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UJU】Gloomy

Chapter Text

Chapter 24

一阵猛烈的下坠感让李东海醒了过来,他躺在地上,心脏跳的飞快,他都能听见自己胸腔里回荡的撞击声。

这是哪?

他周围只有一片虚无的黑暗,以及黏稠的捆紧他四肢的奇怪触感。

李赫宰呢?他怎么不在我身边?

李东海撑着地站起来,呆呆地垂着胳膊立在原地。

半晌,他用力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身边令人窒息的深黑让他误以为自己是失明了。

抬手的动作有些迟钝,有某种阻力拦着他,像是在极深的水里。

对了,水,赫掉进海里了,我是来找他的,混沌的大脑终于想起自己上一刻在干什么。

“赫?”他试探着叫了一声。他不仅看不到,连引以为豪的向导能力都像全数丢失了一般,有股不知名的力量彻底斩断了他与世界的联系。

远处有两个幽幽的暗绿色光点浮现在空中,在对着他闪烁。

李东海抬腿跟上去,他每一步走得很实在,全然不怕自己会一脚踩空或是踩到什么不该踩的东西,他本能的向那抹荧绿色冲过去。

那个感觉太过熟悉,他几乎是瞬间就放下心来,即使他连对方的全貌都未曾看清。

“铛”的一声,他撞到了一块木制的门,不过并没有什么痛感,他意识到自己现在可能是在梦里。他抬手搭上眼前的障碍,一点点摸索着,那两点光亮带他来到这里以后就凭空消失。
他摸到了一个门把手,于是他推开门走进去。

依旧是一片漆黑,混着海水的腥咸味,唯一不同的是他眼前出现了一张发着微光的床,上面躺了一个人。

“呀!李赫宰!”李东海心凉了一半,自己的哨兵就躺在眼前,他却连半分都没能感受到。

几步跑到床边,他本能地想去抱住他,却扑了个空,他的手直接从那人的身体里穿了过去。他不可置信的反复尝试,可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

是因为我死了吗?李东海盯着李赫宰紧闭的双眼,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他绕着那张床打转,嘴里不停念着各种各样的话。

“你要睡到什么时候去?”

“我来找你了。”

“你居然敢不理我。”

“你不是说要穿西装给我看吗,不许睡了。”

“赫?”

“李赫宰?李赫宰?李——赫——宰——”

“……”

“……我是不是早就该想到了?”

“……”

持续不断的碎碎念被身后一声低沉的吼叫打断,像是某种动物的声音。李东海下意识张开双臂把李赫宰护在自己身后,警惕地望着眼前的一片漆黑。

是刚刚的那两个绿色光点,在一步步向着他靠近。他咽了口唾沫,扑面而来的压迫感使他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两步,在发现自己穿过李赫宰的身体后又强撑着走回前面去。

那个神秘的东西终于全部进入了这唯一的光源。

是李赫宰的精神体,高大的黑豹优雅的迈着猫步走近他,然后笔直地坐在原地,尾巴绕到身前,冲他歪了歪头。

“……你吓死我了。”李东海腿一软也坐到地上。

“……”黑豹叫了一声。

“啊?”没有向导的能力,李东海并不能听懂它的意思。

“……”黑豹的声音有些不耐烦。

“……呃……什么?”他把身体往前倾,浑身都表达着一种我虽然听不懂但我有很认真在听你讲话的意思。

“……”这次不是撒娇般的声音,而是从喉咙处挤出来的咆哮。与此同时,黑豹突然起身朝他扑过来。

李东海慌乱的撑着地往后挪,虽然知道对方不会伤害自己,但比自己还大的野兽毫无预警地发起攻击还是让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在挪进李赫宰正躺着的床,身体跟对方重合的时候,李东海听懂了。

“你不该来这儿。”

“快点醒过来。”

“醒过来,小海。”最后一句是李赫宰的声音。

李东海撑在身后的手摁了个空,他直接向后掉了下去。

熟悉的失重感,熟悉的心脏处传来的剧烈心跳声,李东海又一次从地上坐起来。

不过这次不是一片黑暗,他在一个小棚屋里,躺在一张还算柔软的床上,前方不远处蹲着一个男人,正聚精会神地盯着面前煮的咕噜作响的小锅。

听到这边的动静,男人转向他,“醒了?”

“???”

“怎么了?”许是李东海脸上的震惊太过明显,男人暂时把锅从火上挪开,走过来看他。

“郑允浩?你为什么会在这?”

男人在床边蹲下来,“郑允浩?这是我的名字?你认得我?”

李东海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郑允浩还在问:“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不像是认得我的样子。”看上去他还记得那次偶遇,“可你现在认识了,你是从哪里知道我的?”他的嗓音低了下来。

“我…”李东海眼珠转了转,“事情太多我解释不清,你要不要自己来看看?”他指了下自己的太阳穴。

哨兵不赞同地皱起眉。

“我就是个A级向导,还受伤了,根本没可能伤到你。”他咧开一个笑,手也搭上肩膀的伤口。那处枪伤被胡乱包扎了一下,显然也是郑允浩的手笔。

“你肯定很想知道关于自己的事吧?”李东海集中精神去感受他的情绪,同时小心翼翼地斟酌着用词。

“还有你的向导,我知道他是谁了,我也知道他在哪里。”说完这句话,他明显感觉到郑允浩牢固的精神屏障出现了一丝裂痕,原本平静的内心也开始波动。

说实话,在这之前他压根找不到半点他的情绪,眼前的哨兵就像是没有任何感情一般。

“沈昌珉,你还记得他吗?”于是他乘胜追击。

情绪的波动更加明显,李东海找准这点破绽把自己的精神游丝聚起来,试图加深他心里的这点动摇。

原本低着头思考的人却突然扼住他的脖子,动作快到他连看都没看清,更别说反应了。绕在空中还未成型的精神游丝全数消散。

“你最好放弃你的这点小动作。”

被掐着脖子没办法说话,他只能拼命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郑允浩松了手,短短几秒的时间里李东海的脖子就红了一片,被指尖掐过的地方甚至开始泛青。

“沈昌珉…”哨兵念了一遍,“我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李东海脸上的笑快挂不住了。

“我连我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你刚才说,我叫郑允浩对吗?”

点头。

他看着李东海的眼睛,沉默了许久,那双眼睛澄澈到让他想要去选择相信。

“但是我…好像对沈昌珉这个名字…要更熟悉一点。”他很无奈地笑了。

李东海咬着嘴唇没接话。

“沈昌珉……”他又念了一遍,“感觉只是听到,就会很安心,……他就是我的向导。”

“你来吧,我相信你。”哨兵放开了自己的精神屏障,一瞬间各式各样混杂在一起的负面情绪冲向李东海。疲惫、不安、悲伤、愤怒、懊悔,互相缠绕着聚在一起,像是要把他整个淹没。
但意外的没有迷茫,李东海原以为对失去一切记忆的人来说,不知去向何方的迷茫才会是构成他基本情绪的地基。

因为郑允浩内心有一个很坚定的目标——找到自己的向导。即使他所知道的一切信息只有寥寥几句,他也在毫不动摇的向着这个目标前进。

“能不能靠近我一点。”他朝郑允浩招手,“我等级太低了。”

哨兵听话的把头凑过去,李东海搭上他的太阳穴,把自己所知的一切全部呈现在他眼前。

“你的哨兵呢?”在接收完全部记忆后,郑允浩问的第一句话却是这个。

李东海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他把不久前两人坠崖的事情隐藏了起来,只让郑允浩看了跟沈昌珉还有朴正洙有关的部分。

“他是不是掉进海里了?你是去救他的?”

“……是。”

郑允浩抿起唇,“很抱歉。”他露出个内疚的表情,“当时我只看到你一个人,所以只救了你上来,如果我知道你的哨兵也掉下来了的话我会去找他的。”

李东海有些发愣,郑允浩是真心实意在道歉的。

“呃…你不打算问问跟你自己有关的事?”他想避开跟李赫宰有关的话题。

郑允浩摇头,“你在SUJU也没待太长时间,刚才我看见那些应该也是你知道的所有东西了吧。”

“……嗯。”

“那我就没什么要问的了。”

在哨兵重新立起他的屏障后李东海就不能再感受到他的情绪,他只能通过对方脸上的表情来判断他当下的心情。可从他见到郑允浩的第一面起,那人就一直是一副平静如水的样子,偶尔会扯起嘴角笑笑,但明显只是为了应付而强撑起来的假笑。

“你还能联系到他吗?”

“谁?”李东海没反应过来。

“你的哨兵。”

“他叫李赫宰。”

“嗯,你还能联系到他吗?”

李东海摇头,如果不是刚才郑允浩主动让他进入他的大脑,他几乎以为自己失去向导能力了。

“你们是为什么才会…?”

解释的话在嘴边一梗再梗,李东海是真的不擅长说谎,一句话都没说出来耳尖就红了个透。

“出了点意外……”

“跟我有关?”因为他的表情实在太过明显,郑允浩想忽略都忽略不了,“没关系,你可以都告诉我。”

“我们…就…出任务,然后被人追了……然后…然后逃跑途中车胎被打爆,就一起掉海里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这么解释也没错。

“那你胳膊上的枪伤是怎么回事?”哨兵又蹲回火堆前架好锅,开始煮东西。

“你在煮什么?”李东海选择跳过这个话题。

“卡在里面的子弹上还刻着M国的标志。”郑允浩拒绝接下这个新话题。

“……”

“我们确实是被M国的人追了。”

“嗯。”

“然后就是我刚才给你说的那些。”

“我在煮姜茶。”郑允浩搅动着锅里翻腾的液体,看上去是信了,“这个棚屋应该是先前看守灯塔的人留下的,角落堆着的一些食品还能吃,我就暂且拿来用了。”

他走过来把有些烫手的锅递给李东海,“你接下来打算去干什么?”

李东海下意识就要脱口而出,“去找李赫宰。”但他想起先前那个梦,他沉默了,或许这句话应该换成,“去给李赫宰报仇。”

“你想去找呃…你的哨兵吗?”郑允浩没记住李赫宰的名字,“如果是的话你可以跟我一起。”

“?”李东海猛地瞪大了眼睛,难不成郑允浩知道他俩这样是被沈昌珉害的?所以才打算在找沈昌珉的途中捎带上自己?

那也不对啊,他把我带过去是要帮我报仇?小孩脸上的表情一时间可算是精彩纷呈。

“你在想什么呢?”郑允浩无奈地笑了下,“昌珉很有可能是被M国的人带走了,既然你也是因为他们的缘故才至于此,那就跟我一起去找他们。”

“我一直在追着昌珉的精神力,两个月前他在最北方,但你们的边境线有守卫,我没办法通过,只能在附近徘徊。”

所以我们才在那里遇见了他,钟云哥也在M国边境的基地里遇见沈昌珉。李东海认真听他说着,同时在心里把自己的时间线和郑允浩口中的一一对应起来。

“然后他突然消失了很久,听说是M国出事了。”

这是钟云哥跟特哥去执行那个委托后发生的事。

“他消失了快一个多月,我想着他可能是离开了北方,就开始往南边走。”

所以特哥在北境找了他这么久却什么都没找到,原来他一早就离开了。想到这里,李东海不由得笑了出来。

“怎么了?”

“我们在北境找了你很久,都快把地皮铲开看了也没能找到。”

“呃…不好意思……我以为来找我的人都是想把我抓回去的,所以一直刻意在躲。”

“我明白,你现在能好好站在这儿就好。”李东海喝了口温度已经降下去的茶,又苦又辣,不知道郑允浩这几个月都是怎么过来的,他这手艺怎么看都不像是能给正常人吃的食物。

“……谢谢。”哨兵深呼吸了一下,露出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第一个真心的笑,“然后走到这附近时,我重新找到了他的精神力。”他继续说下去,“沿海往东南方向走有一座小岛,我觉得他很可能就在岛上。”

“在某次去岛屿附近试探的时候我在悬崖下的海滩上捡到的你,看你还有一口气就把你带回来了。”

“我睡了几天?”

“两天。”

看到李东海嘴角一瞬间垮了下来,郑允浩有些手忙脚乱地想要安慰他,“你…你别太早放弃啊,说不好…你的哨兵也被人救起来了,现在正在其他地方找你呢。”

“但愿吧。”从刚才在梦里无数次的触碰却再也感受不到那人的体温时,李东海就很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李赫宰没了,那个上一秒还在笑着跟他说回家穿西装给他看的人已经没了,永远葬在海里了。

他不擅长撒谎,更不擅长自欺欺人,在跟着李赫宰跳下去时他就觉得那人一定是凶多吉少,他的理智让他没办法抱有任何不切实际的希望,他是带着跟他死在一起的心跳下去的。

没想到现在居然被郑允浩给捞上来了,也不知道该说自己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或许该感谢郑允浩还能给他一个回来报仇的机会。

这也是他醒来后没有任何过激反应,还能跟郑允浩愉快聊天的原因。

“我想跟你一起去你说的那个岛。”他换上最无懈可击的笑,把锅递还给他。

他也要找到沈昌珉。

“我们可以合作,虽然我等级不高,但好歹是个向导,有我的帮助你可以比现在轻松不少。”

见到沈昌珉后郑允浩八成需要把他打晕或者限制活动能力才能把人带走,那我就可以趁这个机会杀了他。

他看到郑允浩点了头。

然后我就会自杀。李东海笑得更灿烂了,毕竟他还欠着郑允浩一条命,除此之外他暂时也想不出别的报答方法。

“如果你没有问题的话我们今晚就走。”哨兵起身收拾东西,李东海刚刚在心里计划的一切他半点都不知道,他只看到向导脸上人畜无害的笑容,“因为要照顾你的原因,我也耽搁了两天,幸亏他还没有走。”

听完这句话,李东海心里有些酸涩发疼,无论如何他都只能当着郑允浩的面下手,那到时候这个他会是什么表情呢。

相处不到一个小时,他觉得如果没有这些破事在前面拦着,自己应该能跟郑允浩成为很好的朋友。他们在某些方面很相似,一样的单纯,一样的热烈,以及,一样的执着。

所以郑允浩没有放弃去找沈昌珉,所以李东海也不会停下给李赫宰报仇的脚步。

“我没问题。”他给郑允浩说,“我们今晚就可以走。”

“你确定吗?我们得直接游过去,你肩上的伤……”

“我确定,我没事。”反正自己也没剩几天了,这点伤根本没必要放在心上。

郑允浩盯着他看了半天,李东海也抬头去看他。久到他以为郑允浩看出了什么时,哨兵说“好”,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我们需要从这里一路潜过去,那里有一个排水口。”碍于艰苦的条件,两人还是穿着先前破破烂烂的衣服就来了海边,郑允浩把自己的外套给了李东海,自己只套了件T恤,十二月底的寒风刀片一样刮在他身上,但他仍像没事人一样在手里的地图上比画着路线。

原来这就是黑暗哨兵的体质吗。李东海把自己裹得更紧,又往郑允浩身边凑了凑。

“你憋气能憋多久?”

李东海想了想,“现在这种天气最多三分钟。”

“三分钟……”郑允浩抬头看着一片漆黑的海面,今晚无星无月,是很适合干坏事的日子,“游快点也够了。”

“我们从那个排水口进去,你先不要展开精神域,等我们找到完全安全的地方时再开始找人。”他只能大概感知到沈昌珉在哪一块区域,而不能像向导那样做到精准定位,从这方面来看李东海的出现帮了他大忙,他原本的计划是直接大摇大摆杀进去的。

“你只打算找到沈昌珉?”

“嗯哼?”

“你不想把里面的人全杀了吗?”

郑允浩有些意外,随即他想起眼前人的哨兵是死在M国手底下的,“你想的话也可以,我会帮忙。”

而李东海提这个建议只是单纯为了消耗郑允浩的体力方便他之后下手。

“谢谢,那我们走吧。”

在快靠近小岛的时候,游在前方的郑允浩比了个手势,两人同时深吸一大口气潜了下去。

李东海咬着牙扛住深海的压强,还要尽力跟上游的飞快的郑允浩,脑子在一阵阵发晕,他几乎是仅靠着李赫宰这三个字在堪堪坚持。

察觉到他掉队了,郑允浩掉头回来拉他。李东海被他拦腰抱进怀里,“放松。”哨兵贴上他的耳廓短暂地说了句,一串细小的气泡从他嘴里升起。李东海瞬间放松四肢挂到郑允浩身上,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降低氧气的消耗量。

郑允浩夹着他游到先前所说的排水管口,那里被一道生锈的铁栅栏挡着。

哨兵放开他,活动了一下手腕后上前握住两根铁管,猛地一拽就把它整个拉了下来。

“……”他冲李东海招手示意他跟上。

两人顺着排水管游进一个巨大的池子,浮上水面后,李东海被郑允浩夹在怀里喘气。在他快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一路负重前行的哨兵仍一脸平静地往岸边游。

“你踩着我先上去。”郑允浩把手搭上粗糙的墙面,让李东海踩着自己的肩往上爬。

向导狼狈的上了岸,正准备回头拉还泡在水里的人时,却发现对方已经平稳的站到地上了,还友善地向趴在地上的自己伸出一只手。

“……谢谢。”李东海撑着他站起来。难道哨兵都这么恐怖吗,看着身边毫无疲惫感甚至越来越兴奋的人,他觉得自己想要消耗对方体力的计划可能已经破灭了。

“我背你?咱们要先从这儿出去,我只拿到了一层的结构图,现在得找个地方等你把整栋建筑搜完再进行下一步。”

李东海沉默了一秒,“行。”他爬上郑允浩的背,现当下他也不敢再继续逞能。

“抓稳了。”

郑允浩好像确实对这里很熟悉,一路背着他七弯八拐进了位于建筑左侧的一个小房间。赶路的同时,李东海就打量起建筑内部的布局跟装饰。

这栋楼应该有些年头了,楼内的物品多以木制品为主,走廊上也鲜少有诸如摄像头一类的东西。墙壁上贴着深色墙纸,因常年潮湿的环境大半都发霉脱落。用于照明的廊灯发着昏暗的黄光,偶尔还会闪一下,不过幸而它们都还在坚强的继续工作。

“到了,你开始吧。”郑允浩轻轻阖上门,把李东海放下,“我觉得这栋楼有些奇怪,你搜的时候仔细一点。”

李东海颔首,盘腿坐到地上展开自己的精神域,细微的精神游丝从木门破损的缝里伸出去。

木门……李东海突然想起了那个梦,他甩甩头把这些当下不该出现的想法甩出去,逼自己集中精神。

“怎么了?”郑允浩双手环胸站在门口,看到他的动作后问了一句。

李东海没回话,他也没再出声打扰。

精神游丝只伸到三楼李东海就撑不住了,跟其他向导比起来他在这方面并不算擅长,但就在这不大的范围内他也发现了不寻常的地方。

“这里一个人都没有。”他抬头看着郑允浩。

哨兵似乎并不意外,只是挑了下眉作为回应,刚刚进入建筑时他的五感就告诉了他这个结果,他现在只是让李东海更直观的确认一下而已。

“但是他就在这个地方,我能感受到。”他是在说沈昌珉。

还没听完他的话李东海就开始摇头,“但是确实没有别人,如果沈昌珉在我不可能找不到他。”

郑允浩没看他,盯着地上的一块水洼不知道在想什么。

“呀!”李东海并不是很怕他,在被无视后,蛮横惯了的人起身扯了他袖子一把,“你是不是搞错了?”

“没有。”

“难道他还能遁地不成?”

“他还真能。”

“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