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UJU】Gloomy

Chapter Text

Chapter 18

走离塔大概十米远后,朴正洙清楚地感受到曺圭贤猛然扩大的精神域,同时他的脑海里也响起了金希澈的声音。

“呀西,曺圭贤是不是疯了?他这是想谋杀谁?”还留在卧室洗澡的人被震的一抖,立马去找朴正洙诉苦,朴正洙简单安慰了他几句。看这个精神场的强度,估计曺圭贤已经跟金厉旭碰面了,而且还有很大可能是直接在金钟云卧室碰见的。

“没事,情敌见面而已。还有,你可别想着进去掺一脚,洗完了赶紧出来,东海跟赫宰还等着呢。”

精神力的浓度又高了不少,其中的攻击性逐渐强了起来,一直在自己脑海中絮絮叨叨抱怨着的金希澈也没了声。朴正洙多少还是有点担心,曺圭贤比他想象中要强得多,初次见面时他就凭一人就压住了濒临崩溃的自己,同时还能安抚好身旁的两个哨兵。害怕金厉旭受到伤害,更是惦记着金希澈,他转身回了塔。

他先扩开自己的精神域找到卧室里的金希澈,确认自家向导没事后转而去找金厉旭,却被拦在金钟云卧室门前,曺圭贤极厚的屏障包裹着整间卧室。金厉旭绝对扛不住这么强的威压,朴正洙暗骂一声抬手准备敲门,巨大的精神场却突然全数收了回去。

他的手顿在门外,不知道该不该敲下去。门内的声音随着精神屏障的褪去逐渐清晰起来。朴正洙的眼睛转了转,缓缓俯下身子把耳朵贴到门上。

“曺圭贤怎么跟着哥一起来了?”是金厉旭的声音。

“我以后就要住这儿了,不得提前上来熟悉一下环境?”曺圭贤满是火药味的声音也接着响起。在一番心理斗争后朴正洙还是决定继续听墙角这个不光彩的行为,因为里面两个人明里暗里的互怼实在是太精彩了。

走廊尽头的门被人拉开,穿了一身橙色运动服的金希澈有些惊奇的瞪大了双眼,愣愣地看着不远处鬼鬼祟祟的朴正洙,连握着门把的手都忘了松开。害怕被曺圭贤察觉到,朴正洙并没有用自己的能力,而是用了最简单的物理手段去听,所以金希澈才会看到这个略显滑稽的场面。

赶在他出声前,朴正洙抬手比了个“嘘”,接收到指令的大胡萝卜了然地点头,然后也踮着脚尖小心翼翼地走过来趴到朴正洙身上,学着他的样子侧头去听。

“那要不我过去跟你一起住?”金希澈刚过来就听到了曺圭贤的这句话,明显是对着金厉旭说的。原本就大的眼睛瞪得更大了,这是什么诡异的展开?难道曺圭贤一开始的目标其实是金厉旭?

“艺声哥一直不喜欢跟别人住一起,你别拿照顾他的借口压着他非搬进来不可。”朴正洙听到后轻轻点了点头,金厉旭这句话倒是没说错,金钟云确实不喜欢跟别人过于亲近。

“哦?是吗?他前几天还跟我在一张床上睡得挺开心的。”

“这小子!呀西…”金希澈狠狠拍了自己大腿一下,嘴上也没忍住骂了一句,朴正洙立马抬手捂住他的嘴。

“嘘!”

好在里面的人并没有注意到门外有两个偷听的人。

听到金钟云出来解围的声音,朴正洙也明白这场戏结束了,他猛地抬头撞了金希澈搭在自己头上的下巴一下,把人撞的“哎哟”一声。

“重死了。”他瞪了眼正泪汪汪揉着下巴的人,直起身子准备离开。

金希澈从背后抱上来准备讨回点东西,被那双狐狸眼盯的又把手收了回去,小媳妇一样乖乖跟在他身后下了楼。

两人紧赶慢赶总算是踩着点到了训练场门口。还隔着老远,金希澈就看见站在原地左摇右晃的李东海,还有撸猫一样这里捏捏那里摸摸的李赫宰。

火气在看见李赫宰的拇指蹭上李东海的唇时瞬间就被点了起来。金希澈加快脚步往他们那边靠过去,心里只有“不能让自家傻白菜被白白糟蹋”这一个想法。

李东海敏锐地觉察到空气里不寻常的情绪波动,回头的同时直直撞上金希澈怒气腾腾的双眼,小孩被吓的一激灵,下意识后退两步藏到自家哨兵身后。

“希澈哥!”他扒着李赫宰的肩探出头脆生生地喊了句,然后又给背着双手慢悠悠跟过了来的朴正洙打了个招呼。

李赫宰下意识抬手护住钻到自己背后的人,不明所以地对大家长们点了下头。

“希澈哥……”话还没说完他就被拽着耳朵拉去一边,然后在朴正洙能力的禁锢下一脸懵地看着金希澈把李东海搂进怀里。

“小海啊,哥跟你说。”完全没在意旁边急得不行却动弹不得的哨兵,金希澈一脸凝重地看着李东海,“你以后可得长点心,别随时随地都让这小子吃你豆腐了。”

李赫宰瞪大了眼睛,虽然四肢被压制着,但他那张嘴还能动,“不是,东海的哪儿我没碰过了,现在摸摸都不行?”

“李赫宰!”李东海被两句话羞的红了脸,提高声音喊了他一声让他赶紧闭嘴,然后同样郑重地向金希澈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李东海的话他还是听的,接到自家向导的信号,李赫宰果真住了嘴,但锁定在爱人身上的视线却久久没有挪开。哨兵危险地眯起眼睛,极富暗示性的舔了舔下嘴唇,李东海慌乱的别过眼,压根不敢对上他那两道火热的视线。

朴正洙揉了把李赫宰的脑袋,收回精神场放开对他的压制,转而把金希澈拽过来,“玩够了就去干正事。”

禁锢放开的同时,李赫宰大步走过去牵起李东海的手拉到嘴边吻了一下,甚至保持着嘴唇贴在他指尖的动作对金希澈露出一个带有挑衅意味的笑,空气里弥漫着的愤怒让李东海不由自主咽了口唾沫。或许是意识到身后朴正洙的脸色已经沉了下来,金希澈这次难得没有还口,比了个国际通用友好手势就先一步进了训练场。

看着金希澈进了分析室,朴正洙有些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这位暴脾气的人第一眼见到李东海就喜欢得紧,同时也逐渐开始看不惯一直跟在李东海身边的李赫宰。只要李赫宰在他眼皮子底下对李东海动手动脚,他就一定会上手阻拦,在听说小孩刚成年就被某人吃干抹净后越发不知道收敛。

心里清楚金希澈对李东海只是单纯出于宠爱,朴正洙也没吃过醋,有时心情好了还会帮着他逗一逗小哨兵。不过次数一多也让他有了种无话可说无槽可吐的无力感。

“走吧。”他对两个孩子招招手,“先是单人测试,再是两人一起的模拟任务。始源应该都给你们讲解过了。”他带着他们进了一间很大很空旷的房间,隔壁就是金希澈先一步进去调试设备的分析室。

看到金希澈隔着一层玻璃比了个“OK”,朴正洙把手上拿着的两个腕表一样的东西递给他们:“用来实时监测你们身体状况的。”

李赫宰把两只表都接了过来,先把自己的咬在嘴里,然后轻车熟路的拉过李东海的手给他戴好,而李东海也很自觉的抬手等他帮自己。再三确认过腕表的松紧在一个不会勒到他也不会因过度动作而掉下来的程度后,李赫宰又习惯性捏捏他的手心,才放开了握在李东海腕上的手。两人及其日常的一个举动让在不同位置观看的两名向导都不约而同地皱起眉。

李赫宰或许有点太宠李东海了。

在心里略微措了措辞,朴正洙还是决定等测试结束后再去提醒他,“哨向测试的内容不一样,你们准备谁先来?”

哨兵几乎是不假思索就举手回答,“我先。”虽然知道两人任务的内容大相径庭,谁先谁后其实没太大意义,他也不愿让李东海先上场来做实验品。

即使预想到了这个场景,朴正洙还是微不可闻地摇了摇头。

“单人项目只提供普通匕首,等会儿双人任务是可以自选武器的。”他转身从装备室拿了两把最常见的短匕出来递给二人,“限定时间内跑到最那头,然后把匕首扎进靶心就算任务结束。以及,关内出现的敌人都是特殊研制的机器人,只有完全破坏头部,颈部或者胸部的情况下才算彻底击杀。”

“还有,测试不会用到实弹。”

“我知道。”李东海举起一只手,“东熙哥跟我们说过,用的是他开发的一种可以融进皮肉里释放电流,模拟中枪时疼痛感的新子弹。”

“嗯。”朴正洙对着他笑笑,“所以,千万不要因为这只是训练就把他当儿戏,该躲的时候就得躲,别铁着头冲上去。”

“最后一句话,无论什么时候都要以自身安全为首位。”

“明白。”

朴正洙拉着李东海后退几步等李赫宰热身,哨兵活动了一下身子后远远地对金希澈点了下头。包裹着训练场的淡蓝色屏障随着他的动作整个褪去,露出布满各种障碍物的场地。

李赫宰握紧匕首略微俯下身子,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

刚刚踏进训练场第一步,刺耳的枪声就从场地各处炸起,他略微偏头让冲着自己面部而来的子弹从耳侧划过,子弹带着热浪划破空气的声音让左耳暂时性失聪,巨大的轰鸣声在脑中回响。李东海自然是感受到了哨兵明显出现波动的情绪,下意识展开自己的精神域想要去帮他,却被身旁的朴正洙结结实实拦在场外。

现在是独属于李赫宰一个人的舞台。

他的第一个目标是十米外的掩体,掩体正前方有一个正在来回走动的机器人。

脑内的嗡鸣声还未消退,却半分没有影响到他的速度。李赫宰咬着牙一个滑铲靠近掩体,暂时停下喘了口气。第一波子弹被他近乎完美的全数躲开,只有侧脸被擦伤了一小部分,子弹特殊的材质融化成深蓝色的黏稠液体附着在脸上,此刻正在火辣辣的发疼。

他本来想抬手抹一把,但想到申东熙先前介绍过的内容,又把手收了回去,液体沾到手上难免会给手带来第二次伤害。

机器人转了一圈后逐渐向他躲藏的地方靠近,默默在心里数了三声脚步声,他找准时机单手撑着面前半人高的掩体高高跃起,手中握着的短刀干脆利落的捅进机器人侧颈,同时不做停留的转动手腕,让匕首生生旋转过半圈。随着一阵电流声,第一个敌人已经倒在了地上。

路程才过了不到五分之一。

倒计时仍在继续,李赫宰不敢做太多停留。抬腿踢开倒在路中间的烂铁后就动身前往下一个目标点。

依旧是混乱的枪声和几个来回巡逻的机器人,有了先前的经验,他很轻松就解决了这几个小问题。时间还剩下一大半,李赫宰已经快接近终点了。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是整场测试中最难的部分——一段近二十米长,空旷到没有任何遮挡物,每隔几米还有一个拿着枪的机器人站岗的走廊。

结合先前放倒的几个人,他觉得凭这些玩具的速度,自己应当能在不受伤的情况下全部击杀。终点就在眼前,这一段过后就是最后的守关人以及象征着胜利的靶子。

随手耍了个花刀,他握紧匕首靠近了那块场地。找准所有机器人均背对着自己向后走去这一极其短暂的时间点,他悄声无息的靠过去解决了第一台机器。在沉重的倒地声响起后,面前剩下的三位守卫同时回了头。

被三双发着诡异的光的眼睛盯着,李赫宰心里也有些发毛,此时远处的两名已经掏出枪对准了他,离他最近的那个则掏出匕首一步步接近他。匕首也是特制材料,不会对身体产生实质性伤害。

他先侧身闪开远处打过来的子弹,但毕竟是一左一右两个人同时开的火,他只能抬起左胳膊接下另一枚无法通过闪避躲开的子弹,电流顺着小臂一路升上大脑。不得不说申东熙开发出来的这玩意怪好用的。

在两次开火的间隙,李赫宰想先夺过眼前这台机器手里的匕首再解决它,但先前那几台略显笨拙的机器让他的判断出现了失误,他原以为动作同样会极其缓慢的机器灵巧的转动手腕躲开了他的手。李赫宰瞳孔瞬间紧缩,本能先于理智让他俯身去闪躲,却被机器抓住头发拽了起来。锋利的匕首捅进他的腹部,刀刃触到皮肤时也同样融化成了液体,翻腾着细小的泡沫争先恐后地往他身体里钻。

看到匕首没入李赫宰的腰腹,金希澈给朴正洙使了个眼色,问他要不要暂停测试。朴正洙本想直接拒绝,但看到旁边紧紧咬着唇的李东海,他又有些犹豫地抬起手,准备通知金希澈断掉场内的电源。

李赫宰却跟没事人一样卸了机器的脑袋,开始向下一台靠近。朴正洙又把抬起的手放下了,李东海也松了一口气,抖着手去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爬满额头的汗滴。

时刻关注着场内情况的两位家长都觉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李赫宰的做法让他们不可避免地想起金钟云,这两个人实在太过于相像了,都是把自身性命放在最后一位的傻子。

为什么只要是我召回来战斗能力稍微强点的哨兵就都是这副模样,以前一个金钟云让他操的心已经够多了,现在又添了个李赫宰。

朴正洙有些苦恼地想,是不是自己的教育方法哪里出问题了。

听到李东海小声喊出的一句“耶!”,他重新抬头去看场内杀的开心的李赫宰。

在剧痛冲上大脑的一瞬间,李赫宰脑子里飘过“完了”两个字,但没时间给他感叹,他忍下疼痛快速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

好在机器攻击是有间隙的,趁它拔出匕首的空挡,李赫宰一偏头甩开它的手,用肩膀抵在机器的颈侧,抬起右手把它的头往反方向拧过去,直接用蛮力卸了机器的脑袋。

与此同时,远处的第二轮子弹打了过来。李赫宰矮下身子向前翻滚,身后是子弹打在地面响起的“乒乓”声。他顺势起身用最快的速度向远处的两台机器靠近,匕首早在刚才就被震的脱了手,他不得不用最粗暴的办法来解决剩下的人。

刚才那一刀让他对敌人有了新的认识,这一次李赫宰不敢再大意,每一个动作都用了十足的力气。

他先屈肘撞向第一台机器的胸部,把比他还高出半头的机器撞的后退几步。在两台机器快要相撞的时候,李赫宰突然收了力气向侧边闪去,原本鼓着劲跟他对抗的机器没料到这一手,站立不稳向前扑倒在地上,在机器倒下的同时,他抬腿踩爆了那颗发着光的脑袋。

看到机器闪烁的双眼黯淡下去,李赫宰长舒了一口气。习惯之后身体上传来的疼痛也没有那么难以忍受,至少不会再影响到他的动作。

最后一台机器就更好解决了,或许是程式编写的漏洞,在李赫宰靠近后它就没有再开枪,反而是拿出匕首准备上前近战。说实话,如果它能聪明一点在刚才及时开枪援助,李赫宰八成就交代在这儿了。

没等它抬手,李赫宰踩着墙腾空跃起,扶着机器的肩膀一个后空翻落到它身后,接着摁住它的脑袋重重往墙上撞去,两下撞击后最后一台机器也没了声。

李赫宰还是没忍住抬手摸了一把腹部先前被捅的地方,手心突如其来的疼痛让他翻着白眼又收回了手。

看了眼刚刚过半的倒计时,他先回去把朴正洙交给自己的匕首捡了回来,毕竟最后完成任务还得靠它。

靶子前空无一人,李赫宰半点没敢放松警惕,腹部的疼痛提醒着他刚刚已经吃过一次自满的亏了。在匕首即将插进靶心的同时,果不其然耳侧响起了枪声。不过机器到底是机器,程序给他设定的目标是阻止参与人员插上匕首,它的子弹瞄准的也就是李赫宰手中的匕首,而非他本人。

子弹撞上刀刃的力度震的李赫宰手发麻,但匕首也只是略略偏离了靶心,他转头看了眼藏在暗处的守关人,巨大的体型让他没了取胜的把握。本来准备指向机器人的匕首拐了个弯又转了回去,赶在第二颗子弹打过来前插进了靶心。虽然很想继续打,但李赫宰心里也清楚,以他现在的状态,对手稍稍强一点他就招架不住了。

红色的靶心被穿透后,倒计时停止了,距测试开始只过了五分半。等场地周围包裹着的蓝色屏障降下去后,朴正洙也把自己的精神域收了起来,感受到周围的精神力褪去,李东海放出大把的精神游丝接近李赫宰,同时自己也起身跑了过去。

李赫宰的手还紧紧握着插在靶子上的刀柄,低下头喘着气,身旁刚刚迈出一只脚的巨大的机器双眼闪了闪,彻底暗了下去。

感受到自家向导慌里慌张伸过来的精神游丝,他不由自主露出一个放松的笑容,回头的一瞬间就被李东海扑了个满怀。

李赫宰连忙推开他,自己身上匕首融化后的蓝色液体还未完全消去,他怕沾到李东海身上。小孩却不管不顾把头埋进他怀里,他只得抬起左手拦在两人中间挡住腹部的那一片幽蓝,同时用没受伤的那只手环住他。

“怎么样,是不是很帅?”他凑到李东海耳边带着笑意问了一句。

“帅,特别帅,每个动作都特别特别特别帅。”向来直线球的人也没掩藏,直白的说出了自己内心所想,小奶音连续强调的数个“特别”听的李赫宰嘴角都咧到了耳朵根。

“就是太傻了。”下一句话又让他把笑收了回去。

“嗯?为什么?”

“你怎么都不知道跑呀!”向导再次抬头看向他的时候,眼眶已经红彤彤的,泪珠将掉未掉的挂在眼角。李赫宰手上还沾着蓝水,没敢直接抬手去擦,于是他低头轻轻吻了上去,把那些咸涩的泪水尽数卷进自己口中。

“为什么非得跟他们每个人都打,你是不是傻!”小向导还在絮絮叨叨的抱怨,“明明一路跑过去就能完成,你还要把他们每个人都杀掉。你得有多疼啊……”他想抬手去碰李赫宰的小腹,被侧身躲开了。

“没事,我多皮实你又不是不知道,一点都不痛。”

李东海又想抬手抱上来,哨兵的本能提醒李赫宰他背后正有一双阴恻恻的眼睛盯着自己,于是他又躲掉李东海伸过来的手,一回头就看到分析室里金希澈冒着火的眼睛。

“好了,回去吧,正洙哥还等着呢。”他咽了口唾沫,轻声细语地对李东海说。

小孩吸了吸鼻子,乖乖跟着他走过训练场回到朴正洙身边。

朴正洙正皱着眉在本子上写东西,愣是没注意到他们两个过来了。

“正洙哥,是赫宰的测试出问题了吗?”李东海凑过去问,朴正洙的表情让他感觉本子上写的东西应该是跟李赫宰有关的。

“啊,东海。”朴正洙阖上本子,“当然不是,他完成的相当好,只比当年钟云的成绩慢了不到半分钟,在仅训练了一周的情况下已经属顶尖了。具体数据待会希澈会统计出来,但目前就我看来各项基本都可以达到满分。”

“那……”

“我担心的原因是因为他的作战方式。”朴正洙递给他一瓶白色的胶状物质,“先把这个抹在刚刚受伤的地方。”

看着李东海拧开瓶盖,他接着说,“李赫宰,你敢不敢再不要命一点?最后的那四个守卫连金钟云都没有选择全部杀掉,而是想办法避了过去,你倒是给我都弄死了。”叫了全名意味着朴正洙的心情确实很不好。

“我不是…也没跟最后一个人打嘛…”哨兵垂着脑袋小声反驳了一句。

“你敢说你没想过要打?”

这下李赫宰彻底不吭声了,连带着李东海的头也低了下去。

大哥哥叹了口气,脸上本来严肃的表情也缓和下去,他向来不是疾声厉色的人,说了两句后气也消了个差不多,教育孩子的事就留给金希澈吧。

“我也强调过很多遍了,自身安全才是最重要的,无论什么任务都没有资格摆在你自己的命前面。”

“但是我也没受很多伤。”李赫宰还是在反驳。

“如果刚才那一堆机器里混进一个真人你就死定了。”

李赫宰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放低声音道了歉,“对不起,以后我会注意的。”朴正洙说的确实没错,他能撑到关底大部分原因在于守关人都是程式设定好的机器,不会根据现状随机应变。

“不过其余部分都是完美,我挑不出一点毛病。除开太莽撞以外,各个细节的处理及判断也做得很好,继续努力。”该打击的打击完,朴正洙还是鼓励了他一句,“我真觉得现在一对一打起来钟云都可能不是你的对手。”这句评价可算是相当的高了,金钟云的实力两人都有目共睹,听到朴正洙的这句话,李赫宰先前沉下去的脸色又亮了起来。

“那有时间再让钟云哥跟我打一架。”

“行,等他伤彻底好了我去给他说。”朴正洙应下,然后转头看着还揉着李赫宰小腹的李东海,“稍微休息一下吧,待会该准备你的测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