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归鸿

Chapter Text

本科的时候上戏剧课,印象最深刻的是老师的一句话:“每个人都应该学会讲好故事,这会是你一生最有用的能力。”

 

我是一个很爱幻想,很戏精的人。本科常常不务正业去戏剧社演戏,很能体会这个“讲故事”的能力。在申医学院的一版ps(很可惜被我advisor 毙掉了,可能我没表达好吧)里,我写了自己对医生职业的戏剧性理解,如何打破“第四面墙”, 如何和病人产生情感连接,如何做好一个讲故事的人。

 

虽然ps没用,但是讲故事的冲动一直保留下来。医学院了仍旧改不掉自己的脑洞大开,越是考试越是想开坑,不过还好今天终于完结了一篇。

西部世界是一部很好的片子,我至今仍旧时不时拿出来重温。里面有一句台词写得深得我心:“(游客)回到西部世界不是因为他们看到了自己,他们其实早就知道自己是什么样。他们回来,是因为看到一种可能,看到自己可能成为什么样的人。”1

每个人都会在故事里窥见一种可能,看到“原来我也能这样”。感谢这两个作品给我的启迪,也希望我的笔力能让大家在这个故事里找到新的可能性吧。

 

感谢所有读者,尤其是不厌其烦被我骚扰的Mickie,以及一众医学院的朋友们,谢谢一边骂我去学习一边支持我这个不务正业的爱好哈哈。

他们的故事就写到这里,我们江湖再见。

预告:不出意外,下回应该是暑假再写了。准备把我几个老坑扫一扫,希望暑假能填一个原创长篇。

 

ps:虽然西部世界是部神剧,但是诺兰!你为什么要为了它砍了疑犯追踪!

 

pps: 考前半夜睡不着,上来再啰嗦一段。
我之前码了半天字发现自己居然没有感谢原作《天涯客》、《山河令》, 太疏忽了,我检讨。我已经忘记自己看的契机了,但是很神奇的记得大考完,和同学一起去爬山的那个下午,我们一帮人精疲力尽登上山顶之后,很不讲究地仰着晒太阳。几个人,在硌得要死的山石上,躺得七仰八歪。我闭着眼睛,感觉太阳晒得很舒服,山风竟然也不冷,暖洋洋的简直要睡过去。在我半梦半醒之间,我突然理解了12集里面的台词,这样活着,的确很好。

12集简直太温柔,温柔得戳心。我特别喜欢阿絮(当然老温也很好),可能因为他的“渡人” 的光芒实在太耀眼,有一点济世的意味在里面,学医的我完全没办法拒绝这种温柔。不记得在哪里看到,有些人是通过疗愈别人来自愈,真的是阿絮后半生的注解。如果说《山河令》对我有什么影响,那就是在我很灰暗的日子里重新点燃了我隧道尽头的光,提醒了我,到底为了什么选了这一条路。

希望有一天,我也能成为像阿絮一样,温柔强大,可以成为别人依靠的人吧。

啰里啰嗦,没什么逻辑。感谢大家看到这里。下回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