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UJU】Gloomy

Chapter Text

Chapter 15

把公事都丢给弟弟们的两位向导闹完也差不多到了中午。

心里念着朴正洙身上有伤,虽然是难得的忙里偷闲,金希澈也没敢太过分,规规矩矩要了两次就歇了火。他抱着朴正洙的腰让他趴在自己身上,抬头贴着他的脸颊来回磨蹭。每每做完他都要把朴正洙抱在怀里好一会,直到有轻微洁癖的人不满身上黏黏腻腻的感觉踹了他一脚,才不情不愿的抱着人去了浴室。

“呀西……”给浴缸里盛满温水后,金希澈看着朴正洙右肩膀处的伤口骂了句脏话,“以后这种事上不能再由着你来了,跟艺声一起的任务都能把自己弄成这样,你才从我眼皮子底下离开几个小时?”

“我跟钟云一起都差点回不来了,你跟着去又能做什么,强行给钟云再加一个负重?”朴正洙站在旁边凉凉的来了一句,配上他的语气让人火大的不行。金希澈翻了个白眼,轻轻戳了戳他的脑门。

“你呀,就不能少说两句。”

朴正洙无所谓地耸耸肩,他也不觉得他这句话说得有错。

其实他私底下嘴毒的吓人,全然不似平日里表露在外的温柔形象。什么事都要说上两句,还句句都能精准的扎到人心上。但因为长年累月跟名利场上的人周旋,他也明白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只有跟金希澈在一起的时候,才会彻底放松下来,甚至变得有些口无遮拦。金希澈早就习惯了他这个毛病,心里清楚那些话听一听就过了,也从没想着计较什么。

朴正洙打了个哈欠,自己抬腿准备往浴缸里坐,“好了,赶紧洗完,我还有事要办。”

“什么事?那一大堆文件?”金希澈也在浴缸边蹲下来。

“嗯哼。”

金希澈捏了捏他的手心示意他放松,“别想那些破事了,我已经丢给马始了。”

“他不是还要处理钟云手里的事?”

“对啊,我就告诉他那些是艺声这几天遗留下来的。”

“……您想的可真是周到。”现在朴正洙也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你猜他会不会怀疑为什么钟云会有那么多文书工作?”

“那就是他自己的事了。”金希澈挑了下眉,把自己撇了个干净。

他小心翼翼地撩起一点水打湿朴正洙的身体,避免沾到伤口造成感染。擦干净腹部沾上的液体,他拍拍朴正洙示意他转身。

朴正洙单手扶着浴缸边趴在那里方便他动作。金希澈伸手下去清理自己刚刚弄进去的东西,成功换来一声没能忍住的轻哼。

感觉到身后的动作越来越不对劲,他拉开精神域给了金希澈一下,“差不多得了,等闲下来了随便你闹。”

也许是身体到了极限,朴正洙这一下没掌握好力度,金希澈脑子被炸得嗡的一声,轻微的耳鸣声转着圈回响了许久。他咬紧牙关硬生生咽下已经到了嘴边的痛呼,他知道自己现在叫出来肯定会引得朴正洙内疚。

把朴正洙里里外外都洗了个干净,他起身的时候差点眼前一黑栽了下去。注意到金希澈的步子有些踉跄,朴正洙几乎同时跟着他站了起来。

“怎么了?我…我刚才是不是…”

“没,地滑。”金希澈靠过来安慰性的吻了吻他,“我都挨过多少次了,瞎担心什么。”说完,他动作轻柔地扶着朴正洙的腰把他摁进水里,“你先乖乖坐着,我去拿浴巾,别着凉了。”他简单给自己冲了个冷水澡,压下心里再度被撩起来的迤逦想法,拿着一块大浴巾过去把朴正洙裹起来,打横抱起重新躺回床上。

朴正洙的倦意也被温水和金希澈的怀抱勾了起来,被放到床上的时候已经少见的打起了盹。

“特儿?”迷迷糊糊的听见金希澈在叫他,他哼了一声,紧了紧环在金希澈脖子上的手,伤口被扯得发疼,但他还是不愿意松手。

金希澈的神识跟他一直连接着,自然是感受到了肩部隐隐的疼痛,他吻着朴正洙的唇,哄小孩一样慢慢把他的手从身上扒下来放到一边。

“乖,伤口裂开了就麻烦了。”在那双薄唇上轻咬一下,他躺到朴正洙左侧重新把人揽入怀中。

“睡一觉吧,你已经有将近两天的时间没阖过眼了。”

朴正洙心中也有点动摇,他实在是贪恋金希澈的怀抱。

“没事,少你几个小时基地也不会被谁推平的,你要学着相信他们,都跟了你这么久,早就可以独当一面了。不要再把所有事都揽到自己身上了好吗?”

“或者就当是…陪陪我?”染上感情色彩的话语彻底击溃了朴正洙的心理防线,他调整一下姿势让自己能更舒服一些,顺从的靠着金希澈闭上了眼。

“那你的事……”跌入梦乡前,他还是没忍住问了一句。

“给神童了。”金希澈贴着他的额头小声地说,有些沙哑的声音也透着明显的倦意,“安心睡吧,没有什么需要你担心的了,我一直在呢。”

朴正洙是真的累了,金希澈话还没说完就沉沉地睡了过去,周身的精神力因主人过度放松的原因有点向着四处溢散的趋势。金希澈像往常一样立起自己的精神屏障把朴正洙与外界隔开,吻了吻他因熟睡而微张的唇,也抱紧他入了梦。

朴正洙的向导力罕见的强,往往别的向导需要集中精神才能展开的精神领域他轻松就能扩到很大,平时他甚至还需要刻意控制着自己才不会影响到周围的人。曾经有一次他不眠不休的跑了整整三天,终于得了空能小憩一会,过于疲惫的精神让他彻底睡了过去。后来据基地里的其他人说,那天他无意识散出的精神力让以他为中心的小半个基地都陷入停滞状态。哨兵被影响到几乎不能正常行动,而向导则尽量一对一安抚着濒临暴走的哨兵,同时还要保证自己不会在放松警惕的同时被他侵占大脑。金希澈恰巧被分去执行别的任务暂时不在,也没人敢去叫醒他,就硬生生熬到他醒来为止。

所以朴正洙这么多年的睡眠质量一直很不好,总会下意识醒来,然后又迷迷糊糊的睡过去,只有金希澈在他身边的时候才能睡的稍微安稳一点。金希澈也跟着他养成了浅眠的习惯,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必须有一个人一直保持着清醒,至少能留出足够的精力去立起精神域。

朴正洙是睡死过去了,金希澈就撑着脸在旁边打盹,脑袋不由自主一点一点的,但一直没有闭上眼睛,只是静静看着怀里睡的满脸通红的人。

时针指到晚上六点时,金希澈准备去食堂弄点吃的回来。他刚一起身,朴正洙就睁开了眼,“你要去哪?”还没清醒的人循着本能拽住他,有些急切地问了一句。

“去拿我们的晚饭。”金希澈有些无奈的反握住朴正洙的手。朴正洙坐在床上定了定神,这才反应过来现在是何时何地。

“我睡了这么长时间?”

“哪长了?再躺一会,我马上就回来,想吃什么?”金希澈瞪了他一眼,转身站在衣柜前开始挑衣服。

“现在先不吃了,待会一起下去吃。”朴正洙招了招手让他回来。

为了照顾那些被迫出各种阴间任务的可怜人,基地的食堂是二十四小时都在待命的,保证每个回来的士兵都能及时吃到热饭。毕竟对他们来说,半夜两三点才开着被子弹打得千疮百孔的车回来是常有的事。

金希澈也没强迫他,拎着自己选好的衣服又跳上了床。

朴正洙懒懒散散的瘫在床上,任由金希澈像打扮洋娃娃一样给他套上一身宽松的运动服,而金希澈自己也换了套相似但不相同的。

穿好衣服,他们对视半晌,最后交换了一个吻。两人都清楚休息的时间已经过了,现在还有好几个大问题摆在面前。

“一件件的解决吧。”朴正洙拿过床头的笔记本递给金希澈,他受了伤,暂时还不能写字,就由金希澈全程代劳。金希澈接过本子翻到最新的一页写上日期,然后画上属于自己的特殊标记,他们包括任务记录在内的所有事都记在一起,所以两人动笔前都会打一个特殊的标记来作为区分。满意地看着自己画上的一朵小花,金希澈坐到那边的桌子前等朴正洙开口。

朴正洙双手交叠压在腹部,半靠在床头闭上眼,先把这几天的事在自己脑海里过了一遍。

“先是允浩跟昌珉。”金希澈有些惊讶地抬头看了他一眼,他本以为朴正洙会先说那件B级委托,怎么看都是这事更重要一点。怀疑归怀疑,他还是顺从的动笔写了个“一”。有一个很不好的猜想在他心里逐渐成形。

“他们大概率都是失忆了,或者说被M国的精神类药物扰乱了大脑。允浩暂且不提,昌珉应该已经在M国的控制下了。”

“听东海的描述,允浩更像是能力失控后导致的…嗯…”

“记忆混乱?感觉不像是人为造成的。”金希澈接话。

“可以这么说。”

“那我们就必须尽快找到他,让他以这种状态继续流浪在外面对我们来说没有一点好处,车队的事只是一个开始。”

朴正洙叹了口气,算是应下了金希澈的话,“按他的行进路线,差不多一天后就能到北城。”他接着说,“接着他有很大概率会直接去M国,如果他脑子里剩的东西只有昌珉的话。”

“我们必须赶在他到边境前找到他。”金希澈咬着笔杆,情况比他们先前所糟糕得多。

“让北城那边的驻地盯着点,然后在通往边境的那条路上加派人手,顺便把守边的那一队人换一批,原先那些应该已经被总部渗透了,等他们都澈回来后我再去处理他们。还有,让所有人都不要轻举妄动,有情况及时回报,避免造成不必要的伤亡。”

“顶多三天,路上不出意外他三天就能到边境,到时候再让M国的那群人掺和进来事情就不像现在这么容易了。”

“况且他们手里还有沈昌珉。”朴正洙捏着自己的眉心。平时没事的时候就闲得发慌,现在一出事就是一件接着一件让人应接不暇。

“昌珉八成已经被M国洗脑了,这事应该没有别的可能,而且他在那的地位还挺高的。”金希澈回想着先前朴正洙传给自己的画面,沈昌珉穿着深蓝色的西装,手里提着公文包,背后跟了一群套着白大褂的医生步履匆匆地进了大楼。

“你说,M国会不会也在想办法造出人工的黑暗向导。”金希澈敲敲桌子打断朴正洙的思绪,“曺圭贤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虽然最终还是失败了,但至少他们在四年前就有了把哨兵转化成向导的能力。”

“跟总部挺配的不是吗?”朴正洙冷笑一声,“一个在做哨兵一个在做向导,干脆把他们的军队拉到一起合并了得了。”

“昌珉那边可以不用太着急,等详细问过圭贤了再作决定。但是允浩必须立马着手去找,BS的走狗也还在境内游荡,我们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让允浩也落进他们手里。”朴正洙做了个总结,示意金希澈这件事到此为止。

其实他跟金希澈的讨论更多只是为了统一一下两人的意见,避免出现事到临头了两位大家长却在向着相反方向一意孤行的情况。至于细节方面,两人安排下去后自然会有人接手,偌大的基地里也不是养了一群吃白饭的人。他们要做得是给大家指出一个大概的方向,然后负责某些重大事项的决策。

金希澈把手里的本子翻过一页。

“第二件,队里的三个新人。”

“先声明,我对李东海是百分百放心的。”金希澈伸了个懒腰,躺在沙发上意有所指地看着朴正洙。

“你也知道我信得过他们俩,我只是想问问你接下来几天,或者说几个月内对他们的训练计划。”朴正洙有些无奈。

“就按普通士兵的来,不过每一项都要让我们成员亲自去教,关于让谁去这个问题,建议抽签决定,你记得别写我名字上去。”金希澈开了个小玩笑,“然后每周加一次实战演练,根据成绩再决定接下来的训练强度。”

朴正洙想了想,这么安排确实没什么问题。

“还有曺圭贤,你不放心他为什么还要把他召进来?”金希澈自然是注意到了朴正洙刚才说的“他们俩”,这个词显然不包括曺圭贤在内。

“钟云暂时需要他陪在身边,至少链接消退前他还不能离开。”朴正洙从床上起来活动了一下身子,“还有我想弄清楚赫宰的预言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真的相信那个预言?”

“……”朴正洙没说话,他那么在意这件事的原因无非是预言最后闪过的那一帧以金希澈为主角的画面。

金希澈也不是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总之,曺圭贤已经在我们眼前了,我们把他盯紧一点就行。就我之前给小海说的,以后要避免你们四个同时出任务的情况。现在我们只能尽可能做足准备,等待这件事的到来。”

“你急也没用。”他总结般地说了一句,然后屈起手指敲了敲桌子,是谈话结束的信号。

朴正洙也只能顺着他去说下一件事。

“最后,这个委托。”他掰着自己的手指,骨关节摩擦发出让人牙酸的吱嘎声,看得出来他现在有些焦虑。

金希澈差不多能确定自己心里刚才的猜想是正确的,他合上笔记本站起身,单膝跪到床上盯着朴正洙垂下去的眼眸,“你想让这事就这么过了,交了零件拿到报酬皆大欢喜,对吗。”虽然是疑问句,但语尾的音调句句都降了下去,是无比肯定的语气。

朴正洙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金希澈;“如果是你,你打算怎么解决?”

听到他的第一句话,金希澈就明白朴正洙并不打算让自己插手,而是想独自抗下整件事的压力。他心里难受的紧,像是被人握住心脏来回揉搓一样,有什么东西鼓胀着堵在嗓子眼,让他的每一句话都变得异常艰涩。

“我会先放弃总部的报酬。”

一直低着头的朴正洙有些惊奇的扫了他一眼。

“任务虽然是个圈套,但零件是真的,总部跟M国合作的时候也顺便摆了他们一道。总部迟迟交不出货的原因估计就在这里,他们缺了M国手里的这个小零件。但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M国一直压着不肯给他们。所以他们狗急跳墙,弄出了B级委托这么下作的一件事准备坐收渔翁之利。”

“我们拿着这个零件也没用,没有总图纸或者武器本身也没办法造一个一模一样的出来。”

“所以我说的是‘先’放弃。钟云受伤已经成了既定事实,我们可以拿这件事当借口先拖着总部,然后让神童把零件原样复制一份,到时候再把复制品交给他们。反正以他们的水平应该也看不出来什么。”

朴正洙下意识摇了摇头,“不确定因素太多了,哪怕一步走偏都很有可能招来灭顶之灾。总部现在只能在暗地里下手的原因就是他们没有正当理由。你这么做无疑是在给他们这个机会。”

他推了金希澈一把示意他从自己身上起来,“你知道的。”他又重复了一遍,“你知道的,他们最擅长把每件事都上升到国家层面,把不服管的人打上‘叛徒’的名号。”

“但如果成功,我们的军事实力会有一个质的飞越。”

“如果。”朴正洙重复了一遍他的话。

金希澈叉着腰半跪在床上,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那你就让我带人去把M国那个基地端了,反正是敌国的地盘,我带兵攻打也没什么说不过去的地方。正好昌珉也在那,打赢了还能顺便把他也带回来。”

“好了,别闹了。”心里清楚金希澈现在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但他实在没有心情去接话,开口打断了他无厘头的碎碎念。

“你真的就那么决定了?”金希澈的眉头不自觉皱了起来。

“是。”朴正洙点头,“零件必须交上去,而且必须交原件,你不知道他们暗地里有没有别的检测手段,这个风险我不敢冒。”

“其次,隐瞒钟云和我受伤的事,就在上报的文件里说任务圆满完成,把钟云杀穿守卫的事也写进去,怎么离奇怎么写。”

“这又是为什么?”

“总部跟M国肯定通过气,他们只有以利益为基础的合作关系,而且M国明里暗里诓了总部那么多次,在得到的消息不一致的情况下总部会选择优先考虑我们的说辞。先让他们内部闹上一段时间,我们的重心要放在允浩和昌珉身上,没闲工夫跟他们周旋。”

金希澈看了他半晌,“你真的确定要这么做?这是最差的一种处理方法。”他最后问了一句。

“但是这是最没有风险的一种,虽然我们得到的少,但不会有任何意外情况的发生,最差的可能就是总部信了M国的话,但有我们的公文摆在那里,他依旧不敢对我们下手。”

“好。”金希澈点头,“文件我来写,你等着签字就行。”

“还有,朴正洙。”他捏着朴正洙的下巴逼迫他抬头,“这是我最后一次顺着你,如果再有下次,我会用我的方式跟总部全数讨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