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听说这是两面宿傩的诅咒》

Work Text:

  “呃……”
  野蔷薇盯着伏黑惠的脸,一副便秘的表情。
  “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呃呃——”野蔷薇揪着自己的头发,但抓了一秒想起来不能破坏淑女的发型,反手去抓伏黑惠的头发。
  “很奇怪啊——今天一早你这个海胆头让人看着更加不爽了——”
  “哈?!你给我住手你干什么!”
  “太不爽了!不准抬头看我你这家伙!!!”
  “你搞什么啊?!”

  这只是一个普通的训练日。五条悟在前一天群晚上发了消息,说难得大家都没有任务在身,要给一二年级的大家来场体术实训,集合的地点就是高专的操场,早上八点。
  “悟的八点就是八点零八分吧,多睡五分钟再起床好了。”
  “我们都八点零八分的话,悟会迟到到十五分的。”
  禅院真希和熊猫在群聊里光明正大地调侃道,狗卷棘在五条悟发的哭唧唧的表情后面跟了两个鲑鱼贴图,这个讨论就这么过去了。
  结果只有伏黑惠八点整出现在操场边。
  零八分的时候,野蔷薇出现了,她和伏黑惠对眼一看,咋咋呼呼地冲上来和伏黑惠扭成一团。
  “一大早的你们在闹什么?”
  禅院真希扛着她的咒具走过来的时候,就看到野蔷薇把伏黑惠锁喉在自己臂弯里,直接把他原本就炸毛的头发搓成鸟窝。
  野蔷薇闻声松了手,伏黑惠借机脱身,只觉得莫名其妙:“……你到底是在干什么?”
  “……没什么。”
  少女别开头不肯看他,禅院真希看看她又看看伏黑惠,问道:“你们吵架了?”
  “没有吧?”
  野蔷薇没有理他。
  同样搞不清楚状况的禅院真希耸了耸肩,嘟囔了一句“怎么大家都没到”,视线扫过伏黑惠后,突然顿住。
  她的目光有些过于直白,以至于伏黑惠重新整理好衣服抬起头来,突兀地和对方的视线撞了个正着:“……怎么了?”
  “该怎么说……”禅院真希思考了一下,冲他笑了笑:“总觉得你今天有点帅气过头了……”
  “你也这么觉得吗!”
  “什么?!”
  野蔷薇突然来了精神:“虽然这么说好恶心,但这家伙今天早上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突然间变帅了很多!!”
  “确实……突然间有点男人的样子了。”
  伏黑惠摸不着头脑:“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金枪鱼!”
  他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跟着一个怪力从背后扑了上来,狗卷棘一跃跳到伏黑惠身上,树袋熊一样手脚并用挂在他身上。他搂着伏黑惠的肩膀,脑袋蹭在他这个后辈的耳边,像狗狗一样用力拱他:“蛋黄酱!金枪鱼蛋黄酱——!”
  “前辈你……”伏黑惠艰难地站稳脚,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下意识地背住他,“够了,快下来……”
  “木鱼花——!”
  狗卷棘赖在他身上不肯下来。
  “狗卷前辈今天也太热情了吧……”
  “棘大早上就这么兴奋嘛?”
  远处熊猫和虎杖悠仁一起走过来,他贴心地走到伏黑惠身边,替他们这个可爱的后辈把粘人的学长扯下来,“惠都要站不稳,你别闹他啦。”
  “你们今天早上都很奇怪耶?干什么啊愚人节玩笑吗?”伏黑惠说着,突然发现虎杖悠仁也在用一种跟他们刚刚很相似的目光看他:“干……干什么……?”
  “没、没什么,就、就是……”虎杖悠仁说话突然不太利索,“感、感觉伏黑今天好、好帅……被你迷住了……”
  “……哈?!”
  “哇呜,是爱的告白呢。”
  “木鱼花!!”
  八点十五分,五条悟揣着一袋草莓大福瞬移落在人群旁边:“真热闹呀,这就是青春吗……”
  他话说到一半,突然面朝伏黑惠停了下来,跟着神色凝重地往前一步,甚至拉下眼罩:“惠你今天怎么……像发春小猫一样散发迷人的味道?”
  现场安静了半秒,熊猫突然反应过来一个拳头打了过去:“就算你是最强的,性骚扰学生也是犯法的——!”
  他倒是用尽全力,反正隔着无下限术式也打不到人,但拳风扬起的灰尘散开之后,五条悟一脸严肃地站在原地:“我觉得不太对劲……”
  “你是很不对劲。”
  “不我说认真的,虽然惠确实是个可爱的男孩子但是……”
  这次连真希的咒具都招呼了过来:“你果然就是变态教师吧!!”
  “好歹给我机会把话说完吧——”五条悟重新把眼罩戴上,“你们不觉得惠今天真的有点……”
  他没说完,虎杖悠仁已经接上了话:“好帅!伏黑今天真的好帅!!”
  “和平时根本没有区别吧!!”伏黑惠黑着脸吼他。
  “就是这个!”五条悟说道:“明明你和平时没有区别但突然给人感觉特别帅气!”
  野蔷薇:“这么一说……好像真的这样……”
  “惠你真的没有昨晚偷偷敷面膜、早上起来化妆做造型吗?”禅院真希问道。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再说要是真的做了造型,被钉崎那样一通乱抓那就是不共戴天的仇了吧?!”
  野蔷薇“啧”了一声表示鄙视。
  “难道不成是诅咒?”五条悟摸着下巴自言自语,伏黑惠白了他一眼,并不赞同,“很显然是不可能的吧,这世上居然还有能让您中招的诅咒。”
  “嘛我怎么说也是还是人类吧,世界上莫名其妙的诅咒那么多……”
  “如果这个真的是诅咒的效果,那这算什么?”禅院真希接腔,“诅咒大家都迷上惠?”
  在场的虎杖悠仁突然愣住:“等等……这句话怎么有点耳熟?”
  熊猫:“在哪里听说过吗?”
  虎杖悠仁转头看了伏黑惠一眼,“宿傩那家伙之前换他出来的时候,好像大声对伏黑表白了,‘让我迷上你’什么的……”
  “……?”

  伏黑惠此时此刻心情很复杂,他并不是很想接受这个结论——
  在场的所有人除了熊猫是咒骇没有受到波及,似乎每个人或多或少都对他产生了莫名其妙的好感,并会不自觉地称赞他的外貌向他表白。五条悟认定了这个诅咒大概率是两面宿傩搞得,毕竟这完全无法解释,连一大早路过操场的伊地知都在瞥见伏黑惠之后停下了脚步,脱口而出一句“伏黑同学今天真可爱”,然后反应过来满脸通红嚷嚷着“我是什么变态成年人”跑走。
  “不过诅咒效果看上去并没有太大危害,训练结束后我会想办法的。”
  虽然五条悟最后这么说,但伏黑惠感觉在解决办法出现之前,他很有可能被这群人搞到自闭——谁能想到身为咒言师的狗卷棘竟然是中招最严重的的那一个?!等大家反应过来的时候,年轻的咒言师已经和陷入热恋期的粘人小男友没有区别,训练结束之后要挨着伏黑惠坐,等伏黑惠训练结束要冲上去递毛巾和水,甚至大家商量着中午要吃什么的时候,他要抱着伏黑惠的胳膊不撒手。
  “狗卷前辈……你应该知道这是诅咒的效果吧……”
  可爱的前辈用扑闪扑闪的大眼睛望着他,歪了歪头:“海带?”
  熊猫在旁边举着手机录像:“惠,坚持住哦!现在脸红的话气氛就会变得很homo哦!”
  “这种录像根本没有必要吧!”
  但这似乎只是个开始,午休众人结伴去食堂,吃完饭坐着闲聊时,野蔷薇忽然捧着脸对伏黑惠说道:“伏黑的眼睛好像漫画里那种,看多了会着迷的绿宝石。”
  伏黑惠手一抖筷子掉了一地,旁边粘着他的狗卷棘叉着手:“木鱼花!!”
  野蔷薇愣了一秒,反应过来之后转头夸张地干呕了几声。
  紧跟着不受控的是五条悟。人类最强在指使了伊地知翻阅资料查询无果之后,又回头找到了一年级的三人。
  他本来是想直接找虎杖悠仁让他把宿傩换出来问问,却忘了他们三个下午还有文化课,五条悟散步一样去东京闹市区买了杯奶茶之后回到高专,找了一大圈才在教学楼那边遇到刚下课的他们。
  伏黑惠刚从洗手间回来,在教室门口碰见了咬着奶茶吸管的五条悟,以为他已经找到解决办法了:“诅咒的解咒办法找到了吗?”
  一米七五的身高和一米九的五条悟比起来还是矮了太多,伏黑惠跟他说话都要仰着头,却不想对方愣了一会,突然张手把他抱住:“这样看惠真的好可爱啊——!这种诅咒不解咒也没关系吧!”
  他说着直接把伏黑惠抱起来,在这个人均怪力的世界里,根本不存在伏黑惠能顺利挣开的可能性。
  “你在说什么放我下来!!”
  “我好像听到五条老师的声音……”
  “虎杖快让他松手!!”
  因为任务回了一趟高专的七海建人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这三个人:“……你们在干什么?”
  “七海海——惠今天真的无敌可爱——!”
  “够了闭嘴笨蛋老师!!”
  “惠君不是一直都很可爱吗?”七海建人扶了扶眼镜说道,“别玩了快过来,有个很棘手的事情。”
  “……”
  “……”
  “……”
  野蔷薇站在教室门口呆若木鸡:“连七海前辈都中招了吗……”
  结果五条悟也没有机会和宿傩接触就被七海拖走了,他们走后,野蔷薇也麻溜地收拾了自己的东西,说为了防止自己再对伏黑惠说出什么恶心人的话,今晚就不跟他们一起吃晚饭了。
  伏黑惠摆了摆手让她快走,疲惫不堪地叹了口气。虎杖悠仁看在眼里,关切地问了一句:“伏黑还好吗?”
  “还行吧……”伏黑惠转头看他,“现在看来,你的体质好像对这个免疫性还不错。”
  “这个吗……”虎杖悠仁挠了挠头,“其实我……”
  伏黑惠突然有了很不好的预感。
  “虽然知道只是诅咒的效果,但是今天一天在你身边我心跳都超——快的耶……这应该不能算是心动吧?”
  “……别说胡话了我要回去了。”
  “可是伏黑真的太帅了我真的完全移不开眼睛!!”
  “够了闭嘴吧!”
  …………

  晚上十点。
  “惠今天晚上下课之后就在房间里没出来呢。”
  禅院真希盘腿坐在地上,野蔷薇把从熊猫手里抢来的白桃汽水递给她,笑着说道:“他好像完全相信了。”
  熊猫摇了摇头:“惠还是这么好骗。”
  “虽然这么说,你们为了演戏也太拼了吧?”禅院真希伸长脚踹了一边低头打游戏的狗卷棘:“棘那个撒娇也太肉麻了,怪恶心的。”
  “鲑鱼鲑鱼!”
  野蔷薇问道:“话又说回来,虎杖呢?”
  “悟说要演到底,被抓去配合假装解咒了吧?”熊猫忍不住又摇了摇头:“没想到啊,悠仁演起戏来也这么上手。”
  禅院真希:“他完全是那种绝对不会被怀疑的类型吧。”
  熊猫收好手机:“好嘞,录像结束,我有点期待一下明天惠看到这个的表情。”
  “海胆头都会气炸吧哈哈哈……”

  另一边,刚刚被告知宿傩和五条悟打了一架最后好像诅咒接触了的伏黑惠松了口气,还郑重地向五条悟道了谢。
  “啊惠真的一点都没有怀疑啊,我开始有罪恶感了。”五条悟揣着兜,笑着同虎杖悠仁说道:“大家应该现在都在棘的房间那边吧,悠仁……”
  他说着,忽然意识到声音有点安静。
  五条悟转过头,虎杖悠仁并没有跟上来。
  “直接回房间了吗……?”

  伏黑惠刚关上门,转身在书架上取了本书,回头就看到宿傩揣着手坐在他床上。
  “……”
  “你这什么表情?”
  伏黑惠也不知道自己现在什么表情,大概是愤怒到扭曲吧?因为这个无聊的家伙自己今天一整天都被大家各种方式地“告白”,现在看到他只想一拳过去。
  不过他克制住了,慢半拍地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你把虎杖怎么了?”
  “没怎么样,我也只是出来跟你说件事罢了。”
  伏黑惠下意识已经摆出了攻击的姿势。
  “你就是这个样子才会让人觉得有趣,”宿傩看他这样子,笑着摇了摇头,站起来还伸了个懒腰:“不管怎么说,我配合了一天了,总得来讨点回报。”
  “你到底想说什……”
  眼前的人眨眼已经没了踪影,伏黑惠再反应时,宿傩已经搂着他的腰,贴身轻佻地捏着他的下巴。
  “不用太紧张,我不会做什么的。”他凑近浑身僵直的伏黑惠,近到几乎要咬掉他的耳朵,“我只是想告诉你……”
  他的声音黏着耳廓钻入伏黑惠的耳道,脸上的咒纹淡去,虎杖悠仁眨了眨眼,愣了一秒才发现自己居然抱着伏黑惠。他一个激灵猛退了两步:“哇啊——什么?这什么情况?!”
  “虎杖……”
  伏黑惠手里捏这咒力,黑白玉犬已经从他的影子里踏出来。
  “伏……黑?”
  “愚人节快乐?”
  虎杖悠仁迟疑了0.1秒,转身就跑。
  “对不起——!!伏黑冷静我错了!!!!!”

  宿傩贴着伏黑惠的耳边,压低了声音,一字一顿地告诉他:
  “我根本没有诅咒他们,他们逗你玩的。”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