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浩珉】阵痛

Work Text:

  郑允浩退伍了。
  沈昌珉在小崽子给他发短信之前就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他们队里的忙内距离退伍还有一星期的时候就嚎的四海皆准人尽皆知,就差sm全员到场参加他的退伍欢送会,至于崔珉豪李东海等人更是全被他祸害了个遍,被软硬兼施连威逼带撒娇磨得在日历里被迫加上了“瑜卤允浩退伍日”这一条,人还没出来酒局已经订好了,酒由沈昌珉友情提供,他有自信,反正他家那个小子喝不了半瓶就该被人抬出去了,绝对不会折损他的收藏。
  不过虽然话是这么说,其实他对郑允浩退伍这件事没有什么像样的实感。他在警察厅呆了两年,出来没多久,撞上郑允浩那小子在搞入伍前的最后一次巡回演出,他自己又忙。赶通告定日程开发布会,为数不多几次后台见面小忙内脸上的妆画的凶凶的,打扮的花枝招展,他又不好上手去摸,拍了拍他的肩膀全当安慰,郑允浩向他吐了吐舌头,说自己会努力,不需要哥担心,等我有空我会过来看你。
  会努力就好,沈不无欣慰的想,然后就回头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只是还是有点遗憾,他想,那孩子在最后一场巡演的时候十几年没哭过的人两个眼睛红的跟个兔子似的,可惜他当时被经纪人按在练舞房,没能在现场,否则怎么也得拍个长视频以后等他退伍的时候当众播放个十遍看看他到底是什么反应。
  不过居然,他在一边给土豆切丁的时候一边想。当时那个在舞台上哭的跟小孩子一样的男人居然也要退伍了。
  沈昌珉自己退伍的时候没闹出什么大动静,顺风顺水地干着,只是作为一个人舞台是很难撑起来了,于是做主持跑综艺更多一点,在各个不同的节目连轴转,两年下来歌没发几首表情包攒了一堆,出没在他每一个聊天群里,工作的或者日常的,朋友的或者同事的。由于一些上他不想回忆的往事,当年他入伍前跟郑允浩还在冷战,长达两年居然都没发什么像样的消息,于是忙内在一个人在舞台上的时候究竟经历了些什么他居然一无所知,等到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才意识到一些问题。
  确实空了点,他想,这种空旷是——是不一样的,知道舞台下面有个人在等着上场跟只有自己一个人是不一样的。
  也不知道那小子最后怎么克服的这件事。他后知后觉,两年后才开始察觉到这件事,而那时候他的弟弟已经钻进军队了,不再需要被强制性节食,脸悄悄圆了一大圈,当然还是很帅,只是到底还是显得更像普通人了一点。
  于是后面两年他们的关系通过这种迟到了两年的同病相怜有所缓和,可能也得益于那次流泪。在军队的时候郑允浩喜欢给他发短信,大概一个星期能发来那么一两条,关于家人朋友军队同事,什么内容都有。
  “最近有在看哥的综艺喔。”他这么说着。“哥好棒哦,做的东西看上去都好好吃。”
  “呀,说吧,到底看上哥节目里哪道菜了?”沈昌珉刚把台本合上,准备打开游戏机快乐的时候收到他的短信,心情莫名有种被打断的烦躁。
  “都很好吃啦——”他的弟弟打字总是有点慢,“哥的话做什么都好。”
  沈昌珉盯着他名字头像 底下的“输入中”大概发了有大概大半分钟的愣。
  “我好想哥哦QWQ”
  这句话值得被打半分钟吗?沈昌珉皱眉。
  “那就好好服役,等退伍了就回来见哥。”
  “好。”

 

  在服役前他们之间的关系又是怎么样的呢?郑允浩开始回忆。他都要想不起来了,毕竟已经过去四年了,最后一次公演的记忆都变得模糊了,只记得当时关系很差,差到差点都要被粉丝发现了,经纪人夹在中间进退不得安如鸡的程度。
  只是沈昌珉到底没参加他退伍之后的第一次酒会,他的珍藏红酒替他来到了现场。理由是自己有日程要赶,郑允浩知道那是借口,因为在他们还没分开之前,他咬了咬舌尖,他不怎么喜欢用这个说法,是他的事情的话,沈昌珉从来没用日程推脱过。
  于是他就直白地这么给沈昌珉发了短信,
  “你刚退伍回来跟朋友好好玩玩不行嘛。”他没想到沈昌珉居然秒回,跟他不一样,他的哥哥打字很快,长篇大论张口就来。“如果你这么想见哥就该好好带着食材好好上门知道吗?”
  而等到他真正提着一兜子他临时在超市搜过来的一堆生鲜上门的时候,沈昌珉是带着围裙开的门。一时之间令人恍惚,于是心动不如行动,郑允浩上去就开始戳他的脸。
  “你的脸是不是变圆了,哥。”
  “就不能说点好的!”忙内头上挨了不轻不重的一记。“刚退伍就给我老老实实减肥吧你!”
  郑允浩把头探进厨房,发现那人已经开始做饭了,于是老老实实把买来的新鲜食材挨个放进冰箱里。
  说来也奇怪,四年过去了,沈昌珉家都搬了一轮,冰箱也换了一个,但他就是知道这人在冰箱里分类食材的习惯,就算他做饭水平跟没有似的。不过这大概也是沈昌珉的问题,在他们分开之前,沈昌珉这个做哥哥的什么时候在吃的方面委屈过他,郑允浩被他喂得嘴都变叼了不少。
  不过这种在餐厅眼巴巴看着他的哥给他做饭的背影居然也成了另一种回忆。郑允浩叼着嘴里的餐叉,上面的尖端硌得他的舌头,一种迟钝的痛感。
  “我们到底什么时候……”在饭菜终于端上桌的时候,郑允浩到底是小心翼翼地开了口,抬起眼皮悄悄地看着他哥哥的神色。
  沈昌珉当然知道郑允浩什么意思,这个话题提起来意外地,有点尴尬,也有点艰难。
  还不是你自己做的孽,他心里有另一个声音如此讥讽。
  “只要你想。”沈昌珉表面上不动声色。“这次你说了算。”
  郑允浩对他那全权交付的软化态度似乎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平素热情的恨不得扑倒人脸上的那股劲头全无,安静地埋头喝汤。
  “因为无所谓吗?都可以,是不是。”郑允浩说完这句话就开始后悔了,但他停不下来,他酝酿这一天酝酿太久了,打了起码五个版本的腹稿,他这辈子可能没憋过这么多话,结果到头来真正面对这一天的时候只是勉勉强强蹦出来这么不明不白的一句。“什么都无所谓,我想怎么样都行,只要你觉得没关系的都是如此。”
  “郑允浩你到底想要说什么?”沈昌珉到底是叫了他的全名,把筷子放下来,金属制的器具磕着碗边,制造出不大不小的声响。
  “没什么。”郑允浩眼睛盯着他。“在想你还是跟以前一样一点儿都没变。”
  他还有半句话被他咽了下去,但餐桌上的两个人都知道那句话是什么,对什么看上去都无所谓的人一旦对什么事情上了心,那么谁劝都没用,郑允浩作为受害者可能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了解这一点,可谓是日思夜想彻夜不眠。
  “你是不是早就想好了。”沈昌珉也没逃避,撑着下巴颌看着他,他们家小忙内笑起来很可爱一个,在队里的定位就是年下的小狼狗,不笑的时候就显得很严肃了,像头狼。“今天就是来这里跟我吵架的。”
  曾几何时他也是看到队长就会笑开花蹦到怀里的小男孩,无论是小狗还是狼,或者其他什么,是沈昌珉最可爱也最英俊的弟弟。
  “……”郑允浩对着这句话突然泄了气,他想开口,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对他的哥哥,他一向惯用的好口才也起不了 什么作用。四年了,他们才有机会好好谈谈,可是事情怎么都不该变成现在这样。
  “我不是。”他语气软下来。“我只是觉得我们怎么说也要再见一面的,对不起,哥,是我的错,我不该跟你说这个的。”

  从郑允浩迄今为止的记忆里沈昌珉似乎就没怎么变过,作为一个队长看似总是少了那么点争强好胜的性子,按部就班的做着所有的事,但其实总会比别人努力一点,更努力一点。不过他从来不会说这些,哪怕当年遭遇到那种事,他似乎看起来永远也是最镇静的那个。
  就是这样,在那之后他似乎对郑允浩看似也是百依百顺,连隔壁蓝家都知道沈昌珉最宠他那个弟弟,几乎到了说一不二的那种,在韩国还好,在日本一起住的时候连家务都是全包,做饭清洁洗衣服,虽然也有郑允浩的家务水平也实在是让沈昌珉看不上的因素在内吧,不过好在郑允浩也实在是个乖巧的孩子,没给他的哥哥惹出过什么麻烦。
  就是太过温和了,以至于等到沈昌珉以一种不容拒绝地余地将他的弟弟跟他一同入伍的提议否决掉的时候,郑允浩才想起来这个外表似乎永远都很随和的人到底在一些事情上又多不留余地,那个男人当年是如何在他冷静的外表之下咽下了如何滔天的怒火,又是以何种决绝的姿态跟过去告的别。
  于是沈昌珉到底是不意外他的弟弟,即使在过了四年也要迫不及待地在他家里的饭桌上提起这件事,横亘在他们之间,就好像房间里的大象,而他总不能一直装作没看到。
  只不过郑允浩落下最后一句话就跑了,于是这件事就总是显得没个像样的结尾。
  然而这有只不过是他们之间小分歧的一个而已,因此团体回归的计划就在双方都兴致寥寥的情况下显得遥遥无期起来,郑允浩回来赶着他的solo,沈昌珉忙着演电视剧出综艺,不管是装的还是真的,反正明面上都忙成了狗,默契的几乎不在相互联系。
  只是有的时候郑允浩午夜梦回偏偏还是当时沈昌珉快要入伍在舞台上眼睛通红的样子,他因为这件事热血上头一时冲动填了入伍申请书,还没来得及交上去就被人亲手撕了,被沈昌珉兜头一盆冷水浇了个透心凉心飞扬。而自此之后他们的每一场想要交心的谈话都无疾而终。四年,郑允浩用拇指跟食指比划出一段距离,够长了,足够一个大学生从入学到毕业,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学会跑腿,当年的小忙内摇身一变成队伍里的前辈。
  那让两个人冰释前嫌又要用多久?
  ——反正不能超过五年,郑允浩那天晚上在心里给自己设了条死线。

 

  于是他第二天在沈昌珉的片场不请自来,为了能够抓到人还专门打了经济人的电话确认过了日常。他不请自来,那张脸一出现就吸引了工作人员全体从上到下的所有目光,吓得沈昌珉连跑带蹦顺便跟导演连着赔了三个不是才把人抓着耳朵揪出去,可怜一个180+的健硕青年在他手里宛若一只鸡崽。
  “你来干什么?”
  “和好的。”郑允浩说。
  沈昌珉一头两个大。
  一个小时后他们在片场外的咖啡厅大眼瞪小眼,郑允浩气势汹汹的盯着他,一副不把话说完不罢休的架势。
  沈昌珉就这么看着他,然后叹了口气。
  “如果还是说当年的事的话我可以……”
  “我不是指这个。”郑允浩打断他 。“都多少年过去的事了,况且我知道哥是什么意思。”沈昌珉又不是害他,他知道自己那个哥,表面上看上去云淡风轻的,心里敏感又龟毛,把任何事情放在心里翻来覆去的琢磨个遍,每做出一个决定都是慎之又慎。他又何尝不知道在这件事上他的队长付出了多少代价。
  “但我还是想跟你道歉。”沈昌珉说。“伤害了你的感情,你明明当时一片好心结果被我拒之门外,而且,一个人真的很不好过,是吧。”他到底还是说了出来,对自己性格里那些龟毛的部分认知清晰,亏得郑允浩心大,又或者不是心大,只是他们家忙内确实足够爱他,所以才会在一次次被他推走之后非快递再度锲而不舍地敲他的门。
  明明都要三十的人了,他用小勺子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
  “是啊,就像失去了自己的另一半身体一样,这么说可能会有点夸张,但很多时候我就是这么想的。”
  “你以为我会很难过,一直在生你的气,但其实不是的,一开始我确实很难过,但后来我意识到跟别人分开总是件很难的事,对吧,就好像硬生生被撕开一样,谁都不会好受,我就是在想,如果有时候你能自私一点就好了,这样我们俩就都不会那么痛苦。”虽然从结果上来讲怎么也不是什么糟糕的选择,甚至可以说是十分明智 ,但有时候还是会感觉到孤独,就好像把心摊开扔在太阳底下 仍由它被暴晒,不管不顾。
  “直到现在我也是这么想的,哥。”
  得,我就知道我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会在郑允浩这个小崽子手里吃不了兜着走。沈昌珉突然觉得牙酸,于是把后槽牙咬紧了,呲牙裂嘴的,一个怎么看都让人觉得古怪的面部表情。
  “所以……现在我们可以和好了吗?”郑允浩看到沈昌珉松动的面部表情,用一种期待的目光望着他。
  沈昌珉看着他亮闪闪又故作乖巧的眼睛突然笑出声。
  “呀,我不是一开始就说过了嘛,只要你想,什么时候都可以。”
  他心口一直持续的阵痛消失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