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UJU】Gloomy

Chapter Text

Chapter 25

或许感情这个虚无缥缈的东西真的带有科学无法解释的魔力。

曺圭贤被颠了一路,期间金厉旭翻开他眼皮时发现瞳孔已经有了扩散的趋势。但在金钟云蹲在旁边捏着他的手指喊了他几声后,微弱到探不出的脉搏竟意外地恢复了。

金厉旭抱着双臂站在一旁,看着金钟云贴在曺圭贤耳侧小声说着话。如果他愿意,他是可以知道内容的,但他半点精神域都没有张开。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一直站在自己面前护着自己宠着自己的人,越走越远了呢?以往触手可及的距离现在却似隔着万丈银河,他想把跪在地上的金钟云拉起来,抱进自己怀里,然后再把曺圭贤从直升机上推下去。

但是他的内心不允许他这么做。

他没有恶毒到那种地步,所以他会拼尽全力去救抢走自己哥哥的曺圭贤,把自己的毕生所学全数押到他身上,堪堪为他吊住一口气。但他也没有善良到可以微笑着退出,所以他还是恨曺圭贤,内心也依旧存在着独占金钟云的想法。

绝对的善跟绝对的恶都能生存的很好,受苦的只有夹在中间不上不下的人。他们无法轻易释怀,更无法违背内心意愿做出不堪的事。就这么吊在正中,承受着千百倍于他人的苦痛。

“厉旭,注意你的情绪。”是金希澈的精神场,裹着朴正洙的声音一同涌来。

满身都是鲜血的人这才收回钉在金钟云身上的视线,他呆愣地看向金希澈,又转头扫了眼趴在申东熙怀里的朴正洙,后知后觉地发现这句话是从自己脑海里响起的。

他轻点一下头,金希澈把前排副驾驶的位置让给他,转而蹲到金钟云身边抚上他握着曺圭贤的那只手。

一直跪着的人浑身颤了下,立刻反手抓住金希澈把他从曺圭贤身边拽开。

“不要碰他。”跟剧烈的动作不同,出口的声音依旧沙哑平静。

金钟云几乎是掐着金希澈把他拉开的,金希澈的整个胳膊都在他的动作下翻转过去。完全没有收敛的手劲让向导瞬间皱起了眉。

“钟云。”沉默了一路的朴正洙这才开口阻止。

“…抱歉。”金钟云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有些惶恐地松开金希澈,往后退了两步重新靠到曺圭贤身边,“你会伤到他的。”他比划着解释,“他浑身都是伤,你碰他的话,一不小心会加重,让他受伤更重,他可能就会死的。”语序十分混乱,是从来没有出现在金钟云身上的现象。朴正洙垂下头不再接话,金希澈也远离了他们俩人间天然形成的气场。

“是单纯因为……离开了圭贤的精神力,还是钟云心里真的慌了?”

“我更希望是后者。”金希澈看了低着头装死的朴正洙一眼,没好气地回了句,“你要趴就安静趴着,真觉得厉旭察觉不到我们之间飘来飘去的精神场?”

“你是不是来的路上给厉旭说什么了?你怎么这么心虚?”

“军座,要到了。”被金希澈拉来开直升机的士兵打断他们的谈话。

“停到离实验室最近的停机坪上。”金希澈向后挥了下手。

“是。”

朴正洙跟申东熙被带进手术室旁小一号的医务室里,犹豫了半天后金希澈还是跟上了金钟云和金厉旭。

金钟云拉着病床上的曺圭贤不愿意撒手,要进手术室的时候金厉旭拦住他,“哥,你不能进来。”

“可是…”金钟云像个糖被抢走的孩子一样看着他,“他是我的向导,我不能离开他。”

金厉旭清楚的听到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炸开了,崩了满地碎片,随后被一阵风轻巧地带走。

金希澈转身捏了捏自己鼻翼,“给他消下毒就让他进去吧。”声音意外的带着点鼻音,“你也看见了,他陪在跟前曺圭贤还能给点反应。”

“……好。”

看着手术室的门关闭,金希澈有些发愣地站在走廊中间,他很久都没有像这样在外面等过人了。目前记忆里最清晰的一次就是四年前的那件事,他坐在轮椅上把朴正洙跟金钟云送进手术室,再一个个接出来,除此之外再也没人受过值得如此大动干戈的伤。

短短两个月里,他先是在这里等金钟云,现在又要等曺圭贤。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特儿…”他往前几步抚上手术室的门,“曺圭贤会没事的,对吗?”

“我们都会没事的。”

“对吗……”

一小时后,戴着口罩的医生从医务室出来,“希澈先生。”金希澈还是靠在手术室门上,医生轻轻叫了他一声,“军座和东熙先生的伤都处理好了。”

“知道了,辛苦你了,下去好好休息吧。”他撑起一个笑送走医生,迈着虚浮的步子推开医务室的门。

申东熙斜躺在角落的病床上挂吊针,朴正洙笔直的挺着背坐在他旁边。

“特儿?怎么不躺……趴着歇会?”金希澈走过来捏住他的后颈,朴正洙抬手覆上他的手。

“趴着难受,现在也躺不了,我坐着就行。”

细长的手指在朴正洙脖子上点了点,又滑到肩头。金希澈心里都是医生临走前告诉他的话,“右手腕骨折,后背的伤口缝了153针。”

“手腕会留下伤病,后背会留疤。”

他正想开口,朴正洙先一步打断他,“是总部的飞机撞的我们。”

金希澈脸上的表情冻住了,“他们已经这么明目张胆了?”

“我倒不觉的是。”申东熙看着天花板跟了句,朴正洙刚才应该也是在跟他说这事。

“他们现在跟M国的事儿还没理清,只外交事故都够他们喝一壶了,哪来的心思处理我们?况且之前机会那么多,要下手他们早下手了,又何必拖到现在这个极其敏感的时间点。”

这段话其实也是朴正洙的意思。他在看到那个标志后虽然实打实被吓了一跳,但随即也彻底排除掉总部的嫌疑。那群老狐狸不会这么蠢,光明正大的开着自己的飞机来暂且不说,现当下要应付M国步步紧逼的同时,他们是一定不会有空闲的手能伸向SUJU的。

“所以你不准去总部找King。”他没回头,但这句话明显是对金希澈说的。申东熙下意识转头面对着墙,把空间留给他们两人。

“我怎么可能去?”

“赫宰说你去了。”这句话意外地有些不讲道理,语气也任性起来,“你不仅去了,还把King气到想一枪崩了你。”

“呵,我崩了他还差不多。”金希澈翻了个白眼,“别想这件事了,我没那么傻,真要处理我也不会选这个方法。”

医务室又陷入一小段沉默。

“圭贤还没出来,艺声跟他一起进去了。”知道他想问什么,金希澈率先开了口。

朴正洙肩膀往下塌了塌,是松了一口气的表现,“钟云说不好真能把他从死神手里抢回来,他是真的喜欢钟云。”

金希澈没接话。

“你给厉旭说什么了?”

“……我问他会不会救圭贤。”

“还有?”

“没了。”

“嗯?”

“真没了!”

朴正洙略微回头扫了他一眼。

“……好吧……还有一句。”

申东熙没忍住笑出了声,能几句话就把金希澈逼成这样的人也就朴正洙独一家。

金希澈想抬手抽他,让朴正洙一个眼神瞪的又乖乖立正站好。

“我…我就问他圭贤死了他会高兴吗……”

“……”朴正洙想骂人,“你这是正常人能问出来的问题吗?”

不过话虽是这么说,他也清楚金希澈这么说的原因。金厉旭大概率是没希望了,与其看着他向着无望的未来继续努力,不如趁早断了他的念想。金厉旭是聪明人,他听得出金希澈话里的意思。

曺圭贤死了,你会高兴吗?

看到跪在曺圭贤墓前痛哭的金钟云,你会高兴吗?

“特哥,去歇会儿吧。”申东熙又出来打圆场,“你一直坐这儿坐着也说不过去,趴着再难受也总比坐着舒服啊。”

“对啊,特儿你歇会吧,圭贤那边有我跟厉旭呢。”金希澈马上顺着这个台阶蹿了下去。

“他们出来了马上来找我。”

“好。”

这一等就是将近十个小时,内里辅助的医生换了两拨,金厉旭跟金钟云却一直没露面。每个进出的人都是一脸的严肃,口罩帽子被汗湿了透。金希澈起初还会拦下他们问到底怎么样了,后来也只是呆呆地站在一旁看着。

朴正洙在趴了不到一小时后也搬了个板凳出来坐到手术室门前等候。

申东熙精神力流失太多,打完吊瓶后被两个S级向导接走,到现在也没能回来,其他人均不在北境,此刻等在手术室门前的竟只有他们两人。

“你先回去吧,我守着就行,有情况会马上通知你的。”金希澈在朴正洙面前蹲下,掐了那人的脸一下。

朴正洙不出所料地摇头,“没事。”声音很哑,“我要看着圭贤出来。”他断断续续地念着,“还有钟云跟厉旭,我没事。”

在他们交谈的同时,门开了,出来的却是被医生架在身上的金钟云。

金希澈立马迎上去,朴正洙让背后的伤限制住动作,半天才起身,一瘸一拐跟上他们。

“钟云先生也受伤了,断了两根肋骨,脚踝也扭伤了。”满头是汗的医生解释,“他一直没说,行动也很正常,我们都没有发现。是他突然晕倒后我们才意识到。”

“麻烦二位在外面等候。”

“嘭”的一声,医务室的门在他们面前关上,金希澈抬手重重砸了一下门框,朴正洙表情也有些灰暗。

金钟云都支持不住晕倒了,金厉旭还在里面没出来,哪怕情况稍微好那么一点,现在送金钟云出来并帮他处理伤口的人也一定会是金厉旭。

“要么我把你送回塔,要么就去隔壁躺着,总之你不许再坐在这了。”金希澈下了最后通牒。

朴正洙盯了他半天,“我去隔壁。”最终也松了口,倘若曺圭贤熬不过去,后续事项都得他来经手,他不能先把自己在这里耗空。

又是两个小时,金希澈抱着膝盖歪倒在手术室门口打盹,开门的声音惊的他瞬间爬了起来,过于剧烈的动作带起腿部钻心的疼,他咬着舌尖硬扛住疼,抬腿跟上推着曺圭贤的一队医生。

躺在床上的人没有一丝生息,露在外面的部分除了口鼻外都裹着厚厚的纱布。金希澈什么都没感受到,破小孩儿先前极富攻击性的精神场他是半点没能找到。

他看着曺圭贤被推进病房,自己再一次被隔在门外。

没事吧,他是被好好推出来的,不是蒙着白布出来的,我还能看见他。

金希澈狠狠掐了自己一把,这才发现金厉旭没有跟出来,所以他又回去找金厉旭。

小向导缩着身子瘫在手术室墙边,似是已经睡着了,搭在肚子上的手还在微微颤抖。金希澈放轻脚步走过去,身边辅助的人都换了不少,只有他一人从头撑到尾。这是只用想想就会感到浑身发软的疲累。

“厉旭?”他握住金厉旭的手,被轻轻回握了下。那只手还带着微微的汗意,手心跟指尖都覆着厚厚一层茧,是常年拿着手术刀以及各类枪械磨出来的。

“艺声已经没事了。”他说了对方最为在意的一件事。

“曺圭贤……”金厉旭抬手扒拉开滑到眼前盖住视线的手术帽,确认眼前只有金希澈一人后才再次开口,“现在暂时还没死。”

他抽出自己的手撑着地坐起身,“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剩下的得看他自己。"

“明晚之前要是还醒不过来的话……”他没有说完,金希澈半蹲在地上,默默地垂下了头。

“先别告诉钟云哥。”他又补上一句,“哥先出去吧,我再坐一会儿,待会儿来找你们。”说完这一句,金厉旭摆摆手示意金希澈离开,又拉下帽子盖住脸彻底放松自己靠着墙半躺到地上。

金希澈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只套着件宽大毛衣的金钟云半蹲在病房门口往里看,不远处还跟着个摇摇晃晃往出走的朴正洙。

这一个两个的,都不让人省心。

在朴正洙走过来之前,金希澈先过去拉住金钟云的手。

脸上还挂着泪痕的人转头望了他一眼,“希峰…”他扯出一个笑,“他没死,他还活着。”脸上的笑越来越大。

金希澈心里很不是滋味,他越过金钟云看向朴正洙,轻轻摇了摇头,朴正洙听话地停在原地。

“嗯。”金希澈也笑着对上金钟云的眼睛,“我就说圭贤这小子肯定能撑过来的。”他顺着他的话往下说,选择暂时遗忘金厉旭刚刚告诉他的话,“所以你也不能倒下啊,对吗?你要在圭贤醒来前照顾好自己,不然他一醒来看到你也浑身伤的,指不定会怎么念叨你。”他一边说着,一边轻揽住金钟云的腰把他往病房那边带,却被怀里的人轻巧的躲开。

“没事的希峰,我喜欢听他念叨我。我想在这里等着,等到他醒来。”金钟云重新站回病房前,透过门上小小的一块玻璃往里看。先前进去的医生都没出来,他也不敢贸然进去。

金希澈用力闭了闭眼睛,金钟云倔的跟牛一样的脾气他也不是不清楚,这人表面上看起来总是平平淡淡的,但只要是他下了决心要做的事,谁都没法改变,朴正洙也不能。

“澈。”是朴正洙的声音,在他脑海里响起,“厉旭还在手术室吗?我进去看看他,你就由着钟云去吧,他受的伤总体来说也不是很重。”

“……行,听你的。还有,厉旭休息好了我让他来看你,你别到处乱走了,乖乖回去躺着。”

回答他的是朴正洙吧嗒吧嗒越过他走进手术室的身影。

妈的,金希澈扶着金钟云的手一顿,我的威严是什么时候掉进地里去的,怎么就没一个人听我说话呢?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病房里调试仪器的人都出来了,在门口遇见眼巴巴往里看的两个人后依次对他们鞠了躬,最后留了资质最高的那个人来说明情况。

“可以进去看望圭贤先生了。”接收到金希澈警告般的眼神,医生对着他不着痕迹的点头,“他的情况已经稳定,现在只需要等待他醒来就好,不用太过担心。”医生对着金钟云露出最能安抚人的笑,“厉旭先生说后续由他全权接手,我们就先行告退了。”他轻鞠一躬后拖着沉重的脚步离开了二楼。

看着医生消失在楼梯处,金钟云甩开金希澈冲进病房。他在床边蹲下来,轻轻搭上曺圭贤露在外面的手指。

金希澈给他搬来凳子,把他从地上拉起来摁上去,然后抱着双臂站到窗边。

“你没事了就好,幸好你没事了。”金钟云小声念着。

“现在我只用等你醒来就行了对吗?你已经没事了。”

“等你醒来之后……”他歪头想了想,“我就答应跟你出去玩,北境有很多很好玩的地方,虽然我都没去过,但是希峰经常去,我可以先问问他。”

突然被点名的人愣愣地应了声。

“对了,独特跟东熙都没事,还能生龙活虎地讲话,我也没事。现在只有你还没醒了。”

“……哎,可别为了逃避工作就装睡啊。”像是被自己的想法逗到了,他咧嘴笑了笑,“我都可以帮你做的,只要你能醒来。”

“大家都很担心你呢。厉旭为了你一个人撑了十几个小时,你以后别再那么看不惯他了,他其实很喜欢你的。”

金希澈撇了撇嘴,在心里回了句“这件事还有待商榷”,然后转头去看窗外。他们都熬了一夜,现在窗外隐约有了一丝阳光,正撕开层云一点点爬上天空。

天亮了。

金厉旭架着朴正洙在门口打了个响指,金希澈马上走过去,金钟云在捏了捏曺圭贤的手之后也起身跟上。

“小旭,辛苦了。”看着金希澈接过朴正洙,金钟云把金厉旭拉到自己怀里轻轻抱住。

金厉旭的手在身侧抬了又抬,还是没有像以往一样环上金钟云的腰,他只是放松身体靠在金钟云肩头。

“没事。”他小声回了句,“这是我的职责。”

金钟云揉了他的脑袋一把,“还有什么要补充的事吗?关于圭贤。”他放开金厉旭,“如果没有我不能处理的事大家就都去休息吧,也都累了一夜了。”他往后退了几步走进病房,“我来看着圭贤就可以,我不困。”

金厉旭咬着唇沉默了半天,“没有了,换药也会有专人来换,没有什么需要哥负责的事。”

“希澈哥,让我再检查一遍特哥的伤口吧。”他转头对金希澈说,逃一般地带着两人离开了现场。

金钟云一直坐在凳子上陪着曺圭贤,像先前他受伤时曺圭贤做的那样。偶尔起身在病房里活动一下身子,大多数时间都是坐在床边说着各种各样的话。

从曺圭贤醒后两人要一起干些什么,到SUJU每个人发生过的一些趣事,平日里话并不是太多的人这一天内趴在曺圭贤身边说的话比他前半辈子说过的所有都要多了。

大概中午的时候,朴正洙也搬着凳子坐到他旁边坐好。

“……特哥?"

“你精神海都乱成什么样了?”向导温柔却强大到不容推拒的精神域裹住他,“别以为自己故意装的这么安静我就看不出来。”

金钟云下意识想拒绝,被钻进脑海的精神游丝限制住所有动作。

“你再这么下去会崩溃的,在圭贤醒来之前你必须接受我。”朴正洙打断他还未出口的话,“这不是你说了算了。”

在哨兵本人无比的抗拒下,饶是朴正洙也用了一点时间才抚平金钟云翻腾的神识之海,很难想象在曺圭贤出事到朴正洙接手这大半天的空白里他是怎么撑过来的。

看着金钟云趴在曺圭贤床边迷迷糊糊地闭上眼,朴正洙在他腕上留下些许精神游丝,先出门给自己背上的伤口换药。

金希澈给朴正洙搬了张床放在窗边,方便他照顾金钟云.

太阳西斜时金厉旭也来了,他站在门口轻叩两下门,金钟云起身对他招手,趴在床上的朴正洙也抬头示意。

病房里过于浓重的精神场让金厉旭有些不适地皱起眉,金钟云内心究竟已经变成什么样了,要朴正洙如此用力才压得住他。

“小旭,吃过了吗?”金钟云看着金厉旭一脸凝重的走到病床边。

“小旭?”他又喊了声。

“嗯?”金厉旭这才把眼神从曺圭贤身上挪开,“吃过了,哥想不想吃点什么?你都一天没有……”他的话说到一半顿住了。

“怎么了?”金钟云在他跟曺圭贤之间无措地来回扫视,他发现金厉旭在盯着自己的耳朵。

于是他抬手摸了摸,“怎么了?沾到什么东西了吗?”

金厉旭用力眨了下眼睛,他分明看到金钟云鬓角有些发白,垂在眼前的发丝也染上星星点点的苍白。

因为曺圭贤才急到一夜之间白了头吗?

他有些自嘲的笑笑,“没什么,哥黑眼圈太重了呀。”他把话题岔开,“圭贤还没醒吗?”问了个有些傻的问题,床上那人任谁看都没有苏醒的迹象。

“没呢。”好在金钟云没有太过在意。他重新坐到床边,把曺圭贤的手指拉到掌心攥住,“怎么叫都叫不醒,也不理我。”他撇了下嘴。

“……会醒的。”金厉旭的眼神又不由自主的瞄向金钟云发间隐约的白发上,“哥别太担心了。”

朴正洙也撑着床坐起来,走到金钟云身边轻轻拉过他的手,然后他注意到金厉旭一直乱飘的视线。

“?”他转头看了眼金钟云,残阳下反射着阳光的白发亮的刺眼,他清清楚楚听见自己的心跳停了一下。

金钟云给金厉旭说着自己今天发现的曺圭贤的各种变化,从我发现他的手动了下到他好像眨眼了,各种各样似有似无的“证据”都被他细细搬出来说过一遍。

金厉旭一直没回话,他看了眼一脸惊愕的朴正洙,扯出个笑,满是凄凉跟讽刺。

“小旭啊,他是不是就快醒了?”说了一大堆也没听到回应,金钟云才依依不舍的把目光从曺圭贤身上挪开,刚好看见正要抬手敲门的金希澈。

“希峰~”他喊了一声,“你来看他了。”说完这句话他才注意到金希澈身后还跟着拄着双拐的申东熙。

“东熙,你也来了。”

金希澈收回已经屈起的手指,短暂的跟在场的两位向导交换了一下眼神,他略微回头看了申东熙一眼,在得到对方的点头回应后就双手插着兜走过来站到金厉旭旁边,申东熙则坐到朴正洙先前躺着的床上去。

“嗯哼?”金希澈扫了眼床上的曺圭贤,“他的事都丢到我这儿了,我这不得亲自来看看这位主儿到底什么时候醒,顺便再敲诈…不是,顺便再要点报酬。”有些吊儿郎当的语气成功让金钟云笑了出来。

“他醒了我让他送你瓶好酒行吗?”

“行,当然行,我馋他那酒好长时间了。”

天色逐渐暗了下去,在场的四个人都没有要走的意思,金钟云有些坐立不安,他能嗅到有空气中有什么微妙的不对劲。

“希峰,你不用去忙别的事吗?”他开口问金希澈。

“嗯?这么着急赶我走?”

“不是…只是你们都……”他没说完,但金希澈也懂了他的意思。

平时偶尔才会上来短暂聊几句的人都在这儿等了一个多小时了,如果不是基地已经炸了他们实在没事干,那就是他们在等一个结果。

金厉旭跷着二郎腿坐在仍平稳跳动的监护仪前沉着脸,朴正洙斜靠在金希澈身上,申东熙坐在床上玩着自己的拐杖。

但他们的视线都集中在曺圭贤身上,没人回答金钟云的疑问。

时间继续前进着,床上的人连一丝动静都没有,除开金钟云外,每个人的心都被秒针挪动的声音越砸越低。

在金钟云想要再次开口询问之前,有人轻轻叩了下门。

“东熙先生。”来人是位向导,恭敬地对他们鞠了一躬,“今天还有最后一次精神力输送。”他对瘫在病床上的申东熙笑笑。

申东熙“嘶”了一声,在看到朴正洙摇头后又叹了口气,拄着拐跟上那人出去了。

金钟云自顾自地念了句,“东熙也还没恢复好呢。”依旧没有人回应他。

又是十多分钟,医生把朴正洙带走换药,金希澈理所当然地也跟了出去,病房里只剩金厉旭跟金钟云两人。

“小旭,你们是不是瞒了我什么?”朴正洙一走,在本人并没有察觉的情况下,金钟云身上暴虐的情绪全数炸裂开来,他侧头去看坐在自己对面的金厉旭,略微眯了眯眼。

“什么?”金厉旭没去看他,视线仍然钉在显示器那根绿色的曲线上。

“他怎么了?”

“没怎么啊。”

“……”

“钟云哥。”在金钟云再次追问前,金厉旭先打断他,“你真的爱曺圭贤吗?”他还是问了,在床上那人只剩下不到两个小时的寿命时,他还是这么问了。

曺圭贤没戏了,那我现在再争取一下,也没有什么错吧。金厉旭一遍遍的给自己洗着脑,把埋在心底许久的话一股脑儿丢了出来。

“是真的喜欢,还是链接影响下被你错认的本能?”金钟云被问的一愣,他趁机聚起精神游丝向他伸去。

“是他一直在牵着你往前走,那你自己呢?你自己的内心究竟是怎么想的?”

“你真的爱着他吗?他又真的爱着你吗?”

“厉旭先生!”一声惶恐的惊叫打断了金厉旭的询问,向导咬了咬下嘴唇,把刚刚成型的精神游丝全部散去。

“怎么了?”他有些不快地看了眼满脸是汗还在撑着门喘气的人,金钟云则安静的垂着眼望着曺圭贤。

“军座!军座出事了!”

“什么?”金钟云也站了起来。

“军座的伤……我们处理的时候不小心造成了二度撕裂,现在血一直止不住!”

“……废物。”金厉旭骂了一句,起身快步往医务室跑去,金钟云在略微的犹豫后,也在医生惊恐的眼神里跟了上去。

看到他们消失在走廊尽头,医生抖着手从白大褂的兜里掏出一根细长的针筒,里面装着半管黑褐色的液体。他拼命控制住身体不自然的发抖靠近安静躺在床上的曺圭贤,对准他的侧颈狠狠扎了下去。

液体被一点点推入皮肉之下,针头抽出后渗出星点暗红的血液,被来人用指尖抹去。

医生折断手里的注射器重新放进口袋,拉紧覆在面上的口罩快步离开了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