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UJU】集体生活

Chapter Text

“圭贤…”是金钟云打来的电话,声音有些发抖。

“嗯?”

“我出事了……”带着哭腔的一句话彻底赶跑了曺圭贤所有的困意。

“你是在家吗?我马上过来。”

电梯门打开时,一个戴着贝雷帽的矮个男人慌里慌张地逃开,拐进一旁的安全通道。曺圭贤心里记挂着门内的人,并未过多注意突然出现的陌生人。

“哥!”他摁下密码打开门,金钟云正通红着眼圈站在门口,在门关上的瞬间抬手抱住他。

猝不及防被扑了个满怀,曺圭贤愣了一下后回抱住开始小声抽泣的人,“没事,钟云哥,没事,都能解决的,我们都在呢。”

许久,金钟云才平复好情绪。他用力吸了下鼻子,“你有碰到其他人吗?”第一句话却是个毫不相干的问题。

但曺圭贤还是认真想了下,“我进来前有个男人从楼梯那儿下去了。”

金钟云的神色立刻就僵住了。

“跟那个男人有关?”曺圭贤注意到他的表情不太对。

“我……算了,你自己看吧。”金钟云把手机摁亮递给他,是短信界面。

「艺声xi~我仰慕你好久了~可不可以和我见一面呢~」

「请问您是?」

「视频文件已损毁」

「你什么时候拍到的???你到底是谁???你想怎么样???」

「没关系的艺声xi~我不会把它泄露出去的~」

「你想要什么?钱?多少都可以,只要你把视频删掉」

「艺声xi~我只是想见你一面呢~等下我来你家找你噢~」

「对了艺声xi~我喜欢看你穿黑色的衣服~希望见面时你可以穿这个颜色~」

曺圭贤有些发愣,从整个对话内容来看,对方应该是拍到了金钟云私底下一些非正面的行为,借此来要挟他跟自己见面。

但是以金钟云的为人,又能做出什么事呢?不过看他的这个反应,确实像是被抓到了把柄。

“刚才那个男人是来找哥的?”曺圭贤先问了这个,他不能确定男人有没有看到自己进了金钟云的家门,如果被他发现,说不好男人一个恼羞成怒就会把视频公布。

“……是。”

“他有再跟哥说什么吗?”

“我给你打电话之前,他先给我打了电话,他让我……准备好。”

“所以你真的打算去见他?”曺圭贤有些不悦地看着一身黑衣的金钟云,“别跟我说你不清楚他见到你之后会做些什么。”

“我……”

“好了,他拍到什么了?”曺圭贤示意他先回答这个问题。如果不能解决男人,就必须想办法解决视频泄露后可能发生的事,他想提前做好两手准备。

“……”金钟云却沉默着什么都没说。

“所以视频坚决不能泄露出去是吗?”

“……嗯。”

背后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吓得他原地蹦了起来,曺圭贤揽住他的肩膀把他拉到身后,“嘘,我来解决。”

“艺声xi~我来了~”

“是这个声音?”曺圭贤回头比了个口型。

金钟云点头。

“先稳住他。”

“我……我马上来!”接收到信号,金钟云大声回应了句。

“好的艺声xi~很期待与你的第一次见面~”

“你家门口的监控修好没有?”曺圭贤突然想起了什么,放在门把手上的手顿了顿。

然后他看到金钟云轻轻摇了摇头。

一个有些大胆的想法随着这个动作涌上他的大脑。

赌一把吧,他对自己说。

“不管听到什么都不要出来。”离开前他回头嘱咐了句。

金钟云抱着膝盖贴门坐下来。在曺圭贤来之前他的脑子是一片空白。视频里的自己一遍遍在眼前循环播放,他清楚这段录像爆出去会发生什么,所以在男人打电话来时他听从了他的所有指令。

黑色的破洞裤,松松垮垮套在身上的黑色丝绸衬衫,略微透明的材质下是不知道哪场演唱会后剩下来的黑色渔网背心。他甚至还不怎么熟练地化上一层烟熏妆。

直到他拿着手机走到门口,屏幕顶部跳出来的一条消息推送才点醒了他断开链接许久的大脑。

“super junior成员圭贤确认出演综艺”

对,成员,还有人可以帮我,我不能就这么把自己送出去。

所以他给曺圭贤打了个电话。

门外依稀有男人痛苦的嚎叫声传来,金钟云捂住耳朵把头埋进膝间。

大约过了十分钟,曺圭贤回来了。听到摁密码的声音,金钟云马上起身让开门口的位置。

曺圭贤脸上沾着血,眼角肿了起来,手上拿着被从中折断的手机。

“没事了,他不敢再到处乱说了。”他把手机扔给金钟云,“他应该是一拍到这个视频就赶来找你,所以没有其他备份。”

“如果有的话……到时候再跟大家商量吧。不过我估计他没有骗我。”

金钟云眼眶又红了,曺圭贤显然是用最直接的物理手段把人给打服的。

“没事了。”他抬手抹了一把金钟云眼角挂着的泪,“我都处理好了。”

金钟云扶着他坐到沙发上,转而去卧室找药。

“所以你可能需要跟我解释一下,那个视频是怎么回事?”在他拿着药膏回来的时候,曺圭贤单手撑着脸问他。

他手里的药直直掉了下去,在与地面亲密接触前又被曺圭贤伸手接住。

他还是看到了,金钟云的心又提到嗓子眼。他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沫,不知所措地看着面前一脸平静地给自己抹药的人。

“嗯?”曺圭贤眼睛都没抬,从鼻腔里挤出来一句疑问。

“我……”

是在演唱会后台,金钟云一个人坐在更衣室里,裤子褪到脚踝处,嘴里咬着卷到胸口的打底衫,一手捏起胸口挺立的红樱来回搓弄,另一手握着身下的挺立,在快感的冲击下仰头靠在墙上凌乱的喘息着。

视频是从他自渎到一半时开始拍的,一直拍到他射出来为止。整个画面都在剧烈抖动,昭示着拍摄者难以抑制的激动心情,但视频的主角依旧清晰可见,几乎不需要仔细辨别就可以认出那是谁。

“为什么要那么做?还是在那种地方?”

金钟云站在原地,双手局促的搅在一起。出于多年来养成的习惯,曺圭贤想要拉开两只已经被捏到发白的手,却在触碰到他的一瞬间被迅速躲开。

“我没在怪你。”他以为金钟云是因为害怕。

金钟云抖了下,“我实在…忍不住……”他开口解释,“已经好几天没有过了,当时我们太忙了…我实在忍不住……”他又说了一遍。

“你很喜欢…那种感觉?”曺圭贤稍微措了措辞。

“……是需要。”在一段时间的沉默后,金钟云纠正。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许是以前禁欲太久,在某个无事的早晨动手解决过一次后,他就开始逐渐喜欢上这种感觉,直至上瘾。

身体对快感的渴求一天天在上涨,几乎快要把他逼疯。跟着大队连轴转了数天后,心里像是有把火在烧,所以趁大家都在收拾场地时他悄悄找了处隐秘地想要释放积累已久的欲望,却很不幸地被人发现并留了证据。

“哥真的…戒不掉吗?”曺圭贤站起身直视着他,“既然有了第一次,那也会有以后的无数次。”

“戒不掉了。”金钟云勾起一个讽刺的笑。他的身体他最清楚,那毒已经深入骨髓,当他在更衣室脱下衣物开始抚慰自己的那瞬间开始就没法回头了。

“对不起,我会着手准备…退出SJ 的……”看着弟弟藏了无数情绪的眼眸,他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曺圭贤的表情彻底凝固了,他怎么都没想到金钟云最后作出的决定会是这样。

“你疯了?就因为这件小事?你要退出?”他有些激动的抓起他的手。

金钟云被捏的有些疼,他试着抽回自己的手,却被攥的更紧。

“不是小事…我真的没办法控制,再这么下去……”

“你觉得会拖累我们?”曺圭贤直接打断他的话,“你到底在想什么?”

“那我应该怎么办呢?”金钟云突然扯出来一个笑,“我能怎么办呢?我真的戒不掉了。”

最后一句话轻的如同呓语一般,“那你能来帮我吗……”

曺圭贤手中还握着他的手,“帮…你?”他重复了一遍,刚才他看过一遍的视频又浮现在眼前。

他们都沉默了下来,在这诡异的氛围里对视着。

许久,像是终于下定决心一般,金钟云先开口打破了沉默,“就只是在我…需要的时候。”他推了曺圭贤一把,毫无防备的人就这么跌进沙发,顺带把自己一直牵着的人也拽倒在身上。

“求你了……”熟悉的烟嗓在耳边响起,尾音降了下去,带着些许乞求意味,“我真的……”

“好,我答应你。”曺圭贤直接开口打断接下来可能会出现的恳求话语。他的心跳从金钟云对他露出笑容的那一刻起就没平静过。现在金钟云跪在他腿间,双手抵在他胸前,身上还穿着那个男人特别要求的黑色丝绸。

还有那双勾了眼线的眼睛。

被金钟云盯了片刻,曺圭贤脑子一热就答应了。

“只是…帮我解决一下…我的小问题……”金钟云喃喃念着,在看到他点头的同时,握住他的手贴上自己下身。

曺圭贤咽了口唾沫,他还是第一次触碰除自己以外的这根东西。

金钟云跪在他腿间,微微咬着下唇。在他试探着隔着裤子握住的同时发出一声微弱的嘤咛。

“钟云哥……”曺圭贤感觉自己嗓子眼有些发干。

“……嗯?”即使只是气声也染上明显的情欲。

“我…我帮哥…弄出来就行了吧……”

“嗯。”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他开始动手解金钟云的裤子。抽出皮带随意扔到一旁,再拉下裤链,连带着内裤一起脱到膝盖处。

半立起来的性器就这么直挺挺戳到他眼前。

“要全部脱下来吗?”曺圭贤拽了拽堆在一起的裤子边,突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这样就行。”金钟云抬手搭上他的肩膀,两人间的距离变得更近。

曺圭贤下意识往后躲了下,被金钟云掐着后脖子拉回来。

“不许反悔,你已经答应我了!”这句话莫名带了些撒娇的意味。

“…我不反悔。”曺圭贤略微坐直身子,伸手握住他的阴茎从底部轻轻撸到头。

他也不是禁欲的人,自然是清楚摸什么地方能让男人最舒服。仅仅两下就让金钟云的喘息变得粗重,性器也硬了个彻底。

曺圭贤揽住金钟云的腰方便自己动作,然后把注意力全数集中到手里烫的吓人的肉棍上。他先用拇指在阴茎头部碾了下,把铃口渗出的液体在手心抹匀,再借着前列腺液的润滑开始动作,让上下的撸动可以更加顺畅。金钟云弓起腰,把头靠在他肩头混乱地呻吟,刻意咬着唇压制的声音听的曺圭贤心窝都在发痒。

金钟云的声音本就性感,掺了情欲之后更是勾人。

“哥,忍不住就叫出来吧,反正除了我也没人能听见。”他侧头蹭了蹭金钟云贴在自己脸侧的脑袋,手中的动作也没停下。

“唔…好……嗯啊……”

客厅里一时间只余浪荡的喘息。

“嗯…快到了…嗯啊…”

听到这话,曺圭贤先伸手从桌上抽了一张卫生纸拿在手里,然后加快手上的动作,刺激龟头的力度也越来越大。

金钟云绷紧了腰腹去迎接久违的性高潮,在一次生理性的颤抖后泄在曺圭贤手里,被细心的用纸全数擦去。

两人还维持着暧昧的拥抱姿势,金钟云动了动身子把自己缩进他怀里。

曺圭贤看着手里沾满秽物的纸巾,发热的大脑反反复复的思考着各种问题——“我帮同队的哥哥手淫了,还把他撸射了,所以现在要怎么办?直接跑吗?我以后见到他的时候该说些什么?”

“再来一次好不好?”金钟云浑身都放松了下来,他仰头轻舔了曺圭贤的下巴一下,“比我自己弄要舒服好多,就再来一次。”

“太多次对身体不好。”曺圭贤被下巴湿热的触感激的一抖,自然而然的跟上金钟云的思维走了。

“我没关系的。”

“哥突然瘦了这么多不会就是因为纵欲过度吧。”断线的大脑又想起个莫名其妙的问题,所以他就问了出来,随即大腿被重重拍了一巴掌。

“你个狗崽子。”是熟悉的非放送用语,“这两件事到底有什么关系?”

“明明就有……”在看到金钟云眯起的眼睛时他瞬间噤声,“好好好,再来一次。”

金钟云翻了个身从他身上下来,“我先休息一会儿,暂时还硬不起来。”然后他发现曺圭贤腿间也撑起一个小帐篷。

“你为什么……也硬了?”他抬手指了下那个极为显眼的鼓包,用带着些不可置信的眼神去看一脸懵逼的小企鹅。

“西八儿……”曺圭贤先骂了句脏话,他也才刚刚发现这件事,“我…我怎么知道?”他抬头对上金钟云湿漉漉的眼睛,“还…还不是因为…哥一直在我耳朵边上喘。”

“要不我帮你解决下?你一直忙成那样也好久没做过了吧,憋太久对身体不好。”金钟云倒是很快就接受了现实,用“今天天气真好我们出去散步吧”这样的语气问他,同时伸手下去开始抚弄自己又有些抬头趋势的性器。

曺圭贤没有马上回答,像是在犹豫。

“试试呗。”赶在他开口前金钟云抬手解了他的裤带,直接隔着内裤把那一团鼓包捏在手里。

曺圭贤闷哼了声,也由着他去了,从进门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在被牵着鼻子走。

金钟云手活好的离谱,不到十分钟曺圭贤就交代在他手里,反而是曺圭贤撸到手酸也没让他射出来。

“哥。”耳朵尖通红的人有些不满地撇嘴,“你怎么还不射…”撸累了是一方面,还有一个原因是金钟云撑的时间越长,就显得他越没面子。

金钟云仰躺在沙发上眯缝着眼享受,口中满是哼哼唧唧的声音,听到这个问题,他抬眼看向还在自己腿间劳动的人,抬手解了胸前的纽扣。

“毕竟已经第二次了,时间肯定会长点。”他把衣服全数撩开,红肿的乳头从网眼里露出来,“摸摸这里。”他拉着曺圭贤的手往胸前放,“刺激多点我会更快射出来。”

“哥碰这里会舒服吗?”曺圭贤顺着他的动作,用指甲把乳粒往下摁了摁,换来金钟云一声腻人的呻吟,连带着他手里的阴茎都跳动着吐出更多黏液。

他这才想起视频里的金钟云就是一手摸着下体一手捏着乳头。

“会啊。”金钟云略微直起身子,虚靠在他身上,“别只是摸…嗯…对…哈啊,捏一下…”

曺圭贤也不是没有性经验的人,被稍微提醒两句后就逐渐上了道,金钟云被玩的浑身都酥软下去。把身体全数托付给别人的感觉有些陌生,但获得的快感也在成倍增长。

他把额头抵在曺圭贤肩上,低低的喘息着,偶尔出声指挥他去碰某个地方。

“唔…要到了……再快一点……”高潮的不断累积重新把他推上顶峰,在射出来的同时,脑子已经是一片浆糊的金钟云抬头吻住曺圭贤,不做停顿的撬开他的嘴把舌头送进去。

突然被吻住让曺圭贤停下了所有动作,呆呆地握着手里已经软垂下去的阴茎任由金钟云索取。好在快感消退后唇上湿润的触感也随之离去。

“谢谢你。”刚刚意外的吻并没有让金钟云有什么过度的反应,他撑着发软的双腿站起身开始穿裤子。

“被吓到了吗?”他系好裤带后曺圭贤还是保持着中门大开的姿势坐在沙发上,腿间的软肉倒在一旁,金钟云看了片刻,走过去揉了一把还带着点湿意的龟头。

曺圭贤被激的直接站了起来,险些把金钟云推倒在地。

“钟云哥…我…呃……对不起。”他先把眼前的人扶稳,“我没事…就…就是……”他本来想问金钟云最后为什么会突然吻上来。原本只是互相帮助的一件事在混杂上这个吻后就有些变味儿了。

但最终他还是没能问出口。

“谢谢。”看着他穿好衣服,金钟云又露出一个笑。他脸上的妆被汗模糊了大半,眼角还染着没来得及褪去的情欲的红。

“……没事。”曺圭贤下意识把手背在身后,别开了视线。

“所以我以后可以来找你吗?只是这件事,像今天这样就行。”他带着些期待,全新的体验让他立马就陷了进去,“真的很舒服。”他又强调一遍。

“只要我没有行程…哥就可以来找我。”

“好。”

“那哥…注意身体,我先走了。”

之后的一周里,金钟云几乎天天都会给曺圭贤打电话。他知道曺圭贤的行程表,只要行程一结束,电话铃声便会准时响起。

那头必定是带着些小心翼翼的声音,先喊他一声“圭”,再不明不白地说上句“我想你了”。

曺圭贤意外地发现自己飞快的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下班后送走经纪人,自己开着车去找金钟云,再帮他解决他的“小问题”。

从一开始单纯地坐在一起互相抚慰,到某次金钟云主动脱掉自己全身的衣服,岔开双腿跪到曺圭贤大腿两侧,把胸口送到他嘴边,再到后来动情时分不由自主的唇舌相交。
一切就这么顺理成章的发生了,每天抱着自己同队的哥哥手淫似乎也成为曺圭贤的固定行程。

两人如今已经能自然的从进门起就开始接吻,然后在走向卧室的途中一件件把自己剥干净,赤身裸体地拥住对方,再把两根硬热的挺立靠在一起同时送上高潮。

唯一一处不妥是曺圭贤感觉自己这几天的精神状态变差了,反应速度也慢了不少。但次数明显多于他的金钟云过得却越来越滋润,脸上时时刻刻都挂着满足的笑。

或许真的有天赋这么一个东西吧,在又一次刚开门就被揽着脖子吻住后,他有些无奈地想。然后熟练地抱住金钟云的腰回应起他。长裤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掉到脚踝处,他抬腿踢开裤子,像以往的每一次一样把金钟云推倒在卧室的大床上。

被那双小手握住并开始撸动,曺圭贤哼了一声,主动动着腰在他指间抽插。

他浑浑噩噩地想,以后要注意些频率,不能再跟着哥无限制的射了。

身体开始吃不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