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UJU】Gloomy

Chapter Text

Chapter 1

“总部押着的那个黑暗哨兵逃了。”李东海咬着雪糕,把刚买的报纸递给李赫宰。

“逃了?!”

“嗯哼。”

李赫宰避开他伸过来的手,站在原地飞快地浏览起最新一期海城日报。

被无视的人有些不爽,发动精神力给了李赫宰一下。平时挨打挨惯了的哨兵一点反应没有,这点程度的小打小闹对他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看着李赫宰的神色越来越严峻,李东海有些疑惑,凑上去问他发生什么事了。他已经把报纸大致看了一遍,除了占据头版的黑暗哨兵出逃这一条以外,没有值得注意的东西。而头条新闻也不是他们这种生活在边城的贫民需要关心的领域。

即使他们是一对已经结合过的哨向。

李东海早早在15岁时就觉醒成向导,刚获得能力,他便堪堪踩上了塔里评定向导能力A级的那条线,但他始终没有去登记。一方面是因为他自己厌恶那种模式化的管理,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从小就与自己相识的李赫宰。

李赫宰较他年长,却迟迟没有出现分化的迹象,李东海以为他会是一个普通人。

“你这样也挺好的,普通人的生活很棒啊。你知道我觉醒后过得都是些什么日子吗,城门口卖菜阿姨今天赚了几毛钱都能往我脑子里钻。我一个向导已经这么难受,更别说哨兵了。”李东海曾经这么安慰他。

不过好像起到了反作用,听完这句话,李赫宰想成为哨兵来保护他的心情却更加强烈了。

“我听说向导都是很弱的,需要一个哨兵来保护他们,不然他们很容易受伤。”李赫宰一脸心疼地看着他,“你要不……去塔里登记吧,找一个强大的哨兵来保护你,不要跟着我了,我只是一个普通人……”

李东海二话不说给了他一拳,“我弱?”他笑笑,“还有,除了你身边我还能去哪里?”

哨兵捂着胸口傻兮兮地笑了。

他瞒着李东海找了各种各样的土法来试图觉醒成哨兵,但无一例外都失败了。可能这真的是DNA决定的吧,后天努力不来,他有些悲哀地想。而李东海一概不关心这些事,他只在乎李赫宰是不是能一直陪在自己身边。

他们都是孤儿,互相扶持着成长的经历让他们的感情异常深厚。

两人的小日子磕磕绊绊地过着,期间也有不少插曲。

塔的恶名在民众中早已传开,诸如“登记的哨向没有人权”,“把哨兵当武器,把向导当商品”的流言比比皆是。能力觉醒后主动去登记的哨向也越来越少,向导凭着自己的能力隐匿起行踪,同时寻找散落在人群里的哨兵尽自己所能去提供帮助。

接收到兵源越来越少的塔不得不亲自派人来进行征兵,寻找没有主动登记的哨向。

得益于李东海一觉醒就强于大部分向导的能力,两人有惊无险的应付过了一次次强制征兵。几次行动中,也有数位他曾帮助过的哨兵被抓走,但他们都没有出卖站在人群后方望着他们的李东海。

李赫宰的能力觉醒于很平常的一天。

那天是个雨天,李赫宰发了低烧,李东海就出门去帮他买药。

在离自家破烂的小棚屋还有五米多远的时候,李东海感受到了一股奇异的味道。

像是哨兵的结合热,他心想,曾经有一位哨兵短暂的和他们共同生活过一段时间,所以他清楚这种感觉。

是有新觉醒的哨兵找上自己了吗?李东海放缓了脚步,戒备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他试着展开自己的精神域,当领域接触到小棚屋的时候,他清清楚楚听见李赫宰的一声嘶吼。

熟悉的声音彻底乱了李东海的神智,他扔下手中的东西飞快地冲进家门,李赫宰赤身裸体地躺在床上蜷成一团,怀里抱着他的外套死死咬在嘴里。

李东海本能的拉起屏障包裹住李赫宰,伸出精神游丝试图去安抚已经濒临暴走的哨兵。

刚一觉醒就遇到结合热,还好死不死是个暴雨天,淅淅沥沥的雨声听在哨兵耳中与滚滚惊雷没有丝毫区别,刺激着哨兵敏锐的神经。

李东海不敢伸手去碰李赫宰,空气中浓郁的发情热让他也红了眼眶。他几乎倾注了全部的精神力去安抚李赫宰,身为自己精神体的白狼也在李赫宰身边着急的转着圈。

李赫宰从来没有想过世界在哨兵眼中会是这个样子,他先前仅仅在书中见过对哨兵不怎么详细地介绍,后来亲眼见过两个跟李东海寻求帮助的哨兵后也没能让他对这个身份有些实感。直到这件事确确实实发生在他身上。

李东海离开后他便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什么不对。首先是视力突然变好,他能清晰地看见墙角的缝隙里有两只蚂蚁并排爬过,甚至空气中漂浮的灰尘他都看得清清楚楚。然后是听觉,雨声越来越大,直至震耳欲聋,像是有人拿着大鼓在他耳边发狠的敲。触觉也愈发敏锐,身上穿着粗糙的麻布衣服像是刀片一样划过他的皮肤,他抖着手一把撕开自己的衣服丢到地上。

身体开始发烫,他混沌的大脑叫嚣着李东海的名字。他从床上翻下来,准备去拿挂在门口李东海的衣服,水泥地的触感让他越加难受,抱住还留着向导气息的外套后他飞快地返回到床上。

东海…东海…快回来啊…

李赫宰咬着衣服,蜷起身子在上面磨蹭,刺痛的感觉依然在,但李东海的气息让他舒服了不少。下身肿胀起来,他被李东海残余的向导素勾的彻底进入了发情期。

他没有觉察到李东海回来了,周身大把大把涌入的信息让他的大脑已经过载,他只感受到有什么柔软的东西抚上自己,一寸寸抚平因过大的刺激而发狂的精神。

李东海坐到李赫宰身边,半晌没有反应的人让他乱了阵脚,他一狠心把李赫宰拽进了自己的精神图景。

是一望无际的雪原。

天空中飘着细密的雪花,李赫宰躺在柔软的雪地上,一瞬间远离纷扰的外界让他好受许多。李东海抱着自己的白狼坐在他身边,等着他回神。有什么黑色的物体在远方一闪而过,不过李东海一心扑在李赫宰身上,没有注意自己精神图景里出现的不速之客。

“东……海?”李赫宰迷茫地看着身边的人,体内的燥热半分不减,他甚至感觉手边的雪都是烫的,他想抱住李东海,把他压到自己身下。

“你觉醒成哨兵了。”李东海垂眸看向他,触到那个眼神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完了。没了外界环境的干扰,他根本没法子制住进入结合热的哨兵去追逐本能,或许有,但他不愿意用在李赫宰身上。

李赫宰坐起身子,懵懂的点头。

李赫宰眼里的情欲越来越重,李东海叹了口气,隐藏起自己的精神体,主动伸手抱住欲言又止的好友,用吻堵住了他的话。

“会很舒服的。”轻柔的雪花包裹着两人,李东海一步步引导着李赫宰进入自己的身体,完成肉体上的结合。

在意识到李赫宰觉醒的时候,他就给对方打了一个精神标记,但毫无作用,他不得不选用了最原始的办法。不过他也清楚李赫宰不会拒绝。

结束后,清扫了结合热的李赫宰总算是清醒过来,而李东海浑身都是斑驳的红痕,躺在他身边睡着了。白狼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依偎在他们身边。

两人就这么打下了终身标记,这也让他们更加坚定了不去塔登记的决心。不知怎的,李赫宰的能力只堪堪到达B,这还是暴走状态下的等级,平日里顶多是C+,而李东海在这几年的磨炼里将能力运用纯熟,按塔里的标准已经到了A+。如果以这种状态去登记,他们绝对会被拆开。向导数量本就稀少,李东海会被分配去带少说五六个哨兵,而李赫宰大概是会直接被丢出去,然后在失去向导的情况下暴毙荒野。

两人长年累月生活在一起,从来没有分开过,李东海的能力压制了李赫宰的觉醒,所以就在李赫宰走出李东海精神域的一瞬间,被压抑多时的本能猛然爆发了。

偶尔李东海会质疑一下李赫宰的能力,因为在刚开始时他感受到的强度绝对不止如此,不知怎么安稳下来后变成了这样。

李赫宰则笑嘻嘻的安慰他,能获得哨兵身份已经让他感谢上苍了,况且就算只有C+,在普通人居多的世界里,想要护着李东海也绰绰有余。

两人继续东躲西藏地过了数年,身边陆陆续续有新的哨向出现又消失,而两人则安安稳稳在小棚屋里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诶诶!你咋这副表情啊?”李东海伸手在李赫宰眼前挥了挥。

“塔准备大规模征兵了。”李赫宰合上报纸。

“这有什么,我们都扛过去多少次了。”李东海翻了个白眼,无所谓地说,“每次塔里派来的人都是饭桶,让我哄得一愣一愣的,这有什么好怕的。”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李赫宰心里就是没底,敏锐的第六感让他总觉得这次有哪里不一样,他跟东海平稳的生活可能就要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