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UJU】Gloomy

Chapter Text

Chapter 28

在多次尝试跟李赫宰交流并无果后李东海也只能暂时选择放弃,持续不断的高烧跟手腕处的疼痛让他的体力有些透支了。

郑允浩从山崖下打了一小盆海水回来,沾湿自己的外套反复后给李东海擦着身体。

“你觉得他是怎么了?”连盆里的水都带上了温度,小向导炙热的体温还是降不下来,郑允浩心里实在担心,他感觉这更像是他为了李赫宰着急才上火的。

“傻了。”李东海仰着头摆了下手。

“我在很认真地问你。”

“我也在很认真地回答。”

“……”

“算了,别擦了。”李东海用力闭了闭眼试图让自己清醒过来。

“赫?”他睁开一只眼看向缩在床角的李赫宰。

“赫宰?”低垂着头的哨兵还是没有反应。

“李赫宰?”叫出全名的同时李赫宰抬头看向他,眼神带着征询的意思。

李东海看了他半天,随即别过视线拍了郑允浩一巴掌,“你叫他几声,就叫这三个称呼。”

虽然一头雾水,郑允浩还是照做了,但无论他声音多大,李赫宰也只是保持着原先的姿势看向李东海。

“没什么。”在一旁观察完后李东海朝李赫宰摆摆手,哨兵便又低下了头。

“所以……他是只听你的话了?”郑允浩也发现了李东海是在试验什么。

“暂时看来是这样的。”李东海的语气还是很平淡,“而且好像只有叫他全名他才会有反应。”

郑允浩舔了舔嘴唇。

反而是李东海无奈地笑出了声,“我没事,真的没事。”他长叹一口气,“只要他活着就好,我已经不奢求更多了。现在他还能完整的站在我面前跟我说话我就很满足了。”

李赫宰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们,偶尔在郑允浩上手试探李东海前额的温度时瞪他一眼。

“不是……你能让他别看我了吗。”被阴森森的目光盯的有些不自然,也不敢当着李东海的面瞪回去,郑允浩轻轻扯了下李东海的袖口。

“李赫宰。”

“在。”

“你别看他了,他又不会把我怎么样。”

“是。”

两声简短的回应后便没了下文,李东海咬着下嘴唇重重叹了口气,他今天晚上的叹息就没停过。

“是M国想继续改造他,但是被我们中途打断,最后得出一个半成品?”郑允浩走过去在李赫宰面前蹲下,哨兵像是完全没有看到他一样,抱着双膝望向地面。

郑允浩看了他半晌,猛地起身朝坐在身后的李东海冲去。在他的拳头砸上李东海的前一瞬,李赫宰接住了他的手。

过大的手劲捏的手骨嘎吱作响,郑允浩嘴角抽了抽,手臂发力想要甩开李赫宰的手,同时李东海也出声制止了李赫宰的动作。

哨兵侧头望了李东海一眼,松了手。

“呀!你干吗!”李东海想踹郑允浩一脚,晕晕乎乎的大脑让他在抬腿的时候向侧面倒了下去,李赫宰一个箭步上前扶住他,让他靠在自己身上。

郑允浩甩着被捏到通红的手,“看到了吧,所以他一开始会说你是他的主人。”

李东海把脸贴在李赫宰的小腹上无意识地来回磨蹭着,对方腹部一片凉意,让他本能地感到舒适。

“李东海!”他听见郑允浩大声叫了他一声。

“嗯?”

他懵懂地转头,眼前是一片血红,甚至把他半边脸都染透了,刚才作势要打架的行为让李赫宰腹部的伤口重新裂开。

而碍于先前李赫宰护犊子的行为,郑允浩怕二度加重他的伤势,一时间没敢轻举妄动,只能口头提醒李东海。

在被李东海摁回床上时李赫宰还是那副无波无澜的表情。

“算了,你继续坐那儿坐着吧,我给他包。”郑允浩看着李东海吊在胸前晃荡的手,还是出声揽下了这个活,“你让他别再想着跟我打了。”接触到李赫宰的眼神后,他又添上一句。

李东海在李赫宰面前蹲下来,抬手揉着他的脸,“赫…你……你还能陪着我就好。”

郑允浩觉得他原本想说的并不是这句话。

“我爱你。”李东海后面的话说的极其小声,但还是被五感敏锐的哨兵听的清清楚楚。郑允浩叹了口气,在李东海倾身吻上李赫宰时背过了身。

他从李东海的记忆里得知了自己沦落至此的原因,和李赫宰一样,都是本国联合M国妄图违逆天道造出怪物的产物,他是一半的起因,李赫宰也勉强算是半个结果。

黑暗哨兵与黑暗向导的能力实在太过强大,几百年前全球版图最接近统一的一次,就是由一对黑暗哨向一寸寸杀出来的。有了先例,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掌权者都失了理智,一边扣着沈昌珉,另一边扣着郑允浩,没办法凑全一对就只能想方设法在原有的基础上疯狂加倍。

郑允浩脑内极其混乱的想法让李东海一声软软的“李赫宰”打断。

两人刚结束这个吻,李东海蹲在地上仰头看着他的哨兵,李赫宰在被叫了全名后同样回望向他,郑允浩没转身,只是别扭地拧过头看他们。

他猜李赫宰没有回应刚才那个吻。

“我以后叫你‘赫宰’,或者‘赫’,你也要回答我好吗?”

“‘赫宰’……‘赫’……”李赫宰果真像机器输入指令那样复述了遍。

“好。”

“还有,他是朋友,是他救了我们,你不能伤害他。”李东海指了指呆立在原地的郑允浩。

“是朋友……”李赫宰短暂地扫了郑允浩一眼,“好。”

看到李东海笑了下,郑允浩心里酸的不成样子。

“好了,他不会打你了!”小孩站起来一脸得意地给他说,突然的起身让大脑供血不足,李东海眼前一黑就又倒了下去,被坐在背后的李赫宰接住。

许是郑允浩难得把内心的情绪外露出来,李东海捕捉到了空气中不寻常的精神力波动,“别担心。”路过郑允浩身旁时他用胳膊肘顶了郑允浩一下,“昌珉没有变成赫宰这样,他好像只是单纯地听命于M国而已,人还是清醒的。”他以为郑允浩是在担心沈昌珉。

郑允浩伸手拦住李东海把他带到自己眼前来,有了李东海的命令在先,李赫宰也只是坐在原处看着他们,并没有动作。

“你是怎么知道的?”郑允浩看着李东海,向导的表情一瞬间就变了,“你应该没有跟他直接交流过。”

“我……”

“把你们丢下海的人是昌珉对吗?”

李东海咬着舌尖没说话,他半点都不会撒谎,即使还懂得隐瞒,但有人直白地问出来时他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看他惊恐的表情郑允浩也猜了个七七八八,“对不起。”他先道了歉,“但是我相信昌珉不是出于本心才做出那些事的,呃…我也不是在给他开脱……”

“我知道。”李东海先一步打断他的话,“我没有告诉你…是因为…害怕你知道后会误会昌珉……他不是那样的人,他是被控制的。”

“他不会伤害SJ的每个人。”这句话被两人同时说出口,产生肢体接触后李东海慌里慌张的精神力就冲了过来,让郑允浩把他脑子里想的话看的清清楚楚。

郑允浩张了张嘴,还是没把想说的话说出来,“我去看看你的哨兵?”他侧头看向乖乖坐在床上的李赫宰,发现他腹部原本流着血的伤口已经凝出一片血痂,哨兵就是凭着常人无法企及的身体素质才能一直居于食物链顶端。

“嗯,谢谢……”

郑允浩绕开李东海径直走向李赫宰,刚才短暂的接触中他注意到李东海的体温降下去不少,果然还是因为担心李赫宰的状况才一直高烧不退,看来刚才跟自家哨兵咬耳朵让李东海又想通了一些事。

在紧紧把李赫宰结实的小腹缠了很多圈以后,郑允浩问李东海下一步打算怎么做。

“你呢?”李东海把问题又抛了回去。

“我想先回你们的基地再做下一步打算。”

郑允浩从来都不是什么莽夫,起初的日子他是在认定自己无依无靠后才会只追着沈昌珉行动,但就在这种情况下,他一没有直接越过边境,二没有在丢失沈昌珉坐标的情况下继续停留在北境。有了这两件事做铺垫,李东海也没对他的决定表露出惊讶。

“对了,十月底的那五辆物资车是不是你抢的?”他问了另一件还没完全解决的事。

郑允浩想了想,“是我抢的,当时我刚逃出来,几天没吃东西,满身都是伤,我不得已才抢了那一趟。”

“呃…很抱歉杀了你们的人……”

“没关系,杀的漂亮。”

“?”

“那你打算怎么回基地,走回去吗?”李东海转移了话题。

“嗯。”一直以来的移动方式都是步行,郑允浩并没有感觉走回去有什么问题。

“……”李东海感觉自己脑子又开始发疼,当时从基地开车过来他们开了足足八个小时,走回去无异于要了他的命,虽然路上大概率会是郑允浩跟李赫宰换着背他,但他跟李赫宰身上的那些伤,等走回去黄花菜都要凉了。

“那也没别的方法了……”郑允浩的声音也逐渐没了底气。

“你知道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吗?”李东海在考虑要不要回去捡他们停在沿海公路上的车,那个地方位置偏僻,短时间内不会有人收拾车的残骸,车后也备着汽油,他大概修修应该是能撑到开回去的,就算不能也比只靠走好上一点。

“……嗯…大概这里。”郑允浩从墙上挂着的一个包里掏出张皱巴巴还浸过水的地图,给李东海指了个位置。

李东海凑到地图前看了半天也没研究清楚,便招手让李赫宰过来。刚刚他的命令起了效果,只一声“赫”,哨兵就靠到他身边问他怎么了。

“我们当时是从哪里掉进海的?”李东海把地图递给他。

李赫宰垂着手看了半天,“这里。”他指的地方跟三人此刻身处的位置只隔了不到五公里。

“我跟他之前开来的车丢在那儿了。”李东海把地图叠好还给郑允浩,“我们先去找车?开车回去会快一点。”

“你确定还能开?”

“应该只被打爆了玻璃跟车胎,修一下再找条偏僻的路是能回去的。”

“也行,那现在走吗?天亮了之后就不是很方便了。”

“可以。”

好消息是,他们到的时候车还“完好无损”地停在路边,坏消息是车停的有些太靠边了,半个车头要掉不掉地悬空在崖边,正随着一阵阵海风危险地晃动着。

李东海绕着车转了一圈,理论上车还发动的起来,关键部位都没有受到损害,现在的问题就是怎么把车拉上来。

在他思考着以自己的体重坐进去会不会把车压下去的时候,郑允浩已经搓了搓手站到车尾,抬手握上车后的保险杠。

李东海愣了下,这才想起有两位称得上顶级的哨兵在场的情况下他似乎只需要站在一旁看着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

李赫宰在他的催促下也站到车后。

郑允浩喊着“一、二、三。”车子剧烈地摇晃起来,卡住底盘的那块岩石硬生生被拽断,同时车也成功四脚着了地。

“棒!”李东海像往常一样冲过去给了李赫宰一个拥抱,意料之中地没收到回应,他不甚在意地再在对方唇上落下一个吻,兴冲冲地从被子弹打的千疮百孔的后备箱里翻出轮胎跟汽油。

然而朴正洙忘了给他们装一个千斤顶进去,李东海只能让郑允浩跟李赫宰抬着车,然后他来换轮胎。

等换好轮胎加好油,李东海试着拧了下车钥匙,发动机跟将死之人吐出最后一口气一样喘了下,就没了后文。

“那……走回去?”郑允浩抹了把头上的汗。

然后他看着李东海重重砸了两下方向盘,已经咽气的车又回光返照般喘着气睁开了双眼——物理意义上的睁开了双眼。

并没有被破坏的车前灯随着车子的启动亮了起来,配着发动机的声音在静谧的夜里显得格外突兀。

几乎是同时,李赫宰上前几步揽过李东海的腰把他拽进一侧的小树丛里,并把他的头摁进自己怀中,郑允浩手脚麻利地关上发动机,接着藏进相距不远的另一丛植物。

有人来了,而且是训练有素的一队人,正迈着齐整的脚步往此处靠近。

李东海也意识到他们可能是听见什么了,乖乖敛起精神域缩进李赫宰怀里,他清楚自己的本事,这种时候尽量不暴露自己的存在才是他应该做的事。

来人已经到了现场,正站在车前交谈,李东海感觉到李赫宰渐渐绷紧了浑身的肌肉,他摁下对方蠢蠢欲动的手,从模糊不清的谈话声中他隐约听到了自己跟李赫宰的名字,不像SJ其他几位那么声名远扬,能知道他们二人姓名的除开本国高层就应该只剩基地里的人了。

他心里有了一个猜测,于是他抬手搭上李赫宰的太阳穴连上对方的意识,把哨兵眼中更为清晰的世界转到自己面前。

果然,领头那位是熟面孔,同时他也听到了谈话的内容,“很有可能是东海先生跟赫宰先生回来找车的,大家再到附近搜一搜,他们就算离开了也不会走的太远。”

“诶!!这里!!”他站起身朝他们大喊,同时高高挥动着手让对方能够看到自己。

肩上别着代表SJ的袖章的士兵快步朝他们跑了过来。

随行的人帮他们简单处理的伤口,走小路回了SJ基地,在打了两针退烧针后李东海迷迷糊糊地趴在李赫宰怀里睡了过去,等他被郑允浩摇醒时才发现已经到了。

站在门口迎接的是金希澈跟崔始源。

在发现来人没有朴正洙后李东海心凉了一大截,若不是出了什么事,朴正洙百分百会亲自过来。但靠近后他们二人身上散发出的愉悦气息让他的心又落了下去,这种喜悦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回来了,应该是某件棘手的事已经解决后所带来的。

士兵先把他跟李赫宰搀下车,等他们二人平稳站到地上后金希澈冲过来一左一右把他们揽进怀里,誓要把他们活活勒死一般紧紧匡着二人的脖子。

“咳…哥…伤……都还伤着……”李东海被勒的咳嗽,出声提醒过度激动的金希澈。

“对不起对不起,哥太……”道歉的话说到一半就停了,金希澈看到了还坐在车里的郑允浩。

李东海能感受到金希澈在几秒内变了又变的情绪,他用没受伤的手拍拍金希澈的肩,“希澈哥,我把允浩哥找回来了。”

在得知朴正洙那边的情况后李东海无论如何都要先去看一眼曺圭贤,金希澈就顶着哭到通红的眼眶带着三个人先去了曺圭贤的病房。

金钟云正趴在床边说着什么,曺圭贤似乎也在回应,氧气面罩上有一层薄薄的水雾,朴正洙坐在窗边翻书,在看到身上挂着的金希澈的郑允浩进门时空气彷佛都在那一瞬间凝滞了。

被迫接受了众人的注目礼,郑允浩尴尬地扯出一个笑,抬手去扒拉还黏在自己身上到处乱摸的金希澈。

下一秒他就被朴正洙抱了个满怀,跟在后面的还有急到跳脚但没抢到位置的金钟云。

“你回来了…终于回来了……终于回来了……”朴正洙跟魔怔一般反反复复念着这句话,直到金钟云提醒他郑允浩身后还跟着李东海跟李赫宰,他才把埋在郑允浩肩头的脑袋抬起来。

李东海站在后面一直没有出声,两人被郑允浩高大的身体挡的严严实实,导致朴正洙第一时间没能注意到他们。

在看到李东海嘴角的笑时朴正洙的眼泪终于是憋不住了,他哭的整个人都在抖,不停抬手来回摸着三人的肩膀跟脸颊,像是要确认他们是真真切切站在自己面前那样。

金希澈小心翼翼地护着朴正洙,避免他背上的伤口再裂开,自己也早已经哭了满脸的泪。

郑允浩有些手足无措地接纳着满溢的喜悦跟眼泪。他把曾经珍贵的回忆都丢在暗无天日的实验室了,他唯一所知的故事情节就是李东海告诉他的——失控的自己掐着金希澈的脖子把他甩到山崖上,然后用匕首一下下捅进金钟云单薄的身体。

他知道的所有都是自己对他们的伤害,但从见到金希澈的第一面,到现在被朴正洙抱着哭,他没有在任何一个人的眼里读到仇恨或者厌烦,哪怕是一丁点的疏离都不曾看到。

这里是家,他僵硬地抬手回抱住朴正洙,许久没流过泪的眼睛又酸又涩,他又抬手摸了摸眼眶,摸到满手的湿润。

“欢迎回家。”放下手时他正好对上金钟云的视线,四年前差点被他亲手杀死的哨兵眼睛泛着红,微笑着看向他,轻轻比出个口型,“欢迎回家。”

这里是家,郑允浩想,我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