出任何疑问,像是一早就知道他的身份一般。

是最后一次的放纵,两人在床上抵死纠缠。都心知肚明对方的身份,却不曾言之于口。

像辛德瑞拉必须在午夜十二点前回家,他们也必须在天亮之前离开彼此。

见不得光的感情只配在黑夜里无尽延伸,唯有世俗结成的枷锁才能在光明之下苟延残喘。

在金钟云晕过去之前,曺圭贤搂紧他的脖子贴在他耳边。

“我爱你……”

确认怀里的人没了意识,他才念出了最后一句话,“金钟云。”

“我的野玫瑰。”

12

狂风卷着沙尘掩埋了长在荒漠里的最后一朵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