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UJU】Gloomy

Chapter Text

Chapter 23

“我怎么觉得雪停之后你心情反而不好了?”朴正洙戳了戳坐在驾驶位的申东熙。

“怎么可能。”

“哥撒谎也得撒的像一点吧。”曺圭贤跟了一句,哨兵在雪停后明显的情绪变化他跟朴正洙两人可是都感知到了。

“行吧行吧。”在身后两位向导共同的压迫下申东熙承认了这个事实,“不过只有一点点。”他又马上解释。

“因为没办法展示直升机的新功能了是吗?”金钟云笑着加入对话,他坐在申东熙旁边当辅助,把对方越拉越低的嘴角看得是一清二楚。

“…对,不过现在打开也行。”

“嗯?到底是什么?”

“钟云哥,你把第二排最右边的那个按钮扳下去。”

“这个?”金钟云依言摁下,然后他看着申东熙在面前的操作台上又打开几个开关,曺圭贤也好奇的凑过来看。

“这不就是自动导航系统嘛。”看了几秒金钟云就知道申东熙要开什么东西了,他收回期待的视线也按顺序摁下自己面前的几个按钮。

“我还以为是什么呢。”朴正洙抬眼看了他们一眼,重新捧起手里的书。

“确实只是加强过的导航,但是这是专门为了应付恶劣天气设计的。”申东熙说明,“谁知道我们刚一出来雪就停了……”

“你看你这样儿。”坐在后排的大哥哥露出个无奈的笑,“下次有机会一定让你展示一下行不行?我怕你这会求着求着真把暴风雪求来了,童道士?”

金钟云也跟上笑了,曺圭贤看了他一会,抬手拍了拍身旁的朴正洙,“特哥,为什么叫他童道士啊?”

“因为他直觉很准。”

“那不就是哨兵能做到的预言嘛。”本以为能听到什么新奇的事,结果只是哨兵本能而已,曺圭贤又一脸无趣的坐了回去。

“你怎么不说东熙只有B级,预言这事连我都做不到。”金钟云转头看他,然后他注意到朴正洙凝固的表情。

“特哥?怎么……”话说到一半就噤了声,他也想起来了。

李赫宰预言里的四个人,都在这儿了。

“东熙,能先找个地方降落吗?”金钟云正想开口,朴正洙直接站起来走到前面,摁住申东熙的肩膀,极富压迫性的精神域以他为中心展开。

金钟云脸色有些不好,随即他就被曺圭贤紧跟着放出的精神力包裹住,他转头对着自家向导笑笑,曺圭贤没去看他,同样一脸凝重地盯着朴正洙。刚刚他和金钟云短暂的交流被尽收眼底,曺圭贤大致判断是两人有什么重要的事瞒着其他人,加之先前提到的预言一事,他猜测有可能是此刻的场景与不久前某人做出的预言重合了。

既然钟云哥说他做不到,申东熙现在也是一脸懵,那就只有可能是李赫宰。难道预言跟我也有关?曺圭贤摸着下巴,所以他才会对我有这么大的敌意,果然不只是因为李东海。

那八成不会是什么好事。

“钟云哥,你到我旁边来。”他想把金钟云从座位上拉过来,不论之后发生什么,他至少得先保证自己一伸手就能碰到他。

“你别乱动。”金钟云甩开他的手,朴正洙言简意赅的给申东熙解释了遍缘由,但没说最终结果。

“圭贤你先坐回去吧,我们准备降落了。”

曺圭贤伸向金钟云的手停在空中半天,最终落了下去,“好。”他知道自己现在不服从只会添乱。

安排完之后朴正洙也坐回原位,他给自己扣上安全带,正准备去提醒曺圭贤,警报声却突然响了起来。

“怎么了?”他下意识想起身,却被安全带勒回去。

曺圭贤没敢动,但同样伸着脖子往前看。

“可能已经迟了。”申东熙似乎关了发动机,直升机开始笔直地向下落。

“有另一台飞机在向我们飞速靠近。”金钟云解释,“而且看速度应该是某种战斗机。”

“然后你准备直接把我们摔死?”曺圭贤握着扶手大声喊了句,失重的感觉让他很难受。

“肯定不是啊,对方速度比我们快得多,如果真是冲着我们来的,我必须在他靠近我们之前尽可能降低高度。”

申东熙跟金钟云紧紧盯着仪表盘,在下坠了三千米之后两人把直升机重新拉起来,匀速向下降。

“确实是冲着我们来的……”仪器上用以标识的红点在一点点向他们靠近,全机的人都不约而同屏住呼吸,看着前方目前还是一片空旷的天空。

还差不到一千米就能落地了,但此刻那架战斗机已经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在看清对方的一瞬间朴正洙瞳孔骤然紧缩,那个标志分明就是总部的标志。

对方的驾驶员从机舱里弹了出去,战斗机以固定好的路线朝他们撞来。

“操。”申东熙骂了句,同时飞快地把直升机向上升,试图避开迎面而来的飞机。

金钟云解开自己的安全带突然向后转身,他第一反应还是去护着坐在后排的朴正洙。

“钟云哥!”但是他被申东熙揽进怀里,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爆炸声以及扑面而来的热浪。在一番操作后他们还是没能成功躲避,战斗机撞进了他们乘坐的直升机的下半部分。

申东熙召出自己的精神体,尽可能扩大保护范围,他也试着去拉朴正洙,但抓了个空,只能先将离自己最近的金钟云护好。

巨大的猛犸象垫在直升机下跟众人一同下坠,机尾的那部分已经不见踪影,金钟云恍惚间看见朴正洙低垂着头坐在座椅上,撞击一瞬间带来的力道把他甩晕过去。

然后他的视线转到另一侧,只剩一个空位。

他开始挣扎,巨大的恐慌从心头升起来,眼中只有那个空着的座椅,跟没来得及系上的安全带。

相撞后不到十秒,他们就重重跌进雪地里,申东熙的精神体帮他们抵过大部分冲击,在落地后就消散在空气中。

金钟云视线稍微模糊了一下,但他立马撑着自己爬起来,他大概只是断了几根骨头,没伤得太重。申东熙倒是没伤着哪,只是在自己的精神体被狠狠压了一下后他本人也有些受不了,躺在地上喘着粗气,迟迟没有动作。

燃烧的直升机把周围的雪融掉大半,在确认自己可以移动后,金钟云先把申东熙从驾驶室里拖出来,然后去找朴正洙。掉落的同时安全带被崩断了,朴正洙趴在地上,背后被直升机残骸划出一个巨大的伤口,把周身的雪染的鲜红。

金钟云感觉自己越来越晕,我摔到头了?他歪了歪脖子让自己清醒一点。朴正洙晕过去了,他必须保持冷静,挑起这个大梁,现在的情况他只要走错一步,四个人都是凶多吉少。

他还要去找曺圭贤,那个没系安全带的傻子不知道被甩去了哪里,他还要找到他,再把所有人都完完整整的带回去。

他不能先倒下。

他轻轻抱起朴正洙把他从里面带出来。外面积了及膝深的雪,申东熙就坐在雪里发愣。

所谓祸不单行,他们应该是掉进一个峡谷一样的地方了,周围都是高耸的岩壁。

在看到浑身是血的人时申东熙想站起来,但挣扎了几下后还是失败了。

金钟云把朴正洙背朝上放到他面前落雪较少的石块上,“只有手骨断了。”言下之意就是可以在避开手的同时放心挪动朴正洙,“先把背上的伤口包一下。”他把自己的外套丢给申东熙,他里面只剩下一层薄毛衣。

“哥……”申东熙想叫住他,但下一秒金钟云轻轻蹲了下来,开始扒拉眼前的雪。

申东熙住了嘴,乖乖撕开衣服去堵朴正洙的伤口,金钟云是在找曺圭贤,他不敢打扰。

哨兵强迫自己静下心来去感受向导微弱的精神力,但太难了,指尖能触到的部分实在太少,放眼望去都是一片白茫茫的雪,哪里有曺圭贤的影子。

他会不会掉到上面去了?金钟云抬头看向天空,山壁的夹缝里是层云堆叠的天空,又是一场正在酝酿的暴风雪。

圭贤…你在哪……他跪在雪里一寸寸往前摸,能触到的精神游丝微弱的几乎不可闻,加之身旁还叠加了失去意识的朴正洙散出来的精神场,他几乎感受不到自己的向导。

“曺圭贤。”他把心里一遍遍默念的名字喊了出来,“曺圭贤!”他提高声音又喊了声。

细碎的雪花落在他头顶,他不敢再喊了,这种地势下极其容易引起雪崩。

在离坠落点大概十米远的地方,金钟云终于摸到了实质性的东西——自己先前送给曺圭贤的匕首,因为上面附着的是他的精神力,所以本能指引他先靠近了这里。

那曺圭贤一定也在附近,他抬眼扫视周边的环境,在被反射着强光的雪地晃瞎之前,他注意到左手旁有一处什么东西滑落的痕迹。

金钟云几乎是连滚带爬冲过去的。那处痕迹下方有一个直径一米多的坑,曺圭贤应该是掉到坑边然后顺势滑进了坑里。

在看清里面的人时,金钟云突然觉得可能自己找不到他会更好一点。

那个画面是他这一辈子都没能甩脱的噩梦。

他的向导躺在里面,腹部被岩壁上凸起的石片捅穿,四肢以一种诡异的弧度扭曲着,身下满是鲜血。

几乎是本能促使着金钟云跳进去,然后爬到曺圭贤身边,抖着手覆上他的脸。

他感受不到眼前的人了。

颤抖的手依次从鼻前,颈动脉,腕部的动脉上划过,最后落在心脏前。他不敢用力,因为曺圭贤胸腔里的肋骨也断的七七八八。

幸而那颗心脏还在执着的跳动着。

“圭贤?”他戳戳他的脸,“看看我。”

“圭贤?曺圭贤?”

金钟云从来没这么害怕过,当年被郑允浩压在地上连着捅了好几刀的时候他都没有害怕。但现在只是看着曺圭贤毫无生息的脸,他就觉得自己快撑不住了。

“圭?”他反反复复叫着。

曺圭贤好像动了下。

“曺圭贤?”

“……”他没睁眼,但是嘴唇开合了下。

金钟云保持着跪在地上的姿势把耳朵贴到他唇上。

“…别……哭……”他听见他说。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早就流了满脸的泪。

还留在外面的申东熙小心翼翼地把朴正洙浑身都包起来,然后准备去找两块硬的东西来固定好他的手。在他起身的时候,他听见朴正洙念了句,“澈。”申东熙心里狠狠一疼,但他后知后觉地发现朴正洙已经醒了,这句话是他看着天空说出来的,并非无意识的呢喃。

“特哥?希澈哥怎么了?”他重新坐回去。

朴正洙一字一顿地说,“希澈来了。”

“?”

时间调回到一个小时前,也就是四人离开基地十分钟后,金希澈准备去实验室找申东熙拿东西。四年前被甩到崖壁上摔断腿后他就留下了病根,天气一冷膝盖骨跟大腿都钻心地疼,申东熙就给他弄了个轻薄的加热毯,方便他包在自己腿上。

“神童呢?”进了实验室,里面只有金厉旭跟几个穿着白大褂的熟面孔,金希澈拉过门口的人询问。

“跟军座去出任务了,十分钟前刚走。”除SUJU编内人员外,整个基地都把朴正洙称为军座,其实朴正洙的意思是让手下的人把他们都按这个称呼,但被金希澈拒绝了。

“你才是SUJU唯一的主心骨,也只有你才配得上这个称呼。”他当时是这么说的,所以如今除开他以外,将士们都会直呼其他人的名字。

“任务?他跟谁?”金希澈愣住了,“跟艺声还有圭贤?他们四个?一起?”

“是。”

“操。”金希澈怎么都没想到申东熙又回去了,他是在确认那四个人不会聚到一起后才先一步离开的。他在心里狠狠抽了自己一个耳光,早知道就一直陪着朴正洙等会议彻底结束再走了。
“你去给崔始源说一声,我有急事要处理,让他自己先去。”

“明白。”士兵敬了个礼,从门口快步跑了出去。

“澈哥?怎么了?”金厉旭拿着根试管靠过来,另一手里拎着金希澈原本要来拿的加热毯,他一看到金希澈就猜到他八成是来找这个的。

“你也跟我一起走。”在不确认是否来得及时带一位医生一起去总归没有害处,“艺声可能又出事了。”看到金厉旭不解的神情,他直截了当的点出他心里最关心的事。

金厉旭手一抖差点把手里的试管丢掉。

“我们得快点,我去找架直升机,你需要带什么就早点准备吧。”

金厉旭收拾了一堆医疗用品,把自己常用的一套手术工具也一并带上,背着大箱子飞快地往门口跑,金希澈已经在那里等他了。

“走吧。”金希澈命令坐在驾驶座的士兵。

“是。”

“哥不打算跟我解释一下到底怎么了?”金厉旭搭在医药箱上的手一直在发颤,他实在不想再看到满身鲜血的金钟云躺在自己面前,而自己还要压着心里的钝痛亲手给他做手术。
金希澈给他详详细细的解释了遍。

“所以钟云哥没事?”金厉旭问。

“理论来说他确实没事。”

金厉旭肉眼可见的松了口气。

“你还真就只关心他呗。”

“不是只关心,是更关心。”心里清楚他跟朴正洙都知道自己的心思,金厉旭也没再掩藏,曺圭贤的出现让他把自己藏了数年的爱恋一朝之间全数剖开呈现出来。

“如果死的那人是曺圭贤,你会开心吗?”金希澈十指交叉撑着脸,压着嗓音问金厉旭。

金厉旭没有回答。

“那我换个问法,如果他没死,只是受了重伤,你会救他吗?”

“会。”回答的不假思索。

“那就好。”金希澈又跷着二郎腿坐回去,语气神态都是金厉旭看不懂的晦暗。

两人出发没多久,朴正洙一行人的定位就丢失了,金希澈暗骂一句,他们还是来迟了,现在只能在彻底出事前尽快赶到他们身边。

“停,就在这附近。”在定位丢失的地方,金希澈感受到了朴正洙的精神力,他让直升机暂时悬停在空中,同时打开自己的精神场。

很快就得到了朴正洙的回应。

“那里。”他在GPS上标出一个点。

他们很快就降落到峡谷内部,螺旋桨刚停止转动金希澈就向朴正洙冲了过去,而金厉旭抱着大箱子,他看得出来朴正洙伤得很重,但他还是先张开精神域去找金钟云。

朴正洙知道他在想什么,“往前走,左手边。”

金厉旭下意识往前迈步,但冷静下来后还是先给金希澈扔下一大堆纱布跟酒精,才艰难地从过膝的雪里往金钟云那边蹒跚走去。

越靠近那里他越能感受到一股名为绝望的气息,虽然在感知情绪这方面他远不及李东海敏锐,但仅凭最基本的能力他也能察觉到。

他的心跳的越来越快,在走到坑旁边的时候,即使先前见过无数血肉模糊的场景,他还是没忍住干呕了一下。

就这一眼过去他感觉曺圭贤应该是死定了。

“…小旭?”金钟云抬头看他,嗓子哑的吓人,一双眼睛已经肿了起来,眼角还不停向下掉着泪。

坑大概半米多深,金厉旭抱着大箱子不方便,金钟云便起身去接他。

“钟云哥?”金厉旭喊了他一声,金钟云平静的表情让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那人只是流着泪,没有撕心裂肺的哭喊,也不是满不在乎的淡漠,他只是在静静的流着泪。

他其实更希望看到金钟云哭出声,至少比现在这诡异的静默能好上那么一点。

“你能救他吗?”金钟云带着他来到曺圭贤旁边,自己又轻轻跪了下去,“我感受不到他了,一点都感受不到了。”他只是用手在距曺圭贤身体十厘米远的地方来回动着,并没有实质性的触碰。

金厉旭盯着他看了半晌,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空空荡荡的,但有一个地方又在隐隐发疼。

他把视线挪到曺圭贤身上,大致打量了他一番。先不说摔断的手脚和身体各处的擦伤,只腹上这一处被锋利的岩石刺穿的伤口就十分棘手。好在周围极低的温度减缓了血液的流动,他暂时还不会因失血过多而休克。

整个右胳膊断了,左小臂估计已经粉碎性骨折,肋骨不知道断了几根但暂时应该还没有损害到脏器,腿也是凶多吉少。金厉旭在心里先给出一个诊断单,纤细的手指不断抚摸着医疗箱上的黑色背带。

“他会死吗?”金钟云轻声问,他一直在观察金厉旭的表情。

“……”金厉旭原想安慰他几句,但那句“不会”梗在嘴边迟迟说不出口,“我会救他。”最终也只剩一句虚无的承诺。

金钟云把曺圭贤身前的位置让出来,乖乖接过金厉旭手里的医药箱。

“他会死吗?”看着金厉旭开始着手处理那处贯穿伤,他又喃喃念了一遍。金厉旭的手少见的顿了顿,随即便继续稳稳的拿着小电锯对准那块沾满血迹的石头。

在石块顶端被锯下后金希澈顶着满头的汗也过来了,刚刚他跟申东熙两人给朴正洙固定好手,草草包了包背后的伤口,朴正洙就催着他过来找曺圭贤。

“我操……”金希澈骂了一句,他也没想过曺圭贤会伤成这样。

“啊,希澈哥。”金钟云喊了他一声,甚至还扯出来一个笑。

金希澈咬着唇死死压着心里翻涌的情绪,也准备跳下来,金钟云同样起身扶了他一下。

“厉旭,你……”金希澈现在才看见曺圭贤腹部那个洞,他有些担心地看了一眼金厉旭,现在压在他身上的担子有多重他也不是不清楚。

“小旭,……别太勉强自己了。”看着金厉旭找了许久角度也迟迟没有下手,金钟云对他说。

许是金希澈先前说的话影响到了金厉旭的心情,在听到这句话后向来冷淡的向导说话声音罕见的大了起来,“我不是不想救他!我会救他!”他越说越激动,“我没在害他,我在努力了!”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声音隐隐约约带上哭腔,“我是医生,我为什么会放着伤者不救?我为什么要害他?”

金希澈别过头没说话,金钟云望了他一眼,然后重新转向金厉旭,“我只是不想让你太有负担。”他露出个无奈的笑,“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他真的伤得太重了,我清楚的。”

“我知道他可能会死。”金钟云盯着曺圭贤的脸,还是有眼泪从他脸颊滑下来,身边的雪被融出一个个小洞。

“他不会死的。”金厉旭笃定地说,然后他不着痕迹地瞪了金希澈一眼。

压着心底的怒火,他拿起刀把曺圭贤腹部的伤口划大一点,他需要先把他整个人从石头上取下来。被生生刨开的感觉也没能让昏迷的人醒过来。

他的手稳的可怕,尽可能避开主要血管小心翼翼地把人挪开,好在被放到地上的时候曺圭贤还吊着一口气。

金厉旭已经是浑身的汗了,鬓发湿了个彻底。但走过了最难的一步,接下来的缝合就顺利了不少。他大致把伤口缝合好,止住血后就开始着手处理其他部分。

这期间金钟云一直站在旁边看着,金希澈本想把他揽进自己怀里,被挣扎着躲开。

“别哭了。”被推开后金希澈有些郁闷地看着他,自己一手带大的崽就这么轻易被勾走了魂,他心里还是有些别扭,“他肯定死不了,他可是曺圭贤啊,他躲过了那场屠杀,躲过了M国长达四年的人体实验,他怎么会死在这?金钟云,你对他自信点行吗?对他没自信也总得相信厉旭吧。”

金钟云却下意识摇了下头,“我没有哭。”他用红肿的眼睛去看金希澈,“我很久没哭过了,但就是在流眼泪,我不知道。”他抬手抹了把眼睛,手上沾的血在眼角晕染开来,“我不知道为什么停不下来,我没有哭。”

“希澈哥,你先别跟他说话了。”金厉旭已经把曺圭贤的胳膊包好,正看着他的腿发愁,在听到金钟云的碎碎念后出声制止了金希澈。凭他对金钟云的了解,他觉得现在更适合他的是安静,而不是琐碎的安慰。

他上手在曺圭贤腿上摁了半天,没有专业仪器,也没有伤员本身给出的反应,他基本上是全凭经验在判断。

好不容易把腿也全数固定好,金厉旭摸了把头上的汗直接向后仰躺进雪地里。太累了,想到回去后他还要面对不知道要持续多少个小时的手术,他就更不想起来了。

毕竟,他今年也不过才二十一。

“我现在能做的就这些,现在得想办法把他抬回去。”金厉旭闭上眼冷静了片刻,起身看向金钟云,“不能尽快回去的话谁都保不住他。”

哨兵连着点了好几下头,机械地迈开腿上来准备搬动曺圭贤,看着他无从下手的模样,金希澈才后知后觉得喊来申东熙,同时让金厉旭先去朴正洙那边。

申东熙的精神体已经恢复了,只不过跟刚才比起来小了一整圈,他们试着把曺圭贤搬上去,然后一同向直升机挪去。

在金钟云的手碰到曺圭贤的一瞬间,向导短暂的睁了眼,但也只有不到一秒。他的视线落在金钟云身上,连对视都没有便重新陷入一片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