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Departure

Chapter Text

白石藏之介、校园各大公告栏海报板的常客,学生活动的明星嘉宾,教授眼中的科研良材。
“白石”这个姓氏,在A大是了俊朗、智慧、能力、努力等一切优质青年才能享有正面的形容词。
“又是那个白石啊”“不用想肯定是白石吧”“要是能像白石君一样就好了”这样的怨羡之词在A大俯拾即是。白石藏之介是完美的,这一结论纵使有人质疑过,也在见到白石本人的那一刻为其谦逊有礼、虑事周全的行事风格所折服。
今天的“白石”则是出现在政教大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板上——这里的公告板一般放送一些校级的公告,即使每次同时滚动的公告有好几条,谦也一眼就能捕捉到“白石藏之介”这个不能再熟悉的名字。
“白石以一作在药学核心期刊的子刊上发表了名为β-35...”
不行,完全理解不了啊,是大脑还没完全睡醒吧?
谦也盯着公告板上缓慢蹦出的复杂论文名又一次放弃了阅读。毕竟现在站在自己身边的白石可是在本科第三年就以二作在核心期刊上发了文章的众人皆知的天才研究员,这次不用多想,肯定又是什么一般本科生做不到的重大发现吧。
“白石你啊,真是太可怕了。”越过电子公告板,和白石并肩走向药剂专业主教学楼的谦也忽然装作不忿、努嘴呛道,“明明努力学的人有那么多,我也算一个呢!”
从某种程度上,电子公告板上的内容开启了两人今日的第一个话题。谦也把日渐沉默又范式的每日并行归咎于学业压力——同属医学专业,背负着相较普通本科生而言高额学费的压力,长达6年的学制更摧得专业下的人的大脑时刻紧绷。
白石一定也很忙——
谦也总是这样安慰自己,即使身为白石同居人的他最清楚白石的游刃有余。
“这几年药学方面大大小小的新突破不断,赶上行业内厚积薄发的好时候了。”
白石偏过头对上谦也伪装的神情,倒也不否认地微笑道。
不对,你在自谦什么啊白石,这时候当然应该吐槽自己才对吧?你忘了四天宝寺的传统了吗?明明自己很好地捧了哏——
每当这时候谦也脑中总是会浮现中学时期网球队队友裕次对白石搞笑sense毫不留情的吐槽,甚至几次之后果断宣布这算是圣书唯一的缺点了。
所以,白石才不是完美的,能追得上的。
谦也再一次认定,白石不也和自己说过吗,不是快能解决的事情,只要自己变得更快就好了吗?
“你在说什么呀,否定自己的努力可是会被我超过的喔!”
“我等着那一天哦,”白石真诚地、鼓励式地拍拍谦也的肩膀,“我可是很期待谦也你...”
谦也知道白石接下来要说什么,无非是“你也可以”“我相信谦也”“到时候谦也要让我大吃一惊啊”之类的说辞。谦也并非怀疑白石不遗余力的激励的真心,恰恰相反,正是由于白石无比的认真的态度才让一直谦也倍感莫名的浮躁,明明这种话是很正常的。
当然,谦也不会让白石察觉到这点,这么说虽然有点自负,看起来有点神经大条的谦也在这件事上绝不会放弃伪装。
“我已经在思考忍足手术法的推广问题了。啊啊,到时候出名了要在各大医院示范教学,会很累吧?”
谦也抢过话语权,扬起笑容转向白石,“即使到时候很累——忍足医生是绝对会认真教学的哟!”
“哎?——不然还是用全名好了,侑士那家伙也在东京学医,据他说他自己很厉害,不过我才不信呢,不过万一到时候后辈们弄混了怎么办?医学史和世界史一样难背啊!”
完美继承了四天吐槽魂的谦也真的眉头一皱、略微愁思。
“那就叫谦也手术法好了,”白石嘴角自然地露出了他那拥有完美魅力笑容,“谦也这个名字一听就让人感觉很严谨呢。”
“已经成为形容词的‘白石’不要说这种话啊!”

从住所到教学楼步行只需要20分钟,能在大学附近租到这样的公寓也多亏了白石那样可怕的人气。
据说白石找到这里的时候,房东大叔的立志成为的不良女儿铃美只是和白石交谈了不到10分钟就决定洗心革面朝白石,房东大叔自然喜笑颜开。白石本人从来没过承认这个传闻,只是回应自己答应有空就会辅导铃美课业。 穿过药剂专业主教学楼才能抵达临床医学专业的教学楼,谦也早早作好了白石告别就快速奔向教室的打算,不是来不及或者忘吃早饭之类的原因,单纯是做什么都很快的谦也的习惯,非得解释的话,谦也认为自在的快速行动能让人忘却一些东西。
什么东西呢?
谦也也道不明,只是统称为习惯。
习惯,和人在一起是会变的。
谦也或许自己也没意识到和白石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会遵从白石的意愿放慢速度,但只要是一个, 行动还是会不自觉地快起来。
“谦也,”白石突然叫住了准备离去的谦也,“你注意到公告板上赴美交换生招聘公告了吗?”
白石在询问谦也的意见,这很少见。
“果断”通常是完美圣书特质之一。
“啊...是啊,怎么了?”
怎么能没有注意到呢,正是因为注意到了,所以才不得不开启话题。
“我想和谦也一起申请。”白石扬着好看的微笑自然地提议,仿佛在讨论项目告一段落晚上要不要去居酒屋放纵一次之类地问题。
不是疑问句,是普通的陈述句,而且是预料之中的陈述句。谦也却忽然感到一种电流击穿般的从后脑蔓延到背脊的麻木感,一瞬间思绪抽离了大脑,好像白石提到的“谦也”并不是自己,只要有个叫“谦也”的人做到这件事就可以...
谦也还是很快回过神来,脑内叫嚣着“别把这么重要的事说得云淡风轻啊,更何况这种事情不是想就可以的吧?“,脱口而出的却是“我也想和白石一起申请啊,可是,这个...你看肯定很多人想争取这个名额的吧?我们专业的家伙个个都很用功呢!”
“我们专业也是呢,先申请看看吧,谦也的话...”
“啊我知道了,再说下去要迟到了,先走啦!”谦也干瘪地笑笑、一溜烟消失在涌入大楼的人群中。
只要谦也努力就可以办到,只要谦也努力两个人一起申请的可能性就能达成——
这句话的另一层意思是白石的成功率是100%,谦也早就默认了这一点。
这是当然的,没有人会觉得奇怪。

忍足谦也,你要去办到啊。

* * *

一般而言,早课的气氛难免昏沉沉,可这节课从一开始后排的女生们不知为何的兴奋,叽叽喳喳的讨论声夹杂着低笑声甚至惊动了平日任学生怎么闹腾都镇定自若的渡边副教授,直到临下课他咳嗽了两声,这是有要事宣布的信号,教室里才逐渐安静下来。
“下学期你们就是大五生了,那么如各位所知,会有一些医院实习课程。实习医院是大阪府周边的医院,当然也可以申请家乡足够资质的医院。不过今年有个好机会,我们专业有个为期两年的公派美国藤校医学院交换的名额,申请考察会综合前几年的学习情况——”
“啊——”没等教授说完,教室中就爆发出一阵悔不当初的哀嚎。对医学生来说,如果能有交换经历无疑是未来职业的重量级筹码,留学的机会自然有,推荐去指定藤校的机会就不常见了。
果然是这件事,谦也才在沉浸学习中短暂地忘掉白石的建议。
“但更重要的是本学期的综合考核,”渡边不紧不慢地补充道,“所以你们都还有机会嘛。具体要求学院官网上都有资料,我就不赘述了,申请时间截止本月底。总之,期待诸位的表现。”
渡边讲义一合,愉快地走出了教室。
“小修说得好轻松,不过谦也你会申请的吧?”
渡边当上副教授的年龄比同龄人来说年轻得多,所以大家总是这么称呼他。身旁的三岛用手肘顶了顶谦也问道,“连续4年成绩排在前5%的谦也申请的话,应该很有希望?”
“说什么啊,想都知道想报名的人数很多吧。”谦也飞快地把笔记一一整理好。
“我刚上官网查了,这次每个学院都有一到两个名额。药剂学的话,一定是白石吧。”
谦也一时将不知道是该先吐槽三岛为什么会知道白石会报名还是白石报名和自己报名之间的必然联系。
“申请者名单需要在官网上公示嘛。”三岛没注意到谦也略微浮动情绪,把显示着申请者的网页的手机递给了谦也。
谦也没有接过手机,只是头探了下扫过一眼屏幕,白石藏之介的名字在报名者中赫然在列。
“所以和我有什么关系嘛,我又不是白石。”
“你们从中学就一直读同一所学校,在大家看来已经是绑定的关系啦。”三岛哧溜一下收起手机调侃道。
谦也脑中冒出了中学网球队另一名智商200的队友小春的LOCK-ON的口头禅。
“不过有机会的话真想出国看看呢。” 三岛拎起包走在前头说道。
“出国啊...”谦也望了眼窗外的流云没有再接话。

果然白石是已经做好了决定才告知自己的啊。

* * *

系里的大小事从三岛嘴里说出来都会夸张化。
比如这次,让课上女生们讨论得兴奋不已的事是某位女生在最近热门的付费匿名交友软件上约到了货真价实的大帅哥。虽然只被允许拍了帅哥的侧面轮廓,但丝毫不影响人们认定这件事情的真实性。仿佛一致认定自己中奖的几率是百分之百一般的,周围女生这款软件上搜寻帅哥的情绪一时高涨。
“所以事情不就是这样吗?等试几次他们就会放弃了。”谦也对这个话题毫无兴趣。
“听说是因为MiC这个软件的佣金很高所以交友质量很高呢,”
谦也在不在意丝毫不在三岛考虑范围内,他自顾自地说着,提到“交友”一词的时候还刻意压低了语气环顾四周、凑到谦也眼前,“据说也有可爱的女孩子。”
就读医学院本就是耗费家财的决定,虽然周围的同学大多非富即贵,谦也还是不耻这种显而易见的浪费行为。
“哪有时间,晚上有你的班吧?”谦也提醒道,两人关系相对熟悉的原因正是因为目前同在一家餐厅兼职。
“都是成年人了。偶尔放纵一次,享受刺激才是正常的年轻人嘛。”三岛换了副义正辞严的表情,说服自己样的抱胸点头道。
“要调班的话我可不和你换。”谦也刷得一下把味增汤一饮而尽。

* * *

“学校方面会承担全部学费,其他费用自己需要承担大部分,交流校也会有小部分的补贴。可能性的话,你问我这个的话谦也,有点不像你啊。”渡边把烟头在草木色烟灰缸的灰烬反复碾了几次。
“偶尔也会有不确定的未来想要询问小修嘛。”鸣笛声盖过了对话,谦也不确定电话那头的小修是否听完全了这句话。
“目前报名的人数你也看到了,竞争可预计的激烈。如果觉得太勉强又感觉浪费了个好机会的话,会很累的喔。”
“我只是刺探敌情啦刺探敌情,这可是人生中很重要的大事呢。”谦也略微拔高了一点声调掩饰。
“依照谦也的成绩,即使在国内,明年去实习也有很多导师抢着要呢。”渡边站在窗边又重新点起一根烟,烟味迅速弥漫了整个办公室。
谦也明白这一点,却又回答不了什么。
通话中只传来路边出租车呼啸而过的声音,沉默了一会,渡边又开口:“你的兼职得放一放,如果决定要去的话。”
渡边的建议很正常,毕竟谦也是以学费为由拨通的电话,而且面对竞争专心总是没错的,谦也家也没有因为谦也就读医学院而到开支锐减的程度,这也是谦也预料得到的会从小修口中得到的建议。
“嗯,我知道了。谢谢。”
放弃兼职...吗?
谦也挂断电话时在想,如果小修直接告诉自己放弃这个机会,或许就能找到借口拒绝白石——
“白石你看,这几家在大医院就职的前辈都有意向接收我哦,即使没能交换也可以嘛”这样的话,谦也说不出口。
是因为一步步追着白石前进才有了很多选择,白石是正确的,这次也一定一样。
可事实如此,为什么自己会以家庭开销拮据为由告诉白石开始餐厅的兼职呢?
因为白石,所以选择只有一个。
谦也明白,却也不明白。
离公寓明明不远,一向以速度为信条的谦也故意绕着路走了很久。
忍足谦也,你果然是有点累了。

“欢迎回来,谦也,今天有什么事吗?”
谦也刚打开门就听到白石从厨房发出的问好。
谦也知道白石指的是比平时晚到了一些这件事,但并不打算接话反岔开话题:“是做了关东煮吗?好香!”
“谦也喜欢的蔬菜汁也打好了喔,健康搭配。”
白石得意又小心地给两人的玻璃杯满上蔬菜汁。
蔬菜汁的确是谦也喜欢的,但就着关东煮的蔬菜汁却也多少有点怪异,不过他还是直径走向桌边拿起自己那杯先饮了半口称赞道,“不愧是白石。”
“协会邀请我参加他们举办的一个关于饮食健康的试吃会,我就想到了。”白石看出了谦也所想解释道。
“每个社团都举办以健康为主题的活动的话,那你可就忙不过来了。”
白石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健康主义者。
“今天不耽误和谦也的晚饭时间嘛。”
“不要把责任推给我啊!”
谦也适时的吐槽让白石稍微放心了些。
“话说,你上次说希望拒绝的那个心理咨询教室的事怎么样了?没听你提起过了?”
谦也帮忙把热腾腾的关东煮汤料端上桌,夸张地嗅了嗅,“好香!”
“他们会长很坚持,说即使每周抽出1小时也好。”白石盯着谦也的表情忍俊不禁,“要是谦也早一步回来就能做得更好了,还是谦也做的好吃。”
这句话让谦也的表演陷入停滞,白石就连追根究底的时都很温柔。
谦也收回了造作的表演,吸了口气,“回来的时候…问了下小修关于交换生的事情,竞争很激烈。”
“很棒的机会,大家都想争取也很正常吧。”白石单手托腮看着谦也,“那小修的建议是?”
白石只从谦也这听过渡边修的名字,就也照着谦也的叫法称呼。
“他…建议辞掉餐厅的兼职,竞争很激烈,会比较忙。”
谦也夹起一个丸子放入口中,瞳孔失焦的对着冒着热气的汤底,没有看白石。
“谦也觉得呢?可以兼顾吗?”
“……还是想给家里减轻一些负担,打工还是会继续。”谦也低头咀嚼着,等待着白石的反应。
“房租的话,”白石顿了顿,谦也的部分我可以帮…”
“白石,”谦也抬起头投迎上白石关切的目光,眨着眼犹豫了一会,“我…想搬出去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