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UJU】Gloomy

Chapter Text

Chapter 17

没了BS的牵制,SUJU手底下的人终于敢放开手脚在整个北境内搜寻郑允浩的踪迹。

根据朴正洙先前的推测,各小队以北城为中心展开行动。他们先去了北城的遗迹,果不其然在那里发现了明显是被二度破坏过的废墟,郑允浩的动作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快一点。

每支小队都包含三名哨兵一名向导再加一名普通特种兵,均由SUJU九人直接管辖,不分属于任何一个驻地。

众人几乎把北境翻了个底朝天。在派出无数人手找了快一个星期后,依旧半点哨兵的影子都没发现,郑允浩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与此同时,先前M国用来埋伏朴正洙和金钟云的基地里的所有人也因不明原因在一夜间全数撤走。

他们不得不开始做最坏的设想,郑允浩有极大的可能已经被某一方的势力抓回去了。

为了确认到底是谁下的手,崔始源跟金希澈去了一趟首都,以武器研制为借口暗地里去探总部的消息。

他们回来时,朴正洙刚刚从实验室出来。申东熙的零件复刻已初见成效,图纸送到后武器的开发也提上日程,好不容易得了两天空的大家又连轴转了起来。

他隔着老远就感受到金希澈近乎暴走的精神场,八成是总部那边又出了什么破事,他的心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金希澈并不知道他在实验室,那团巨大的精神力正在向着塔移动,朴正洙也迈开步子往那边跑去。

两人在塔下遇了个正着,金希澈明显是动了怒,崔始源缩着脖子小心翼翼地跟在他身后,不敢上前安慰也不放心就这么丢下他。看到朴正洙的出现,被折磨了一路的哨兵终于舒了一口气,喊了一声“特哥”就准备跑路。朴正洙展开自己的精神力场压住金希澈的,然后伸出几道精神游丝远远缠上崔始源。刚安抚好哨兵翻腾的神识之海,他就被金希澈打横抱起上了楼。

肩膀处还未完全愈合的伤口的被扯的一痛,金希澈生气归生气,在听到怀里人可怜兮兮的呻吟后还是放缓了动作。

朴正洙直起身环住他的脖子,试探性地想要查看他的记忆,被毫不留情地阻止。其实他想强行去看的话金希澈也拿他没有办法,但眼下这个情况还是等他自己开口会比较好。

卧室的门被粗暴的一脚踹开,在心里惋惜着又要用于换锁的一笔钱,朴正洙直接被扔到床上。随即就被压上来的金希澈狠狠吻住,原本扎在裤腰里的衬衫也被全数拽了出来,一只冰凉的手顺着腰线一路摸了上去。

他哼了一声,仰头回应起金希澈,看这个反应他也大概知道爱人是因为什么才被气成这样。总之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有些恶心人。他心里的石头也算是落了地。

纽扣随着金希澈的动作崩了一地,衬衫要掉不掉的挂在臂弯处,朴正洙有些慌了,这不会是打算做到最后一步吧,他今天还剩了一堆事要干。好在金希澈在他锁骨位置吸吮出几个明显的吻痕后就停下了动作,只是抱着他压在他身上。

“又是King?”他顺了顺自家红狐狸炸起的毛。

“……我操金尚恩他全家。”怀里的人闷闷地说,“你不许再那么叫那个贱人。”

“好。”朴正洙应下,“不那么叫了。他又说什么了?”

金希澈显然不想让他知道,支吾半天后挤出来一句:“反正恶心的要死,你别问了。”听完这句话,朴正洙自己心里也泛起一阵恶寒。

金尚恩是目前S国最高的掌权者,身份为向导,实际等级未知。除开北境这块拿在SUJU手里的领地和兵权外,全国都在他的掌控内。同时,当年郑允浩和沈昌珉的事也是他经手处理的。

按理来说他跟SUJU应该不会有除公事外的其他交集,但问题出就出在这人一直对朴正洙抱着一种怪异的情感,在很多年前两人还都只是塔内的普通人员时就开始了。说不上爱,也谈不上占有欲。他就仅仅是站在暗处,静静地看着朴正洙,像是看着自己养的猫一样,理所应当地把朴正洙视为自己的东西。他也知道金希澈跟朴正洙的关系,但他并不厌恶金希澈,甚至还很欣赏他。只不过偶尔会说出几句让金希澈想要一枪崩了他的话来。

这也是朴正洙不愿意去总部的原因,有什么需要前往首都的委托任务他都会尽可能地派别人去。

金希澈从脸到脖子都红了个彻底,神识之海疯狂的翻涌着,朴正洙不敢去想金尚恩又说了些什么话能把他气成这样。

侧头吻了吻他的脸颊,朴正洙坏心眼的抬腿用膝盖顶了金希澈的下身一下。身上的人果然惊喘一声。

“别气了。”他笑眯眯地看向一脸惊讶撑起身子的金希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多讨厌他。”

“我肯定知道。”金希澈的脸又皱了起来,“所以我才生气,你那么讨厌那个傻X他还说那些话,更他妈的恶心了。”

朴正洙屈起一条腿有一下没一下的在金希澈的大腿根处磨蹭,在感受到那一根微微抬起头后,他被握住脚踝制止了动作。

“还想不想下床了?”金希澈有些危险的眯了眯眼睛。

朴正洙抬手做了个投降的姿势,换上一幅无辜的表情对着他耸耸肩,“我错了。”是下次还敢的语气。

知道他今天还有事要干,金希澈抱着他狠狠吻了一顿后就放过了他。

“总部也不知道允浩去哪了,他们比我们还要慌。”金希澈用自己的额头贴着朴正洙的,把总部找郑允浩找到焦头烂额的样子传过去,“现在最差的可能就是他在M国那里。他们手里还有昌珉,如果允浩真被他们找到,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带走他。”

“有没有一种可能是,允浩在向着更南边走,并没有如我们所想的那样靠近边境?”

“不可能,他没有任何理由那么做。”金希澈几乎是不假思索就否认了朴正洙的提议。

朴正洙没有接话,他同样找不出一个除“M国带走郑允浩”以外的其他可能,即使最不想看到这个情况的发生,但理智告诉他事实只能是这样。

金希澈啃了他的下巴一口,“别想了,至少现在知道他没被总部抓回去,他只要没有回到那个地方,我们就还有翻盘的机会。”

“东海跟赫宰还在训练场等你,今天是他们第一次实战测试,打起精神来。”

“我精不精神另说,我看…你倒是挺有精神的。”知道金希澈不敢乱来,朴正洙也就不怕耽误什么,直接伸手下去隔着宽松的运动裤撸了一把被自己撩到完全立起来的小希澈,好整以暇地看着身上憋的满脸通红的人。

金希澈脸上的肌肉十分明显的抽动一下,朴正洙看到后不加掩饰的笑出了声,仗着自己有公事护体,他又抬腿踹了金希澈一脚,“赶紧起来,别让孩子们等急了。”

“好,你给我等着。”金希澈惩罚似地咬住他的唇,在听到一声痛呼后才松了嘴,下身支着小帐篷骂骂咧咧地进了浴室。

朴正洙脸上的笑一直都没能收住,他躺床上躺了半天,听到浴室里响起水声后才懒懒散散的起床换衣服。原先的那件已经被撕烂,没办法再穿。想了想今天的活动,他放弃了自己的各式西装衬衫,拿了一套金希澈的衣服换上,哼着小曲下楼了。

刚走到一半就碰见手上缠着绷带慢悠悠走上来的金钟云,还有亦步亦趋跟在他旁边生怕他一不小心磕着碰着的曺圭贤。

“钟云?”朴正洙愣了一下,他才意识到距金钟云受伤那天已经过去整整一周了,他往往一忙起来就忘了时间。“你今天能出院了?不是过几天才……”

“就是啊!我都说了过几天过几天,你非要这么早回来!”金钟云还没说话,他旁边的曺圭贤先开了口。

“特哥。”金钟云先微微点头给他打了个招呼,“是准备去找赫宰跟东海吗?我看到他们往训练场那边去了。”第一句话还是关心朴正洙的去向,压根没去管旁边连着翻了好几个白眼的曺圭贤。

“嗯,他们也跟了大队一周了,今天是第一次实战检测。”

看到金钟云的眼睛亮了亮,朴正洙直接开口拒绝他,“你不准去,结束后我再给你发录像,乖乖去休息。”

“我都歇了一周了……”哨兵有些闷闷不乐地说,他从来都没有待机这么长时间过。由于曺圭贤明里暗里的阻拦和两位家长的默许,他真就硬生生在床上躺满了一周。

朴正洙偏头去看跟在他身后的曺圭贤,他心里其实已经把曺圭贤当成是金钟云的临时监护人了。

接收到他的眼神,曺圭贤伸手把金钟云往自己身边拉了一下,“医生确实说没什么大事了,但建议最好再在那里住几天。”他把“建议最好”四个字咬的极重,金钟云低着头悄悄翻了个白眼。

朴正洙自然是注意到了他的表情。说实话,他以前很少,或者说从来没有看到金钟云这么直接的表露过自己的情绪。

向导看着曺圭贤的眼神也不自觉柔和了下来,或许他对于金钟云来说真的会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在跟曺圭贤短暂的相处一周后,虽然很不愿这么说,但金钟云确确实实像是重新活过来了,像一个有血有肉有悲有喜的正常人那样,拥有情绪,并懂得如何将情绪表达出来。

以前的他更像是一台无比精准的机器,摒弃所有与任务无关的想法,近乎完美的达成每一个目标。即使朴正洙一直在强调“自身安全才是首位”,他也总是左耳进右耳出,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完成他嘱托下来的事。常年在刀尖上行走,也没有人过多的关心过他,久而久之仿佛已经成了习惯。他的生活里只剩下任务,训练,以及朴正洙的命令这三个部分,感知不到情感,也感受不到疼痛。

这是朴正洙第一次注意到金钟云表露在外的小情绪。

“没什么大事的话就听钟云的吧。”他抬手揉了揉金钟云已经有些脏了的发顶,曺圭贤啧了一声,金钟云回头对着他吐了吐舌头,嘴角挂着得意的笑。

朴正洙的嘴角也不由自主地勾了起来,能看见这样的金钟云让他心里酸酸涩涩的不知是一种什么滋味。也是到了现在他才发现,自己前些年对他除身体健康外的关心真的有些太少了。

他对着曺圭贤轻轻点了点头,他肯定这位异常聪慧的向导能看出自己的意思,曺圭贤果不其然挑了挑眉,然后回了他一个了然的笑。

“钟云,你准备让圭贤跟你住在一起吗?”短暂的交流结束以后,朴正洙重新把视线集中到金钟云身上。

“嗯,总不能让他打地铺……总不能让他去跟下属们睡一起吧。”临时的改口就显得有些欲盖弥彰。

朴正洙扫了曺圭贤一眼,看来这小子短短几天内干的事还挺多。

知道他是站在自己这边的,曺圭贤的本性也就暴露了出来,他直接打断两人的交谈,不着痕迹地把金钟云拉进自己怀里,想绕开朴正洙上楼。

“正洙哥,钟云哥还伤着呢,别让他一直站在这儿了。东海哥跟赫宰哥还在楼下等你呢。”现在倒是一口一个哥叫的顺畅,要不是知道他私底下是什么样子,金钟云还就真信了他这副乖巧的模样。

朴正洙也没阻拦,侧身让两人上去,看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他这才想起自己刚刚忘记说一件最重要的事。

好巧不巧,金厉旭也在昨天晚上回来了。

略微探头上去看了一眼已经空荡荡的走廊后,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有些心虚。赶在一场小型战争爆发之前,朴正洙一路小跑撤离了战场。

金钟云被曺圭贤揽着腰禁锢在怀里,习惯了自家向导各种各样的肢体接触,他也懒得挣脱,抬手指了指正对面的第一间房门示意他进去。看着金钟云掏出钥匙开门,曺圭贤的视线落在了隔壁的那扇门上。话说,这里面住着谁呢?心里着实好奇,他悄悄拉开精神域看了一眼。这一眼看的他差点气得骂出脏话来,里面那股熟悉的精神力分明是金厉旭。

但进门后他就发现他气早了,卧室正中间那道墙明显是前不久才砌起的,而且墙上还大大咧咧立着一扇木门,那头儿是谁的卧室已经显而易见。一些很不好的想法一股脑涌了上来。

金钟云的右手还包着纱布吊在胸前,他的东西都在曺圭贤手里提着。注意到曺圭贤还站在门口发愣,他有些不解的回头看了他一眼,“不进来吗?”曺圭贤视线还是锁定在那扇门上,金钟云“啊”了一声,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了一遍。

“这个门……”曺圭贤本来想问这个门平时是不是锁住的,但下一秒也不用他问,隔壁的金厉旭拉开门就冲了出来。

许是听到了他的声音,本来睡得正香的金厉旭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昨晚他衣服也没换就睡了,此刻浑身都乱糟糟的。他先给了金钟云一个拥抱,越过金钟云的肩膀,他才看到斜倚在正门口的曺圭贤,脸上欢天喜地的表情瞬间就凝固了。

好在金钟云感受不到两人间剑拔弩张的气氛,看着金厉旭灰头土脸的样子,他多少还是有些心疼,西北那边的事说简单也简单,说麻烦也足够麻烦。事情的起因就是大漠上相互勾结三五成群的马匪,没有什么阴谋诡计,只是单纯地为了抢夺粮草。但也正是因为没有计划,他们的行为很难预料,总会在众人放松警惕的时候重重给大家迎头一击。金厉旭这模样不知道是有多少天没能好好睡一觉了。

“我回来了,小旭,没事了,我已经回来了。”他安抚性的摸着金厉旭的头,感受到环在自己腰间的手越来越紧,他也收紧了抱住金厉旭的手臂。

曺圭贤张开自己的精神域包住金钟云,把金厉旭弯弯绕绕升起的精神游丝隔离开来。已经在这事上吃过一次亏,他不允许自己再犯第二次。金钟云已经习惯了绕在自己身边强度反反复复的精神力场,他只把这当作是曺圭贤常年被用作人体实验素材的后遗症,没过多在意。但金厉旭就没这么轻松了,曺圭贤的等级比他高出太多,又有原先身为哨兵时的攻击力加成,猛然加强的精神力震的他抖了一下。

金钟云立马就松了手,“你受伤了吗?我刚刚是不是弄疼你了?”语气里的关怀显而易见。没想到居然有意外收获,金厉旭愣了一秒。随即他的眼睛转了转,立刻调整好表情摆出一个可怜巴巴的模样,撇着嘴去看金钟云。

“伤倒是没受什么伤,就是有次不小心从马上摔下来了,可能是那时候把腰扭了,这几天一直疼。”

曺圭贤也没想到自己想给金厉旭一点教训的行为反而帮他裁了嫁衣,索性不做掩饰彻底铺开了自己的精神域,几乎快把整个塔都笼罩在里面,反正现在塔里的人都不在,他也不怕伤到谁。

高强度的精神场让金厉旭有些撑不住,金钟云跟曺圭贤同等级,又打了精神标记,被全部罩在自家向导的精神力中让他甚至下意识放松了下来。

注意到金厉旭有些难看的脸色,金钟云凑过去又摸了摸弟弟的头,“疼得厉害的话我帮你揉揉,这几天特哥应该不会给我安排什么工作,你空下来的话可以来找我。”

曺圭贤确实是有些生气了,精神力的浓度越来越大,金厉旭整个身子都在抖,来自本能上的压制让他毫无抵抗之力。

“好,谢谢艺声哥。”

曺圭贤重重地反手关上门,直接一屁股坐到金钟云的床上,阴着脸去看几乎是粘在一起交谈着的两个人。

过大的动静让金钟云皱着眉回头看他,“又怎么了?”语气完全不同于对待金厉旭时的温柔耐心。曺圭贤冷哼一声,勉强扯了扯嘴角,“站累了。”

就这一瞬间的走神让金厉旭抓住了机会,细小的精神游丝立马寻着空缠上金钟云。曺圭贤本来立起的精神屏障被撕开一个小裂口,金钟云这才意识到空气里浓度高到不正常的精神力场。
“你怎么了?”他转身往曺圭贤这里走了两步,曺圭贤不得已把精神域全数收敛了起来,然后一脸无辜的望向金钟云,“什么怎么了?”

金钟云一时也挑不出他的毛病,摇了摇头之后重新转身面对着金厉旭。

在金钟云转过身后,金厉旭脸上阴沉的表情立马恢复正常,越来越多的精神游丝也在向着金钟云伸过去,尝试破开曺圭贤留在他身边的屏障。他转身关上背后还敞开着的木门,似是无意地问了一句,“曺圭贤怎么跟着哥一起来了?”

“我以后就要住这了,不得提前上来熟悉一下环境?”不等金钟云开口,曺圭贤跷着二郎腿吊儿郎当的回了一句。

金厉旭关门的手顿了顿,随即被他很好的掩饰了过去。

“我看病床就挺适合你的,艺声哥搬回来后要不你就去那边住?都在那儿待那么长时间了,也不用你再花心思去熟悉,不是挺好的?”

“那倒不必。我确实在那里的床上睡了几天,还是感觉不太适合我,我还是换个地方住比较好。”

金厉旭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非得换到艺声哥房间里来?”

“那要不我过去跟你一起住?”金厉旭的语气越来越差,曺圭贤也不打算藏着掖着,每句话都狠狠地怼了回去。

“艺声哥一直不喜欢跟别人住一起,你别拿照顾他的借口压着他非搬进来不可。”金厉旭选择换了一个进攻方向。

“哦?是吗?他前几天还跟我在一张床上睡得挺开心的。”

一句话又给他堵了回去。

眼看着两人对话的内容越来越奇怪,金钟云生怕曺圭贤一个不小心抖出更多的事来,因为两人前几天还真就是睡在一起的。曺圭贤一直留在病房照顾他,到了晚上就坐的凳子趴在床边睡觉,那么高大的一个人硬生生蜷成一小团缩在自己眼前,金钟云着实有些于心不忍,况且别人还是因为他的原因才不得不忍受这么艰苦的条件。

所以在拆了线后,他主动开口问曺圭贤要不要跟他一起睡床。

金厉旭还想再说什么,金钟云上前两步挡住他投向曺圭贤的视线,“小旭,就先让他睡在我这里吧,等过几天特哥忙完了再说。你也该休息一会了,你看你这黑眼圈。”微凉的手指轻轻抚上金厉旭的脸蹭了蹭,金厉旭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好,哥也要照顾好自己。”金厉旭很想握住贴在自己脸上的手,但最终他还是偏头躲开了。金钟云的动作僵了一下,随即收回了自己的手垂到身侧。

“有我照顾他呢,你关心好你自己就行了。”曺圭贤远远地来了一句,一幅巴不得他赶紧走的样子。

金厉旭最后看了金钟云一眼,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曺圭贤跟过来干脆利落的锁上门,还用力拽了拽确认锁不会松动。干完这一切他就揽着金钟云往床那边走。

金钟云推了他一把,“别闹了,你是不是不喜欢厉旭?”他虽然有些迟钝,但还没到什么都看不出来的地步。

“我不喜欢他?”曺圭贤倒是没继续把人往床上带的动作,转而把金钟云扶到椅子上坐下,从兜里掏出一瓶牛奶递过去,“我可喜欢他了。”

然后他转身去整理床铺,虽然金钟云一周没回来了,但这里每天都有人打扫,需要他做得也不是很多。

“那你这么针对他干什么?”

“我针对他?明明是他在针对我好不好?”

“你这会说话怎么这么冲啊?刚才都还好好的。”金钟云拧开盖子喝了一口,牛奶居然还带着些许热度,他舔干净嘴角沾上的奶渍,又说了一遍,“我真的觉得你不喜欢厉旭。”

“……不是不喜欢,我只是跟他不太熟。”

金钟云还想问什么,曺圭贤比了个“停”的手势,“吃东西的时候别说话,会呛到。”

“我又不是小孩子……”注意到向导眯了眯眼睛,金钟云识趣的噤了声,乖乖抬手去喝手里还热着的牛奶。

金厉旭是睡不着了,曺圭贤过于强的精神域把他全部屏蔽在外,他连隔壁的半点动静都听不见,只能无目的地在卧室里兜着圈。曺圭贤比他原先所想的要棘手太多,而且看金钟云的态度,他也摸不清两人究竟到了那一步。他现在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像是走钢丝一样,稍有不慎就会跌落万丈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