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ll惠】如何看待知名男德导师伏黑惠被拍到和陌生男子出入街头人设崩塌?

Work Text:

#1
谢邀,人在漂亮国,本准备回国宣讲男德教育十大原则,早上看到这条消息真的心痛的无以复加,于是取消了订单在我一人独居的二百平米的小房间中深思了一上午,现在来表达一下我自身的看法。

怎么说呢,伏黑君是我很看重的也是很敬重的一位导师,尽管年纪轻轻就成为了日本男德导师第一人,多年来稳占宝座不动摇。曾经在去日本交流时期有幸和他同席,同为关注男性健康成长路上的微微星火,伏黑先生的人品和能力都是毋庸置疑的,大家应该也知道他曾在两年之内顺利让几百名不思进取的废物家里蹲猥琐男,改过自新重返青春成为对社会有贡献,能够成为未来老婆的贴心小棉袄的先进分子。

所以我觉得大家实在不该这件事有这么多怀疑,伏黑先生的全身心,都义无反顾的投入了男德培育建设中,我本来要进行解析的男德十大原则也是伏黑先生曾经参与著书协作的,看过的人无一不惊叹他的文学功底与涵养是如此的深厚,能写出如此传世经典的大师,甚至走出办公室亲自到社会上对未来堪忧的男性进行切身改造,他不该被狗仔恶意的拍摄舆论风波打倒。

谦谦君子,沉心教书育人,愿他在风云变幻的利益争端中潜心治学,独善其身。

发布于 20XX-0X-18
赞同 3376 377 条评论 收藏
分享 举报 收起

 

#2
水军多少钱一条?伏黑惠屁股歪是第一天知道吗?早就说了日本男德战斗力不行,伏黑惠根本不符合男德的标准!还男德十大标准呢,不就是天朝男德十大标准的简化版?还说啥本土化呢,呸!所以他现在人设崩塌是绝对的。
男德守则说什么了?

男人,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要温婉含蓄,要收放有度,要收敛持家。他抛头露面出来办男德班就能看出他不老实!正常男人在家做好饭等老婆回来不就行了?哦他还没对象?那不就更不应该了?谁家男人还没结婚就出来干这个?以后名声脏了还有哪个女孩子会要他?就凭他那狐媚子长相?不知道私底下怎么勾引学员还装清纯呢。

男人,不能穿短裤露手肘,不然阳气会外泄,失去精气以后就没有女人要了!你看他上个新闻发布会西装革履的蛮正经,离开了摄像机就脱了外套挽上袖口了!露那一点白色给谁看呐?公共场合大庭广众之下做这种有伤风化的事情,我都替他害羞!
他可不止一次被抓到穿九分裤外出了,不过图片都被买断了而已,所以不给你们放了。不过这并不能阻止我对着这件事的无语态度。可惜涉及到圈内人利益了,这里面水太深,过多的我也不能说,只能说懂的都懂,好自为之。

发布于 20XX-0X-18
赞同 1234 37 条评论 收藏
分享 举报 收起

 

#3
我之前还蛮喜欢伏黑老师的,当然了现在我也很喜欢他!他天生一副老婆脸长相,好看又耐看,在课堂教我们自己也要做到,言传身教的模范人物,先前我也是碌碌无为只想只看漂亮小姐姐的废物男,是伏黑老师给了我新生。
当时我是个自暴自弃的纯家里蹲,是伏黑老师来找到我,带我去了男德班,那里有一群和我何其相似的男孩,极度的自卑和不自信,依靠幻想为生,批判的双眼选择性的充满攻击力,但是逃避了社会和人生。

在男德班三个月的时光里,我学会了如何博得父母的喜欢,如何讨得女孩子的欢心,如何让自己充满自信,如何让社会欢迎我的再次加入。
伏黑老师是个尽职尽责的好老师,我们八点上课,他六点就来到食堂看我们吃的怎么样,早操时刻也陪着我们一起练习,笨拙的男德操让他做出来是如此的赏心悦目。可是他并不会因此奚落我们,还会对我们进行毫不保留的鼓励,在他的亲切教导下,我不再穿过于暴露的衣物,守住了自己的精气、晚上不再出门,保护了自己最好的贞洁、时不时翻阅时尚杂志周刊,学会了打扮——获得了新的人生。
有些人说伏黑老师不爱笑非常严厉,那就是他们学习的还不够!伏黑老师这样的人美心善的男人就是吾等学习的终生目标,学习男德,什么时候都不晚,如果你对此仇视愤恨,我建议你也去报一个伏黑老师的男德班,三个月重塑人生!

发布于 20XX-0X-18
赞同 2233 89 条评论 收藏
分享 举报 收起

 

#4
上面真是震惊我了,洗脑成这样了还给他帮着说话呢?什么男德班,说来说去还不是资本造势,男德班就不该存在,男人学什么梳妆打扮?越野性越有女人喜欢!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不知道?晚上不出去上哪里去找深夜发浪的的小婊子?捡尸多有意思。
娶个女人放家里就行,不过不是处的可不行,男人总会犯错误,还贞洁呢?上个男德班上傻了吧?希望伏黑惠早日被扒的底裤朝天赶紧滚蛋,我们这边都要开男德班培训了,呕。

发布于 20XX-0X-18 (该用户已注销)
赞同 3 908 条评论 收藏
分享 举报 收起

 

#5
你比上面更让我震惊,居然还有三个月男德义务教育的漏网之鱼,伏黑大师赶紧收了你吧,孽障!不结婚就使用生殖器的男人会烂丁丁不知道吗?马上你就发烂,发臭!

这样的男人以后就没人要了知道吗?男人的鸡鸡看不出童贞,可他们是有守宫线的,如果姐妹们以后娶的男人没有这玩意儿活该他们在家里独守空房变黄脸婆哦,为啥?娶你就看中你鸡鸡白是个干净的身子,脏了的男人就不配得到女人的爱!不配拥有被爱的权利,肮脏!

不过伏黑先生这件事本人保守看待还是要等官方声明,毕竟我老婆也是从他那里出来的,温婉可爱大方得体,同事夸我今天的打扮漂亮我就告诉他们是我老婆帮我挑选的,他们就一脸惊讶嫉妒。带他出去玩的时候也是,收拾得干干净净,我不啃声绝不主动说话,也不会和那群老虎一样的女人有眼神接触,有一天回来就不高兴,说有一个不守规矩的摸了他,害怕我生气就没敢吭声,硬是忍下来了,可把我心疼坏了!不过我也很感动,这么为我着想还受了委屈的老婆上哪里找?伏黑先生的男德班啊!把自己男人送进去,真的变化大不同!
硬要说的话,伏黑老师的屁股是真大,我一个已经成家的看了都心动,上次去看我对象学的怎么样,正好看见他在前带着跳男德操。难得穿了紧身裤,里面的肉像桃子一样饱满,随着动作还弹弹的,看得我鼻血都快下来了,不过在此为他表示担忧,据说男人屁股大不好生女孩,以后会不会有困扰啊?

发布于 20XX-0X-18
赞同 2211 90 条评论 收藏
分享 举报 收起

 

#6
不会还有人不知道以后男德班不毕业的男人就不允许结婚找对象吗?上黄色网站都需要男德结业证书的,居然还在这里跳?
在这股巨大的变革风暴下做了领导者的伏黑先生确实容易遭受多方指责和攻击,不过塑造新一代男德好形象的任务重担也就落在了他的肩膀上,任重道远啊!
日本成年男性的魅力时刻是什么?是土下座还是九十度鞠躬?或是突然被扒的夜逛成人会所?污秽不堪的劣迹糊住了他们的闪光点。
谦逊有礼,热爱生活,懂得为妻子分担工作上的压力,安心在家相妻教子就是个充满了魅力的男人了,可惜愚昧的国民认识不到这一点,还在网上狺狺狂吠,抹黑先生,我心痛的无以复加!
男人要强有什么用?面子上的事都是虚的,少说话多干活,伺候好家人任务就完成了,再美满顶多就是再生俩大胖闺女!

说到底,人设是什么?人设崩塌又怎样?伏黑先生从来没说过自己是个怎样的人,我们对他的评价到底也只是个外来物,他的内在美,每个人看问题的视角不同,眼界不同,作出的评价肯定都有所不同,还有这么多无法独立思考人云亦云的,就更加不计其数。
可至少在我心里,他是美丽和知性结合的最高产物,他也可不食人间烟火,却心系百万男性同胞,温柔就是他无声的武器,不说了,我先去哭一会儿。

发布于 20XX-0X-18
赞同 2681 104 条评论 收藏
分享 举报 收起

 

#7
可是他找的是男人,他自己也是男人,你们说的那些对他管用吗?
…………

 

网上冲浪的禅院直哉先生的桌面被敲响了。
周围的同学都一副“啊你完蛋了”的样子,有的担忧,有的幸灾乐祸,更多的是事不关己的旁观者。
他抬起头,面前是毫无表情的伏黑惠。
“禅院先生知道上课不能玩手机吗?”黑板上还留着没有写完的半截字,大概率是还没学完的男德十大守则。
“下了课来我办公室。”

“我提醒过你把头发染回来吧?为什么还是金色?”还没直哉高的老师坐下来就更小了,精致的手掌托着镜子让直哉看:“你是觉得这样自己比较特殊?”

直哉完全没有看向镜中的自己,本来略长的头发被摁着剃成了板寸,一气之下干脆全都染成了金色,去染发时一堆女人在旁边指指点点,理发师也一边抹染发膏一边劝说他回头是岸,相当聒噪的一群人就这么愤愤地看着染完头的直哉大摇大摆地走了。

直哉知道自己的头是什么样,他的视线集中在拿着镜子的那只纤纤玉手上。
“有人说过惠君你的手很好看吗?”稍稍用力的指尖泛着浅粉,修整得体的指甲圆润整齐。
调侃的话语在伏黑逐渐危险的眼神中憋了回去:“.......伏黑老师。”

“尽管禅院先生比我的年纪要大,在这里还是不要和我装作很亲密的样子,毕竟我们也只是相处三个月而已,如果您不能顺利通过测试取得证书......”
伏黑无辜地眨了眨眼,似乎露出了一丝促狭,但是被隐藏的好极了,“如果您不能顺利取得证书,那我也没有办法,您会被送到五条先生那里接受一对一指导。”

“谁?”禅院直哉不信伏黑不知道他和五条家的那家伙有过节:“伏黑老师不能对我一对一指导吗?要把我扔给那个恶魔吗?您不忍心的吧?”

“我忍心的,这都是为了您的未来。说句心里话,大伯给我的时限是半年,如果您做不到我也没有办法。”
“好了,您可以走了,记得把头发染回来。”

“我还有一个问题呢,老师。”
“上面说你曾经深夜外出幽会多名男子,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呢?”
禅院的手机还是刚才上课摸鱼的某乎国际版页面,当年直冲云霄的头版话题如今也无人问津,只剩开拓者的唇枪舌战依旧激烈不已。

“这件事已经过去很久了。”伏黑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依旧在整理收拾文件。
“可是我很想知道啊,告诉我嘛。”直哉这么说着,贴近了毫无反应的老师:“那几个男人,为什么我好像都见过的样子?”

“你越界了。”伏黑惠毫不留情把一沓卷子拍直哉头上,趁着那人手忙脚乱的时候穿上了外套准备下班离开。
“这么有精力,那准家主大人帮我把这套卷子看出来吧,明天是节假日,你有两天的时间。顺便让你看看你和其他人的差距。你这样真的会无法结业的。”

“开个玩笑嘛,真是的。”直哉这么说着,看着年轻的伏黑老师径直走出去,才开始回想思考:刚刚惠君的脖子上,是不是有一朵红色的东西.....一块?
直哉一边想着一边把卷子打包带走了。
今天的家里有了人气,生姜烧肉的香气从门口传来,还没进门惠就能闻到那股香味,希望里面的人也能像鲜肉和生姜一样和谐。惠衷心希望。

“我回来了.....”
“我的搅拌器呢?都说了我要做蛋糕你拿去拌酱汁?宿傩!”
“你们的衣服为什么又放一起了啊!不会传染吗!”
“等我做好了你们再吵,惠快回来了不知道吗?”主厨是最波澜不惊的,随手拿了沾满了酱汁的搅拌器扔给五条悟,匆忙接住的五条扭头就要撸袖子,结果看到了玄关处的主人回来了。
“惠!今天回来的好早啊!”
“去换衣服吧,一会儿就可以吃了。”宿傩尝了口味道,扶正了自己的厨师帽——这可是伏黑惠特地给他买的。

“惠——来帮我搭衣服吗?这个洗衣机总有一天要坏掉了!”虎杖还在从里面掏衣服,向伏黑告状:“明明两个人不对付,衣服放一起洗不膈应吗!”
“你自己没有手?惠刚回来你就让他干活?”宿傩手忙着嘴不闲着,得空就开怼。

“等我换好衣服。”伏黑倒是没有拒绝,跑去帮虎杖晾完了衣服。

等他俩从阳台回来,五条悟的眼神犀利了。
“惠的嘴,回来时有这么红吗?”
“有的。”
“骗人!”虎杖的嘴都肿了!五条不乐意了:“我和这家伙给你做好吃的,你拉着悠仁去阳台.......”
“啊好啦好啦!是我的问题,我没忍住......就亲了几下而已!”吃饭时间还是要好好吃饭,虎杖给宿傩使眼色让他来制止一下。
【我拒绝。】宿傩用眼神回绝。
【不吃饱的话,一会儿做到一半惠又要饿了,对身体不好的。】虎杖指了指自己的嘴:【惠忍了好久啦!】
“咳,惠,来,我早上特地去买的肉,很新鲜。”宿傩把一块肉直接塞进想要说什么的伏黑嘴里。阻止了一场提前到来的战争。

五条也想到了什么,默默的开始干饭,一时间饭桌上只剩下了碗筷不小心碰撞的叮当声和餐厅时钟的滴答声。

 

明后天都是节假日。惠似乎是不经意间提了一嘴。

洗碗机的噪音被隔绝在门外,升腾的欲望在卧室酝酿,惠急切地拉过五条悟,两具身体交缠着倒在大床上,唇间火热的气息带着牙膏的清爽,更加让人口干舌燥,像是渴极了又像是溺水般纠缠着汲取着水源和氧气。一边脱着衣服的宿傩看着差不多了就直接把人捞了过来,果不其然看到了惠不满足的样子,明明脸颊都因为呼吸不畅而带上了坨红。
“这么着急?嗯?”宿傩一边安抚着着急的伴侣一边帮着他脱下衣物:“还有两天呢,别这么着急......”
“惠是要吃了我吗?话说技术还是不好啊。”五条看了看自己比虎杖还要惨烈的嘴唇,上面还有几个牙印,发出感叹:“不愧是男德班导师,这技术说是没有kiss过也不会有人怀疑吧。”
“不会是抱怨之前我做的太过分了吧?”
五条前几天留下的痕迹还没有淡去,白皙的锁骨上一片红痕,如果不是高领衬衫的掩盖根本没法出门,不过惠目前没有精力在意这种调侃。

“唔。”憋了好久的伏黑老师不满意这三个男人一个比一个慢的动作,挣扎着要自己来,然后又被宿傩摁了回去。
“伏黑是受了什么刺激?刚才在阳台突然就把我扑倒了……超级吓人啊,就算是kiss也……”虎杖发表感言:“不过还是我主导的,五条老师明明知道惠不行还放任他自己来,这样的温柔可不好啊。”

被五条抚慰着下身的惠稍稍安静了一些,一边喘息着一边往宿傩怀里钻,即使对方的两只手毫不留情地掐拽着自己的胸前,敏感到只剩快感的身体打着颤扭动着,湿漉漉的眼睛迷乱中看到了还站在一边的虎杖,伸出了一只脚,准确无误地落在虎杖挺立起来的下体上。
“过来……”
不论是哪朵花都是早就已经湿乎乎的,内裤上晕了一片水渍,五条的手恶劣地扭住了鼓起的小花苞,引得惠惊叫了一声,而后半是拒绝半是邀请的把下体样五条的手上送着,舒服了就紧紧地贴着任人采撷,快要到了临界点就自觉的离开灵活的手掌,等间歇期过去再重新贴上。

“这里是不是变大了?你的学员们没有发觉的吗?”宿傩一边揉着一边询问伏黑:“自己的老师,表面上一本正经,实际背地里饥渴不已,离开了男人似乎就不能活一样?”

“他们都是乖孩子……啊嗯!……除了……除了新来的那个……”惠伸手去够五条悟,成功扒到对方的脖子后把自己送了过去:“是禅院直哉哦……”
“哦?他居然也来男德班?”五条接过惠,含住惠已经自动吐出的舌头,掰开他的大腿以方便进入。

“唔……”天差地别的吻技碾压把狂啃了两个人的惠不到一会儿就亲得晕晕乎乎了,然而惠的手和脚还是熟练地帮着另外两位抚慰着,虽然后期无力的脚趾只是被人捏住了把玩,毫无反抗的力气。
不对,他也没想过反抗。

“他……呜,等我说完……”惠的身体逐渐变粉,不过本人倒是更加兴奋:“他在看,去年我被拍到去酒店找你们的那次事件讨论……”

“那是给悠仁办结业祝贺那次吗?网络上吵了好久呢。”五条悟记忆力还是蛮好的,一边力道不减地进出一边还能聊个天。

“啊,那天。”虎杖也来插一嘴,手上却动作不停,“真是过分,说好了让伏黑自己来的吧?五条老师跑过来了搞得宿傩也来了,都堵在门口了还被拍到了!”

“那有什么,反正网上冲浪的还是傻子多。”宿傩不屑一顾,拉着惠的手握住了自己的勃起上下摩擦,纤细白净的手指握着涨得紫红的大家伙,惠只是看了一眼就别过了眼,默默地咽了口口水。
“吵了一年还在吵?”

发起话题的人无暇顾及网上的评论发酵,当时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

前后都被喂得饱饱的的身体还在叫嚣着,毫不满足的小嘴努力地嘬着嘴里的大家伙,不论上下。

五条悟是平躺着的那个,虽然这样不如宿傩使得上力,不过可以清楚的看到惠现在的样子:要被撑裂一样鼓起的小嘴努力地吞吐着悠仁的那里,时不时因为身后的刺激吐出肉棒,只能不舍地小口舔着对方渗着液体的马眼和头部,像是什么琼浆玉露一般爱不释嘴。

似乎高潮并不能让人疲惫,柔软多汁的穴道颤动着死死咬住了五条悟的阴茎,应该是宿傩顶到了后面的敏感处,毕竟前面的穴已经被调教到只能在后面受到刺激时才被允许排泄了。像是触电般抽搐的穴道吐出一股股热浪打在龟头上,可是惠还是在舔舐着虎杖的性器,似乎完全不受影响。

五条试着动了几下,惠立刻软了腰趴了下来,可是后面还是在锲而不舍地索取者。

“等一会儿……有点痒……”连带着大腿内侧都在抽搐的刺激让人有些麻痹,惠只觉得自己呼吸间都是虎杖的味道,腥咸的液体成为最好的催情剂在体内沸腾,蒸得惠混乱极了,小巧的肉棒挺立起来后也是分量可观,贴在五条的腹肌上时不时摩擦到,后面爽了的时候就跟着吐点水——相当省精力,一般不特地去安慰的话是不会射出来的,后面的两穴被操弄的快感早就碾压了前面的需求。

当然还是之前玩4p时不顾人反抗把人给草到失禁之后小孩不乐意了,严令禁止他们三个碰自己的肉棒。
多可惜啊,惠的那根就算充血挺立了也是白白净净的,随便玩玩就能泄了身子。
五条悟缓缓地抽送着,宿傩似乎是快要释放了,和虎杖换了位置,两根肉棒隔着一层肉膜完全按着不同的节奏进出,如果不是惠的呻吟声够大基本听不到被掩盖过去的水声……

不过可以想象,潮吹了好几次都被堵在里面的液体混着些许精液想要流出,再被堵回去的场景,他们三个最喜欢玩这个了。

不过惠也是喜欢的吧?嘴上说着不要,还是一手捂着晃起来几乎有了水声的肚子一边撑着身子自己吞吐……不过他现在已经不再口是心非了。

这可能就是男德班开办的好处,对外谦虚而温和,禁欲斯文,到了家就放纵了本性沉溺在肉欲中,就算身下被光顾到肿起,胃袋里灌满了男人的精液也是自找的,说不定还会觉得不满足。
出了门,伏黑惠依旧是那个西装革履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国际知名男德导师,继续投身教育事业,操立自己的美好形象。

“……你笑什么?”似乎是贴的过近,五条的笑声从胸膛震动传入伏黑的耳内,清澈的绿眼睛雾蒙蒙的带着情欲,被草到神志不清的人居然还有耐心问五条刚才为什么发笑。

“没什么,只是觉得这样的惠比之前更可爱了。”五条伸手把惠湿透了的刘海掀开,露出他布满汗珠的额头,一点也不嫌弃他刚为两个男人口交过,拉着惠亲吻着,唇舌间把所有的呻吟都吞了下去。

荒唐的两天绝对是充实饱满的。
伏黑惠和他的三个男人就是这么在床上度过的。

 

禅院直哉是在父亲的训斥和一堆男德试题中度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