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UJU】Gloomy

Chapter Text

Chapter 6

“精神力水平太低了,其他都没什么问题。”申东熙拿着报告单出来,简单评价了一句,“机器扫了三遍才扫出来点。”他把报告递给金厉旭,李东海眼巴巴地凑过来看。单子上印着一堆数字,还有申东熙用红笔特地写上的几句标注,他是一个都看不懂。

金厉旭摸着下巴大概扫了一眼,心里有数后抬头看向门口,“特哥他们应该也快聊完了。”

说着,朴正洙就带着李赫宰走了进来。金厉旭把报告塞到他手里,李东海一脸期待地看向他,申东熙挑了挑眉,示意朴正洙说一下他的发现。

朴正洙低头看了眼报告,说实话他也看不懂,这类事情一直以来都是金厉旭跟申东熙二人在负责,即使有了单子边缘的注释,他也不是很能理解各个数据的意思。

在心里记下那几句红笔写的话之后,朴正洙把单子折叠整齐放进兜里,“赫宰的精神体丢了,找回来就可以了。”

“丢了?!”金厉旭不可置信的喊了出来,骤然拔高的声音让旁边的李东海抖了一下。

“…这玩意还能弄丢?”申东熙也问了一句,他所有的理论跟实践知识都没告诉过他,跟哨向相伴相生的精神体还会丢失。

看到两位“前辈”过于激烈的反应,李赫宰也逐渐意识到这事确实挺不寻常的。发现他们二人用一种观察实验对象的眼神打量着自己后,他求助般看了李东海一眼,李东海走过来悄悄握住他的手。

“目前来看确实是这样的。”

一位医生和一位科学技术顾问同时陷入了沉默。

精神体是哨向精神的具象化,虽说通常以动物形态存在,并且能被哨兵向导触碰到,也能对现实产生影响,但那毕竟只是精神的化身。换句话说,精神体是什么样,会出现在哪里,什么时候出现又什么时候消失,完全取决于主人自身的意志。叛逆到一出生就跑丢的精神体大家还都是第一次见。

两人看向李赫宰的眼神更奇怪了。

申东熙深吸一口气,决定暂且接受这个有些离奇的事实,“关于丢在哪里了有头绪吗?”

朴正洙点头,李赫宰的脸又不可控制的红了起来,感受到他情绪的李东海也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耳尖一点点红了个透。

金厉旭眯起眼睛把他俩从头到尾扫了一遍,实在想不到一个精神体出走的事怎么能让两人红成这样,他选择直接去问朴正洙。

“特哥,到底怎么回事?”金厉旭还是没有直接问出来,而是用自己的精神游丝碰了碰朴正洙。

“他俩结合的时候太入迷,把精神体召出来后忘了收了。”

“?”小金堂皇。

“那再收回去不行吗?”以至于他没有收住音量就这么问了出来。除了朴正洙以外,其他人都用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他。金厉旭后知后觉得捂住嘴,一脸无措地看着刚才跟他在后台交流的朴正洙。

“嗯……”朴正洙想了想,“因为赫宰一直待在东海身边,能力被东海压制着没能觉醒。在东海短暂离开后,一直被压抑的本能彻底爆发,东海怕他伤到自己,就把赫宰拉进了自己的精神图景。那时赫宰精神力暴走,估计是无意间召出了精神体,然后忘在那里了。”他避重就轻地解释了一下。

“我去找回来就行了,你们先去休息吧。”朴正洙挥挥手,示意金厉旭跟申东熙先走。两人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想继续看热闹的想法,却碍于朴正洙不容置喙的语气,只得乖乖出了实验室。

“哎,你能不能想办法让我们看看?”走到门外,申东熙戳了戳金厉旭。

“我?你让我在正洙哥眼皮子底下搞那些小动作,我还不想被他弄成傻子。”金厉旭拍了他一巴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实验室内,朴正洙拉起李东海的手覆在自己的太阳穴上,“开始吧,我卸掉自己的精神屏障了。”

李东海应声,将两人带进自己的精神图景。

映入眼中的是一片雪白,三人站在萧瑟的雪原上,朴正洙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他有些讶异地看向李东海,他本想着这孩子的精神图景应该平和安静,永远有温暖的阳光,甚至像童话里的仙境那般,总之,怎么样都不会是这片冰冷的雪原。

精神图景是哨兵或向导的具象化的精神世界,也是他们真实的精神状态的体现,李东海内心居然这么的苍白凄凉。饶是如此,他也没有半分怀疑李东海面上的开朗活泼是装出来的,他甚至在心里暗暗决定,以后要多关心一下他的精神状态,试着让李东海嘴角的阳光也能照进他心里。

注意到朴正洙眼中微微的惊讶,李东海有些担忧地问“怎么了正洙哥?有什么问题吗?”

朴正洙回过神来,对着他笑笑,“没事,只是没想到东海的精神图景会是这样的。东海,你帮赫宰竖一个精神屏障,尽可能强一些吧,我找找赫宰的精神体,可能会伤到你们。”

李东海点头道是,揽住李赫宰架起了一个厚重的精神屏障。

朴正洙闭上眼静下心,庞大的精神力场瞬间迸发开来,沿着平整的雪原向外拓展。李赫宰咬紧了牙关才没哼出声,即使有李东海拦着,过强的精神力还是让他有些抵抗不住,心脏像是被一只大手攥紧,再狠狠地撕扯,疼得要命。李东海也出了满头的汗,两条腿都有些微微发抖。

正洙哥的能力到底强到什么程度,两人不约而同地想,这还只是单纯的在搜寻精神体,若是他有意去攻击一个人,那又该是多大的力量。

两人快撑不住站立的脚步时,朴正洙收起了自己的精神力场,轻巧地说了一句,“找到了。”

李东海长呼一口气,直接原地坐了下来,两腿还在止不住的颤抖,李赫宰扶着膝盖弯腰喘着气,初见时被压到跪在地上的不好回忆又一次涌上心头。

看到两人这副模样,朴正洙有些抱歉的露出一个笑,“这样是最有效率的办法了,对不起了啊,又让你们体验一次这种感觉。”

没等到回应,朴正洙继续说了下去:“在西北方向有很微弱的精神力波动,应该是距离我们所在地太远的原因,我不能准确定位出来。东海,你能不能带我们往那边挪一点?”他蹲下身子轻轻点了点李东海的眉心,温柔的精神游丝缠上李东海,帮他极大地缓解了过度使用精神力带来的脱力感。

看到李东海迷茫的神情,他解释道:“只需要想就可以了,精神图景内的一切都是依照着主人的心意来的。只要你的愿望够强烈,所想就都能实现。这是你的精神图景,我没法提供帮助。”他收回手,带着鼓励的目光落在李东海澄澈的眼睛里。

“我试试。”李东海闭上眼,一阵天旋地转,三人又重新出现在雪原上。没有任何景色的变化,依旧白茫茫一片,没有一棵树一根草,唯一不同的是天空中飘起了雪花。

李赫宰注意到前方有一个黑色的影子在晃动,他眯起眼仔细察看,心里突然涌起一种及其怪异的感觉。那就是我的精神体?他想,同时迈开步子接近那个不明黑色物体。

朴正洙的精神游丝跟了上来,缠在李赫宰的手腕上,“那是我检测到唯一带有精神力的东西,你说过东海的精神体是白狼,那么这只黑色的就只能是你的了。”

纯黑色的生物也注意到了李赫宰,他没有再移动,而是停下了脚步坐在原地。

也会是狼吗?李赫宰忍不住在心里猜测,就像正洙哥和希澈哥的两只狐狸一样,他和东海的精神体会是两匹狼吗?怀着各种各样的猜测,他几乎是跑到了精神体面前。

是一只巨大的黑豹,即使保持半坐在地上这个姿势,黑豹也快到李赫宰的肩膀那么高了。

李赫宰有些惧怕地站在一米开外的地方,不知道该不该伸手去碰,野兽过于巨大的体型让他一时也不敢行动。

黑豹歪着头盯了他一会,优雅地起身迈着猫步向他走来,李赫宰彻底僵住了。李东海下意识向前两步,被朴正洙拦了下来。属于他的白狼懒懒散散的趴在两人身边打了个呵欠,一脸无聊地看着自己好友与主人的相认。

没错,在李赫宰的豹子被忘在精神图景的这几年里,白狼靠着自己的热情与厚脸皮攻略下了清清冷冷的黑豹,并成功交上了朋友。

黑豹抬头舔了一下李赫宰的下巴,猫科动物布满倒刺的舌头扫过脸颊,带来一阵难以忍受的痛感。

李赫宰甩了下头避开黑豹的舌头,在看到黑豹带着些埋怨意味的眼神时突然笑了出来。

“你是在抱怨我把你丢在这了吗?”他试探性地伸手摸上黑豹的头。

黑豹很给面子的从嗓子眼咕噜一声,仰头蹭了蹭李赫宰的手。朴正洙提到嗓子眼的心也跟着落了下来,这件事触及到他的知识盲区,遗失多年的精神体是否能听主人的话他心里也没数,在李赫宰靠近黑豹的同时他一直戒备呗,生怕豹子一口咬下李赫宰的手。

“好了,试试能不能把他收回来。”朴正洙也走近他们,半蹲下来。

“怎…怎么收?”李赫宰有些局促地站在原地,手还搭在黑豹耳朵后面不愿拿开。

“你想着我要把他收进来就可以了。”李东海开口,同时先一步召回了还趴在原处的白狼,白狼的身体逐渐虚化,变成了一片莹白色的光点。

李赫宰闭上眼睛,调动自己精神力试图收回黑豹,在感受到手中毛茸茸的触感消失时,他睁开眼睛,正好撞进黑豹平静的双眼,黑豹彻底消失的一瞬间,一种及其强大的力量充满他的身体。

如果说哨兵的能力的觉醒是让他睁开了双眼,那么精神力的回归就相当于给了他一台及其精密的望远镜。现在他不仅仅是能看到,更是能清楚地感受到每一个细节。

就连与他结合过的李东海,也感到自己的能力有了些许提升。

李赫宰缓慢适应着本该就是自己的能力,朴正洙也用自己的精神游丝帮助着他,这种事李东海不熟悉,朴正洙就接手过来,尽可能让李赫宰能舒舒服服的拿回自己的精神体。

“正洙哥!”李赫宰突然开口,声音有些微微发颤。捕捉到这一丝情绪的李东海有些疑惑的凑上来。

“嗯?”朴正洙歪着头看向他,哨兵的情绪出现了极大波动,他有些担心李赫宰是不是接受不了突然增加的高强度精神力。

“不…不!”李赫宰突然起身向着某个方向跑去,在李东海拉住他之前停了下来,然后愣愣地盯着眼前白净的雪原。

“赫宰?怎么了?”李东海着急地看着他,朴正洙带着关怀的目光也投了过来。

“正洙哥?”李赫宰回头,有些懵地盯着朴正洙看了老半天,甚至伸手摸了摸朴正洙的脑袋。朴正洙偏头躲开他的手,李赫宰满脸不相信的在朴正洙和李东海之间来回转动着视线。

“到底怎么了?”李东海脾气突然上来了,大声的呵了李赫宰一声,把李赫宰吓得抖了两抖。

“我刚才看见…”李赫宰这才像是被那一声喊回人间一样开口,“就在那。”他指着自己刚才跑向的方向,“正洙哥满身是血地躺在雪地里,东熙哥跪在他旁边,身上也都是血。还有钟云哥,他在远一点的地方抱着另一个人哭,那个人也是浑身的血,我感觉他好像已经…死了。”

出乎意料的话让朴正洙愣在原地,李东海也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你…看到?”朴正洙嗓子眼有些发干,部分哨兵确实拥有预知未来的能力,难道李赫宰的精神力原本强到了那种程度?

李赫宰点头,视线仍然固执的锁定在那块地方,“我不知道钟云哥抱着的人是谁,他的脸被挡住,我看不清,但我能感受到他身上已经没有生命的气息了。”

“那人是哨兵还是向导?”朴正洙半天说不出话,李东海开口问了一句。

“我不知道,感觉都很像。”

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让朴正洙的眉毛拧的更紧了,他想直接进入李赫宰的大脑,亲自看清楚实情,却被一道陌生的精神屏障阻止了。他有些错愕地盯着李赫宰,那股力量明显不是李东海,那么只有可能是李赫宰回归的精神力自发拉起的一个屏障。

“我…我我…我看到新的了。”李赫宰结结巴巴的又说了句,“是希澈哥。”朴正洙的瞳孔瞬间缩了起来,“希澈哥在一个建筑里,正在跟一个人吵架,吵得很激烈。那个人!那个人掏出了一把枪!”

朴正洙急切地站起来一把捏住李赫宰的双肩,力度大到整个人都在颤抖,“然后呢?希澈怎么样了?然后呢?”

李赫宰像是被吓到了,无措的摇头,“没有了,到那人举枪对着希澈哥就结束了。”

朴正洙失神地盯着李赫宰,半晌,才像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一样松开了手,他深呼吸几下压下心头逐渐膨胀的恐惧感,他知道自己不能慌,自己要先冷静下来。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接触到朴正洙的眼神,李赫宰慌慌张张的开口解释,“他就那么突然出现了,然后又消失,我没那么想过,他是自己跳出来的。”像是怕朴正洙误会自己,他特意强调不是自己心中所想具象化了出来。

“我不是怀疑你,赫宰,除了你看到的那些外,还有别的什么不同吗?”声音虽然还是在发颤,但相比较之前已经冷静了不少。

“很多,我不知道怎么描述,感觉像是能知道的东西更多了,以前我只能看到表面,现在我能感受到物体的内部了。”

李赫宰说过的话在朴正洙心头盘旋,他更偏向于相信李赫宰所看到的真的是未来,那么他会在什么时候发生?又是为何发生?还有那个金钟云怀里抱着的人,究竟会是什么身份?还有希澈……他为什么会独自一人出现在那个地方,他在跟谁吵架,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个人最后……开枪了吗?

又是一阵深不见底的恐惧,朴正洙强迫自己先忘了金希澈,开口要求李赫宰把自己看到的再描述清楚一些。

“是一大片雪地,我不知道跟小海的精神图景有没有关系,但你们是躺在雪地上的。钟云哥在离哥大概五米多远的地方抱着一个人哭,再远一点有一大块东西正在冒烟。”他歪着头回想着刚才短暂看到的画面,“希澈哥是在一间很大的房间里,房间中间有一张桌子,希澈哥就跟桌子后的人在吵架,然后希澈哥好像说了什么,那个人很生气,从抽屉里拿出枪指着希澈哥,然后…就结束了。对不起,我看不到后面发生了什么。”

朴正洙分析着这几句话的意思,他进不去李赫宰的大脑,只能凭他的描述来搭建场景。

他一点点梳理着线索。

如果不是受东海的精神图景影响,这件事最有可能发生在冬天,是我们在出任务的途中出事了?能让我和钟云同时出动的任务等级必然是S级,或者干脆是政府指派下来的任务,难道是那个B级的委托?

不,他否认自己,东熙也在,还有一个不明身份的人随行,那会是什么任务?护送任务?这也能解释李赫宰不认识的那个人是谁。

那为什么钟云会抱着那个人哭?不管护送对象是政客还是高官,不幸身亡的结果顶多算是任务失败,总部给SUJU记上一笔,为什么钟云会哭?只能是因为那个人我们认识,并且跟钟云关系匪浅。

有这样的人吗?或许有,但都死了。那么赫宰看到的会是过去吗?不可能,我很少受那么严重的伤,唯一的一次还是和希澈在一起,他看到的只能是未来。

那么希澈又是在哪?这件事应该发生在我们受伤以后,希澈在处理这件事。那么可能是在总部吗?跟他对峙的那个人是?King?

心里千回百转绕了无数个弯,无数个可能性同时涌上他的心头,又一一被否认,他闭上眼定了定心神,重新对上两个小孩满是担心和无措的双眼。

“没事。”他开口安慰,“部分哨兵有预知未来的能力,赫宰刚才看到的很有可能就是即将到来的未来。”这句话说完,两人眼里的担忧更重了。

“不过既然我提前知道了,我就有足够的精力去准备,不用担心,你们不会不相信我吧。”他笑眯眯地问了一句,把心中的慌乱隐藏得很好。

李赫宰和李东海对视一眼,同时在对方眼中看到了不信任。朴正洙过于剧烈的情绪波动他俩都感受到了,但听出他话中的抗拒意味,两人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正洙哥,我的精神力刚刚恢复,可能…只是有些…嗯…不稳定,不要因为我的话…”

朴正洙轻轻摇头打断他,“哨兵的每一个直觉和预感都是有迹可循的,你的精神力刚刚恢复就能看到这个场面,说明…很有可能就是真的。”

两人一时间沉默,朴正洙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现在再打圆场就显得过于刻意,他放弃了继续安慰孩子们的想法,“我之后会和钟云他们商量的,至少就目前来看,这不会是一件马上就要发生的事,我们有充足的时间去应对。不用担心我们。”

他抬手示意李东海可以走了,然后他接着对李赫宰说:“如果以后再看到什么,或者梦到什么,一定记得告诉我。还有,这件事你们不用管了,我…会着手解决的,眼下最重要的是物资和委托,我需要你们忘记这件事,先把重心放在当前,这件事之后再说,好吗?”牵扯上金希澈,他引以为豪的冷静自持就全都崩塌,现在他只想逃离这个地方,去见金希澈,在真真切切的抱住他后再静下心来考虑别的事。

李东海多多少少也明白朴正洙在害怕什么,他悄悄给李赫宰打了个手势,收起了自己的精神图景。

朴正洙仍然失神地望着地面,从雪地切换到实验室也没能让他回神,李赫宰伸手拍拍他,“正洙哥,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朴正洙抬头僵硬地扯出一个笑,“嗯?”

“希澈哥的精神体也一直在你的精神图景内,为什么他没有像我一样受到影响?”

朴正洙舒了一口气,他生怕李赫宰再开口就是他看到的接下来金希澈中枪的场景,“因为我跟澈的精神图景早就融合了,你们看到精神图景是我的,也是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