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我们走进春天

Work Text:

-

 

灰尘进了眼睛,沈昌珉眨巴两下眼,觉得周遭一下子很安静,只能听见一点水声,隔着毛玻璃。还湿着的发梢让他的脖子凉凉的,他突然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在这样一个春光明媚又没有工作的上午。

 

浴室的水声响了好一会儿才停,郑允浩难得穿了居家服出来,而不是只裹个浴巾。他头发乖顺,眼神安静,活像一只受了委屈的小狗。

 

小狗抬眼看,沈昌珉接收到他的目光,笑起来:“还挺有仪式感。”是在说那条格外纯良的柔软运动裤。

 

郑允浩啪嗒啪嗒地走过去,往床边一坐,“我没光着出来算给你面子了。”他晃着腿试图抖掉脚上的水。

 

沈昌珉皱了眉,“你就不能在淋浴间门口放一张脚垫?”

 

郑允浩不仅没答应还转过脸来朝他龇牙,得意洋洋:“这里是我家。”

 

他被堵得无话可说,只能先把人捞过来亲一口,“我早就不是你的小管家了对不对?”

 

“但你还是昌多拉。”郑允浩直接上手捏他的腮帮子肉,“你是不是又健身了?”手挪到他胸口揉揉拍拍,又趁其不备“嗖”地摸一把腹肌,就像是在检查自己即将入口的一块肉。

 

“最近是有好好使用我的划船机。”沈昌珉眯着眼看他,一边拉了他一只手捏捏手掌,“还满意吗?”

 

郑允浩亲一下他的下巴,用那种明明将喜欢掩饰得很好却非要露出狐狸尾巴的态度哼哼两声,手指勾开他的内裤边,在半勃的性器上摸了两把,额头贴着人鼓鼓囊囊的胸脯蹭蹭。

 

沈昌珉在嗅他,嗅他刚吹干的发顶、散发新鲜沐浴露气味的脖颈,然后舔舔他的锁骨。以前郑允浩洗澡的时候他还会在外面瞎转圈,猜,猜他的每一个反应会带来什么样的感官体验。郑允浩从来不告诉他,自己喜欢什么样的。所幸沈昌珉是个观察能力很强的人,能够通过他的表现猜个七七八八。

 

现在不了。他的哥哥抱着他的脑袋玩玩他的耳朵,说你用力一点。他在郑允浩胸口留下一个不深不浅的牙印,觉得奇怪,又意外地有点受用。

 

郑允浩给他舔得晕乎乎,衣服下摆卷起来,露出的胸脯一片粉红,沈昌珉伸手去够床头柜的抽屉,却被他提醒:“不在那,在左边第二个抽屉。”

 

沈昌珉看了他一眼,郑允浩被他看得自觉理亏,又不明白为什么要理亏,瞪瞪眼:“还是草莓味的。”

 

沈昌珉玩他的耳垂,用大拇指的指腹搓搓,直到它跟他的乳尖一样红肿起来,“我又不喜欢草莓味。”

 

“我喜欢。”郑允浩挑衅似的对上他的眼睛,“我是你的队长。”

 

“我看你恨不得把我整个人都变成一颗草莓。”沈昌珉拿他的耳朵尖磨牙。

 

“你已经变过了不是吗?”

 

你太得意了。沈昌珉吸了一口他软乎乎的乳肉,逼出他的一声呻吟,郑允浩一张小脸都红了。但他觉得他就该这样,这样没什么不好的。

 

他在那个陌生的抽屉里找到安全套,不是以往常用的牌子,但他什么也没说,扔一个在郑允浩手里。郑允浩总是准备得很好,把自己开拓得驯服而湿润,多余的润滑剂因为指尖按揉的动作被挤出来,流到沈昌珉的指根。

 

那一刻他的心情难以言说。他想说我可以帮你,你不用每一次都自己准备好了再出来。我们也有过满身伤痕地在宿舍里抱着打滚的日子,你不能假装它们从未发生过,任何人都不可以。

 

强烈的沮丧找到他,就像巨浪找到礁石。一个得意的郑允浩开始意识到他不对劲,“你怎么了?”

 

他咳嗽一声,让自己的声音不要发抖。“没什么。”他说,“你还不帮我戴上套吗?”

 

性器的头部饱胀地凿进去,郑允浩发出模糊的鼻音,他喜欢这个,干脆仰起脖子,沈昌珉舔吻他弧度平滑的喉管,抱住他越来越瘦下去的腰,抓揉两下挺翘的臀肉。

 

腰侧的肌肉因为过分湿黏而纠缠的吸吮而紧绷起来,郑允浩扶着他的肩膀,卖力地骑他,跟他分享自己此刻的愉悦。

 

“好热……”他的额发湿淋淋,郑允浩捧了他的脸亲他,纵容他把自己的舌尖勾出去,嘴唇都被吮得湿润浓艳,笑起来像一只还未开放就已经熟透了的花骨朵儿。他把沈昌珉汗湿的头发揉乱了,又亲昵地贴贴他的颧骨。

 

“今年的春天来得太晚了对吗?”沈昌珉看着他,抚摸他的脊背,偶尔揉几下尾椎骨,激得他夹紧了以后扭扭腰,“前几天都还好冷,今天突然就热起来了。”

 

窗帘拉紧了都挡不住外面要钻进来的阳光,郑允浩突然觉得浑身发热,他把滚烫的脸颊贴近沈昌珉的肩窝,人头发上凉凉的水珠砸下来,扫得他有点痒,心里也痒:他们安静地抱着,失重一样,明明是在城市里,却像是在春天的森林里漂浮。满是雾气。

 

“你动起来嘛。”郑允浩睁开眼睛,看见他掉下去的肩膀线条,咬一咬肩头那块凸起的骨头,催促他动。

 

快感从他的小腹、尾椎骨、沈昌珉变得更锋利的眼神,穿过他的身体,他用全部力气来证明自己的快乐,看出来沈昌珉快要被他咬得眼睛冒火。

 

又湿又热的身体堆叠纠缠在一起,好像牢不可破的铜墙铁壁。窗外是迟到很久的春天,它最终还是到来了,叩响他们的窗子,用猎猎的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