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革命机valvrave】【晴艾】蓝

Work Text:

艾尔艾尔弗知道时缟晴人最喜欢的颜色,源于一次并不意外的做爱的事后。
“……为什么要买蓝色的润滑液,这太奇怪了。”
艾尔艾尔弗轻声说着,将手指埋入了后穴中,清理出了在他看来非常麻烦的东西。蓝色的润滑液混合着精液,怎么看怎么恶趣味的设定。
晴人当时已经从混乱的状态中恢复过来。他的脸涨得通红,看着艾尔艾尔弗手指上下翻动,欲言又止却又不太敢开口。
“有屁快放。”
晴人抱着枕头和被子,嘟嚷着说:“就……超市里就几个颜色,我看到蓝色就买了,没看成分。你要是不喜欢我就下……下次注意。”
还想有下次?
艾尔艾尔弗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他擦了擦手,一把关掉了床头的灯,将自己缩在了并不柔软的宿舍被子里。
比起战争,做爱消耗的体力简直微乎其微。但是艾尔艾尔弗却很需要睡眠。每次和时缟晴人做完之后他都没有办法适应,到现在,他都没办法习惯这样的共犯关系。
可是他却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或者说,他没有办法接受别人成为时缟晴人的共犯者。
他像是陷入了一个泥沼,一个死循环,或者一个没有出口的迷宫。

过了一会,晴人的手攀上艾尔艾尔弗的手臂,眼神湿漉漉地看着自己的共犯者。
蓝色的眼睛在黑暗里忽闪着。
“我可以吻你吗?”
他们做爱之后从没有温存。可现在,晴人的气息就扑在脸上,艾尔艾尔弗心脏忽然剧烈地跳动起来。
他从不做无意义的事情,但是今夜,他觉得自己需要一个晚安吻。
让他亲吧……否则我会整完陷入混乱的思绪中,无法安睡,无法休息。
是的,完美的借口。
艾尔艾尔弗的脸也红了,虽然在黑暗中这并不明显。
他点了点头。
晴人凑了上来,先是在他脸颊上微微啄了一下,随后他亲上了艾尔艾尔弗的眼皮。他温柔地、慢慢地吻着他,黏黏糊糊地撬开他的唇齿与他纠缠。
“……”
时缟晴人怕是有什么毛病!
艾尔艾尔弗心上像是有一千个小猫爪子在挠,他告诉自己,现在他完全可以一巴掌就拍开时缟晴人,或者一匕首捅穿他的胸膛。他的心离自己这么近,摸上去就能听见心跳,鲜活的生命,就算有符文的加持,要他暂时晕过去是多么简单的事情……
可是他做不到。艾尔艾尔弗只能任由自己的身体贴近时缟晴人,在这个吻中慢慢沉沦。

我只要一瞬间的快乐,世界的死活与我何干。

唇齿分开。时缟晴人蓝色的眼睛恢复了一瞬间的清明,随后又渐渐地黯淡了下去。
晴人呓语道:“……我们现在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艾尔艾尔弗也清醒了过来。温柔消失了,快乐不见了,就像所有的梦境一样,拥有过一瞬的错乱就已经足够。
他闭上眼睛,松开了他们交叠的双手。
“我们是共犯。睡觉吧,时缟晴人。”

看不见蓝天的宇宙中,他们交颈而眠,如同一对真正的爱人。

艾尔艾尔弗渐渐注意到了晴人对蓝色的偏好。
不开Valvrave的时候,时缟晴人喜欢在虚拟的天空下发呆。有时候是草坪上,有时候是教学楼里,有时候是在买日用品回宿舍的街道上。他似乎总是喜欢抬头看着那片蓝色,尽管那片蓝色很难倒映在他的眼中。蓝色加蓝色,总是很难叠加的。
晴人第一百次在天空下发呆的时候,艾尔艾尔弗踢了他的小腿。
他冷冷地说:“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走路慢得像七十岁的老头。”
晴人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随后固执地看着天空:“你懂什么!哦,多尔希亚常年下雪,你根本不懂欣赏天空的美好!”
艾尔艾尔弗实在没看懂这个人造的蓝色有什么好看的,他没好气地说:“你好像自以为很了解自己家乡,实际上呢,你的家乡也在战乱中,你敢保证地球上能看到这样平静的天空吗?”
晴人被怼得没有话说。他知道自己吵不过艾尔艾尔弗,只能认命地闭上了嘴。
他默默地走了一段路,最终还是抬起头,看向了那片人造的,宁静的天空。
“如果我看不到,至少我可以用我的努力让别人看到吧。”
艾尔艾尔弗没有说话,他静静地看着这个天真的共犯者。
他蓝色的眼睛里有着虚拟太阳的光。
“早晚有一天,那里真的会变成和平而安宁的蓝色的。”

然而他们到底没看到一个蓝色的地球,也看不到一个和平的,没有战争的世界。
被遗弃在月球上的时候艾尔艾尔弗一拳砸在了晴人的脸上。从来想过放弃过生命的他,有一瞬间想和时缟晴人一起去死。
滚他妈的世界,他不想活了。
然而晴人表现得比他更不想活。两个人自暴自弃地在月球上互殴,比赛一样的看谁的氧气先耗尽。
最后他放弃了,因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哭了。
晴人握住他的手,像一如既往一样。
“我们去地球。我们再疯一把。”
艾尔艾尔弗别无选择地答应了他,窃喜着回握住晴人的手。
我可能要送命了。
但是有这家伙陪我一起去死,大概也不是很坏。

可惜,艾尔艾尔弗千算万算,终于没有算出他的共犯者的命数。
宇宙中唯一的蓝色平静地走了。时缟晴人闭上了蓝色的眼睛,从此没有再醒过来。
艾尔艾尔弗抱着时缟晴人。宇宙中没有重力,他抱着一具轻飘飘的尸体,心下一片恍然。
他怎么可以那么轻呢。
明明和我接吻的时候会很大力地压着我的身体,在被惹急了之后也会气急败坏地掐回来,笑的时候总是一副傻子的样子,看着就不聪明,一定很重吧。
可是他那么轻。他没用任何力量就能拥着他,像一片没有重量的羽毛。
他走了,我的世界再也不会有那么一个喜欢蓝色的人了。

艾尔艾尔弗对时缟晴人的死早有预料,在看到别人因ruin耗尽而死,他总是心存侥幸,想着时缟晴人会不会是特殊的那一个。
或者说,他对自己心存幻想,他总觉得自己是特殊的那个人。他的悲伤和记忆那么重,时缟晴人只要乐意,他可以分给他很多很多。他的人生太苦了,苦到可以写成长诗,足够时缟晴人长命百岁。
可时缟晴人从不聪明。十七岁的生命里,除了混蛋父亲和无疾而终的暗恋,他的人生几乎一帆风顺。就像他喜欢的蓝色,太过干净而纯粹,没有被玷污的意义和价值。
他不要他的苦。
而他献上了他的甜。
时缟晴人就是这样的傻子,他奉献上了自己的生命,为了一个虚无缥缈且不切实际的愿景。

银河第三帝国功臣的葬礼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上举行。
天是蓝的,依旧晴朗得万里无云。人造的天空可以模拟成地球的样子,是晴人最喜欢的那种天。
可是艾尔艾尔弗总觉得缺了点什么,葬礼之前,他觉得那片蓝色不够纯粹。
然后在见到墓碑的一瞬间他醒悟了。他早见过最纯粹的蓝色,当然会觉得世界上所有的美好都比不上那看着自己的眼睛。
新领导人的悼词冗长而繁复,他听着那名女性操着官方的话语歌功颂德,心下说不上耐烦和不耐烦。
他的心脏穿了个洞,里面吹着来自地球的风。什么都挡不住那个缺口,什么也堵不了他蓝色的思念。
流木野咲上去致辞了,连坊小路也上去致辞了,就连一直不愿意见人的晶都在人群中昂着头,泪水在眼眶中打转,誓死没有落下。
最后轮到了艾尔艾尔弗。
他没有登上那个荣耀的高台,他走到了墓碑前,弯下身,轻轻地吻了墓碑的顶端。
人群中发出阵阵惊呼,有人在议论,有人在说他恶心,有人说早就看出他们是共犯他们心怀不轨。
新领导人欲言又止,流木野咲笑得放肆。
可在朗朗晴天下,艾尔艾尔弗从未觉得此生如此痛快过。

我在最后爱上了那片蓝色。
是因为你喜欢蓝色,还是你曾经喜欢蓝色的天空,还是蓝色本身就是我自以为是共犯、其实早就是爱人的你。

***

后来,艾尔艾尔弗再也没有看天空了。
不管是虚拟的还是真实的那个,世界上所有的蓝色对他而言都是一模一样,有或没有,都没有什么分别。
银河第三帝国有太多的事情需要他操心,政务、军事、内政,每一天的每一天,他都忙到忘记了时间的存在。
很多人避讳着时缟晴人的名号,总是不在他的面前提起这个名字。但是他却很轻松,因为他知道,给他的时间不会太多,早晚有一天,他也会去到另一个世界,和他早逝的爱人团聚。提或不提,有根本没有什么分别。
反正他早就住在他的心里,谁也带不走,谁也赶不跑。
艾尔艾尔弗过得轻松而冷静,他出色地布置作战任务,漂亮地站在最前线上指挥,有他的地方,总是所向披靡。
直到有一天,他在多尔西亚的军事基地遇见了凯恩信徒的残党。他被夹在战壕中,直到倒计时将近,Valvrave的救援都没有到。
他松了口气。他知道,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敌人已经和两台Valvrave战成一团,他的牺牲,就是对战局最大的成全。

想到这,艾尔艾尔弗毫不犹豫地松开了握住按钮的手。

百年之后,我不需要任何人的歌颂。我只想问……我只有一个问题。

如果我去有你的世界,你还还能记得我这个不守诺言的共犯吗?

他最后看到了一片纯洁的蓝色。在苍茫黑暗的宇宙中,有一个红色的机体缓缓地捧起了他,少年打开机舱,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他。
男孩平静地笑了,他对他伸出手,说,艾尔艾尔弗,你怎么还是这么苦。

在苍蓝色的天空中爆炸四起,火光映满了天空,银河第三帝国的影子在没有蓝色的世界里,微笑着闭上了眼睛。

“所以呢?后来呢?我们的历史就这样结束了吗?”
天空之下,银发的少年趴在流木野咲的膝盖上,翻下了历史书的下一页。
拥有不老容颜的教母轻轻摸着男孩的头发,说:“不,一切才刚刚开始。”
男孩子蓝色的眼睛里有着真正来自太阳的光芒。
他撅着嘴,最后笑了起来,说:“我也觉得是这样。毕竟现在是和平的世界,我们不打仗啦,爸爸和父亲一定会在另一个世界过得非常开心。”

是的,另一个世界。

教学楼的铃声响了三遍。教师拍打着黑板,让乱哄哄的学生们安静下来。
“大家听我说!”男老师扯着嗓子吼道,“今天有个学生要转来我们班级,你自己做自我介绍吧!”
伊克斯艾伊和哈诺伊在后桌掐架,身旁的阿德莱伊在烦恼自己和一个神秘的东方女性网友的约会,古菲亚抱着课本呼呼大睡。
艾尔艾尔弗抬起头,对上一双蓝色的眼睛。
“你好,我叫时缟晴人,那个,来自日本……请多多指教!”

有白鸽振翅飞翔,去往那无边无际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