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UJU】Gloomy

Chapter Text

Chapter 19

李东海愣是坐在场边抱着李赫宰抱了快五分钟,直到分析室的金希澈忍无可忍出来赶人时才乖乖撒手,而李赫宰又被助纣为虐的朴正洙按在原地动弹不得。

金希澈用力揉了把李东海的脑袋,老妈子一样嘱咐了许多,几乎要把测试过程给他全数透漏出来才依依不舍的转身离开。

小向导眼巴巴地看着金希澈的背影,确认他走远后飞快地跑回李赫宰身边,响亮的在他唇上啄了一口,这才带着心满意足的微笑准备正式开始自己的测试。

朴正洙无奈地笑了笑,还是决定向金希澈隐瞒这个小小的互动。

“向导测试更加注重精神力的运用,所以场上的测试人员都会更换成真人,除去一名S级哨兵外,其余参与人员均为A级。”朴正洙把匕首递给李东海,“同样地,你也可以选择直接击杀他们。他们都穿着特制的实验服,只要匕首碰到足以致命的部位,他们就会被判定为死亡并退出测试。”

李东海接过匕首大致打量了一下,和李赫宰刚才拿到的一样,只不过没有开刃。

“其他事情希澈跟你强调过,我就不多说了。准备好后给他打声招呼。”说完最后一句话,朴正洙捧着笔记本后退几步,展开自己的精神域包裹住整个测试场地,他需要实时监测李东海的精神力走向。

“希澈哥,我好了!”李东海朝分析室挥挥手,大喊了一句。

场地周围的屏障褪去,内里的模样与哨兵测试截然不同,更像是一栋建筑物的内部结构,四条仅容两人并排通过的走廊把场地划分为几部分,走廊两侧每隔几米就会出现一扇无任何标记的木门。

倒计时开始跳动,李东海并没有马上进入场地,他想先用自己的精神游丝探清楚整个建筑的内部结构。

“东海,你必须进入场地再开始测试,在外部做出的任何举动都会被视为无效。”虽然朴正洙本人经常干这种隔着老远就散开精神游丝去探图的事,但他还是开口提醒李东海别这么做。因为这种做法固然稳妥,但弊端也很多。首先它对向导精神力强度的要求极高,朴正洙有时都需要借助同等级哨兵作为载体才能办到,其次,养成这种习惯极不利于提高李东海处理突发事件的能力。

听到朴正洙的话,李东海应了一声,握紧匕首抬腿走了进去。

刚刚极为短暂的时间内,他找到了一个正在往入口靠近的A级哨兵,大概十秒后就会从二、三条走廊的交叉处走出来。所以在确认第一间房间没人后,他先进去锁上了门。

任务目标是找到藏在建筑内的U盘以及可以解开U盘的一段代码,最后根据其中提供的线索打开关底的大门。

完全不同于哨兵简单粗暴的杀戮活动,向导更加注重于思维跟精神力的考察。

第一个房间很空,只有角落堆着几个半米多高的木箱子。李东海走过去把手搭在箱子上大概感受了一下,里面没有活物。此时门外正巧传来脚步声,跟他预计的时间分毫不差。门外的哨兵一直在原地徘徊,李东海有些焦躁地握着匕首在手中把玩,这种情况下打开木箱的声音一定会被听到,他不敢冒这个险。

好在不到半分钟后哨兵就离开了,他把刀尖卡入两块木板的连接处轻轻撬了一下,轻微的“咔嗒”声后,箱子里的东西全数掉了出来。

是一大堆形状各异的石头。

他有些奇怪地挑挑眉,动手去开剩下的两个,里面也装满了石头。

门外的哨兵又转了回来,李东海跪在地上小心翼翼地在石头堆里翻找,同时伸出精神游丝绕在门把手上,尽可能屏蔽掉里面的声音。他的能力更多在共感方面,所以其他可用于战斗及潜入的部分相对来说会比较弱,这也是他一开始没有选择直接用精神场罩住房间再开始搜寻的原因。

他在第二堆石头里找到一个明显轻于其他石头的黑曜石,他举起石头摇了摇,里面有细碎的碰撞声传来,他先把黑曜石放在一边,翻完最后一箱石头后才起身靠近门口。

不知道什么原因,原来的那位哨兵一直站在原地没动过,李东海一开门就能跟他撞个正着。

直接将其击杀这个选项在他脑子里一闪而过,他的体术是李赫宰一手带出来的,他对自己有信心。

不过,他又找到另一位正在向此处靠近的A级哨兵。

精神游丝顺着门缝钻出去,赶在门口的哨兵发现之前全数钻进第二位哨兵的脑海中。

名为愤怒的情绪从二号哨兵的心里升起,他快步走过来拽过一号哨兵的衣领,“军座派你来这里是为了让你偷懒的?”

猛然拔高的音调把隔着门偷听的李东海吓了一跳,他觉得自己似乎有些用力过猛了。他咽了口唾沫,把游丝收回来一部分搭到一号哨兵身上。

委屈,他的能力又放大了哨兵心里的委屈情绪。

“我没有偷懒,我是听见这里有人才过来的。”

“然后你就在靠着墙睡觉?”在被某位小向导煽了阴风点了鬼火的情况下,哨兵们把任务抛到脑后直接吵了起来。

越来越多细碎的精神游丝探出去钻进哨兵的大脑。

杀了他吧,杀了他吧。李东海在心里一遍遍重复着,同时把强烈的恨意输送出去。

哨兵对着对方举起了匕首。两声“哔”声过后,他们双双退出了测试。

场外的李赫宰眼眶通红,紧紧捏着护栏,用力到几乎要把铁质的栅栏握碎,两人结合后形成的链接让李东海的情绪不可避免地影响到他,熟悉的嗓音用陌生的语调不断重复着的“杀了他”快把要他逼疯了。

在他抬手重重砸上栏杆的瞬间,朴正洙接管过他的精神域,但也只是将李东海的低喃阻止在外,并不能完全拦下不断膨胀扩大的情绪。

“赫宰,要不你……”

李赫宰打断他的话,“我没事。”但他的声音低的吓人。朴正洙没办法,只能暂时加强自己的精神力浓度。

李东海并不知道场外发生了什么,听见提示音他就拉开门走了出去,飞快安抚好两名哨兵的情绪后还给二人鞠了一躬,才继续投身到接下来的行动里。

刚刚的黑曜石只有一个脆弱的外壳,砸开后里面是一个小巧的U盘,李东海害怕这是个陷阱,加之时间还很多,所以他仍然把其他房间仔细搜寻了一遍,并且在找到线索的地方留下标记。

期间他又用同样的办法送走两位哨兵,然后自己动手带走一个,换来左手手心的一条伤口。

许是越往里走离不知藏身在何处的向导及那位S级哨兵越近,李东海的第三次煽风点火行为失败了。被发现后他迅速握紧匕首向哨兵冲过去,同时张开一个小型的精神域把两人包裹起来避免被其他人发现。

哨兵的速度要比向导快得多,所以他必须抢占先机才能不落下风。未开过刃的匕首朝哨兵侧颈劈去,他和李赫宰都喜欢攻击这个部位。挥出的刀被轻松挡开,铁器碰撞发出清脆的撞击声提醒着李东海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哨兵想要反手把他的刀挑飞,李东海则借着他的力把原本正握在手中的匕首换成反握姿势,重整旗鼓又一次捅向实验服下疯狂跳动的动脉。哨兵没想到自己的攻击被轻松化解,躲闪不及的情况下抬手瞄准李东海的心口送出了刀,想要在临走前把他也带走。

匕首稳稳劈到哨兵的颈部,哔声响起的同时李东海抬起沾满蓝色液体的左手对着哨兵露出一个笑。在千钧一发之际他直接握住冲自己来的利刃,硬生生在它没进胸口前捏融了幽蓝色的特制材料。

场外的朴正洙在笔记本上给这个哨兵记了一笔,虽然只是A级,但近身格斗打不过一个主天赋半点没点在攻击上的向导也确实有些说不过去。

李赫宰扒在围栏着一脸着急地往里看,脸上还挂着刚才被反反复复折磨了几次而逼出来的虚汗。那种液体沾到身上有多疼他是清楚的,现在李东海整个手掌都是,向来怕疼的小孩不知道会难受成什么样。

但李东海脸上的表情完全没变,他抬手在哨兵的衣服上擦了擦手,后退几步同样对他鞠了一躬后闪身躲进旁边还未来得及探索的房间里,铺开的精神域告诉他有人过来了。

进屋锁上门,他先把所有精神力都小心翼翼地收起来,然后才开始打量整个房间,这里似乎就是需要用到U盘的地方,房门正对的墙上挂着一个大显示屏。

虽然把手上的液体擦过些许,但还是有许多已经钻进皮肉,掌心传来的疼痛让他手臂上的肌肉不由自主地抽搐,整个胳膊都疼的发麻。

咬着牙深呼吸几下,他把兜里找到的东西全数掏出来——几个外观颜色各不相同的容器,以及一封手写的实验报告。每个容器里都有一个U盘,加上他之前砸石头拿出的那个,一共有五个,外观都一模一样。

李东海在阅读实验报告的同时把自己留在其他房间的印记挨个看了一遍,确认最后的内容与房间布局无关。那么线索只能是在实验报告里。

实验记录的内容是虚构的,他大概浏览一遍,把其中不太常见的用词跟句法标记出来,稍微更改语序读一遍后就轻松破了每个U盘设下的密码。

然后他得到了五个数字,大概率是用来开最后那扇门的。

但是顺序是什么?他有些焦躁地把实验记录又翻了几遍,没找出半点线索。稍微起了波动的情绪成功引起了场内那位向导的注意。

门锁转动的声音惊醒了正对着屏幕沉思的人,李东海迅速收起U盘关掉电脑,把所有被破坏后留下的容器残骸全部扫入桌子下方,蹲下身藏到房间最里侧的一排桌子后。
与此同时门被人一脚踹开,场内唯一的S级哨兵带着他的向导进了门。

在心里衡量了一下自己跟对方的实力,李东海选了那个向导为攻击目标。

向导的精神屏障要比哨兵难攻破的多,但至少比旁边那位凶神恶煞的S级哨兵简单一点。他不能像先前一样直接闯进去,只能在不引起对方注意的情况下一点点撬开,同时还要躲避两人的搜寻。

他们选择一左一右开始找起,李东海屏住呼吸慢慢往哨兵那边靠去,离向导太近难免会被注意到。在精神游丝触到向导的瞬间,他迅速找到了向导最为突出的一点特质。

多疑。

好在那位向导本身只是A级,虽然过程有些艰难,但李东海还是成功了。在向导火气被挑起来的同时,他略微加强了自己留在隔壁房间的小标记。

向导立马捕捉到那抹不寻常的精神力波动,他骂骂咧咧地叫住已经快走到李东海身边的哨兵,招招手带着人去了隔壁。听到关门声,李东海从桌子后面钻出来,嘴角挂着压制不住的笑容蹿了出去。

在支开向导后,接下来的旅途就轻松了不少,他靠着自己放出去探路的精神游丝绕开剩下的哨兵直接到了关底,是个需要五位数密码才能开的大门。

李东海先随意把数字组合了一下输了进去,按下确认键的同时门锁发出了刺耳的警报。原本还笑得一脸灿烂的人瞬间僵住,离他最近的两名哨兵已经在快速往这个方向靠近。

顺序…顺序…顺序是什么……李东海有些慌了,他抖着手掏出兜里被揉成一团的实验报告,一片空白的大脑这才转过这个弯。原来报告里彩色笔标注的部分跟装着U盘的容器颜色是对应的。

但现在容器被他砸了,U盘也弄混了顺序,赶到的哨兵已经在他背后举起了枪。

这就失败了吗?

李东海的眼珠疯狂转动着,在枪响前又试了一组数字,仍是熟悉的警告声。

突然起了剧烈波动的情绪让刚蹲下身子的李赫宰又站了起来,“小海!”他扒着栏杆往里看,哨兵的手指已经搭在扳机上了,李东海仍呆呆地站在门前,低头看着什么。李赫宰带着满脸的惶恐转头去看朴正洙,朴正洙轻轻摇了摇头,他并不打算中途暂停测试,即使金希澈已经快在他脑子里吵翻天了。

枪响了。李东海略微往右挪了一步,子弹擦过手臂,让原本就受过伤的身体雪上加霜。他心里清楚现在只有打开门才是自己唯一成功的方法,场内所有哨向都在向这里靠近,他没有回头路可走,只能赌一把自己的运气,在被疼痛带走前试出这个密码。

第二声枪响了,S级哨兵跟那位向导也赶到现场,向导汹涌的精神力朝他压来。李东海干脆没躲,任由子弹打进他的后背。皮肉被烧灼的剧痛传上大脑,让他略微分了神,精神屏障也被击碎。看来这位向导的主天赋在攻击,李东海感觉自己的脑子快被捏散了。

但这一疼还真让他想起了一点东西。

第一个打开的黑曜石中那块U盘写着0,对应实验报告中的线索应该在第四位;最后一个打开的是一个米黄色的纸盒,密码是5,对应第一位。

他现在只需要把剩下三个数字1、1、6对应进去就行了。

既然有两个一样的数字,李东海就先把他们放到一起输进第二、三位,然后把6输进最后一位。

51106

门开了。

离他还有不到五米远的哨兵停下了动作,场外观看的三人不约而同松了一口气。李东海手中一直握着的匕首掉到地上,然后他直接原地跪了下去,额头重重撞在铁质的门板上。

李赫宰差不多跑出了自己这辈子跑过最快的速度。他冲进场内从背后把李东海揽进怀里,在经过那名开枪的哨兵时还狠狠撞了对方的肩膀一下。

李东海是被疼成那样的,落进熟悉的怀抱时,他彻底放松身子向后倒在李赫宰肩头,“我的测试是不是不及格?”他仰头问他。

“怎么可能,肯定是满分,你做得这么好”李赫宰低头吻住他,同时抬手擦去还残留的蓝水,尽数抹到自己身上,确认不会再沾到李东海后他开始涂药。朴正洙刚刚给他的那瓶全部被他糊到李东海的伤口上,要知道他自己刚才也才用掉不到三分之一。

“好疼啊……”忍了一路的小孩这才皱着脸哭了出来,他转了个身重新抱住李赫宰,然后看到他身上又出现的星星点点的蓝水,“你擦到自己身上干什么!”他咬了李赫宰下巴一口,声音还带着浓浓的鼻音。

“这不是没地方擦嘛。我的小祖宗,你真就不知道躲一下。”李赫宰交叠双手压在李东海背上的子弹打过的地方来回揉着,满脸都是心疼。

“你哪来的自信说我!”

朴正洙跟金希澈这时也过来了,李东海抹了把眼泪,拉着李赫宰站起身。

“药涂过了吗?”朴正洙到底是心疼孩子的,看到李东海实打实挨了那一枪他心里也跟上在疼。

“嗯。”李东海乖巧地答应了一声,“已经不怎么疼了,药很有用呢。”

金希澈眯了眯眼睛,脸色是肉眼可见的阴沉,李东海怎么会没感受到他压抑着的怒火,极为外显的情绪甚至让他有些喘不过气。

“希澈哥~”

“你还知道疼?”撒着娇的话被打断,李东海抿着嘴咽了口唾沫。

“你真是傻的?真就站原地不动?等着枪打你呢?知道疼不知道躲?你当时试不出密码就还得再被捅一刀你知道吗?”金希澈是真的生气了。

李赫宰上前一步把李东海拦到自己背后,朴正洙也拉住金希澈。

“对不起…”小声到几乎快消失的道歉让金希澈一肚子的火撒不出来,他转头深深地看了朴正洙一眼,在看到对方点头后一甩袖子转身走了。

“没事,待会我去跟他说。”朴正洙对着李东海笑笑,“你的选择没问题,那确实是当时那种状况下唯一的一条路了。”

“你很了解自己的长处跟短板,懂得趋利避害,这点是值得我们全队去学习的。”

“而且说实话,我先前确实没想过你会怎样把自己的能力运用到实战中去,毕竟于情于理它看上去都不像是能用于打架的,我本想着你会是偏向辅助功能的那类向导。你的表现让我很惊喜。”

“最后引开向导脱身的办法也很聪明。总体来说是过关了。”

既然只是“过关了”而不是“很好”,那就说明这句话后还有个但是。两人乖乖地等着朴正洙的下句话。

“但是。”果然,还有后文,“你有些太粗心了,或者说,过于自满?”朴正洙摇了摇头,“在没有弄清楚全部线索彻底解开谜底前就丢掉任务道具,在房间内跟敌人玩面对面捉迷藏,还有最后在门前及其随意地试验密码。”

听到自己的失误一条条被点出来,李东海吐了吐舌头。

“也不知道该说你傻人有傻福呢,还是我选出来参加测试的人都太弱了,这都能让你完完整整的通过。”

朴正洙的用词让李赫宰皱起了眉,李东海捏了捏他的手心。

“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哨兵,一个两个都被你激的抛下任务开始打架。”朴正洙有些烦躁地翻着笔记本,“有一个哨兵竟然近身格斗没打赢你,就算你是李赫宰教出来的,这也太不合常理了。我带了这么多年兵到底带了一群什么东西出来,这还都是我精挑细选的人,阿西……”

“还有那个向导也是,明明跟你同等级还能被你……”说到这里朴正洙突然停了下来,李东海冲他挑了挑眉,咧开一个无辜的笑。

朴正洙这才意识到刚才不知不觉间自己也被李东海影响了,而且他甚至丝毫没有察觉到。如果不是李东海及时收手,他心里这点情绪估计还会被放大,最后落的跟场内的哨向一样的下场。

“我收回自己刚才的话。”他平复了一下心情,极其郑重地向李东海道了歉,“这次是我太过自满了。”

李东海的嘴角上去之后就没下来过,李赫宰也在捂着嘴笑,他们很少见到大哥哥失态的样子,尤其是这种嘟嘟囔囔外加碎碎念的版本。

“好了,孩子们。”朴正洙被笑得耳朵尖发红,拍了拍手示意两人安静,“给你们点时间休息,还有完全模拟现实的双人任务等着你们呢。我跟澈先把刚才的数据整理出来,你们可以去吃点东西,待会继续。”

“嗯,辛苦哥了。”,“哥要吃什么吗?我们给你打包回来。”

朴正洙摆摆手,转身离开了。

看着朴正洙走远,李东海脸上一直挂着的笑垮了下来。

“刚才外面发生什么了?”他的声音也跟着冷了不少。

“什么?”李赫宰正准备牵起他的手离开训练场。

“你的情绪不对劲,在你抱上来的时候,明显不对劲,到现在也没有彻底平复下去。”李东海皱着眉头看他,“到底出什么事了?”

李赫宰这才明白李东海发现了什么,他的表情也一点点僵在脸上。

他急着过来见李东海,没来得及让朴正洙帮忙,刚刚李东海在测试途中传出来的情绪留下的余波还在。

李赫宰听了不知道多少遍低沉的“杀了他”,还有那股绕在心头挥之不去的恨意。

所以他对着李东海摇头,“没有。”

“在我问出这个问题后,你的情绪波动是相同的。”李东海的眉皱的更深,“是不是正洙哥说什么了?”

李赫宰拉过他的手带着他往外走,“真的没有,说不好是你还没从测试里恢复过来呢。”

“你打算瞒着我?”

“……”李赫宰深吸了一口气,“没有,没有发生任何事。”

李东海盯着他半晌,李赫宰也一动不动地回望着他。李赫宰的精神体回来后等级一跃到了S级,虽然两人的精神海仍然相通,但如果李赫宰有意阻拦,李东海是没半点办法破开他的精神屏障的。

“好。”他重新勾起一个温柔的猫咪笑,“我想吃炸酱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