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归鸿

Chapter Text

韩英看着手头的进度表,掐了掐眉心。自从大修过故事线之后,“天涯山河”区退回的仿生人格外多,这让他们行为组的任务格外重。想想看吧,几百个鬼谷的男男女女,以及一些不幸卷入的江湖正派npc们,在来访者的尽性屠戮之下,全部都要回厂一一检修。他曾经向叙事组提过抗议,“这种大规模的混战其实没什么必要,我们行为组根本来不及一个一个进行回厂的行为分析……”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那就加快进度!”段鹏举--叙事组的组长--夸张的一挥手,“你懂什么!顾客才是上帝!只有大场面,宏伟的叙事,刺激的剧情才能吸引他们,才能让他们一次一次地回到我们这里。”他毫不掩饰地哼了一声,“也不看看‘天涯山河区’去年的盈利,要不是我修改了剧情,上头怕是要直接砍掉这条线了。”

不等韩英再抗议什么,他已经扭头大步流星地走了。

韩英默默收回了手。也难怪他如此鼻孔看人。段鹏举算是叙事组炙手可热的新星,一手打造了近两年来几大热销的故事线。韩英心里明白,这个“新星”其实多少有点水分,上头有意抬举,希望他能有朝一日进驻管理层。说实话,他不太看得上段鹏举的作品,觉得他们太过粗放,少有美感。他曾经有幸目睹过真正精致的故事的诞生,那些人物和过往,才是真正令人沉醉。可惜,那人已经不再参与构建叙事很多年了。

 

滴滴作响的平板提醒他又有新的仿生人回厂需要检修了。他叹了口气,将思绪拉扯回来。

还有很多任务等着他。

 

 

二十六楼。
平台上站着一个男人。他身姿并不十分挺拔,只是懒洋洋地站在那儿,随意移在扶手上看风景,却无端给人一种潇洒落拓的感觉。

一阵不紧不慢的脚步声在他身后响起。他将手里的烟碾灭,轻轻说道,“郝连。你找我有事?”

“恩,刚开完董事会。” 郝连翊在他旁边也寻了个位置向下俯瞰,“子舒,今天他们又重提新园区开发。”

周子舒一点也不惊讶。“我说过,还不是时候。”

郝连翊啧了一声,“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最近风声紧,他们逼的很急。我也快招架不住。”

周子舒品了品他的话,了然,“所以你希望我回来帮你。”

郝连翊:“起码回管理组坐两天也好。上面不太满意,已经隐隐透出要换了你的意思。”

周子舒:“哦?他们怎么说?”

郝连翊:“说你江郎才尽,不如早日让贤。当然比这难听多了。”他仿佛捱不住,吐出长长一口气,“一帮只知铜臭的东西。不说也罢。 ”

周子舒沉默片刻,“我回来也不是不行。”

这话一出,郝连翊的眼睛都亮了,面上却还故作深沉。周子舒看在眼里,也不点破,“等我把手头的更新上传,就回去。听说你们要开新的故事线?少不得要动动笔杆子了。 ”

郝连翊十分激动,“好!太好了!我这就去安排。”他一拍周子舒的肩,“有你在,我都底气足了。”

周子舒目送他下了阶梯,自己仍旧站在平台上,俯瞰着大楼中央的3D沙盘。他闭上眼,也能想象园区的景象:江南烟雨,十里春色,亭台楼榭,一点孤鸿。精巧绝伦,直叫人重回三千年前,是真正的古韵古风。

可惜,故人故事,也不过浮云而已,早就散落在这大千世界之中,又去那里寻呢。

 

 

 

韩英一整天忙得焦头烂额,恨不得一个人劈作两瓣来应付一个又一个回厂分析。待他长舒一口气,终于把脑袋从平板上拔了出来时,天已经全黑了。

落地窗外灯火阑珊,又影影绰绰照出一个修长的影子。韩英回过头去,才发现自己办公室还站着一个人。

来人正是周子舒。

 

韩英猛眨了几下眼,仿佛不敢相信似的,过了两秒终于激动的叫出来:“老师!您回来了!”

周子舒淡淡地“嗯”了一声,“我刚写了一个更新,你辛苦一下,趁着回厂分析,今天发出去吧。”

韩英接过他的平板,“‘沉思’?”他一目十行地扫了起来,“老师,代码没什么问题。但恕我直言,这样发布之后,仿生人就能回想起之前发生的系统设置和事件了。这样是不是……风险太大?”

周子舒自己在沙发上坐了,随意地解开了西装扣子,“不,他们不会有全部的权限,只有模糊的意识而已。大约可以算作是……潜意识吧。”

韩英微蹙的眉头解开了。“嗯,我明白了。我这就上载更新。”

他两手翻飞,将代码上传到服务器。“老师,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你见过郝连先生了吗?他最近一直来找我,想要开发新的园区。我一直没明确回应。”

周子舒:“刚和他聊完。园区的事,你不用管。管理层那帮人有郝连翊暂时撑着,还不算棘手。不过我答应他主导新的故事线开发了 ,算是给股东大会的一点甜头。所以,接下来你可能会更忙一点。”

 

韩英心里半是惊讶半是发怵:“啊……好的。”

周子舒心里发笑,“不用紧张。我也会参与的,有需要你可以随时来找我。”周子舒转向他刚刚完成分析的仿生人,随手拿起了控制面板,“温客行……”

第1098次回厂行为分析报告。

周子舒眉尖一跳。

韩英:“老师好久没回来了,可能不太清楚。隔壁叙事组的段鹏举前一阵新修了故事线,加大了鬼谷之战的戏份和状况。所以这一批回厂都挺频繁的。”他接着说到,“还是老师当初亲手设计的好,他也是最初代的仿生人了,能够挺到现在还在运行还是很不容易的。”

他话只说了三分。在园区里,没有什么道德法律约束来访者。他们可以对仿生人为所欲为,释放内心所有的阴暗欲望,反正仿生人手里那些刀枪剑戟也伤不到人类。以温客行这样的俊美容貌,男女通杀,自然很受欢迎。况且这次故事线修改,将他改成了主要的反派,难免吸引了很多想要一试征服强者的来访者。

 

周子舒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伸手将温客行的鬓发拢齐了,“那这次新故事线,就从他开始吧。”

“好的,我去准备。”韩英答应着,目送周子舒离开。

不过,老师……

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