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UJU】Gloomy

Chapter Text

Chapter 3

塔在外面看起来很是狭长,但内部却意外的宽敞。沿着弯弯绕绕的楼梯爬了近一分钟就到了塔顶。塔顶是一间很大的会客厅,向下一层是宿舍,一共有四间卧室。

朴正洙带着两人进入会客厅的时候,沙发上横七竖八地躺了三个人,看见大家长进门后立刻坐直身子,一脸戒备的看向两位生面孔。

“这位是李东海,这是李赫宰。”朴正洙先开口介绍。

“希澈哥呢?”一个长相很年轻的人开口问。

“希澈说有些事,先去实验室了。”

朴正洙带着两人坐到最旁边的沙发上,那个本来坐在正中的高个子起身示意朴正洙坐上主位,被他摆摆手拒绝了。

两人对面的沙发上瘫着一个有些胖的人,他在发现回来的人只有朴正洙后重新躺了下去。

“他们是海城本地人,一对已经结合过的哨向,结合程度差不多可以达到100%,我们正好需要这样的人。”朴正洙拍拍手,示意大家集中,“以后就要成为家人了,大家先介绍一下自己吧。放心,他们两个人很好,我和希澈都很满意他们。”

这句话扔出来就像是免死金牌一样,在座三人的眼中的警惕和防备瞬间降下来不少,他们三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坐在最中间的人先开口了。

“我叫崔始源,A级哨兵。”他站起身准备和李东海握手,被抢先一步的李赫宰截了下来,“你好,我是李赫宰,他是李东海,我的向导。”崔始源也不恼,带着得体的微笑点点头,重新坐回了沙发上。

李东海有些不满意的拍了李赫宰一巴掌,扯了扯他的衣服让他坐下来。

“金厉旭。”长相年轻的男人冲他们点点头,就算打过招呼了。李东海跟李赫宰咬了咬耳朵,他们觉得他就是金希澈说的那位性冷淡的向导。

“李赫宰呀~”躺在沙发上那人一骨碌坐起身子,对李赫宰咧开一个有些不怀好意的笑容。

“?”

“你只有……C级吧?”

看到李赫宰不情不愿地点点头,那人用力一拍巴掌开始大笑,一边笑一边感慨地说:“终于,终于有人比我的等级还低了,希澈哥再也不会拿我的等级说事了哈哈哈哈……”

李赫宰脸色彻底沉了下来,要不是李东海在一旁拉着他,估计他能冲上去揍这人一顿。

“好了东熙,别闹了,赫宰的能力有些问题,别太早下定论。”朴正洙制止了男人逐渐猖狂的笑。

听到朴正洙的话,李东海眼睛立马就亮了,他一直觉得李赫宰不该只有这样,现在另一位强大的向导也这么说,他心里顿时有了期待。

朴正洙明白他心里在想什么,对他摇摇头,示意这件事以后再说。

胖胖的男人收起笑容,正色道:“申东熙,B级哨兵,很高兴认识你们!”

迎新大会就算告一段落,一时间没了话题的众人有些尴尬地坐在一起。空气快要彻底凝固的时候,有人推门走了进来。

像是被会客厅的氛围吓到,来人怔在门口,手里还拿着用来擦汗的毛巾,停在半空放也不是继续擦也不是。

应该是刚才训练场上的那个人吧,李东海侧头看向他,扬起一个笑。

“钟云呐,过来坐下吧。”朴正洙抬手招呼他,金厉旭伸长脖子拍了拍自己身旁空着的位置,金钟云这才像是回过神般阖上门坐了过去。

“希峰……希澈哥呢?”应该是碍于有外人,习惯性脱口而出的外号被金钟云硬生生改成了敬称。

“希澈去实验室了。他们是我新带回来的哨向,李东海,李赫宰。”

金钟云顺着朴正洙的视线看向两人,向前倾身鞠了个躬,“你们好,我是金钟云,S级哨兵。”他对李东海笑了笑,狭长的凤眼微微眯起,很是好看。刚进门时李东海甜甜的猫咪笑让他很喜欢这个小向导,周身有些冷峻的气场也随着这个笑柔和了下来。

“嗯……这就是SUJU的所有人了。”朴正洙站起身,郑重其事地对两人说,李东海慌忙拉着李赫宰也站了起来。

“欢迎你们加入。”

金钟云配合地鼓起掌,说实话,队里来了新人他是很高兴的,而且又是朴正洙亲自挑选的人手,他先入为主的就喜欢上了李东海跟李赫宰。对于朴正洙肯定的人和事,他总是无条件支持。

李东海面对大家鞠了一躬,顺带把李赫宰的头也摁下去,“希望以后能和大家好好相处,呃……谢谢你们。”

“喂喂,这小学生自我介绍的气氛是怎么回事?”金希澈一脚踹开关得好好的大门,成功挽救了尴尬到极点的氛围。

“以后就是一家人了,非要整得这么隆重干什么,特儿你也真是的,你一严肃起来,孩子们都不自在,放轻松放轻松。欸你给我让开,别占着我的小海不挪窝。”他走过来熟练地把李赫宰挤到一边,自己揽着李东海就坐到了朴正洙旁。

李赫宰咬着牙深呼吸一下,硬生生压下心里汹涌的怒火。

“哟?”金希澈有些意外的回头看了他一眼,“怎么突然这么乖了?吃错药了?路上怼我的勇气呢?”

李赫宰张了半天嘴硬是没憋出来一句话,气呼呼的转过头选择不去看金希澈。

李东海看着李赫宰黑的跟锅底一样的脸,差点没笑到背过气去。他还从没见过李赫宰这么吃瘪的脸色,抱着金希澈笑得眼泪花都出来了。

两人这么一闹,气氛也就缓和下来了。李东海跟李赫宰本就不是怕生的主,而SUJU其他队员也没一个正经人,金希澈这么一插科打诨,大家飞快地就聊到了一起,从李赫宰被鱼吓哭过说到金希澈十岁了还尿床,众人的老底都被揭的一干二净。李赫宰像影子般跟在李东海身后,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众人,偶尔开口吐槽两句,句句都是经典,闹得每个人都动了跟他打一架的心。

朴正洙坐在一旁安静地看着大家伙闹腾,他又一次觉得自己坚持要带回李东海跟李赫宰是对的。SUJU里的其他人闹归闹,但因为从小就被塔养着,多少沾染上了塔那种腐朽破败的气息,很难彻底放开自己玩起来,什么时候都有所顾虑。而那两个小孩不一样,他们生于自然长于自然,在朴正洙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整日为了生存奔波时,他们在海城温柔的晨光里相拥,在淳厚的海城居民的帮扶下成长。他们身上天然带着的阳光正是SUJU内部所需要的。

玩得差不多了,朴正洙轻咳一声,还吵吵闹闹的众人立刻安静了下来。李东海有些被吓到,他也第一次明白了SUJU内部真正的掌权人是朴正洙而不是金希澈。

“分一下宿舍吧,总不能让他们跟普通士兵住在一起。”

金钟云跟金厉旭这两个住单间的人对视一下,都感觉有一个危字写在自己头顶。而那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一起去的崔始源跟申东熙,则一人端着一杯咖啡,一幅岁月静好的模样。因为两人同为哨兵,自打SUJU搬到这里来后两人就共用一间卧室,现在也乐得看戏,心里笃定了祸水不会殃及到自己头上。

李东海打量了一下大家各异的脸色,心里也明白了个七七八八,他小心翼翼地开口:“要不我和赫宰在这里打地铺吧。”他指了指脚下,“我看这儿也挺宽敞的,就不用麻烦你们了。”

金希澈听完,大手一挥,“怎么能让我的宝贝打地铺呢。”

“那您是准备自己打地铺吗?”申东熙撇撇嘴,这不吐槽还好,他一张口金希澈就想起他了。

“神童呀。”金希澈勾起一个笑。

申东熙感觉自己脑门上瞬间就爬满了冷汗,“你你你你别看我,我跟始源住在一起的。”

“我也没说不让你们住一起。”

“那就好。”申东熙长舒一口气。

“我记得你们的卧室应该是四间里最大的吧。”这句话把申东熙放了一半的心又重新提回嗓子眼,“把你们的卧室从中间隔开,然后让钟云跟厉旭住进去,然后你们,呃……你俩谁的卧室更大一点。”金希澈看向金钟云和金厉旭。

两人对视一眼,金钟云指了指自己。

“那你俩住钟云那边去,让小海住厉旭的房间。”

“希澈哥,真的不用了。”李东海拽了拽金希澈的袖子。

“没事。马始的房间顶两个我的卧室大呢,分成两块住起来刚好。”

“那就这么定了。”金希澈果断下了定论,他觉得自己的决策英明的紧。

朴正洙垂眸想了想,一时间竟真的没有更好的方案了。三人睡一间肯定不现实,又不能让金钟云跟金厉旭这两个单身哨向睡一张床上,他俩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嗯。”他点头,“就听希澈的吧,这样是最好的。钟云,先委屈你跟厉旭了。”朴正洙一开口,大家自然是没了反对的声音。

金钟云是没什么意见,有个能睡觉的地方他就满足了,就算朴正洙决定让他来会客厅打地铺他也举双手双脚赞同,只是旁边的金厉旭委委屈屈的撇着嘴,一幅不开心的样子。

李东海不由自主红了眼眶,SUJU里每个人所表达出的善意让他心里酸酸涩涩的,就连皮了一路的李赫宰也郑重地给大家道了谢。

朴正洙注意着孩子们的脸色,自是察觉到金厉旭的反常,他偷偷给他递过去一条消息。

“厉旭啊,真的对不起,以后我会着手扩建卧室的。”

金厉旭接收到脑海里响起的声音,一脸不赞同的看向朴正洙,“特哥,为什么要把卧室隔开呢?我直接跟钟云哥睡一起不行吗?”问出口的话却出乎朴正洙的意料。

“你不是一直不喜欢跟别人太亲密吗。”金钟云接话,“没事,不麻烦的,应该很快就能完工。”他理所当然地认为金厉旭是怕麻烦才开口拒绝的。

金厉旭想要反驳,却被金希澈打断。

“大中午的,我都快饿死了。大家收拾收拾下去吃饭吧,我喊人上来整理卧室,你们把自己的东西整理出来就行,剩下的我来安排。”

说完,金希澈就揽着朴正洙下楼了,李东海环视了一圈,再次鞠躬道谢后也拉着李赫宰逃出了这个是非之地。

在金希澈的旨意下,金厉旭先把自己的房间腾了出来让李东海他们能有个歇脚之地,而基地里的士兵也搬着建筑材料紧锣密鼓地开始工作,尽可能赶在大家吃完中午饭前把工程干完。

李东海把自己摔进柔软的大床里,怎的都不愿起身。先前一直睡在冬凉夏暖的硬土炕上,现在第一次摸到软乎乎的棉花,这种整个人都陷进去的感觉让他异常的放松。

李赫宰放好行李后欺身压下去,把李东海搂进自己怀里在床上打了个滚。李东海被他抱着,整个人软在他胸前,毛茸茸的头蹭进温暖的颈窝,猫咪一样呼噜着。

一时间没有人说话,耳边只有塔内自带的白噪音。

为了保护哨兵敏锐的五感,塔的隔音做的相当好,同时不间断地播放着诸如风扇声海浪声的白噪音,还掺杂了自家向导撒娇一般的小呼噜声,李赫宰也少见的彻底放松下来。

卧室其实很宽敞,比两人之前住的小棚屋都要大上些许,有独立的卫生间跟浴室,甚至还配备有阳台。阳台木制的门框上挂了一串风铃,金厉旭并未带走,在初秋微凉的风中轻轻响动着。

李赫宰瞥了一眼声音来源。风铃下端挂着一个木牌,他侧头辨认了一下,上面刻着两个字——艺声。

正午的阳光从窗户里斜射进来,洒在人身上,温暖的紧。在李东海迷迷糊糊快睡过去的时候,李赫宰开口问他:“想吃什么?”

“嗯?”李东海闭着眼睛哼唧一声。

“希澈哥刚才让我们下去吃饭。”李赫宰不疾不徐地解释。

“噢…不吃…”李东海的懒惰性子彻底上来了。

李赫宰转头吻上他,含住那两瓣薄唇厮磨,汲取着爱人的涎液。李东海让他吻的晕晕乎乎的,本能的张开嘴回应。

李赫宰伸手环住李东海的腰,翻了个身把人压到身下,温柔缱绻的吻也逐渐激烈起来,身下某处已经有了抬头的趋势。意识到大事不妙的李东海忙伸手推他,他一点也不想在来到新家的第一天就被搞到下不了床,那也太丢人了。

感觉到李东海的抗拒,李赫宰抬起头看着他邪邪一笑,“还想不想吃饭呢?”

“想想想。”李东海头点的跟拨浪鼓似的,起身拉着李赫宰准备下楼。李赫宰顺从的跟上他走到门口,在李东海伸手准备开门的时候,又把人压到门板上吻了上去。李东海的背咚的一声撞上门板,他不由自主嘶了一声,李赫宰放开他,手顺着挺直的背抚摸下去。他把头靠在李东海的肩上,犹犹豫豫的开口。

“我们能相信他们吗?”

“能。”李东海笃定地说,“他们都是好人,我喜欢他们。”

“……”李赫宰沉默着,李东海太过善良,纯净到近乎透明的内心让他觉得世间没有恶意,哪怕是有人故意伤害了他,他也能为对方找出一个原因,然后原谅对方。

“我不是还有你嘛,你会保护我的对吗?”李东海抱上李赫宰,他心里也清楚对方在怕些什么,毕竟从前他可是差点因为自己的善念丢了性命。

那是李东海在山上捡到的一个受了伤的哨兵,彼时李赫宰还没有觉醒,塔里例行征兵的人刚刚走了一波,两人趁着阳光正好准备上山晒太阳。

爬过半山腰,一个黑影突然从路边蹿出来,一把闪着寒光的刀就冲着李东海去了,李东海没反应过来,反而是跟在他身旁的李赫宰下意识把他往后一拉,自己抬手挡住了这一刀。刀刃卡在李赫宰的小臂里,来人像是没想到会失败一样,一慌乱刀便脱了手。李赫宰反手拔出刀抬腿一脚把人踹倒,手里握着的刀也毫不留情的捅穿她的肩膀扎进地面,把人钉死在地上。

是位女性哨兵。

一切都电光石火般发生了,李东海被李赫宰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力带到摔在地上,他连站都没有站起来,就先催动精神力压制住暴走的哨兵。

“赫!”李东海又红了眼眶,慌里慌张的脱下外套准备给李赫宰包扎,李赫宰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什么大碍,一边抬起下巴指了指地上不停咆哮着的女人。

李赫宰一脚踩在女人肩部的刀上,又把匕首往里送了一点,女人嘶叫到嗓音都哑了,却在李东海精神域的压制下只是原地颤抖着。

李东海蹲下身子看着灰头土脸的女人,一边轻声安慰着一边伸手触上女人的太阳穴,试探性地伸出精神游丝去安抚她。女人先前的记忆涌上李东海的大脑。

“她……是从塔里逃出来的。”

听到“塔”这个字,女人突然暴起,摆脱了李东海的压制转身准备逃脱,李东海猝不及防被推的一个踉跄坐到地上,李赫宰放开压着伤口的手扼住女人的脖子把人重新控制住。小臂上血汩汩地流出来滴到地上,但他还是压下了心头的杀意,李东海向来善良,对所有哨向都抱着“这是同伴”的想法,他心里清楚,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不会违背李东海的意思。

李东海重新跪到女人身边,放弃了读取记忆这个做法,直接把自己的记忆输了进去。

“看到了吗?我跟那里无关,我也从他们手底下逃掉很多次了。”女人睁大眼睛静静盯着李东海,眼中满是惧怕。

“我不会伤害你的,听懂了吗?我会帮助你。”李东海继续安抚着女人的情绪,用自己的精神域把人包裹起来,小心翼翼地行动着。

“他们走了,已经离开海城了,不会再有人来抓你的。相信我好吗?我不会伤害你,相信我。”李东海比了个手势示意李赫宰放手,李赫宰像是没看到一样继续掐着女人的脖子,直到他被李东海重重地踹了一脚,才不情不愿地松手,但仍然警惕着女人下一步的动作。

李东海的神经也紧绷到极致,四周压抑的精神域一层叠着一层,时刻准备着聚集过来压到女人身上。但女人似乎是相信了李东海,在李赫宰收回手时并未有其他动作。

“我……以为你是来抓我的,你是向导,我以为你是他们的人。”女人踌躇着开口,她蹲在草里袭击李东海的原因就是她感受到了向导的气息,异常敏感的神经让她把李东海当成了塔派出的人。

李东海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他抬头看了一眼李赫宰,得到肯定的回答后转头重新看向女人,“先跟我回去好吗?你受了伤,又是孤身一人,跟我先住在一起是最好的。可以吗?”

除了肩部刚刚被李赫宰捅的一个血口子,女人身上还有大大小小的刀伤,腹部甚至还有一处枪伤,应该是逃跑的时候弄的。女人神色有些诡异,她静静盯着站在自己身旁的李赫宰,在触到他的眼神时慌乱的回避了。

“好。”女人扯出一个笑,“我……我相信你。”

看到女人的表情,李赫宰突然直觉这女人有问题,他轻咳一声,示意李东海别这么着急作决定。

李东海对同类的包容心大到极点,尤其是决心反抗塔的那些人,他无视了李赫宰的提醒,小心的拔出刀,准备抱起躺在地上的女人。

他也放松了对女人的压制,就在刀拔出来的一瞬间,女人一个劈手夺下刀重新瞄准了李东海的脖子。李赫宰吓得一个激灵,立刻拉着李东海往后退,刀刃堪堪擦过脖颈从肩头捅了进去,李东海闷哼一声,彻底放开了精神域的压制。失去了向导能力压着的女人快速起身,癫狂地喊着:“贱人,去死吧。我早就知道你在骗我了,哈哈哈哈哈……真以为我相信你了吗,你这个蠢货……”

李赫宰干脆利落地从背后扭断了女人的脖子,猖狂的笑声戛然而止。

李东海跌在地上,愣愣的捂着肩膀看着地上脖子扭成一个诡异弧度的哨兵。然后他抬头望向站在一旁的李赫宰。

李赫宰打了个冷战,乖乖的蹲下来准备挨骂,这是他第一次当着李东海的面杀人。他有些惧怕的闭着眼睛,却被李东海抱了个满怀。他慌忙推开他,“别乱来,你还有伤。”

李东海这次意外的没有哭,他咬着牙自己拔出匕首,狠狠插进女人的脑袋。

“我想帮她的,我以为她相信我了,我以为她会相信我的。”

李赫宰用自己的衬衣把李东海的肩膀扎紧,他自己的伤口上凝了一层血痂,血已经止住了。

“她为什么不愿意相信我,我以为她已经放下戒心了。”李东海有些执拗地碎碎念着,李赫宰一直没有接话,这种时候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李东海。他想要李东海一直这么善良下去,但他又希望李东海能对所有事都保持戒心,他怕像今天一样出事,自己毕竟是个普通人,没本事时时刻刻护着他。

李赫宰处理好尸体,半扶半抱着李东海下山了,这事也成了李东海心里的一个坎,女人扭曲的面容时不时就会在夜晚冲进他的梦中。

“对了。”李东海想起什么似的,“你当时应该还没觉醒吧。”

“嗯哼?”李赫宰有些疑惑,不知道李东海为什么又提起这件事。

“我记着那个女人是B-,你仅仅一个普通人,都能跟暴走状态的B级哨兵打个平手,我都差点压不住她。”他有些感慨地说,“你肯定不止C级。”他又一次强调。

“这不是还有你帮我嘛。”李赫宰从善如流的接话。

“我都帮了倒忙了。”李东海吐吐舌头,心里坚定了待会去问问朴正洙有关李赫宰能力的想法。

两人一路打打闹闹下了楼,刚好撞见急匆匆路过的金钟云。

“钟云哥!”李东海乖巧的喊了一声。

“噢,东海跟赫宰啊。”金钟云停下脚步,眉宇间都是急躁。

“出事了?”李赫宰问。

金钟云略微思量了一下,“跟我来吧,确实是出事了。”他招手示意两人跟上,径直走到塔后面的建筑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