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珉浩】重逢

Work Text:

  郑允浩在一个夜晚又遇到了沈昌珉。
  具体细究起来这个夜晚也没有什么特别,不过今天晚上又轮到他值班,他要依照惯例换好衣服,一套紧的要命的舞服外加一条束腰然后出去跳舞,料子一般,硬的要命,唯独在勾勒身体的曲线上很有建树,给人一种赤身裸体的错觉,这种晚上要比平常的夜晚要难捱一点,因为束腰会经常勒得他在跳舞时喘不过气来,但这也还好,因为这种晚上他会比平常赚的也会多一些,尽管那些人会试图从他的身上揩油,划得他全身上下都是红痕,但目前还没有人真的敢对他动手动脚,自从他把一些试图把他堵在小巷口的流氓踹进医院之后,这样的人就变得更少了。他会在这种晚上先自告奋勇护送不敢一个人回家的同事,然后再叼着烟慢悠悠的踏着晨光回家。
  这本该又是一个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有点滑稽的性感紧身玩偶的,乏善可陈的晚上,却好巧不巧偏偏在登上舞池的第一眼就看见了沈昌珉,那个习惯于被美女们聚拢在中心,在郑允浩眼里任性恣意的小少爷只是小俩月没见也生不出什么变化,只是好像更瘦了点,看起来锋利了,不知道遇到了什么事,不过反正跟男人也没什么关系。
  于是郑允浩就知道今天晚上他不能赴他同事的约了,等到他被迫跪在地上,嘴里被塞进男人的阴茎的时候略带歉意地想,沈昌珉一如他记忆里的那般在这种事上意外地没有什么耐性,喜欢摸着他的发尾就把他往自己的胯间顶。
  他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给别人口过了,没什么阻隔作用的衣料在缓解他膝盖的酸痛方面毫无益处,只得悄悄的磨蹭地板来缓解。结果却被把他的小动作一览无余的男人直接用皮鞋踩在了裆上。
  “给男人口交就这么让你兴奋吗。”沈昌珉的语气里带着一点愉悦的气音,更加恶劣用皮鞋撵着郑允浩已经半勃的阴茎,在紧身裤下他完全没办法掩饰自己的兴奋。“只是舔几下就能让你这么硬。”他早在之前就被人扒了外套,只剩下一件单薄的无袖衬衣,低垂的眼帘看上去乖巧的不行,就是这样的男人曾经被他用脚踩到了高潮。
  郑允浩在思索如何才能不让牙齿磕碰到嘴里的硬物就被吸引了大半注意力,哪还有空跟沈逞口舌之能,只是用被顶的湿漉漉的眼睛无奈又不悦地看了自己身上人一眼,就又被恶劣地顶了一下,这一下直接顶到了嗓子眼,逼得他直接把嘴里的阴茎吐出来,止不住地干咳。沈看到他这张漂亮脸蛋上因为缺氧而憋得通红,泪水跟口水沾了满脸的淫荡模样,忍不住捏着他的下巴逗他。“这样就不行了吗?我还以为这么久了你好歹还会有点长进。”
  郑允浩还在喘,抽不出空来跟沈昌珉打嘴仗,嗓子眼被蹂躏过好几轮,怕是到了明天还会是哑的,他用了好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这不是最近没人教嘛。”他翻了个白眼,干脆把手撑在沈昌珉膝头,把下巴搁在手肘上,用来缓解一下自己下肢的压迫感。
  沈昌珉被他话里隐没的含义刺了一下,内心居然还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愉悦。他认识郑允浩不是在这里,但也总是差不多的场合,在他记忆里郑总是在换工作,却神奇地总是能被他逮住,他得到什么人都很轻易,没费什么劲就把男人拐上了床,郑允浩甚至懒得反抗,尽职尽责的扮演着他应该扮演的角色,一个来自午夜的惊喜礼物,被沈昌珉轻而易举的拨开,袒露出里面温暖的内里。
  沈昌珉欣赏够了他在自己胯间舔弄自己性器的模样,用拇指蹂躏郑允浩肿胀的嘴唇,最后大发慈悲给了他一个湿漉漉的吻,味道不算好,带着精液的苦涩,但纠缠上来的舌头柔软诱人。郑允浩的腰被束缚着,本来呼吸就困难,被沈昌珉老练地亲到近乎缺氧,只能无助地呜呜乱叫,沈大发慈悲的松开他,手趁势探进他的臀缝之间,那里已经被提前塞好的润滑液浸透了,稍微拨开就有粘腻的液体沾到他手上,他把这些东西示意给郑允浩看,男人意外地被他带着审视的目光惹得不好意思的撇过头去,一副只敢做不敢当的缩头乌龟样子。
  这种莫名其妙的羞涩放在平时任何时候都会让沈昌珉瞬间索然无味,但今天他意外地心情不错,只是把他头朝下按在酒店的床上,饶有兴致地抚摸着郑被束腰强制塑形的细致的腰线,在今天晚上它近乎吸引了夜店里所有人的目光,但现在,它们就安分地躺在自己掌下,几乎让他有轻而易举能被他用两只手环绕住的错觉。然后沈昌珉就没遇到什么阻力的,轻而易举地顶了进去,毫不怜惜地压制住男人因为粗粝的疼痛而扑腾的动作,男人柔软温暖的内里夹得他愉悦地喘息,跟他记忆里的如出一辙,郑允浩好像又瘦了,蝴蝶骨被纤薄的皮肉勾勒出愈发锋利的轮廓,他用手指按着上面隆起的曲线,满意于听到身下人随着自己的动作而带来的一阵又一阵夹杂着破碎呻吟的粘腻喘息。
  他把头埋进男人的肩窝,郑允浩来之前甚至被洗了个澡,不是夜店里混杂不去的各色各异的香水跟酒精,烟草的混合味,而是洗发水的味道,这对沈昌珉来说有点新鲜,他不喜欢他碰过的东西身上沾着别的味道,所以他那些女伴们腻在他身边的时候都会识相的少喷点乱七八糟的香水,尽量选择清淡的款式,他喜欢把在这种时候总是显得不够有眼色的男人按在厕所,楼梯间,或者任何能让他找乐子的地方,只要他想。而那时候郑允浩身上无论带着什么样让他皱眉的气味,最后都会不可避免的全身上下都是他古龙水的味道,而他会咬着他的脖子在上面留下齿痕,让郑允浩不得不在第二天绑着绷带或者创可贴跳舞,而这只会让沈昌珉没心没肺地更兴奋一点。
  男人的腰被他按得塌陷下去一块,胯却被他捞起来,就像绷紧的弓弦,郑允浩感受到沈昌珉在他脖颈那里潮热的呼吸,这个姿势太亲密了,让他有点无所适从,一个劲把头那边躲,被察觉到意图的沈昌珉一把捞回来。就算他跟郑再不熟他也能摸到一些这人的脾性,对于过于亲昵的动作反而显得迟钝,甚至排斥,对于痛苦的阈值却高的离谱,当年他一时兴起,把还没开苞的男人扔在床上的时候郑允浩都只是咬着牙承受,将他的任性和粗暴照单全收。直到后来他一时兴起借着酒劲问那天晚上他到底怎么想的,谁知道那人居然说没关系,做个爱而已又不会掉块肉,况且你还长得不赖不是?看着他的眼神一派清明平和,仿佛沈昌珉不是个人,只是他人生路上一道难解的数学题。
  就只是这点特别,特别地可恨。
  想到这里沈昌珉居然无端多出一点烦躁来,毫不怜惜的擦过他的敏感点重重地往里面顶,完了还嫌不够似的往他肩头咬了一口,疼的郑允浩倒吸一口凉气。沈昌珉此前被无数想爬上他床的女人骄纵惯了,向来耐心有限,喜怒无常,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容易被激怒,但至少还是个感官派,在床上不会硬到一半就踹人下床,怎么现在莫名还多了个在做爱的时候喜欢咬人的毛病。他知道那人控制欲强烈,看起来这几年膨胀尤甚,按在他腰上的力道足以留下淤痕,他艰难的把头埋进枕头,用来抗拒快感强烈到近乎痛苦的交合。
  可他怎么还是这么会动,郑允浩到最后头一不小心因为自己的动作太过激烈磕到床头,头晕目眩地,被顶到浑身发软,就是天大的脾气到了这里也得熄火。被人射了一肚子还没从高潮里缓过来,任凭沈昌珉把他翻过来,然后把头拱进郑丰满的胸乳间,为柔软美好的触感叹息,一如他记忆里的那般饱满跟敏感,可能是因为最近在锻炼的原因,似乎变得更大了,随着身体的动作晃动,只要稍微逗弄就会硬挺起来,他趁势把乳头含进嘴里,便听到那人敏感的瑟缩,却克制地只是用手抓住了他的头,五指扣紧了,沈昌珉毫不在意的用牙齿研磨嘴里的软肉,用舌头拨弄,另一只手毫不怜惜的攥住另一坨软肉,将如同少女一般隆起的尖端拢在掌心恣意的搓扁揉捏,郑允浩不敢挣扎的太过放肆,他以前已经为此遭到足够的惩罚。沈因为他的驯服跟那些粘腻的鼻音,轻而易举的再次硬起来,满足地叹息着将自己半勃的阴茎蹭在他紧致的臀缝之间滑动。
  男人配合地打开大腿,自己用手掰开两片臀瓣,那个还在淌着白色浊液的洞口就顺着他的动作顺势坦露出来,沈扶着自己的那根顶进去,将之前流出来的液体再顶回去,被好好操过一次的穴口湿润温暖的恰到好处的包裹着他,只要稍微一动就能挤出水来。不由得让沈昌珉喟叹郑允浩就算实在难懂,也确实是他为数不多的好炮友,看上去硬邦邦又不解风情的一个老男人,结果真的干起来软的不行,又实在是很耐操,实在忍不住了才会喊疼,倒也不枉他当年第一眼看到那个在舞台上跳舞的男人就突然灵机一动想要得到他试试看。
  他恶劣的把手指伸进去搅弄男人的软舌,他爱极了郑允浩这幅小心翼翼不敢用牙齿磕着他的样子,连个牙印都不敢留下,得意洋洋仿佛得到了某种特权一般可以在他的身上兴风作浪。男人今夜跳了一晚上的舞,本来体力消耗就大,又被他带到床上,哪怕他体力再好也要被拉扯到极限了,大腿酸的连沈昌珉的腰都快夹不住,干脆被沈支起一条腿架在肩膀上侧着身子操进去,没几下就彻底让他软了力气,四肢都挂在那人身上连呻吟都变得懒懒的,被操狠了才会被迫叫出两声。沈一边垂着眼顶弄一边埋头一点点啃噬他胸口的软肉,在上面吮出一个一个齿痕,红肿的乳头快被磨到破皮,明天怕不是要带着乳贴才能好好穿衣服。
  “你到底怎么回事。”沈昌珉,咬着他的耳垂,在他耳边含糊不清地嘀咕。在他记忆力这男的总是神出鬼没的,行踪不定。今天还在这里,第二天指不定又会跑到哪里去。转瞬之间又觉得自己多嘴。他向来对身边人的去留不甚上心,得到的太轻易的东西失去之时便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值得在意,反正总有无数性质相似的代替品,在他眼里连模样都是相似的。
  郑允浩知道他在纠结些什么,在他眼里沈昌珉偶尔也会跳脱出他那个恶劣小男孩的形象,呈现出某种心思复杂又细腻的一面,说白了就是戏多,这人心情好的时候居然还会把他拉出来一起喝酒,不是找他做爱的,就只是单纯的喝个酒,虽然经常喝到一半人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他倒也没有多生气,反正他自己也有乐子可找。不过有时候也会把酒量不佳晕晕乎乎地他掰扯回他那个出租屋,美其名曰顺路。
  他们最后就是互相在这种纠杂纷乱的想法里双双到达了高潮,一时之间都有些沉默。郑允浩还在喘,下体溅出来的精液甚至有一些打到了他的下巴,眼神朦朦胧胧的,显得又淫荡又纯真,脸上的皱纹轮廓比起当初沈昌珉刚遇见他的时候又深了一点,却还是那么该死的漂亮。
  我不该想这个的。沈昌珉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又提醒了自己一次。这种怎么计较都是他血赚的事情为什么要想这么多,保持适当距离对谁都好。
  郑允浩看着自己身上把漂亮的脸蛋几乎要皱成一团的男人,觉得有时候沈昌珉真像个张牙舞爪龇牙咧嘴的小男孩。
  可是小男孩并不会给他带来那么多的痛苦跟快乐,他想,而且心思还很难懂,上一秒还开开心心的下一秒就会跟你翻脸。
  “等会儿有空吗。”郑允浩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沈昌珉居然还没跑,在被子里把自己团成一个团,听到这话从层层叠叠的布料里探出一个头来。
  “你要干嘛?”
  “没什么。”郑允浩晃了晃被热水蒸腾还有点懵的脑袋看他。“今天本来是要回家去的,结果被你这么一折腾怕也是回不去了……想着要不要干脆出门喝个酒算了。”
  哪有人一大早上会出门喝酒的?沈昌珉一头两个大,而且这人多半会直接从楼下的自动贩卖机带回来两罐廉价啤酒回来给他。
  “所以你要不要去?”
  “……去。”
  因此毫不意外的,那天晚上沈昌珉没能回到家。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