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UJU】Gloomy

Chapter Text

Chapter 12

“当年名义上屠了全城的那个人是我们的老相识,叫郑允浩。”金希澈向众人走来,脚步打着晃,金厉旭是下了狠手在抽他的血的。

向导的血在哨兵体内很难循环起来,但不至于像不同血型那样发生溶血使人丧命,血库告急的情况下只能暂时加大输血量,先把金钟云从死神手里拉回来。

听完金希澈的这句话,曺圭贤的表情明显沉了下来,“名义上?”他重复了一遍这个词。

“是,名义上。”金希澈斜了他一眼,朴正洙拍了拍曺圭贤的肩示意他继续听下去。曺圭贤深呼吸了一下,向后靠到长椅上,“行,您继续。”

“我从屠杀的前一年开始说。当年还没有SUJU的存在,我,特儿…朴正洙,就他。”金希澈对着朴正洙努努嘴,“刚刚结束塔里的5年培训。总部当时内忧外患,兵源紧缺,我们一结束训练就被派到北境任职。当时他们正在筹划压下北边的动乱,把M国伸过来的手打回去。除了同行的那一队哨兵,正洙还要求带上钟云。总部对他的要求向来都是同意的,加上钟云的能力确实顶尖,总部就破格提前把他从塔里调了出来。”

“而郑允浩,还有他的向导沈昌珉,则比我们早半年到的北境。”

“你说沈昌珉?”曺圭贤的表情有些微妙,“他是那个郑允浩的向导?”

朴正洙猛地抬起头,“你是不是见过沈昌珉?”他想起了刚进那座大楼时看到的神似沈昌珉的身影。

曺圭贤张了张嘴,却把话都咽了下去。

“你先说完。”他看着金希澈。

金希澈发现朴正洙的脸色不太好,有些担心地看着他,在看到朴正洙轻轻点了下头后,清了清嗓子把故事继续下去。

“我们就这么认识了。之前那边的事主要是允浩跟昌珉在负责,但M国发现总部的重心不在北部后变本加厉,他们实在分身乏术,我们去了以后帮他们分担了很多。”

“说重点。”曺圭贤并不想听这些陈年旧事。

“所以我们几个人的关系很好。”金希澈总结了一句,“一年后,就是屠杀发生那一年。事情的起因是探子发现北境有一处M国卧底的藏身地,已经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活跃了近半年。”

“就是北城,你生活的那座城。”朴正洙补充。

曺圭贤很想问,难道因为这一个原因他们灭了一座城吗,但思量了一下后他还是闭了嘴,朴正洙的表情让他感觉这事一定有隐情。

金希澈从他变了又变的表情中也能读出来他刚才在想什么,“这是所有事情的起因,但不是原因。”他在走廊里来回踱步,朴正洙的眼神一直紧紧锁定在他身上。

“允浩当时跟正洙在出外勤,要第二天才能回来。昌珉等不及,先一步带着身边的一个亲信哨兵去了北城,装作路过的流浪者找了个人家借宿。”

曺圭贤低下头看着地板,借宿的流浪者在边境一带来说太过寻常,他实在想不起来那段时间有没有这样两个人出现过。

“行动到第三天时,昌珉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传讯息报平安,在等待了近一小时还没收到消息后,我们准备动身去北城找他。”

“你们都去了?”李赫宰问他,在他看来这时候去一对哨向足矣,没有必要全队出动造成后方空虚。

“希澈跟钟云去了,我还留在总部”朴正洙补充。

“结果是昌珉带去的那个哨兵叛国了。”

走廊里的气氛跌到了冰点。

“昌珉只用三天就顺藤摸瓜把地下的线全数挖了出来,当晚他本打算和我们通情报,安排军队包了北城。但那个哨兵不知收了什么好处,趁昌珉不注意的时候袭击了他。”

“到底是什么…能让一个人那么果断的背叛国家…”李东海喃喃念道,那段黑暗的历史他所知甚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让他心中一阵阵发凉。

“谁知道呢。”金希澈耸耸肩,朴正洙接着他的话说,“不像我们注重硬实力,把重点放在军火武器的研制上,M国及其喜欢各种歪门邪道,他们用来攻击的主要手段是安插间谍和各类生物武器,所以他们医药方面的实力是远远领先于我们的。”

“嗯哼。”金希澈及其讽刺的勾了勾嘴角,“说不好就是M国承诺能复活那个哨兵死去的向导呢。”

曺圭贤咬了咬牙,脸色越来越差。

“因为不确定具体情况,害怕打草惊蛇,我们也没带太多武器和人手。城内还是一副安静祥和的景象,我们先去了昌珉之前提过的地方。”

“我们到那间平房…”话说了一半,金希澈突然直直倒了下去,原本就蹲在地上的李东海下意识往前扑去接住了金希澈,自己摔在地上。

一帮人全部聚了过去,朴正洙跟李赫宰更是一个箭步到了两人身边,金希澈摆摆手示意他们往后退,自己站了起来,然后去扶李东海,“小海,没压着你吧。”他小心翼翼地把李东海拉起来,心疼的上上下下扫视一遍,“真的对不起,头太晕了,眼前一黑就没站稳。金厉旭这小子也真是的…”他轻轻拍着李东海身上的土,嘴里还骂骂咧咧的抱怨着金厉旭。

李赫宰把李东海抱进自己怀里,也是满脸的心疼。

曺圭贤仍然静静坐在长椅上,没去看眼前的一帮人,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略长的头发遮住眼睛,看不清表情。

看着朴正洙过来,崔始源也知道没自己什么事了,他退出人群,坐到曺圭贤身边。

“我是崔始源。”他放柔了声音,对着曺圭贤伸出手。

曺圭贤这才注意到旁边的人从朴正洙换成了崔始源,他扯出一个笑,握上崔始源的手,“我是…”

“曺圭贤,我记着呢。”

曺圭贤愣了一下,对着崔始源笑笑后收回手又恢复了之前的姿势。

“对于你的遭遇我很抱歉。”

“…谢谢。”

崔始源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曺圭贤也不想再开口,两人间的氛围又尴尬了起来。

刚好这时朴正洙扶着金希澈过来,崔始源起身让了座。

“他们进入那间平房的时候。”朴正洙接过话头,金希澈坐在长椅上捂着大腿,脸上是明显忍着痛的表情。曺圭贤看了他一眼,收回了自己想关怀一句的心。

不同于金希澈讲故事一样详尽的叙述方式,朴正洙简简单单几句话就把整件事串清楚了。

那个哨兵给沈昌珉注射了M国当时正在研制的,用于控制人精神的药物,可惜是半成品,加上一次注入量太多,沈昌珉彻底成了没理智的杀戮机器。离开时金希澈害怕M国埋伏,让郑允浩和沈昌珉从后城绕了出去,自己跟金钟云走的正门。

这是他们做过最错误的一个决定。

两人果然在正门处遇见了M国前来接应的人,四个哨兵和一个向导,轻松就能解决掉。但当他们跟郑允浩汇合时,只看见了浑身是血的郑允浩,举起匕首捅进沈昌珉的心口。

“东海,你还记不记得我来见你的时候,跟你说过塔里已经很多年没有能够完美结合得哨向了。”朴正洙突然看向李东海,“允浩跟昌珉就是前一对,他们两人的结合度甚至比你和赫宰还要高。”

“我猜测,当时是因为昌珉控制不住自己,又怕连累允浩,亲手断了自己和允浩的链接,让允浩杀了自己。链接越深,强行断开后产生的副作用越大,断开以后,允浩没了向导,希澈没能压住他狂躁的精神。”

“……所以他把整个城的人都杀了?”曺圭贤几乎是用气声问出了这句话。

没人回答,半晌,朴正洙开口:“他潜意识里可能认为……整个北城都是M国的人,是他们害了昌珉。”

“后来呢?”曺圭贤问。

“后来钟云无奈之下吃了总部研发中的药,强行阻止了允浩,但自己也受了重伤。因为配方还是M国的,我们造出来的只是半成品。”

曺圭贤突然想起初见金钟云时他那双灿金色的眼睛。

“我到的时候,M国的人估计已经扫荡了一圈离开了,允浩和昌珉失踪,希澈被甩到山壁上撞断了脊椎和腿,钟云在药的副作用下几乎把已经成了空城的北城彻底夷为平地。”
“最后总部对整件事的处理是…”

“沈昌珉、郑允浩叛国,屠杀无辜北城百姓。在我军援助下沈昌珉当场身亡,郑允浩已被缉拿归案。”金希澈背出了当时在各大报纸上挂了整整三天的头条,声音冷到像是要掉冰碴子。

朴正洙叹了一口气,“后来允浩扛过了那一劫,竟然成了罕见的黑暗哨兵,同时他也恢复了理智,主动来总部……自首了。”

“我们要求把允浩交给我们处理,被毫不犹豫地回绝,然后总部关着允浩在他身上做各种各样的实验,想实现批量生产黑暗哨兵的目标。我带着钟云和希澈,还有当时在军中关系较好的他们几个。”朴正洙指了指站在一旁的申东熙和崔始源,“彻底从总部独立了出去,自己着手收复了北方。”

“一直到今天,允浩逃了出去,我才觉得这事有了转机。他们确实不无辜,但也不能平白无故被扣上‘叛国’的帽子。”

曺圭贤听完整个故事,是说不出来的荒诞,就像上天故意跟他开了一个玩笑一样。没有什么参天的阴谋诡计,也没有值得载入史册的旷世大战,起初只是因为沈昌珉自己过于放松警惕,就一点点把雪球滚到足以碾平一座城的大小。

“沈昌珉被M国捡回去了,他没死。”他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接着朴正洙的话说,“我变成现在这样一大半都是沈昌珉的功劳。M国的医疗水平确实高,他被M国硬生生救活了,同时觉醒成黑暗向导。”

这个发展让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想到。

“M国以为是他们用在沈昌珉身上的什么药导致黑暗向导的出现,于是把所有手段都在同时被带回来的我身上进行了实验,不过没奏效,只是硬生生把我转化成向导,如果没有他们,我应该会是一个哨兵吧。”曺圭贤伸直了双臂瘫在长椅上,“我相信你们的话。我想要报仇的对象自始至终都是M国的人,现在看来我倒是没有恨错人。”

“那你愿意留在SUJU,加入我们吗?我们一起查清这件事,给所有人一个真相。”崔始源也听到了之前朴正洙给曺圭贤说的话,他有些期待地问。

曺圭贤点头,“如果你们不介意。”

“我们还怕你不情愿呢,你救了钟云哥一命啊,你可算是我们的恩人了啊。”气氛太过凝重,两个哥哥都沉着脸,申东熙就出来打圆场,想暂且把这一页翻过去。

朴正洙有些如释重负地笑了笑,这样也算是给这孩子一点补偿了吧,让他把SUJU当作自己的第二个家。

李赫宰下意识想要拒绝,被李东海拦下了,他觉得用预言为由拒绝曺圭贤未免有些太过残忍,他也很心疼曺圭贤的经历。

短暂的热闹后又重归寂静,手术中三个大字仍红彤彤的亮着,曺圭贤无意识的在走廊里来回踱步。金希澈和朴正洙两人坐在长椅上互相依靠着,金希澈闭着眼休息了一会,几天没有充足的睡眠,加上被强行抽了好多血,他的身体终于是到了极限。

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只有曺圭贤来来回回的脚步声在回响,天微明的时候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了。

两位医生推着快裹成粽子的金钟云出来,曺圭贤冲上去想要察看,被走在最前方的金厉旭拦住了。众人眼睁睁看着金钟云被推进另一侧的病房里,然后齐齐回头去看金厉旭。

金厉旭脸色也很不好,手上的手套都没来得及摘下,后背让汗水濡湿了一大片。

“他没事了,过一会儿就能醒来,等他醒了你们再去看他。”金厉旭面色不善地看了曺圭贤一眼,“昏迷的原因还是失血过多,较重的伤只有两处。第一处在右手,中指最后一个关节被子弹打穿,后期需要康复训练,但不能保证恢复到原来的程度,肯定会有影响。下腹部的枪伤是在枪口紧贴腹部的情况下开的枪,伤口附近皮肉被灼伤一大片,会凹陷下去一部分。其他伤口都缝了针,也会不同程度的留疤。”

“就这些。”说完,他歪了歪头扫视一圈明显松了一口气的众人,“现在该轮到你们跟我解释一下,到底出了什么事。还有,他身上的精神标记,是哪一位给他打的?”

“我。我给他打的。”曺圭贤上前两步站到金厉旭面前,把他整个人拢进自己的影子里。金厉旭的语气不知为什么激起了他心头对金钟云诡异的占有欲。

金厉旭没去看他,略微侧过头对上朴正洙的眼神,示意他给自己解释一下。

朴正洙又叹了口气,拍拍金希澈让他先起来,自己走过去拉回曺圭贤。

金厉旭对金钟云的感情他是看在眼里的,但碍于金钟云本身没什么表示,他也不好插手,现在半路又杀出一个曺圭贤,他仍然没有立场去劝金厉旭别跟曺圭贤怄气。

“圭贤你先坐下。”他把曺圭贤摁回去,直接抚上金厉旭的太阳穴把刚刚大家在外面聊的全都输送给了他。

金厉旭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最后被很好的全数收敛起来。

“谢谢你救了他,曺圭贤。”忽略语气的话确实是一句诚心诚意的感谢。

说完,金厉旭就进了金钟云的病房,没有他的允许,大家也不敢贸然进去,只得坐回原位又开始了磨人的等待。

大约半小时后,金厉旭出来了,“钟云哥醒了。”说完,他自己下了楼,朴正洙本来想跟上去,但心里挂念着金钟云,思量片刻还是进了病房。

金钟云手背上吊着葡萄糖,脸上扣着氧气面罩,身上连着大大小小各种仪器,旁边的心率检测仪平稳的跳动着。真真切切看到金钟云之后,朴正洙靠着门框几乎要瘫坐在地,憋了一路的眼泪这才打着转涌了出来,李东海最先感受到了他的情绪,悄悄走出人群,过来抱了抱他。

“钟云哥没事了,哥不要哭了啊,钟云哥看到了会担心哥的。”

金希澈还在金钟云旁边站在,一时不敢过来,频频回头去看还在门口的两人。

曺圭贤半跪在床边,手搭在金钟云冰凉的手背上,静静看着金钟云的脸。

氧气面罩上时不时出现的水雾昭示着金钟云确实说了什么,但只有曺圭贤一人一直在点头,偶尔附和两句,旁人只是围在旁边看着他们,也不敢上去打扰。

“钟云哥说谢谢你们。”曺圭贤站起身。

“哥都喊上了?”李赫宰悠悠的来了一句,收到来自李东海的一记眼刀,自觉的噤了声。

“他没事了,你们都回去吧,我留在这守着他就行。”第二句话就是赶人,如果不是注意到金钟云搭在床边的左手扯了扯曺圭贤,朴正洙还真的就相信是金钟云让他们回去的。

不得不动用自己的能力压住曺圭贤,朴正洙自己坐到床边,连上金钟云的意识试图搞清楚他刚才对曺圭贤说了什么。

在看到朴正洙肩上伤口的那一刻,金钟云眼眶突然就红了,闯进朴正洙脑海里的第一句话就是,“对不起。”

金钟云又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朴正洙一一应下。注意到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朴正洙轻声打断他,“好了钟云,你现在更需要休息,等你睡一觉醒来后我们再来看你好吗?”

金钟云轻轻点了下头,然后握住朴正洙的手捏了捏。

“我留下陪你吗?”

金钟云摇头,然后看了一眼站在床尾的曺圭贤。

“让圭贤留下?”

看到金钟云点头后朴正洙起身,给大家传达刚才金钟云的话,曺圭贤则重新蹲回原位,把头轻轻贴到金钟云露出的半截小臂上。

其他人依次给金钟云说了几句话后就离开了,金希澈站在门口,盯着屋内的人半晌,最后在朴正洙的规劝下也不情不愿的阖上门下了楼。

两人从楼上下来,金厉旭坐在实验室里的一张椅子上百无聊赖的转着圈,手中闪烁着点点火光,实验室里没有亮灯,所以先前下来的四个人并没有注意到他。

“厉旭?”朴正洙喊道,在他的记忆里金厉旭是从来没碰过烟的,看那样子估计只是点燃了拿在手里。他走上前接过金厉旭夹在手里已经快燃尽的烟,自己吸了一口。

奇了怪了,味道怪熟悉的,朴正洙回味了一下这个味道,把烟摁灭在旁边的桌子上。

“哪来的烟?”

“希澈哥兜里顺的。”

朴正洙回头扫了一眼身后脸色突变的金希澈,这小子,前两天还口口声声答应自己戒了的。心里盘算着这个账回去再算,当务之急是先开导一下金厉旭。他示意金希澈先回去,打算自己单独留下来。

金希澈几乎是“嗖”的一声就跑没影了,更坐实了偷偷藏烟这回事。

“厉旭啊……”朴正洙斟酌着开口。

“我没事,正洙哥。”金厉旭打断他,对着他笑笑,“曺圭贤一个人留在上面是吗?没事,我真的没事,我自己坐一会儿就回去了,不用担心我,我心里有数。”

金厉旭总是弟弟里最早熟的那一个,况且感情上的事,朴正洙一时也想不出法子安慰,拍了拍金厉旭的肩,留下一句“不论什么事都可以告诉我”之后,只能先行离开回了卧室。

金厉旭探身取过歪在桌子上的烟头,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从兜里掏出烟盒点燃了第二根。

他把烟夹在手里,靠在椅背上轻轻闭上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