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年夜饭

Work Text:

-

到酒店的时候沈昌珉还黑着脸拿手机吧嗒吧嗒打字呢,今晚他本来约了曺圭贤喝酒的,好不容易回国一趟,结果刚落地就被爸妈一个电话叫过去吃饭陪客了。

“沈少爷贵人事忙。”曺圭贤损他,他翻两个大白眼,认命地换了身正式点的衣服去当孝子。

“昌珉?”就在他低头看手机的时候,已经走到门口,来接他的人声音很熟悉。他还没反应过来,郑允浩那张脸已经笑意盈盈地进入视野,年长他两岁的人吹个口哨,摸摸他歪在一边的领结,“穿这么正式?”

“嗯。爸妈指定服装,我没得挑。”沈昌珉耸耸肩,熟练地扯出一种撒娇的语气来和他讲话,“哥哥帮我弄好看一点呗...”

郑允浩挺无语地盯着他看了半晌,最终还是伸手过去帮他整了整领结,又顺便把领子也拍拍,“听说你飞机晚点了?不会是找借口想逃跑吧?”

“是真晚点了,但是也是真的想逃跑。那是因为不知道哥也来了啊...”小鹿眼亮晶晶的,“好久都没见到哥了。”

“你少来。快进去吧,叔叔阿姨念叨你好久了。”郑允浩戳一下他的胸口,把他扔在后头,自己先推门进去了。

沈昌珉看着他的背影,咬着嘴唇笑了一下,跟上去。

说是吃饭,沈昌珉以为是什么酒会,其实也没有,就是认识的几家人随便聚聚,是他刚好撞到这个当口回来,才被抓了壮丁。

简单寒暄几句,他坐回同辈那一桌,大家三三两两凑在一起说话。郑允浩今天穿的休闲西装,头发顺毛梳着,倒也显得风姿绰约。他笑眯眯,别人说什么都听着,脾气很好地接话。沈昌珉看得心痒痒,坐到他身边小沙发的一个空位里,腿挨着,挨得很近,给他递一杯酒。

这叫截胡。郑允浩有点儿不满地回过脸来瞥他一眼,凑到他耳边说:“今天不是我喝酒的日子。”

“可是今天本来应该是我要约人喝酒的日子。现在放了别人鸽子,哥陪我喝一杯也不可以吗?”

“小酒鬼。”郑允浩不轻不重地拍了两下他的大腿,接过杯子去喝了一口。

沈昌珉猛地盯住他红润的嘴唇,弯着眼睛笑起来:“听说哥自立门户了。”

“你消息倒挺灵通。”郑允浩抽抽鼻子,“不过是想趁着年轻看看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罢了,现在才刚起步呢,暂时还没什么值得吹嘘的地方。”

沈昌珉知道他要强,从来就不愿意靠着家里的关系舒舒服服地混日子,上学的时候成绩优秀得能拿奖学金,同时还要兼顾舞蹈社团的活动,居然也能做得面面俱到,这股子倔强的劲儿在他们圈子里也算是威名远扬。

“你也很厉害嘛。要是毕业了真不回来,留校当教授去,你爸妈不得委屈死?”郑允浩和他碰碰肩膀,调侃道,“当初是谁听说要出国好久没法回家就眼泪汪汪的?”

“那还不是因为哥够狠?我还得谢谢你。”沈昌珉跟他碰杯,两个人各自喝了一大口酒,一时间都有点恍惚。

郑允浩干巴巴地笑了一声:“还记恨哥呐?”

沈昌珉恶狠狠地点点头。

要说那段惨烈的少年青春往事,其实也没什么看点。无非是小朋友心怀不轨把学长兼世交好友哄上了床,俩人厮混了一整个夏天,沈昌珉快要把接到的海外学校的录取通知书都给置之脑后。是郑允浩先提的分手。

“你那时候真是幼稚死了,就差没有撒泼打滚了。”郑允浩把一块切得有点太大了的火腿蜜瓜扔进嘴里,艰难地鼓动腮帮子嚼起来。

是沈昌珉自己回想起来也要踢被子的程度,不好意思归不好意思,该理直气壮还是得理直气壮:“那可是那么小的我对哥最真挚的爱,哥怎么可以因为这个就嘲笑我!”

“哥知道的。”郑允浩又喝了一口酒,才敢注视他,“所以哥不是说了会等你回来。”他听了以后脸噌得红起来,就好像酒意上脸了一样。

“可能有点喝多了,我想上楼开个房间躺一会儿。”沈昌珉朝他眨巴眼,手很快地揉了一把他的耳垂,低声悄悄说,“这次我等哥。”

沈昌珉前脚刚走不到半个小时,郑允浩许久未用过的社交平台账号就收到一条新私信,是房号。他纠结了好一会儿,咬咬牙,还是找了个借口溜出去。

他从温暖的室内逃脱,坐电梯上楼,在电梯四面八方都有的大镜子里看见自己的倒影,居然有点紧张——毕竟他和沈昌珉太久没见了,旧日残留的那一丁点喜欢到底在他心里还有多少分量,连郑允浩自己都想不清楚。

他不希望这是一时冲动,或者只是随便玩玩消磨时间的一个夜晚,又或许他应该拒绝沈昌珉的请求。

太多的想法把他的脑袋挤占得没有什么空余,以至于当他走过走廊拐角被人摁在墙壁上的时候,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沈昌珉的长睫毛都快要碰到他的脸颊,郑允浩不太流畅地想伸手推开他,却被人捉住手腕,鼻尖对着鼻尖蹭一蹭,明晃晃的眼神打到他脸上,躲都躲不开。

“来了就不许跑。”沈昌珉很委屈地威胁他,他们的呼吸交缠在一起,最终还是郑允浩脸皮薄,微微侧过脸去找他的嘴唇,“行啦,昌多拉,多久没见了,你就准备在走廊站着浪费时间?”

沈昌珉一把揽过他的腰往自己身前带了一下,低头含住他的嘴唇,用牙,在上面轻轻撕咬片刻,在他急切地张开嘴的同时,拿舌尖磨磨蹭蹭地勾他的上颚,让郑允浩发出有点颤抖的哼哼声。

光是亲吻就已经足够让他们硬起来。郑允浩半勃的性器隔着西装裤抵到他的大腿根,沈昌珉感受到以后,含着他的嘴唇闷闷地笑出声,搂住他转了个圈,拿房卡打开旁边那扇门,拥着郑允浩一起陷入黑暗里。

郑允浩给他推到床上去,扯开了裤拉链,手掌隔着内裤有点发狠地揉搓他的性器,一边舔他的耳垂,在脖子根处咬出必然会被看出来的印子。郑允浩也不打算阻止他,而是很顺从地开始脱掉自己的外套和衬衣,露出白软的胸腹,任由沈昌珉在上面留下能够激起他猛烈情欲的齿痕。

沈昌珉用牙扯下他的内裤,胀大的性器弹出来,几乎要拍到他弟弟那张英俊的脸蛋上,在空气中弹动,吐出湿液。郑允浩有些急促的呼吸声出卖了他,他一双手摁在沈昌珉肩膀上,咬着嘴唇发出细小的呜咽:“宝贝,帮哥哥含一下,好不好?”

沈昌珉对着正在流水的伞部轻轻吹气,一边抬起脸来看他,特无辜又特恶劣的那种神态,偏偏还很正当:“你叫谁呢?”

“昌珉妮——”郑允浩的眼睛都跟着变得湿漉漉,脸上的神情顿时因为请求的色彩而显得十分可口。

沈昌珉张大嘴把他吃进去,吃得满满当当,郑允浩立即叫出声来,软乎乎的大腿根都绷紧了,夹住他的脑袋。只是他嗓子敏感,顶两下就要咳嗽干呕,根本不擅长这个。郑允浩给他折腾得眼圈红红,拍拍他的脑袋,说不要了,“昌多拉还是把哥操射吧。”

沈昌珉难得听话地照做了,把他脸朝下摁进床垫里,咬着他的肩膀很用力地操他。郑允浩肩胛骨缩着,腰拱起来,脸埋进枕头里,试图堵住自己那些过分羞耻的声音。沈昌珉咬得他挺疼的,但是是他喜欢的那种疼,郑允浩给他干得潮乎乎的,像颜色丰腴的一层薄奶油,整个人都快要化掉了,一点也不体面地撅着屁股往后迎合他。

沈昌珉一只手托着他的小腹把他捞起来一点,身下的动作却没放轻,每一下都填得很满,他努力张开腿想把沈昌珉在自己身体里留得更深更久一些,久别重逢的年下旧情人给他缠得发出低吼,忍不住照着他挺翘的臀肉扇了一巴掌叫他松松劲。

郑允浩贪婪地往他怀里靠,直到人伸手揪住他被冷落已久的乳头,并好好地亵玩一番。操弄的节奏也放慢了一些,一下一下却凿得更深,缠绵地勾扯他谄媚的穴肉,小幅度戳弄腺体,让他不得不叫出声来。前头翘得老高的性器也慢吞吞吐了精,顺着腿根往下流,色情得要命。

就在这时候,手机铃声响起来。沈昌珉拿手指头塞住他还在为高潮喘息张大的嘴,使劲操到深处,然后伸长胳膊去够床头放着的手机,把电话接起来。

也就是妈妈看他俩都不见了觉得奇怪,所以打电话来问。

沈昌珉盯着郑允浩扭动的腰肢和丰润的屁股肉,又狠狠地顶了他两下,感受到手指都被软热滑腻的口腔触感包裹着,才笑着对电话那头说:“允浩哥和我在一起呢,太久没见了,我们打算好好叙叙旧。”

他把“叙叙旧”这个字眼咬得很重,狡黠的语气落到郑允浩耳朵里全变了味,奈何他刚射完,浑身还发软呢,牙齿无力地磨蹭人的指根,牵扯出滴滴答答的口水来,简直是一塌糊涂。

等沈昌珉射满了从他身体里拔出来,摘了套子打个结扔进床脚的垃圾桶,郑允浩才像没吃饱的狐狸那样翻个身把他搂住,舔舔嘴唇问他:“你就是这样和我叙旧的?”

“怎么了?哥不满意?”

郑允浩用一条腿勾住他结实的腰,重新吻上来,在唇齿交缠里哼哼地笑:“一次可不够。毕竟……我们好久没见了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