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失忆蝴蝶【三】

Work Text:

 

01.

比苍蝇要脏,比苍鹰更倨狂。

当世界颠倒过来,他就是醉生梦死的女王。

 

 

 

02.

12月23日上午九点,迹部踏进白石办公室的门,看见里面的人正在打电话。

“....别心急嘛,你忘记你父亲是怎么死的了?你不想查出真相吗?....”

男人的语气异常温柔,配上诡异无比的内容,又像是一种无声的威胁。

“.....快了,再给我一点时间,等抓到了他,你就可以回来了.......”

“哦,你们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了啊?”白石警官无所谓地拨弄窗台上一盆雏菊,“那他技术怎么样,听上去你还挺享受的啊...”

对面的人被他逗得没了声,白石沉沉笑了一会,收了表情,轻声说:“放心吧,我不会向上面汇报这些的....只要计划成功,你依然是头等功臣。”

“当然,你如果真的对那人动心了,背叛了我,那到时候你的母亲和姐姐可就不太好了....”

“.......现在她们很安全,放心吧,你继续看着那边,有事及时告诉我...”

忙音响起的同时,男人眉宇间的温和瞬息消失,换上了亮出利刃的冷漠。

“白石警官,在和谁通话?”

迹部坐在待客的真皮沙发上,长腿一抬,交叠搭上桌面,挑了一下眉:“让本大爷猜猜,是你派去三和会的卧底?”

“真厉害,果然瞒不过你,”白石勾起唇角,笑意却不达眼底。

“幸会,迹部少爷。”

 

 

 

03.

白石始终觉得,弱者没有存在的必要。

他们总是习惯被保护,习惯被玩弄,然后习惯被抛弃——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的人,一点用处也没有。

而那些一身傲骨、软硬不吃的“弱者”,他们不会永远是弱者,在某一时刻,他们的强大超乎想象。

就像在爱情里,先认输的不一定先示弱。这一场人心与人心的博弈,露水薄情要远远好过贪痴望欲。

白石当初安排那个人进三和会,就是抱着这样玉石俱焚的念头。

想想啊......一个如婴儿般干净的男孩,怀着满腔的正义理想,还是警校毕业刚入职不久。

这种人是极易拯救的,只需要一点光。

他也太容易受污染了,从最忠诚的信徒,堕落成最邪恶的叛徒。

说句糙话:哪个坏人能忍住不糟蹋他?

而一旦白石对他弃之不理,亲人朋友又被隔离,他无处可依,就只能一点点堕落,直至毁掉自己。

白石在另一个沙发上坐下,冲迹部笑了一下,开门见山。

“客套话就不多说了,我直接讲一下我的计划。”

“我喜欢爽快的人,继续。”迹部笑着说。

“你猜得不错,我的确安排了卧底进三和会。据他传来的消息,失忆蝴蝶的发明者是大当家柳莲二,负责人是小少爷幸村精市,背后还有德川会长的支持。”     

“警方目的很明确,就是销毁失忆蝴蝶,并拿下幸村精市。因为危险系数太高,为了不失去有生力量,卧底只需要在这一次行动里随时随地汇报那些人的动向,他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白石警官,真的如你说的那么容易么?”

“.....”白石扬起眉,“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

“你当初把他送进去时就应该想过,他一定会死。”

迹部抬了一下眼,眸光从薄薄眼皮下看过来。

白石没吭声。

迹部继续说:“你应该很清楚吧,三和会容不下卧底和背叛。那群暴力分子个个疑心重,手段狠辣,特别是幸村,打他主意的卧底下场都格外凄惨。四年前把遍体鳞伤的警员尸体扔到家门口这事,听说不就是他搞出来的么?”

“是,我知道。”

白石终于开口了,他的表情很淡,声线没有起伏,“其实这次行动,警方共派了两名警官进三和会当卧底。”

“其中一个试图去接近德川会长,可没几天就再也联系不上了,至今生死未卜;而另一个卧底还没来得及行动,就被柳看上成了他的情人,一举一动都受限制,早晚会成为一枚弃子。不过目前,他对我们还有利用价值——”

白石看向眼前紧皱着眉的男人,一字一句地说:

“——你如果想救他的话,请早点放弃这个念头。被柳莲二缠上,他已经没法被拯救了,更何况他早就做好觉悟了。一旦进组,就再没有退路。”

白石又说,为了防止泄露机密,那个卧底对警方的计划并不知情,只负责传递情报。

幸运的是,他不会被三和会安排到什么重要岗位,毕竟怎么说也是刚进组的新人。

而且这无伤大雅。

那场交易本身就是个局,不管是谁踏进来,就必定会被警方布下的千万条蛛丝缠绕,每根都在掌控之中。

迹部问:“那你的具体计划是什么?”

白石:“首先,我想请迹部财团当交易的甲方,买下第一批‘失忆蝴蝶’。”

据白石的情报,迹部财团和德川家有长期合作关系,信誉度高,还能出得起三和会索要的巨额资金。

也就是说,除了迹部,没有一方能胜任这次计划。

“可以。”

男人没犹豫,很爽快地点点头,“要多少钱?”

“预估一批货在黑市上能卖到两亿日元,我们先买下第一批....”

“才两亿?”迹部的语气理所当然 ,“再给他们加个零吧,本大爷全要了。”

白石:?

白石警官刚交完水电房租,银行卡里所剩无几,不能理解他这种说加个零就加个零的阔气。

他皱着眉,艰难又卑微地向这位金主解释:“买多少其实不重要,毕竟这笔交易永远不会成真。警方只是暂时向财团借笔钱,等结束后会立刻归还。”

迹部挑高了眉。

白石差点以为他要说“不用还了本大爷不差这点钱”。

还好大少爷没那么丧心病狂,给白石脆弱的小心脏留了条活路。

迹部问:“就是说甲方根本不存在?那到时候谁去和幸村谈?”

“我会带队过去,现场还埋伏着特警队伍。只要货物到了警方手里,特警就会悄悄从四面包抄,趁机解决他们。”

迹部有些好笑:“说解决就解决,你当三和会吃素的?”

白石勾起唇角,没接话。

他当然明白,三和会的人一旦发现上当,反击是毫无疑问的,而且那群暴力分子反击起来往往异常凶狠。

所以白石想到了一个绝妙的武器——

定时炸弹。

时间在屏幕上一分一秒流逝,死神拿着镰刀逐渐逼近....在具象化的死亡面前,一般人都会选择退缩,等三和会的人开始犹豫动摇,那就是解决他们的最佳时机。

当然,如果他们没有退缩.....

那不出意外的话,时间一到,现场包括白石在内的所有人,没有一个能活下来。

不过只要能销毁失忆蝴蝶,除掉幸村,并即时把现场录音和照片传输给警方,在场所有的警员家属都会获得巨额抚恤金,而上层领导也不会受到指责,还算大功一件。

是皆大欢喜的结局。

白石看向迹部,淡然地开口:“以上就是警方的计划,你加入吗?”

迹部并没有立刻回答。

他锐利的目光落在白石身上,似乎在衡量他话里的可信部分有多少。

“如果你们失败了,我会失去三和会这个大合作方的信任,很亏本。”他冷静地说。

“如果是过去的三和会,的确很亏。”白石从容应对。

“但现在的三和会空有外壳,内部是一盘散沙:帮派割据,兄弟夺权,高层沉溺于权利和物欲。这绝对不是迹部财团理想的合作对象。”

“......你继续说。”

迹部眯起眼,似乎是触动了几分 。

白石满意地勾起唇:“起码在我看来,除非老会长突发心脏病或者被车撞死,让德川上位,三和会才可能有救。”

说着,他冷笑了一下,眸光流露出讥讽的意味,“可惜德川要对付的不只是会长,还有比会长棘手百倍的幸村.....”

在白石的认知里,这对兄弟非亲非故,又都在权利巅峰,迟早会斗得两败俱伤。

显然,失忆蝴蝶是幸村一派对付德川的秘密武器,和他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无论最后哪个活下来,只要平衡被打破,三和会必将元气大伤,彻底衰败下去,对警方来说再好不过了。

白石警官意味深长地咂摸着嘴,算盘打得啪啪响,一点都没有趁人之危的心虚感。

迹部垂着眸,安静了好一会,最终做了决定:“好,本大爷同意与你们合作。需要做些什么?”

“第一,和幸村谈一谈,询问一下实验进度,顺便签下合同。第二,交易日期暂时定在1月4日上午九点,不知道幸村那边方不方便?”

“知道了,过几天给你答复。”迹部答应地十分干脆。

“...好...”

白石望着他的背影离去,笑容一收,眯起眼沉思。

他不得不佩服——也很担忧——这位大少爷不择手段的程度,即便是认识数年的老友,说出卖就出卖。

他一直认为,对于迹部幸村这类人来说,利益永远高于感情。毕竟前者实实在在,后者虚无缥缈。

正因为如此,他不能确保迹部会不会临时反悔。不管发生什么,他都得做好万全之策。

为了拿下幸村精市这条大鱼,他愿意付出一切必要的代价,包括性命——警员的,卧底的,还有他自己的。

 

 

 

 

 

 

 

03.

在白石的想象中,他和幸村作为双方boss,在真相大白时才会出场,各甩一个冷笑,并竭尽全力杀死对方。

但他没有料到,这见面会来得如此突然,而且十分离谱。

12月27日下午1:40,白石刚结束一场会议。下楼时他忽然想起,早上越前警部给他发信息,约他下午1:45去办公室聊天。

实话说,白石并不知道自己和越前龙马有什么好聊的。

这位越前警部他一点也不熟,只知道他的父亲在警界位高权重,而他本人虽然坐到警部的位置,但态度嚣张,十分傲慢,整天冷着脸,一副对任何事漠不关心的样子。

白石最痛恨这类人,不过他承认自己是嫉妒偏多。

他不止一次想,如果我也有这样的命就好了,不需要失去太多,也能一生享福。

吐槽归吐槽,礼貌还是要有的。白石脚步一旋,朝二楼那个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他在门口忽然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

是两个男人的声音,夹杂着甜美的喘息,还有持续的撞击,刺激无比。

白石的手瑟缩了一下,心头涌上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他小心翼翼拉开门,探入一个脑袋。

刚一抬眼,他就看见越前警部正把一个男人压在身下狠狠地肏。从他的角度看不见男人的脸,只看见双腿又长又匀称,皮肤白皙,腰肢纤细。

下一秒,越前阴测测的目光向他望过来。

气氛有点冻结。

那男人都不叫了....

白石:草

他扒着门框,脸色绿叽叽的,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我什么也没看见,你们继续。”

他说这话本来是想给越前递台阶。

毕竟那家伙脸皮薄,一定不希望别人看到这一幕,为了不尴尬,越前一定会立刻赶走那人,装作无事发生,然后站在道德制高点的白石可以大摇大摆进去了。

白石想得很美,但他忽略了一点:越前的确要脸,可这次他身下多了个极其不要脸的家伙。

白石怀着难以形容的心情,眼睁睁地看见一双含着情欲的紫眸从越前身下冒出来。

那人对他弯起眼笑,媚眼如丝,沙哑甜美的声音在办公室里回荡。

“别走啊,反正都看见了,要加入我们吗?”

“....要加入我们吗....”

“.....我们吗.....”

“.....吗........”

....

白石当然拒绝了。

笑话,他脑子被门夹了才会和两个男人玩3p。

但甩上门的那一刻他就后悔了,因为他发现,隔着门听春宫现场,比亲眼目睹更刺激。

白石耳根漫上一片潮红,闭着眼靠在墙上,脑海里不断出现刚才那两条又长又白的腿。

缠在腰上一定很好看,白石没来由地想。

耳边传来一阵阵压抑的呻吟和撞击,他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就在他的想象不受控地奔向十八禁时,他忽然冒出了一个念头——

慢着。

那张脸怎么那么熟悉?

下一秒,他仿佛被从头到脚浇了一桶冰水,欲望顿时就萎了。

狗日的,这不是幸村精市吗?!

十分钟后,幸村拉开了门——和端着枪的白石面面相觑。

白石身后齐刷刷站着几排警察,黑洞洞的枪口全部朝向一个人。

幸村直接笑了。

这是很多警察第一次见到幸村精市。    

传闻里的三和会小少爷身段匀称,步履从容,披裹着黑色风衣从门里走出来,右手插在口袋里,耳钉晃着光。

他在众人的目光里虚握着拳抵着鼻尖咳了几声,脸上笑容越来越深。

那笑意有没有到眼底,没人辨得清。人们只看见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烟,脸上带着情事后特有的红晕,嗓音低而模糊。

“你还真是看得起我,这个见面礼是不是有点太大了白石警官?”

白石脸色依旧是绿的,冷笑一声说:“比不上你给我的见面礼大。”

“嗯,的确....”

幸村回想似地舔了一下嘴唇,“的确挺大的.....”

白石:?

白石:靠

爱面子的白石警官试图维护自己的尊严,于是抱起臂,站在一群警察中央,竖着眉打量着对面那人。

“说吧,你来找越前警部做什么?”

幸村勾起唇角,冲他暧昧一笑,“你不是都看见了么,当然是来找乐子的呐....”

“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和越前做了交易,来获取情报的?”

“那你可得问问当事人,我到底和他做了什么交易 ....”

幸村故意拖着语调,左手夹着烟懒洋洋地回过头,视线却落了个空。

白石随着他看进去,印象里开门时还倚在桌边的某人不见了,而印象里紧闭的窗户大敞着,风呼呼地灌进来。

白石:???

这他妈是干完跑路了?

那么不要脸?

身后的警察骚动起来,有人交耳问白石:“警部不在怎么办,找不到任何证据,要不直接把他带走?”

白石还有点懵,看看空无一人的办公室,又看看幸村。

幸村显然没想到会被人坑一把,表情也极为罕见地空白了一瞬。

他没说话, 神色间透着一种复杂的微愕感。良久后, 才叹了一句,像是自言自语。

“真蠢,还在期待些什么......”

白石没怎么听清:“你说什么?”

“没什么...”幸村勾起唇,眯了一下眼,“在跟你们走之前,先帮我个忙吧。”

“什么?”

“帮我点下烟,拜托了。”他晃了晃左手夹着的烟 ,“我右手好像骨折了,没法拿打火机。”

白石皱起眉,望向他始终插在口袋里没有动的右手。

说实话,他其实不太信这个人嘴里说出的任何东西。

但考虑到那么多警察在场,幸村做不了妖,所以他没有拒绝,把枪别在腰间,走到幸村面前。

幸村叼着烟,就在白石把打火机凑上来的一瞬间,故意低声说道:   

“难道你不想知道,我和越前究竟是什么关系吗?”

“你.....”

白石一愣。

其实他也想套出几句“越前警部勾结黑道头目”之类的话,好为自己利用,只是没料到幸村会那么上道,那么坦率。

他内心窃喜,表面淡淡地说:“你老实点,把一切都交代.....”

话音未落,他忽然停住了。

因为幸村左手一把握住了男人某个要命的部位,不轻不重地揉捏几下。

白石....

白石心态有点崩。

小少爷吸了一口烟,凑过去轻轻吹了一下他的耳垂,笑得像只猫:“我给了越前一些东西,关于最近频繁被曝光的儿童性交易,想知道吗,你一定感兴趣哦。”

“你,你是说....难道是你.....”

幸村的笑容更灿烂了:“你以为那些证据是谁给警方的?被当成宠物的小屁孩?你真可爱。”

“.....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可以给你更多照片和录音,想要么?”

白石还是将信将疑:“你先告诉我你从哪里得到的?”

“三和会总部,地下室二层,从左往右第五个保险柜。里面都是蝴蝶谷客户的档案以及色情交易记录,是教父瞒着那些人偷偷保存的,想留下他们的把柄。密码我也可以告诉你,130305。”

幸村的语气和表情都没有丝毫破绽,起码以白石的经验判断,这句应该是真话。

那就更奇怪了....

白石脑海里的疑点越来越多,他没忍住,脱口而出:“既然是机密,会长怎么可能轻易告诉你?”

幸村没有吭声。

他只是看着白石, 静了片刻笑了笑,说:“不是他告诉我的,是我亲眼看见的。”

这人眼里的光含得很浅,万般情绪都藏在那抹光的后面,给人一种很冷漠的错觉。

“你应该听说过吧,我是他最喜欢的男宠,能自由出入他的卧室。就是那个时候,我偷看到了几张照片,后来就跟踪他去了地下室。”

幸村吸了口烟又拿开,在烟雾缭绕里闭了下眼,声音带着复杂的嘲弄意味。

“他应该也料不到,一个整天被压着肏的宠物,脑子里会想着这些事情吧?”

“......”

白石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幸村倒毫不在意,乐此不疲地调戏他:“白石警官,正好我今天心情好,在告诉你更多之前,我们先玩一玩?”

“你别使什么花招......”

“你就不想感受一下,越前刚刚有多快乐吗?”

“你......”

“别让你的手下察觉到,这么多人一起上,我可受不了。”

他想了想,又补充一句:“不要的话我也可以帮你口交,你那里已经有反应了哦。”

白石:“!”

他心态直接崩了。

只想质问自己的分身:怎么那么不争气??

可能是眼前的人迷惑性太强,让人丧失警觉,他想都没想连忙去看。

就在他低头的瞬间,幸村不知从哪拔出一把匕首,右手毫不犹豫把刀尖抵住他的腹部 。

他的确没说谎——他的右手手腕不知为何已经肿成青紫色,筋骨暴起,但手臂依旧没有颤抖,牢牢地攥住匕首。

因为角度问题,身后没有警察看到这一幕。

白石睁大眼,刚一张嘴,幸村迅速就将烧红的烟放进男人口中,惨叫声顿时响彻走廊。

“吵死了。”

幸村冷下脸来。

他一脚把白石踹到地上,白石的后背被死死踩着,吐出烟蒂,正要开口却被幸村拔出了腰间的枪抵住右手。

一声枪响,血肉模糊。

“亲爱的,你和越前一样,笨得要死,还喜欢自作聪明。”

“……”

男人疼得出了一身汗,舌头又烫起了泡,只能愤恨地瞪他。

幸村抵着他的脑袋,笑着抬起眸,望向刚反应过来的其余人说道:“别动,谁如果动一下,我立刻让你们的上司死在这里。”

一片骇人的死寂里,幸村再次点燃一根烟,气定神闲的抽起来。

烟雾弥漫,那张白皙面庞若隐若现,笑容模糊又危险。

整整半分钟里,没有人敢动一下。

玻璃碎裂的声音乍起,与此同时,站在最前面的警员眉心豁然出现一个血洞,来不及吭声,缓缓倒在地上。

白石心头悚然一惊!

原先踩着他的人已经不见了,幸村半蹲在窗框边缘上,右手插在口袋里,迎着风稳稳当当,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

“骗我是要付出代价的。”他笑了一下,“算便宜你们了。”

“你这个婊子!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白石拼尽全力怒吼,声线嘶哑。

那人却邪笑着眯起眼,没事人一样站起身。

“我们还会再见的,白石警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