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UJU】Gloomy

Chapter Text

Chapter 13

金希澈到卧室时,碰见了在门口探头探脑的李东海。

“怎么了,小海?”他打开门把李东海拉进来,李赫宰罕见地没有跟着他。

“哥,我和赫宰出任务的时候遇见一个人。”说着,李东海把手搭到金希澈的太阳穴上,“我觉得他可能很重要,本来想等正洙哥回来后再告诉他的。”

金希澈略微向前倾身贴上李东海的手,放开自己的精神屏障,“怎么不先想着告诉你哥我呢,我看着就这么不靠谱?”

李东海吐了吐舌头,“哥最近不是特别忙嘛。”

在金希澈的坚持下,李东海把整个任务过程都让他看了一遍。

“又是那群黑鸟,亏心事做了那么多还要把丑了吧唧的标志印的到处都是。”金希澈一边看一边唠唠叨叨的吐槽,满脸写着嫌弃。

“你居然还想着跟他们打?正洙之前怎么跟你们说的?”

“我记着呢,哥你别着急。”

“嚯。”看到李东海跟李赫宰把那个士兵耍到频频深呼吸来平复情绪,金希澈忍不住笑了出来,“厉害啊小海,把这傻子哄得一愣一愣的。”

当画面转到那个奇怪的哨兵时,李东海明显感受到金希澈的情绪出现了波动。

看来我的直觉没错,他想,同时小心翼翼地看向金希澈,“希澈哥,他是…郑允浩,对吗?他在找的那个向导是沈昌珉?”

金希澈突然笑了出来,一股酸酸涩涩的感觉打着旋钻进李东海的精神海。

“哥…”他有些担心。

“他就是允浩。”金希澈不着痕迹的抹了一把眼睛,“他瘦了,但是没有我想象得那么憔悴,总部还是有半分人性…”

“澈…啊,东海?”朴正洙端着早餐推门进来。

“特儿!你猜东海跟赫宰遇见谁了?”金希澈从床上蹦起来,是肉眼可见的喜悦。

“嗯?”朴正洙把手中的东西放到一边,抬手接住扑过来的金希澈,大把的记忆也随之涌进他的大脑。

“那是…允浩?”朴正洙也有些怔愣,听说郑允浩逃出去之后他就预想着将来的重逢,但没想到居然这么快。

“他瘦了好多。”出口的话和金希澈一模一样。

“是在那个三岔路口的?”朴正洙偏头看向站在一旁的李东海。

“西南方。”

看样子车队也是郑允浩袭击的,他大概率是在逃出的过程中受了伤。这也能解释为什么仅凭一个人就有能力把押送队伍全灭。

“他是一路走过来的,他还是惦记着昌珉。”不知道是说给谁听,金希澈喃喃地念了一句。朴正洙这才意识到郑允浩先前是被押在靠近中部的一座小城里,并没有在北境。

“他可能先去了我们之前待过的那个基地。”

“可惜那里早就已经荒废了。”

“所以他接下来去的第二个地方会是北城。”两人突然异口同声地喊出来,李东海被吓了一跳。

“你们打算去找他吗?”他问。

“准确来说,是我去找他。”金希澈把朴正洙往后拉了下,打断了他即将出口的话。

“澈……”

“希澈哥”李东海有些犹豫,“我可能没有立场这么说,但是……”

“瞎说什么呢你这小孩,我不是跟你说过有什么想法直接说出来就好了。”

朴正洙也用带着鼓励的眼光看向他,短短两天的相处中,他发现李东海的直觉跟共感能力要远高于向导的平均水平。

“当时我跟他交谈的时候,就感觉他的精神状态很不对劲。他当时明显已经到了极限,精神场无法抑制的四处逸散,但硬撑着没有发狂。黑暗哨兵是不需要向导来疏解情绪的,他那个样子很可能是出现什么问题了,如果不做什么准备直接去找他,说不好……”

朴正洙和金希澈对视一眼,他们都没有直接遇见郑允浩,隔着记忆观看毕竟只是观看,不能切身感受,现在李东海提出来了,两人也留了一个心眼。

喜悦褪去后大脑清醒了不少,朴正洙郑重地对李东海点点头,“我明白,我会暗地里派人去找他,还有北城附近有我们的驻地,我也会通知他们多留意,不会以身犯险。”

“还有一件事……”李东海想起李赫宰跟他说的话,因为曺圭贤,回来的路上两人大吵了一架。有预言在先,李赫宰始终觉得曺圭贤的出现不是偶然,又那么恰巧救下金钟云换得全队的信任,整件事都充斥着阴谋的味道。

“嗯?”

“赫宰先前的预言里,出现过的那个受伤最重的人,就是曺圭贤。”

两人的笑全数僵在脸上,劫后余生加上重遇旧友的喜悦让这件事暂时被抛之脑后。

“……能确定吗?”

“嗯。赫宰说他看到的那个人给他的感觉,和曺圭贤一模一样。”

朴正洙也想起李赫宰之前说过那人身上既像哨兵又像向导的精神力。

反倒是金希澈突然长舒一口气,他从背后把朴正洙揽进怀里,“这不是刚好嘛,人送到我们眼前还省的我们花时间去找,以后避免预言里的四个人一起出任务不就行了?”他低下头在朴正洙颈窝来回蹭着,“对吧对吧,不要担心了。小海你也是,刚刚因为圭贤跟赫宰吵架了是吗?你让他别惦记了,他如果不听你话你就打包给我送来,我好好教育他一下。”

金希澈说的话确实在理,李赫宰的预言虽然有些前言不搭后语的意味在,但该有的信息都有,稍加推测就能拼凑出事件的全貌来。如今最不确定的一个因素曺圭贤也在众人面前出现,只要以后想办法避开四人同时出行的场合就可以了。

朴正洙顺了一把金希澈的头发,也对着李东海点头,“不用太把预言放在心上,天大的意外我们都能解决,更何况是已经详细了解过的未来。回去好好休息一下,还有别的事等着你们去做,下午让厉…始源带你们好好学学开车,那可都算是基本功了,总不能一直让你们骑个小摩托。”

“好。”听出来朴正洙临时的改口,李东海也没多问,毕竟金钟云还需要人去照顾,估计金厉旭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没空带他们。

跟两位大哥哥又闲扯了几句,李东海便阖上门离开了。

刚一出门,就直直撞进李赫宰怀里,也不知道他在门口站了多久。周身环绕着熟悉的气息,李东海骤然紧绷的精神也放松了下来,他环住李赫宰的腰,把自己整个人贴上去。

“对不起。”是李赫宰小心翼翼的声音。

李东海小声哼唧着,惩罚似的踩了他一脚。李赫宰闷哼一声,也没反抗,任由李东海得寸进尺般整个人站到他的脚面上,小猫一样抬头舔着他的下巴。

李赫宰低头接住他的唇,还没来得及感受口中的柔软,金希澈突然拉开门伸出一只胳膊,拽着李东海的领子硬生生把人拉了回来。

“你俩哪哪都能做就是不愿意去床上是吧。”他冲李赫宰翻了个白眼,“再被我抓到一次我就让特儿把你脑去大门口做一整天军体操。”说完,他撸了一把李东海乱糟糟的头发后把人推去李赫宰怀里,又“哐”的一声甩上门。

“这小子,真是的……”金希澈骂骂咧咧的回头,直直撞进朴正洙带着笑意的双眼,他瞬间就噤了声,往往朴正洙露出这个表情的时候,一定有人要遭殃了。据目前形势来看,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他自己。

“特…特儿…怎么了?”他讨好地笑了笑,凑上去想要抱抱眼前的人。

朴正洙倒也没推开他,举起手做了个抽烟的姿势,“解释一下?”

“啧。”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金希澈眼珠疯狂的来回转动着,试图从脑海里搜刮出一个合理的解释,“这不是…忙嘛,就…提个神,我发誓我这几天就抽了两根。”

“两根?”

“……两包。”

“行。”朴正洙声音沉了下来。金希澈的冷汗一瞬间就爬满了额头,现在解释也迟了,他迅速抱起朴正洙扔到床上,及其熟练地扯下领带把他双手绑到头顶。

“我错了啦,我好好补偿你一下好吗?”他眨巴眨巴大眼睛,仔细听的话语气里还带着半分委屈。

朴正洙被气得翻了个大白眼,往往金希澈没脸没皮起来他就拿这人没办法了。

“金希澈我操你的……”一句粗口还没骂完就被全数堵进嘴中。

门外李东海通红着脸拉着李赫宰回了卧室。他盘腿坐到床上,鼓起脸瞪着李赫宰,一幅“我还没有消气你快来哄哄我”的样子,李赫宰凑过去抱住他压到床上,轻轻舔吻着柔软的耳垂。
被舔的痒了,李东海侧头去躲,同时抬手拍了他一下,“刚才正洙哥和希澈哥说的话你都听见了吧!”

“嗯,对不起,我只是怕你出事。”

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一样,李东海在耳边温柔缱绻的话语撩拨下也泄了气,“别怀疑圭贤了,我真的不觉得他是坏人。”

“在他把刀架到你脖子上之前你都不会觉得他是坏人。”

“李赫宰!”

“好好好,我不说了。睡一会儿吧,下午还有事干呢。”

引的两人吵架的罪魁祸首此刻正搬着小板凳坐在金钟云床边打盹。

众人走后金钟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怕坐在床上占他的地方,曺圭贤就从隔壁杂物间拎了一把椅子出来,乖乖地坐到床边。

若隐若现的水雾随着金钟云呼吸的频率挂在氧气面罩上,曺圭贤撑着下巴细细打量起他,这其实是他第一次认认真真地去看金钟云。初见时他满脸都是鲜血尘土,除了那双眼睛外曺圭贤真没对他的长相太过留意,现在终于得了空可以好好看看自己的哨兵了。

不知道是不是两人体内留下的精神链接在作祟,曺圭贤的眼睛钉在金钟云身上怎么都挪不开。不似金希澈那样美的凌厉,金钟云需要你细细去欣赏,才能发现他眼角眉梢里糅着的风情,然后在不经意间发现,自己早已彻彻底底陷进去了。

曺圭贤就是这样,看着看着就看呆了。视线带着主人心底潜藏的渴望,一寸寸扫过金钟云的脸,先前被拽下吻住的回忆也涌上心头。直到金钟云轻咳一声,稍微挪动了一下身子,曺圭贤才如梦初醒般收回过于直白的视线。

完了,我可能栽了,曺圭贤自嘲的勾了勾嘴角,飞快地意识到并接受了自己的心意。他起身抚平金钟云皱起的眉峰,估计是麻药的劲过了,伤口的疼痛让他在梦里不由自主皱了眉。

打着点滴的手冰的吓人,曺圭贤把他的手攥进自己手中,温暖干燥的感觉让金钟云很舒服,一直习惯性绷紧的神经也少见的放松下来。曺圭贤的精神域整个包裹着他,他便本能地收起自身的所有防御,彻底把自己交给曺圭贤。

困意一点点袭来,曺圭贤也枕着床边睡了过去。

门外的金厉旭端着一个大保温桶,隔着门上的一小块玻璃静静地看着两人,及其细微的精神游丝从门缝里探进去,远远绕着他们打转。

他的向导能力跟朴正洙差不多,但比起朴正洙干净利落的控制,他更擅长迷惑他人意志。几乎微不可闻的精神力一点点侵入曺圭贤的神识之海,他还从未想过自己会把能力用在这种地方。

刚结合过的哨向对对方的依恋跟占有欲都达到顶峰,金厉旭明白这个道理。虽然两人的结合不是出于自愿,但毕竟本能摆在那,他也没打算去触这个霉头。等过几天金钟云清醒了,他再想办法处理曺圭贤的事。

等确认曺圭贤彻底睡过去后,金厉旭小心翼翼地拉开门,先把保温桶放到床头,然后拿出随身携带的病历本仔仔细细的记录下仪器上的各项数据,重新调整了氧气供应量,又换上新的吊瓶,确认金钟云恢复良好后,他犹豫再三,还是撩起金钟云额前的碎发,轻轻印上一个吻。

桶里是他刚才去食堂打的白粥,现在看来也不需要他喂了。

半夜被朴正洙一嗓子喊醒,又怀着及其复杂的心情做了几个小时手术,他也有些撑不住了。最后碰了碰金钟云的脸,金厉旭离开了病房。

这一觉就到了下午,明晃晃的阳光打到脸上时,金厉旭猛地从床上跳起来,他记得他下午还有别的事。

收拾好自己,他去敲了敲李东海跟李赫宰的门。

“始…厉旭?”过来开门的李赫宰明显有些惊讶。

“嗯?怎么这个表情?”金厉旭打了个哈欠,“收拾下,叫上东海去靶场,我之前答应过你们的。”

“正洙哥说今天是始源带我们。”李赫宰一边说,一边回头去招呼躺在床上的李东海。

金厉旭挑了挑眉,朴正洙估计也是担心他的身体跟精神状态,临时决定让崔始源跟他换班。

“我过几天得出外勤,少说得一个星期才能回来,怕耽误什么,这几天都由我来看着你们,始源哥那边我去跟他说,你们收拾好了就先去靶场,在武器库后边。”

李赫宰点头应下,金厉旭便关了门离开了。

两人到靶场时,场边站着两个士兵,看到他们过来齐齐一磕脚跟敬了个军礼,李东海还是不太习惯这种特殊对待,尴尬地扯了扯嘴角就拉着李赫宰进了大门。

在他们之后又进来一队人,每个人手里都拿着各式各样的枪械,金厉旭走在队伍最末端,手里拎了一把狙击步枪,懒懒散散的眯着眼睛。

“哟,动作挺快哈。”他抬手对两人打了个招呼。

士兵端着枪在后方站成一排,金厉旭先把手里的步枪架到射击台上,递给他们一人一个隔音耳罩和护目镜。

“你不用吗?”李赫宰问了一句。

“我习惯了。”金厉旭给手里的枪填着子弹。

他又打了一个哈欠,黑眼圈在阳光的照射下愈加明显。

“厉旭,要不先去休息一会吧。”李东海有些担心地看着他,直觉告诉他金厉旭的心情很不好,从昨晚开始就很不好,他估计是因为金钟云的事。

“我没事,这么不相信我?别以为向导就不需要上战场了。”他一边说着,一边蹲下身子熟练地给步枪上膛,瞄准百米外的靶子开了一枪。他甚至都没有仔细对着瞄准镜去瞄准,随意调了调位置就扣下了扳机。

子弹稳稳的穿透靶心,金厉旭收起枪,有些得意地对着李东海挑了挑眉。他的枪法在整个SUJU都属顶尖,各式各样的枪均手到擒来,只要给他拿到枪,金钟云都有可能不是他的对手。
“哇!”李东海眼睛瞬间就亮了,连带着李赫宰也露出了赞赏的神情。

接下来金厉旭详详细细的给他们把每种枪的用途都讲了一遍,也亲自示范了用法。李东海兴高采烈的指挥他去打天上无辜路过的鸟,被无情的拒绝了。看着小孩不高兴的撇撇嘴,金厉旭还是抬手对天开了一枪,不过不是冲着鸟去的。枪响过后一根羽毛晃晃悠悠地落下来,李东海眼神里已经满是崇拜。

“好了,差不多就是这些,你们自己试试。”金厉旭挥挥手,后方待命的士兵递上来两把手枪,他带着二人转到那边的五十米靶场,示意李东海先上场亲自感受一下。

李东海还是有些紧张的,端着枪的手在微微发颤。金厉旭帮他调整了一下姿势,有些好笑的摸了一把他的头,“别怕,没什么好怕的,姿势别那么僵硬,手别抖,稳住。”

李东海深呼吸几下平复好心情,扣动扳机开了第一枪。枪响的同时他差点松手让枪掉了下来,后坐力震得他手腕都在发麻,他把枪递给李赫宰,用力甩了甩发麻的双手。金厉旭看了一眼,“四环,对第一次碰枪的人来说很不错了。”他又补了一句,“别太注重姿势的问题,怎么舒服怎么来,实战中没太多机会让你稳稳当当扎个马步再开枪的。”

李东海应下,又举起枪瞄着靶子接连开出几枪,习惯后后坐力对他的影响小了很多,除了一枪脱靶外,剩下的洞都开在靶子上,有一枪竟然神奇的擦过了九环的边。

小孩脸上的表情明显明媚了起来,打空一弹匣的子弹后,他退后把李赫宰换上场,还及其得意地对着李赫宰吐了吐舌头。

接收到挑衅信号的哨兵有些危险的眯了眯眼睛,随即稳稳地举起枪。

李东海下意识咽了口唾沫,拿着枪的李赫宰好看到有些过分了。

第一枪打了出去,李赫宰的手还是微微摇晃了些许,但比起李东海被震到龇牙咧嘴的样子要好许多。

“七环。”金厉旭跷着二郎腿,“厉害啊李赫宰。”

李东海的表情又垮了下去,李赫宰怎么什么事都能干得这么好。

李赫宰回头瞪了金厉旭一眼,“要叫哥。”他比着口型,金厉旭权当没看见,不知道从哪掏出一个墨镜戴上,对着他勾起一个纯良的笑。

李赫宰枪枪都打在靶子上,最次的一枪都有五环那么高,李东海心里一半自豪一半不服气掺杂在一起,嘴撅得老高。

李赫宰收起枪,凑过来揽着他亲了一口,“非得跟我比什么?我学这些不还是为了护着你?”

李东海心底的胜负欲被点了起来,转身要了子弹准备打第二轮。

金厉旭几乎快睡过去了,上下眼皮已经打着架,他对身旁的士兵耳语几句,然后抬手叫李赫宰过来。

“子弹随便你们用,待会记得回去吃饭就行。今天先别碰别的枪,大部分情况下毕竟还是手枪用得比较多。嗯……先保证六枪都在八环内吧,达成的话就让他给你们换移动靶。”他指了指身旁站着的人,“明天我们再继续,我得回去睡一会儿。”

“好,我……”

“十环!李赫宰!你快看!十环!”说了一半的话被李东海兴奋的喊声打断,李赫宰忍不住笑了出来。

“好好好,就来。”他回头答应一声,然后对金厉旭点头,示意他可以放心离开了。

被金厉旭抢了工作的崔始源坐在金钟云的办公室一脸愤恨地批着桌子上各式各样的文件,天知道为什么落在金钟云头上的事会是一堆文书工作,他觉得他有充足的理由怀疑这是金希澈心疼朴正洙,把原本该朴正洙做的事也悄悄丢给自己了。

待会去看钟云哥的时候问问他吧,崔始源默默地想,他越干越不觉得诸如“备用军粮审批”这种事会分到金钟云手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