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UJU】Gloomy

Chapter Text

Chapter 7

朴正洙几乎是逃出了实验室,他连饭都没吃,一路跑回塔里。他想见金希澈。

拉开卧室门,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的金希澈就站在门口等他,在他打开门的一瞬间把他拉进怀里。朴正洙过于不稳定的情绪整个塔里的人都能感受到,更别说金希澈了。

朴正洙紧紧搂着他的脖子,两人的精神游丝在空气中交缠。

“怎么了?”金希澈口齿不清地问。

朴正洙摇了摇头,执拗的将头埋在他颈间不愿起身。金希澈一时也不敢直接去看他的记忆,怕引起他二度精神崩溃,只能尽量安抚他的情绪,同时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

朴正洙揽着金希澈往前走了几步,直接把人压到床上,金希澈下意识一个翻身调换了两人的位置,“呀呀呀,可别趁我不注意的时候想着反攻啊。”

朴正洙低声笑了出来,金希澈干脆彻底放松自己压在他身上,手指缠着爱人略长的黑发把玩,等着他主动开口。

“赫宰的精神力恢复了。”朴正洙靠在金希澈肩膀上,闷闷地说。

“嗯,果然是S?”

“还要更高。”朴正洙分析,然后他停顿了一下,“他…可能有预测未来的能力。”

金希澈有些讶异的挑眉,八成是李赫宰看到了什么不好的场景,他在心里暗暗猜测,到底是没有问出口。

朴正洙沉默了许久,在金希澈准备把吃了一半的糖塞进他嘴里之前,还是选择把实情说了出来,“赫宰看到我、钟云、东熙在任务途中出事了,同行的还有一个他不认识的人。那人不幸在事故中身亡,而且…钟云跟他的关系似乎很近。”

“跟钟云关系很近?”

“嗯。”

“还有呢?”任务途中意外受伤是常有的事,绝不会让朴正洙失态成这样,罪魁祸首可能还在后面。

“赫宰说他看见…你为了我们,一个人去了什么地方,我猜你是去找King了。”

“我怎么可能……”

“然后你惹怒了King,他抽出枪对着你,赫宰的预言到这就结束了。”朴正洙的语气染上一点点委屈,像是在控诉预言里金希澈过于冲动的行为。

金希澈无奈地笑笑,收紧了环抱着朴正洙的手,“原来特儿是因为担心我。”他低下头吻了吻朴正洙的发丝,“我向你保证过我一定不会出事。”

朴正洙没有接话。

“况且,那只是赫宰的预言而已,只是未来可能的一种走向,何必那么担心。我金希澈有多福大命大你还不清楚嘛。”

“当时那么重的伤我不都……”

朴正洙抬头堵住他的唇,用物理手段制止了他继续说下去。当年那件事一直是他的心病,即使现在金希澈能面不改色的提起,他却总是压不住心里的钝痛。

金希澈住了嘴,专心享受着爱人的吻。原本搂在腰上的手不安分的滑下去,在没多少肉的臀瓣上捏了一把。知道朴正洙明天要出任务,他也没有做下去的心思,狠狠咬了一口那双勾人的唇之后就坐了起来。

朴正洙不满的哼哼一声,橡皮糖一样继续黏在他身上。

“不许再提那件事了。”

“嗯。”金希澈顺着他的背,哄小孩一样轻轻拍着,“我不会出任何事,相信我。”

“我需要你忘了赫宰看到的事,专心应对明天的委托,如果你因为我而分心,我会自责死的,这个委托必定凶多吉少。”

朴正洙深呼吸几下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再次抬头时眼里已经没了先前的无措,重新找回了那个顶天立地的大家长模样。

金希澈露出一个带有安抚性质的笑,指了指桌上的笔记本,“东海跟赫宰的具体任务我整理出来了,你直接给他们就行,钟云的你自己跟他去说。实验室那边我还得亲自盯着,不能陪你太久,总部插进来的内鬼还是拔不干净。”

“我没事,你放心吧,那边确实不能放松。我这边的具体安排今晚有空的话会告诉你。”

“嗯。”嘴上这么答应着,但两人心里都清楚下次见面就说不准在什么时候了。药的研发到了关键期,金希澈不得不寸步不离地守着,而朴正洙也有一大堆任务要处理。

两人最后交换了一个浅尝辄止的吻,朴正洙拿起笔记本先一步出门了。

李东海跟李赫宰不知道跑去了哪,人都不在卧室,行李乱糟糟扔了一地。朴正洙把笔记本打开放到一个显眼的位置后就去了对门的金钟云那里。

在抬手敲门前他才想起金钟云的卧室已经被分配给其他人了,他拐了个弯走到最里间,惊讶地发现墙面上居然多出一扇门来。朴正洙在心里默默感慨了一下自家施工队的效率,手停在空中停了半晌。

那么,哪间是金钟云的?不好直接用能力去察看,朴正洙在稍微思索一下后敲了敲外侧的门,里面传来金钟云的一声“请进”。

呼,朴正洙忍不住笑了笑,金钟云果然让金厉旭住的里间,自己选了比较靠近楼梯的那个。

“啊,正洙哥。”看到他进门,金钟云立马站了起来。

朴正洙示意他坐下,然后打量起改造后的卧室。虽然面积被硬生生削减一半,但剩下的少说也有十来平大,住一个人也是绰绰有余。房间中央立起一道墙,不知是谁的命令,墙上还留了扇木制的门。

察觉到朴正洙的视线,金钟云出声解释;“窗户分到了小旭那边,他怕我闷着。特意留的门。”

听起来合情合理,朴正洙点点头。塔的结构不容许在外侧墙壁上新打洞建窗户,虽然金钟云不会在意,但长久接触不到外界的空气总归是不好的。

他走到床边坐下来,从兜里掏出李赫宰的化验单递给金钟云。

“你想的没错,赫宰确实是S,甚至还要更高。精神体的遗失导致他精神力几乎一直为零,找回来后他的能力才算完全被激发出来。”

“精神体遗失?”金钟云扫了一眼单子上的数据,在心里跟自己的进行对比。

朴正洙简单解释了一下情况,金钟云听完,似是无意地问了一句:“你能确定这个李赫宰没问题吗?”

听到他跟金希澈相同的疑问,朴正洙也沉默了一下,随即他轻轻摇了摇头,“我不觉得他是在骗我,从我遇见他到现在为止,他的表现没有任何问题。就算最后证明我的判断是错的,我也认了。”

金钟云其实也没太在意这件事,只是习惯性问了一句,得到朴正洙肯定地回答后也没追问,转而说起那件委托。

“委托内容我看了,怎么说呢,不难,但确实麻烦。”

朴正洙点头,“总部没有给出零件的具体位置,我们也不清楚M国基地的内部结构,没法提前制定计划,只能到时候随机应变。”

“那个军事基地从事的主要科研项目是医药,但这只是明面上摆给我们看的,背地里在研究什么还不好说。这个零件不像是医疗方面会用到的,反而更像是什么武器。”

“你觉得这个东西是M国的?”

“也不是,只是猜测,东熙不是还说了这看着像我们自己造的。”

朴正洙没有接话,他心底隐隐约约有个想法,思量半天,还是没有说出来。

“那边的药怎么样了?”金钟云问,这个委托确实没太多要说的点,两人合作多年,再怎么艰难的任务都挺了过去,他也没太把委托放在眼里。

“希澈说到了最后阶段,再过几天就可以正式开始实验。”

“那明天先让希澈哥给我两颗,以防万一。”

听完他的话,朴正洙皱了皱眉,开口想要拒绝。

“反正最后还是要在人身上实验,不如这次就让我先来,再说了,明天如果遇到紧急情况说不好还能救我一命。”

看了眼朴正洙的表情,金钟云继续说了下去:“初代Beta版我都吃过,也不没出什么事。现在再怎么有副作用总归也不可能大过第一次。”

“你还敢提那件事?”朴正洙沉下脸。

金钟云吐了吐舌头,“这不也是为了说服你嘛。”

沉默了几秒,朴正洙还是妥协了,他清楚金钟云的体质确实撑的过去,由他来当第一个实验体是最好的选择。况且就算这次拒绝了他,以后的实验还得金钟云亲自上,倒不如别浪费这次机会。

“好,明天早上我去跟澈说。不过。”他竖起一根手指,“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使用,你的重点在保护自己,不是试验药物。”

金钟云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明晚九点出发,你做好准备,明后两天你的事始源会接手,不用太过担心,专心委托就好。”

金钟云思量一下,这几天自己手上的事基本都是基地的日常运作,确实不需要花什么精力,也就同意了他的提议。

告别金钟云,朴正洙左思右想还是不放心,准备下楼去找李东海和李赫宰。刚出塔的大门,就看见崔始源领着欢天喜地的两个小孩往武器仓库那边走去,三人背后吵吵嚷嚷的跟了三只精神体,引得路过的士兵频频侧目。

他小跑过去追上三人,李东海最先感受到他的靠近,转头露出一个有些惊喜的表情,“正洙哥!你怎么来了!”他的白狼对着朴正洙甩了甩尾巴。

听到李东海的话,李赫宰和崔始源也打了声招呼。

“你们这是?”朴正洙跟上三人的步伐。

“他们明天不是第一次出任务嘛,我带他们去仓库挑件称手的武器。”崔始源解释,“而且东海跟赫宰都不会开车,我记着希澈哥前些年不是买了辆摩托,后来也扔进去了,我找找看能不能用。”

“没,我是说这三位是什么情况。”朴正洙指了指身后已经打到一起的一只亚洲狮和一只黑豹,还有站在一旁看热闹看的欢实的白狼。

“噢!东海说赫宰刚刚收回自己的精神体,需要培养一下感情,就召出来玩了。”

“……”过于合理以至于无法反驳。

“结束了让他们来会议室找我,我还有事要告诉他们。”朴正洙回头对着俩人笑了笑,接着对崔始源说,“希澈的摩托进门左转,最里面那个上了锁的房间,密码是我生日,拿出来后记得把门锁好。”

崔始源突然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同时还伴随着“噢~”的调侃声,朴正洙赏了他一巴掌,气呼呼的离开了。

据崔始源介绍,武器仓库分了三层,地上一层,地下两层。像刀剑这样的冷兵器基本都堆在地面上,枪支弹药在第二层,第三层是面积最大的,用来停放包括战斗机在内的各式交通工具。

崔始源把他们领进去,嘱咐了一句别去第三层就先一步离开去找摩托。李东海拉着李赫宰在仓库里跑来跑去。除了批量生产的普通武器外,大厅里还陈列着大家出任务时缴获或是特意收集的装备,琳琅满目的挂在墙上。

李赫宰一眼就看中了左侧承重柱上挂着的两把通体漆黑的匕首。匕首大约三十厘米长,把手处刻着繁琐的花纹,旁边挂着两个镶了碎钻的刀鞘。

李赫宰伸手拿下一把匕首握在手中挥动两下,竟意外的顺手,李东海也摘下另一个,有模有样的耍了个花刀。

“你很喜欢这个。”看到李赫宰的表情,李东海笃定地说。

李赫宰点点头,因为两人的成长经历,比起枪来说,还是用于近身格斗的冷兵器更适合他们。

“始源不是说过我俩可以随便拿嘛,你觉得这个怎么样?”话是这么说着,李赫宰已经上手拿下刀鞘作势要往身上绑了。

李东海不挑,给他什么武器都能拿来用,况且打架的事向来不用他负责,他附和了李赫宰一句,也拿下了自己的刀鞘。

崔始源推着大红色的摩托走过来,看摩托的崭新程度,估计朴正洙没少擦。

“哇,帅!不愧是希澈哥的品位。”李东海感慨一声,把手里的匕首扔给李赫宰就蹦跶了过去,崔始源扶着他坐到摩托上,看到李赫宰手里的匕首后抬头扫了一眼先前挂着匕首的承重柱。
“眼光不错,这两把是钟云哥之前出任务的时候觉得好看顺回来的。”他点头示意李赫宰没问题,可以拿走,“只要不是希澈哥收集的就没事。”

“希澈哥不喜欢别人碰他东西吗?”摩托车没加油,发动不了,李东海两腿撑着地硬生生推着摩托走了一圈。

“也没有,只是他带回来的基本都只能看,切菜都切不了。”

李赫宰了然的耸耸肩,然后他指着那辆骚包的摩托车,“你确定要我们骑这个颜色的出去,未免也有些太显眼了吧?”

崔始源招手让李东海回来,然后开口解释道:“我待会给他贴层膜就行。总部的摩托还不能给你用,上面有本国的标志,某种程度上来说比这个大红色的更显眼。在不能确定犯事的人是军方还是其他组织的时候还是不要用总部的东西比较好。”

李赫宰点头,把手里收拾妥当的匕首递给李东海,“那我和东海先去找正洙哥了。”

“嗯,去吧,摩托明早我给你送过去。”

两人按朴正洙的话去了会议室,看到他们进来,原本围着桌子坐了一圈的士兵整整齐齐的站起来对着他俩敬了个礼,然后全都离开了。

有点被这个阵势吓到,李东海愣愣的坐到朴正洙旁边,朴正洙拍拍他的头,“你可是SUJU的编内人员了,他们尊敬你是应该的,这么怕干什么。”

李赫宰把他们拿了金钟云匕首的事汇报完毕,也落座听朴正洙开始讲解他们的第一次任务。

从行进路线到一些细枝末节,朴正洙老妈子一样事无巨细的嘱咐了遍,听的李东海昏昏欲睡。

“好!”朴正洙一拍手,李东海浑身一颤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差不多就这些,我都整理成笔记放到你们卧室了,待会再熟悉熟悉。任务不要紧,重点是保护好自己千万不要受伤。”

李东海扫了一眼李赫宰的神情,确认他是从头到尾认真听完后松了一口气,估计朴正洙也是因为如此才没叫醒他。

两人道别后就出了会议室。

忙活一下午,太阳已经被山头吃了大半,整个基地笼罩在最后一点夕阳的余晖下里,李东海捂着咕咕叫的肚子拉着李赫宰去觅食,他俩从中午开始就什么都没吃过。

从食堂吃饱喝足出来后,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两人聊着天回了卧室。

李赫宰进门后就拿起桌上摊开的笔记本仔细察看,李东海则收拾着两人带来的行李。在心中整理好后,李赫宰挑出重点简略给李东海说明了一下,再三确认他听进去了以后便起身去洗漱,李东海偷偷摸摸的跟了进去。

两人闹完已经到了后半夜,李赫宰抱着人倒进柔软的大床,心里还在想着明天的任务。

“赫~晚安~”是李东海迷迷糊糊的声音,以及一个落在嘴角的轻吻。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