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UJU】Gloomy

Chapter Text

Chapter 2

事实证明,李赫宰是对的。两人逛完街回家的时候,家门大开,一个头发乱糟糟的美艳男人坐在桌前等他们。待他们踏进屋的一刻,强大的精神领域包裹住了两人。

李赫宰被压得直接跪到地上,而李东海拼尽全力去抵抗也只能堪堪站在原地,无法动作。

男人的精神力及其强大,跟李东海差了不止一个数量级,这也导致李东海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家里多了一个人,就这么傻兮兮地走了进来。

“李东海,是吧?”男人趿拉着拖鞋一步步走过来,李赫宰忍不住呜咽了一声,李东海头上也渗出冷汗。眼前这个向导的能力太强了。

“呵。”一声轻笑从旁边传来,李东海这才注意到床上还坐着一个人,正翻看着他淘来的书籍。

“差不多行了,小孩子顶不住你这么玩。”另一个人的声音很温柔。

“呀西,真是的,我才刚刚进入角色。”眼前的美艳男人翻着白眼骂了一声,精神域一瞬间收了回去,取而代之的另一个同样强大但毫无攻击性的新精神域,应该是坐在床上的男人展开的。李东海软了身子坐到地上,靠在李赫宰身上大口喘着气,然后立刻的用自己弱的可怜的精神游丝去探李赫宰的状态,被毫不留情的阻止了。

“不用担心,他没事。”男人合上书走过来,“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朴正洙,这位是金希澈,我们是……”

“塔里派来取你们狗命的……呀!特儿你干什么!”金希澈打断了朴正洙的话,然后被朴正洙重重地敲了一下。

“我们不代表塔。”朴正洙没管在旁边跳脚的金希澈,蹲下身子直视着李东海,“嗯…我们换个隐蔽一点的地方说话吧。”

话音刚落,两人就毫无抵抗力的被拉进一个新的精神图景。不同于李东海萧瑟的雪原,眼前的精神图景笼罩在一片和煦的阳光里,脚下是柔嫩的草地,斑斑驳驳开着各色奇异的花朵,一红一白两只狐狸在田野里嬉戏。

“你不用担心,我们名义上在塔的编制内,但实际上是独立于塔的。”朴正洙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开口解释,“这次我们来找你们除了自己人,没有外人知道。”

“你们想干什么?”李赫宰把李东海拦在自己身后,开口问。

“诶呀,护啥呢,一个C级哨兵还想着保护别人呢。”站在一边的金希澈开口调侃,却在触到朴正洙的眼神时闭上了嘴。

李赫宰剜了金希澈一眼,回头直视着朴正洙。哨兵阴翳的眼神让朴正洙有些讶异,李赫宰周身天然散发出的压迫感让他感觉眼前这个人可能真的不只是C这么简单。

“那位黑暗哨兵出逃,你们一定看到这个新闻了。”朴正洙压住金希澈的精神力不让他再作妖,温温柔柔的解释着自己的来意,“上头下的命令是无论如何都要把他抓回来,不论死活,这也是最近征兵部那么活跃的原因。”

“战争可能要爆发了。”提到正事,金希澈也收了玩笑的神色。

“但你们不想让黑暗哨兵死对吗?你们认识他。”李东海笃定地说,天生敏锐的洞察力让他从朴正洙的话里找到了重点。

“嗯。”朴正洙点头,“他是我们的朋友,而且,事实不是塔里说的那样,我们想在塔之前救下他。”

“然后查清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金希澈补充。

“那为什么是我们?”李东海拉开李赫宰,示意他放松,“我们……很弱,你们刚才也看见了。”

“嗯……”朴正洙突然卡了壳。半晌,他才重新开口,“其实刚才压着你们的是我跟希澈两个人的精神场,单独一个人绝对不会把你们压制成那副样子。希澈说你们逃了很多次征兵,不给你们一个下马威,你们是不会跟我们走的,我就由着他胡闹了。”

李东海跟李赫宰对视一眼,“所以?你还是没有解释为什么找我们,就算我们能力还可以,也不是你特地上门的理由。”

“在独立出来前,我是塔里的介绍人。”朴正洙说。李东海知道这个身份,是拥有辨别哨兵和向导相合性的能力的向导,“你和他的结合程度异常的高,几乎达到了100%,塔里……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哨向了。两个完美结合的B级哨向,只要训练得当,能力与单独一个S级哨兵或向导是不相上下的。”

“而且我们的队伍比较特殊,队内正常结合的哨向可以说是……”

“完全没有。”金希澈接话。

“所以你们是想收集一对正常结合了的填充一下图鉴?”李赫宰开口吐槽。

“也不能说不是。”朴正洙居然认真想了想,然后肯定了李赫宰的话。

“……”

“……”

没想到看上去温柔又很可靠的大哥哥突然开了这么一个玩笑,李东海跟李赫宰楞在原地,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

“好了,要不要跟我们走呢?”朴正洙没管他们有些难以言喻的表情,直接开口问。

两人对视一眼,准备拒绝。

“塔里的征兵令很快就要下来了,这次跟以往的小打小闹完全不一样。你觉得我跟希澈这么容易就能查到你们的身份,塔里其他人不会吗?”

“可……”李东海想反驳,他察觉到朴正洙的实力远在S级以上,他下意识觉得发现他们的人是朴正洙。

“不是我,是希澈。而且希澈的能力只是S,塔里S级的哨向不在少数。”朴正洙一眼就看出了他心里在想什么。

“小海,走吧。”一直沉默着的李赫宰开口了。朴正洙的到来让他清晰地认识到自己能力的不足,在强大的敌人面前,他只有拖李东海后腿的份,他不想这样。再者,哨兵的本能告诉他跟着他们是对的。李东海有些讶异的回头看向李赫宰,他一直觉得李赫宰才是不愿意接受新事物的人。

“所以我需要做什么呢?”

“嗯……”朴正洙沉吟片刻,“其实也没什么,跟我回去就可以了,我们那管制很松的,不要因为对塔有偏见,所以先入为主地认为我们那也不是什么好地方。”

“你去了就知道了。”希澈扬起一个笑,打断了朴正洙。

李东海认真思考了一下,其实他不愿意答应的原因主要还是在李赫宰,现在李赫宰松口了,他也没了拒绝的理由。

“那个……包吃住吧?”

“……包。”

看到李东海点头,金希澈嘴都快咧到耳朵边了,第一眼看见这小孩他就喜欢得紧。他本想着如果李东海拒绝,他就磨着朴正洙给小孩洗个脑,再把人带走。没想到现在这么轻松就说服了他。

“GO GO GO!”

李东海环视了一圈自己住了快20年的小棚屋,意外地发现没有多少需要带走的东西,他们留在这儿的痕迹太少了。

“东海啊,生活用品就不用带走了,那里都有。”

李东海还是收起了几件衣服,把一直摆在床头的油灯也装进包里,他还是想留下一些回忆。

李赫宰接过包背在身上,牵起李东海的手,挥别了这间陪伴他们走过童年与少年的家。

朴正洙开车载着三人一路向北边驶去,李东海扒着车窗一脸好奇地打量窗外飞快闪过的景物。他自打出生以来就生活在海城了,活了二十多年,还从未踏出过海城一步,现在城外的一切对他来说都异常新奇。

李赫宰则坐在李东海旁边,静静地看着他。

四周越来越萧条,甚至初秋时节,路边就已经积了一层薄薄的雪。

“正洙哥,我们是要去边界吗?”李赫宰看着窗外变换的景色,开口问。

“有什么事问我,特儿正开车呢,别打扰他。”金希澈开口打断正要解释的朴正洙,回头趴在座椅上看向一脸好奇的两人。

他越看李东海越喜欢,怎么会有长得这么水灵的人。这么想着,他不由自主盯着李东海露出一个笑,李东海也不明所以地咧嘴笑了一下,随即被面色不善的李赫宰搂进怀里,“别对着他笑,小海,这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金希澈瞪大了眼睛,一堆脏话就要破口而出,最终碍于身旁朴正洙的威压,只是比了个中指,李赫宰也不甘示弱的竖了回去。

“希澈哥,我们现在是要去边界吗?”感觉到气氛不对,李东海立马加入战场,压下两人剑拔弩张的氛围,“海城已经在S国最北边了,我们还在一路往北开,大本营有这么远吗?”

“咳咳。”金希澈收起严肃的表情,“整个边境都在我们SUJU手底下,包括海城在内。大本营弄那么远单纯是因为,边境线附近有以前留下的军事基地,稍微翻修一下就能住人,而且训练场这些设备里头都有,不用我们花心思再去建。”

“哦。”李赫宰阴阳怪气的噢了一声,“原来还是因为你懒啊。”

朴正洙没忍住笑了出来,金希澈感觉自己血压一路飙升,打遇到李赫宰开始,他就被这死小孩气的多次上头。

“李,赫,宰,你完了。”金希澈缓慢展开了自己的精神域,却在触到李东海虽然小,但坚定地围绕在李赫宰周身的精神域时泄了气,他可不想在教训皮孩子的时候误伤到自己的宝贝。

“好了,别闹了。”朴正洙出来打圆场,“其实还有一个原因。”他接着金希澈的话说下去,“大本营设在最边界,方便我们把领土前推。邻国的手伸得太长,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把他们的野心压下去。”

“而且这也算是上头给我们的条件,把边境守好。东南两边临海,西面的小国都已经成了S国的附属国,只有北面的M国还在想方设法侵占我们的领土。总部当时在忙另一件事,就把SUJU发配过来了。”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解释着目前的形势。

“SUJU是个什么性质的组织?”李赫宰问。朴正洙跟金希澈都说自己从塔里独立了出来,但言语中均透露出他们还在为塔做事,这让他心底生出了一丝疑虑。

“嗯…怎么说呢,像是总部的暗面?他们没本事控制我们,甚至在某些方面还要借助我们的力量。而我们要生存,所以在某种程度上必须依赖于组织。”金希澈歪头看了眼李赫宰,“呀,你这小孩戒心怎么这么重呢,我说我们跟塔没关系就是没关系,你到底在怀疑些什么?”

李东海也附和了两句,跟金希澈聊了一路让他对这个疯疯癫癫的哥哥充满了好感,他觉得金希澈跟自己是一类人。

“赫啊,希澈哥要想害我们哪用得着那么麻烦,早在我们进屋的时候我们就。放心啦。”李东海吸溜着金希澈给他的牛奶,靠在李赫宰肩上蹭了蹭。

李赫宰想要反驳,但一时不知道从哪说起,恰好这时李东海蹭进他颈窝哼唧了一声,他便让这撒娇磨得浑身都软了,只能由着李东海跟金希澈胡闹。况且,他对金希澈的戒心大部分都来自于金希澈看向李东海痴汉般的眼神,让他看了很不舒服。

“SUJU原本有6个人,三个哨兵三个向导。”

“那为什么没有正常结合的哨向,这不正好吗?”听了朴正洙的话,李东海有些摸不着头脑。

“嗯……”朴正洙眼珠转了转,在脑海里搜刮着合理的解释。

“因为特儿跟我在一起了啊。”金希澈张口就是一颗重磅炸弹,“还有,另一位向导可能并不想跟家里的任意一个哨兵结合,多年性冷淡了。”他补充一句。

李东海跟李赫宰面面相觑,一直以来接受的向导只能跟哨兵在一起的认知受到了巨大冲击。他们以为世界上所有的组合都是正经的哨向组合。

朴正洙让金希澈的直球臊得脸颊通红,他打着哈哈略过这个话题,继续向两位新人介绍起SUJU的基本情况。

聊了一小时左右,车稳稳地停在一座黑灰色的金属大门前。朴正洙这次出门没开自己的车,而是随便开了辆越野就出来了,于是他被拦在了门外。有一个全副武装的士兵过来敲了敲车窗。朴正洙降下玻璃后,士兵立马站直身子脚跟一磕敬了个军礼,随后转身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同伴打开大门。

涂着深绿色油漆的军用越野重新起步,载着四人驶入了这个巨大的军事基地。

“远处最高的那座塔就是我们住的地方,旁边是武器仓库,往前点的那个建筑是实验室,后面是实验人员的宿舍。右边这个是单纯的搏击训练场,里面布置了会封禁哨向能力的器械。左边的训练场训练重心在哨向能力上,也配备有相应的道具武器,门口这一大排建筑都是普通士兵的住所。”朴正洙特意把车开得很慢,让金希澈有时间给新人介绍基地的大致情况。

李东海一一记下金希澈说的话,看他没有继续的意思,才开口问道:“哥,刚才门口守门的士兵是普通人对吗?”

“嗯。”金希澈赞扬地看了李东海一眼,“小海真棒。”

“你不许这么叫他!”李赫宰瞪了金希澈一眼,金希澈撇撇嘴,没搭理气呼呼的李赫宰,继续说了下去。

“在某些时候哨向的能力反而会成为拖累我们的东西,这些任务派普通人去执行会更好,所以我们也培养了不少由普通人组成的队伍。”

车辆驶过训练场的时候,李东海瞥见里头有两个人正在对打,他有些入迷地看着两人眼花缭乱的战斗。感受到他的视线,金希澈也望了过去。

“钟云还在训练场。”看清场上的人后,他对朴正洙说。

朴正洙侧头看了看,“喊他一声让他回来,我去通知其他人。”

丝毫不关心后座两人满脸的黑线,金希澈熟练地打开天窗探出头,用手在嘴前拢成喇叭状:“金!钟!云!”看到金钟云停下动作看向他,金希澈抬手指了指前方高耸的塔,在收到金钟云比的一个“OK”手势后满意地坐回到座位上。

“呃……”就连李东海也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评价他哥的做法了。

感受到车里尴尬的气氛,金希澈回头奇怪地看了两人一眼,“怎么了,一个个都这表情?”

“希澈哥……你没有别的更……高级一点的办法通知他了吗?”李东海结结巴巴地问出自己的疑惑。

“噢,那个啊。有是有,就是太麻烦了,还得我集中精力才能办到。”金希澈无所谓地耸耸肩,“这样多方便,我喊他他又不是听不见。”

朴正洙轻轻地笑了一声,车上的氛围让他很是放松。

车停在了塔的下方,四人下车后马上有士兵上前接过车钥匙把车开去了地库,金希澈对着朴正洙比了个手势,转身离开了。李东海牵着李赫宰的手,跟着朴正洙走进了塔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