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归鸿

Chapter Text

周子舒一睁眼就看见一个年轻男孩坐在床头削苹果。
他愣了一瞬,才认出这男孩是成岭。只不过剪了长发,换上一身白T恤运动裤,看上去就像个学生。

“师父,你醒了。”虽然到了园区外来到现代,成岭还是改不掉这个称呼,“我去找温叔。”

他把苹果和水果刀往床头柜一扔,跑出去了。

周子舒想坐起来,就觉得腹部一阵钻心的疼。他掀开被子,低头看了一眼,他腹部层层叠叠缠了白色绷带,一动就疼,只好又仰回去。

他粗粗打量了一圈----卧室不大,陈设很简洁,装修单调,看上去像是个出租的公寓。他正环顾四周,门被轻轻推开了。

成岭站在门口。他一步三蹭,慢慢走到床边,端起苹果开始削。“师父……呃……温叔说他不在……不是,他说他出去一趟,呃,买点东西就回来。”

周子舒:……怪他,当初设计的时候这孩子就是个实心眼的。

一个苹果切好,成岭将碗放回床头柜,仔细擦了手来扶周子舒。他很小心地避开了周子舒的伤口,在他身后团了被子枕头,确定他靠的舒服了,才把碗递给周子舒。

周子舒没接。他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看了看成岭。他好像有很多问题想问,但真到嘴边却觉得没必要问了。最后他伸手接过碗,“以后不用叫师父。叫周叔就行。”

成岭“哦”了一声,默默看他吃完苹果,顺手接过碗,“周叔好好休息。”轻手轻脚地转出去洗碗了。



周子舒在床上歪着躺了一会儿。房子小,墙也不隔音,就听见厨房窸窸窣窣刻意压低的讲话声。

看来温客行生气了。他也不知道温客行在气什么,知道他醒了也不看他。奇奇怪怪。


一个人身体被禁锢的时候思想就格外自由。周子舒的思绪又不知道飘到哪里。他瞪着氧化发黄的白墙,老旧的家具,但身上却是温柔绵软的味道,让他很放松。

他本来没想着自己还能走出园区的。他听着隔壁水流切菜声,突然觉得,这样挺不错的。

周子舒在这细碎的杂音之下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隐约觉得有人摸进房间,轻手轻脚地撤掉了他背后的靠垫,把他的头轻轻地放在枕头上。他闭着眼,一把攥住来人的袖子往下拽。来人吃了一惊,在摔倒在他身上之前堪堪撑住了自己,然后他就听见耳边咬牙切齿的低吼,“周子舒!”

周子舒懒洋洋睁开眼,果然温客行以一个极别扭的姿势扑在床上,身体却离他隔空两寸。他大手一挥将人彻底拉到床上,“生气了?”

温客行冷哼以对。过了两秒,他又折过来,掀开被子,“给我看看,没压着吧?”

周子舒摊手摊脚地任他看。见伤口没出血,温客行松了一口气,然后又想起自己正气着,转眼把脸又板了起来。

他这变脸的技艺还没精炼纯熟,将周子舒逗笑了。周子舒翻了半个身,和温客行侧脸贴侧脸,终于没忍住在他一头短发上揉了两把,“老温。”

没想到温客行这回定力绝佳,顺毛已然不管用,周子舒只好再蹭过去一点,一点清甜的苹果香印在温客行的嘴角。他还要再动,被温客行一把摁住,“别闹。”

周子舒挑眉看着他笑。

温客行眼眸深邃,撑起身来,将周子舒罩在自己的阴影里,又去寻那苹果味的唇。他两个老手今日不知怎么突然温柔起来,如同清风拂面,湖水微波,带着一点久违的缱绻。半晌,温客行撑起身,整整衣领,“给你炖了鸡汤,一会儿起来喝点。”

出门的时候,温客行顺手开了灯。橙黄色的光洒下来,伴着从门口溢进来的鸡汤香味,很暖和,很惬意。

周子舒决定在床上继续赖着装大爷。他负重太久,终于找到一个令他逗留的地方,决定好好享受。

“阿絮,”温客行端着碗走进来,面上带着三分笑,不知怎么地突然气消了,“喝汤了。”

周子舒餍足地吸了一口气。

是令人安心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