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蠶食鯨吞

Work Text:

  樂升五年級的那個春天,八乙女宗助要出國好一陣子,臨時找不到全日的保母,只好又麻煩樂的家教老師。九条天接到這通電話時,一點嫌麻煩的意思都沒有,輕快地收拾了行李,住進了位在高級地段的八乙女家裡。

  八乙女樂像他們第一次見面時那樣,抱著雙腿坐在沙發上,膝蓋貼著ok繃,書包扔在一邊,上面掛著戶外教學時買的,銀色的龍和刀劍的吊飾。

  樂一見到他來,一開始還不怎麼理他。等到八乙女爸爸真的開車走了,天才坐到了沙發上,輕輕攬住他的學生的肩膀。

  「樂,心情不好嗎?」

  「……你為什麼這麼久都沒來。」樂抱住自己的膝蓋,縮起小小的肩膀,還穿著襪子的腳趾蜷了起來。他這麼做的時候,白嫩嫩的耳朵已經紅了一片,不知道是因為一路跟同學打打鬧鬧跑回家,還是因為情緒的關係。

  「因為我也有自己重要的事情得做。」

  「譬如什麼?」樂終於抬起一隻眼睛,濕淋淋的銀色眼睛,讓天無法不去疼他。

  「我是大學生啊……」天把他又抱得更緊一點,最後乾脆讓樂坐到了他的腿上,就像之前他們會做的那樣。樂穿著貴族小學的制服短褲,料子很好,滑溜溜的。但比那更滑的是他的皮膚,尤其是大腿內側的,又軟、又嫩,因為幾乎沒有曬到太陽,比其他地方都更白。

  「每天都要上課、讀書,還有……」

  「那不就跟我做的事情一樣嗎?」

  樂盯著電視螢幕,刻意不想去看家教老師兼男朋友的臉。天很知道樂的個性,他輕輕地吻著樂小小的耳朵。「……和你一樣啊。」

  「樂在上學的時候,我也在上學。」天的耳語讓樂好癢,但是被天緊緊抱住,又逃不走。「我們在不同的地方做一樣的事情,我覺得很幸福哦。樂,所以不要生我的氣,我一直都在想你。」

  樂轉過頭來,他很仔細地和天對望,試圖從那雙像粉水晶一樣的眼睛看出一些什麼,眼睛是絕對不會騙人的,這是天教導他的,現在天的眼睛裡倒映出了樂的倒影,滿滿都是,樂的雙腿一晃一晃,他騎在天的身上,調皮地試探他。

  「天有收到我傳給你的……嗎?」

  「有哦。」

  溫熱的,小孩子的體溫像一團火,天感覺自己被壓住的下腹就這樣被樂用身體暖了起來。他剛才說的那些,絕沒有半分虛假。在沒能和樂見面的日子,天每日都在想他。因為見不到樂,只能看著樂傳給他的自拍照片聊以慰藉,這世界上還有像他一樣這麼悲慘的青年嗎?

  「來看看樂是不是跟照片裡面一樣?」天鬆開了懷抱,讓樂從他的腿上下來。樂已經不是處子了,雖然他的陰莖從未進入過別人的身體而保有童貞,但後穴被天用成年男子的精液澆灌過那麼多次,早就學會性愛的滋味,也十分通曉肉體快感的來源。

  樂扭扭捏捏地用膝蓋跪在沙發上,把薄薄的胸膛送往天的手裡,擺出跟他傳給天的照片一樣的姿勢──雙腿跪著打開,露出陰莖和後方的洞洞,就像從正面正被進入一樣。

  天有一雙迷人又優雅的手,被他摸過的地方就會染上粉色,樂的身體就是這樣,只要一被年長的男人碰觸,便會變得十分色情,一點也不懂滿足。

  天覺得自己沒什麼性慾,自慰也只是機械性地做著撸動好把精液打出來的必要之舉。但在樂的面前,被樂引誘了,他的人皮也正在崩裂,發出嘎滋嘎滋的可怕聲音,從他的脊椎開始,一路到他的腳跟,天知道自己的獸性又被喚醒了,他披上了狼皮,情不自禁伸出舌頭舔舐他雪白的小羊羔,像要啃咬嫩肉,卻又捨不得割開外面那層皮。

  樂被天按在了沙發上,天開始吻他,把他的制服脫掉,但樂一點都不害怕,因為性慾是正常的,天這麼告訴過他,相愛的人,會做這種事情是很正常的。

  「樂只可以和我做愛。」天還這麼說過,就在他們第一次做愛的時候。「和我一起睡覺的時候,不用穿內褲也沒關係。」

  為什麼人要穿內褲呢?是為了不要讓小雞雞跟褲子摩擦,然後感覺很舒服嗎?舒服是不對的嗎?樂以前還不懂得怎麼舒服,但現在他知道了,舒服就是一種想尿尿的感覺,還有被天插進身體裡面慢慢磨蹭,漲漲癢癢又舒服的感覺。

  「樂的身體好漂亮,不管什麼時候看,都這麼漂亮。」天的指尖遊走其上,劃過樂的胸膛,那裡正在微微顫動,一點也隱藏不了愈發激烈的心跳。

  剛才穿著制服的時候,樂勃起的小小乳頭就頂在了制服襯衫上,如果今天被水淋到了該怎麼辦呢?乳頭的顏色也會被別人看見了吧?不懷好意的壞男人,一旦發現樂是被男人佔領過的尤物,就會從他的身邊奪走,也對樂做一樣的事情。

  「今天,田中說我的乳頭顏色很奇怪。」

  「田中是誰?」天的聲音又低了幾分。

  「班上的男生。」樂用兩隻手指把自己的乳頭夾了起來。「他說男生不會有這種乳頭。」

  田中,不知道哪來的小混帳,竟然擁有一雙銳利的眼睛。天愈想愈不是滋味,但如果不是他每晚教數學的時候,都會用吸吮乳頭當作給樂的獎勵,樂的乳頭也不會像現在這樣,變得有點腫腫的,像初熟的桃子。

  天忿忿地抓住了樂身上脂肪最多的地方。在那兩片小屁股肉裡面,天終於可以釋放自己憋得發痛的陰莖,一拉開拉鍊就從內褲裡彈了出來,被樂握在了手裡。

  樂剛才大概是因為緊張,還流了一點汗,現在手心跟屁股都有點濕濕的,但完全沒有男人的雄臭味,天俯下身去細細嗅聞,樂的身上只有甜甜的味道,柔軟的銀色頭髮也是,聞起來像是棉花糖,就算抓著他的腋下用力地聞,也只能聞到他天生的體味,一種坦蕩蕩的色情味道。

  為什麼呢?

  「嗚嗚……天、」

  為什麼呢?

  當天抓著樂那小小窄窄的腰,讓樂用肛門把他的陰莖整根吞吃進去的時候,天總會先懺悔個幾秒鐘。他明知這樣是不對的,樂還那麼小,連被插都會發抖,肚子還會撐出他陰莖的形狀,腸壁都被他撐得滿滿的,一稍微拔出來,就連裡面的嫩肉都翻出來。

  被成年男子抽插的時候,兩條腿踢來踢去,靠在他身上發出小貓哭泣似的聲音,一切都讓天好興奮,所以即便知道這是不該越過的線,他也踩了上去,狠狠地,踩了不下百次。

  「嘎啊、嗚呃……哈、啊哈……嗯嗯?」

  「怎麼了?」

  「嗚……肚子好漲、」

  「肚子很漲怎麼辦呢。」天從後環住了樂的身體,讓樂在他的身上顛動。每一次抽出又插入,他都能感覺到樂的身體輕快又煽情的那種起伏,在他的懷裡,無法控制性慾而細微扭動著,小小的嘴含不住唾液,就這樣滴上了英文課本。

  天又把樂的腿打開一點,幾乎凹成了平行,讓樂被他拓開的穴口也暴露在亮晃晃的檯燈光線下。樂的肛口被天的陰莖根部撐成薄薄一層,又因為摩擦而微微發紅,沾著潤滑液和精液泡沫,黏糊糊一片。天的恥毛也沾上了從樂體內被夾帶出來的淫液,樂還這麼小,跟家教老師偷偷打砲的時候就濕成這樣了,長大以後該怎麼辦?

  「樂長大以後會成為爸爸的藝人嗎?」

  「藝、藝人?」

  「在台上唱歌跳舞的,譬如偶像,樂想要成為偶像嗎?」

  天一邊像溫柔的老師一樣,詢問學生未來的夢想,一邊又把自己的肉棒放在學生的身體裡,時不時就插個幾下,連射精也不拔出來,就按著樂的肩膀,硬是噴進了體內深處。樂也把他吸得很緊,溫熱的腸穴對他無私愛撫,如果天不射進去,樂還會生氣。

  他生氣的時候,眼睛就瞇起來,扁著嘴巴,很委屈的樣子。再更生氣的時候,還會把老師的褲子脫掉,自己坐上來,用穴內的嫩肉摩擦老師的肉棒,把老師當成馬一樣搖來搖去。

  「窩、我不知道……」樂因為高潮而口齒不清,他的手抓在天的肩膀上,愈抓愈用力。「我只想要跟天永遠在一起。」

  「就算樂長大了?」天發現自己已經是個狡猾的大人,專問狡猾的問題。

  「永遠在一起。」樂閉上眼睛,用後穴把天夾得緊緊的,他想要天永遠插在這裡面,肚子鼓鼓的,好舒服,只要天和他做愛,他就好安心。

  「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