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立海全员】illegal value

Chapter Text

切原在这里没有自己的房间,一口气跑上二楼随便找了间屋子窝在沙发上就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剧烈的情绪波动立刻激活了手腕上的监测仪,没一会儿幸村快步跑上楼。
“赤也!”幸村一贯最关心切原的身体健康,所以让监测仪的数据直接联通到这座府邸的警报系统,他在楼下原本还没有结束和真田的对话,一听到警报立刻飞奔上来,幸好只是见到切原哭得不住地打嗝,除此以外没有其他的异常状况。
在过去的八年里,幸村很少对儿子展现出一般人家父母的温情,一方面是他不希望这个孩子太过娇气,另一方面他也的确不会以一种柔软的方式和人相处。切原的确按照他的期许生长得很坚韧,大多数时候也并不需要身为父亲的他来安抚,切原特殊的体质和乐天的性格几乎让他忘了这副少年人的外表下实际上是个只有八岁的孩子。
这是幸村第一次直面这个事实。
幸村动作有些生涩地拦过切原的肩膀,摸了摸他的头,“赤也,爸爸不该凶你,不哭了好吗?”
切原对他这样反常的举动有些意外,要知道从前的幸村从来不会承认自己的错误的,他抽抽搭搭地问:“为什么…为什么这么轻易就原谅他?”
幸村把人揽进怀里安抚着,他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和真田的矛盾说到底是自己强硬在先,才逼得真田以久别作为报复,因此说是原谅倒不如说是释怀。可对于切原而言,这个自他出生就没有出现的父亲,带给他的只有毫无理由的伤害,如果真田有心会用后半生的时间去弥补。
然而如果自己说这些,这个孩子能接受吗?会不会再让他多受一次伤害?幸村第一次在政事之外感觉到了棘手。
跟着上来的真田有些尴尬地站在门口,虽然他成为“父亲”已经很多年,可这也是他才接受这个身份,他知道现在自己贸然进去只会更激起矛盾,但又觉得不该对于这样的结果袖手旁观。但他见幸村朝他摇了摇头,最后还是转头离开了。
慢慢切原的哭声平复了下来,幸村便开口安静道:“赤也,你知道吗,这世上有很多事都很复杂,是没有真正的对错的,尤其是感情的事情……我和真田其实一直都在互相伤害,所以不存在原不原谅,只是时间一久很多事都能放下了,这才能选择放过彼此。不过……这是我们俩之间的事,和其他人没有关系,和你也没有关系,所以爸爸没有逼你原谅他。”
切原有些困惑地抬起头,“我可以不原谅他吗?”
幸村道:“当然,这是你的选择。”
“可是爸爸爱他。”切原小声道。
说到“爱”字,幸村笑笑道:“那就更简单了,我爱他只是我一个人的事,和真田都没有关系,当然也和你没有关系。”
时过境迁,他终于想明白了,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理所当然,爱情从来都不是百分百会有回报的事。就算这次真田回来与他和解,又在柳的墓前说了那样一番话,他也始终没有将“爱”这个字说出口。他到底为什么回来,这个理由真的还重要吗?
切原的情绪终于彻底平静下来,他嘟着嘴道:“但是从今往后爸爸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了。”正当幸村在想要说些什么安慰的话,他又接着道:“幸好……幸好我还有Renji。”
切原念出这个名字时,幸村的眼神无意识地瞟向门口,门口空无一人,真田刚才就已经下楼去了。他并不想让真田知道Renji的存在,这是他最后的一点私心了。
切原很快恢复了元气,从沙发上跳下来吸了吸鼻子道,“算了,我今天就不该来,溜了溜了。”
“赤也。”幸村把切原叫住道,“最近几天爸爸确实要忙工作没法回去陪你了。”
切原撇撇嘴道:“根本不差这几天……我要回去专心准备考试了,这就留给你们二人世界吧。”
他离开的时候也没有跟真田打招呼,毕竟幸村说了他可以选择不原谅。
真田一直看着警卫队的车驶离院门仍有些不知所措,今天这场会面实在太让他措手不及了。幸村走到他身边道:“换换心情,等一下有重要的视频会议。”
真田立刻换上谈正事的表情,“和什么人?”
幸村道:“你们应该见过面。”

视频会是在二楼的办公室开的,原本只会坐一个人的位置今天并排坐了两个人,画面里显得有些挤,在摄像头另一端的人眼中就是另一番解读了。
与会人的脸露出来时,真田便惊道:“是他们?”
参会的另两人正是柳生比吕士以及当年那个脑袋转了360度的仁王雅治。
这两人一同起身向画面另一端的幸村敬了礼,不约而同地看向他身边的真田,柳生点头致意道:“真田中将,好久不见。”
真田一脸严肃地点头答道:“确实很久了。”说完他又看向仁王,生怕他在镜头里又做出什么古怪的举动,幸好仁王并没有什么出格的动作,不得不说现在的他行为举止已经和一个真正的人类所差无几了。
柳生道:“陛下,会议厅及周围的安保系统已经全部部署妥当了。”他说完在面前的操作台上输了指令,镜头立刻切换到会议厅内,四周墙壁“唰”地升起,每一道门后竟然都是端着枪的类人形人工智能。它们并没有像仁王那样做成真人的样子,而是保留了金属的材质,那样子甚至比皇宫的守卫还要威严。柳生又道:“在会议厅及周围三公里的范围内,如果出现危险情况,您直接下达任何指令他们都会遵从,到时仁王会贴身保护您,并且保障它们的安全。”
幸村仿佛已经见怪不怪,点点头道:“我要万无一失。”
“柳生比吕士以自己的性命担保,它们会是陛下最忠诚的武器。”
之后柳生和仁王又与幸村敲定了更多细节,旁听的真田虽然表情没变,但心中已然深感震撼。他趁着幸村停歇插话道:“这些东西……真的可靠吗?如果被病毒入侵,怎么保证不会倒戈?”他是最传统的军队出身,始终不相信机械能和真人一样值得信任,更何况这次扩大会议不同以往,他宁可希望幸村允许他从战区抽调一个编队来保护他的安全。
柳生道:“它们有世界上最高等级的安全性和鲁棒性,仁王在场也能随时修正可能性不足百万分之零点零一的偏差,请真田中将放心。”
说完这些话柳生不由自主地露出自信的笑容,幸村也微笑着点了头。这些秘密研制并投入生产的仿生武器是这些年来柳生真正的研究成果,也是幸村最强的底牌。除了会议厅,其实整栋帝国之心大厦、这座庭院内外和幸村常用路线沿途都已经装备了能够识别他声纹的人工智能防卫设备,有了它们后,皇帝的人身安全再也不是攥在中央警卫团手中了。
幸村道:“柳生,给真田也开设权限。”
柳生没有立刻应下,毕竟他发誓效忠皇帝就必须为皇帝安全负责。他透过屏幕看向幸村,紫色的眸中没有一丝犹豫。
“是,我立刻去办。”柳生道。
真田知道,这是幸村真的放心将性命交到自己手里了。
会议结束,真田问了幸村一个问题,“如果是几年前,你也会这样相信我吗?”
幸村答道:“当然。”他指了指面前能够向整个帝国发布皇帝令的控制台,“这个也很早就给你开了权限,只不过你没试过而已。”

三天后,机密委员会扩大会议召开。
真田弦一郎无声无息地出现在这里让很多人都感到了意外,当他表示代表战区上下支持改制时,现任军部部长直接拍案而起质问他到底是何立场。而他的回答也很简单——无条件效忠皇帝陛下就是自己的立场。
要知道,三十二年前他的祖父真田弦右卫门就是因为同样的表态惨遭暗杀的。
会议厅里的气氛一下降到了冰点。
这十几年来,真田都是以“皇室背离者”的身份在军部高升,让他坐到战区司令这个位置的那股势力必然没想到他会在关键时刻反水。如果战区被拆分,那毫无疑问他们用了两代人架起的与皇室分庭抗礼的格局就会被彻底打破。现在就是他们阻止这件事发生最后的机会了。
主位上的幸村在等,列席的人当中似乎有人也在等。
但终究他们等的枪声没有响起。
会议表决通过了军队改制方案,军部部长颓然瘫坐在了座位上。
幸村笑了,他知道,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拦他完成集权的这最后一步了。
在紧接着的两周时间里,军部的最高行政长官因为筹划政变被捕,那先后两桩悬案的真相也终于水落石出,一连串的涉案人员先后落网,包括已经退休隐居的专门为真田弦右卫门服务的汽车修理工人,当年就是他在轿车后座下安装了定时炸弹。

“恭喜你,夙愿达成,也感谢你,也还了真田家一个公道……”
“按照之前的情报,他们是打算调用中央警卫团发动政变的,先控制住我,然后再由战区的控制各州。但你将了他们一军,是你的功劳。”
饭桌上,平时都不喝酒的两个人开了一瓶红酒,酒杯“叮当”碰在一起的声音是那么悦耳。
幸村又笑了,不同于在会议厅时的轻蔑和得意,这回只是单纯地想要笑,他在庆幸,即便经历了前半生的相互折磨,真田仍然坚定地站在了自己这边。
“很久没看你这样笑了。”真田说。
“是吗……”幸村一手撑着下巴,一手转着高脚杯,目光始终落在真田眼中,“那今天让你看个够啊。”
“……你醉了,我扶你上楼去休息。”真田夺去幸村手里的酒杯想要把人搀起来,不料幸村身体一软又坐了回去,“不去。”他拽住真田的胳膊,盯着他幽幽道:“你也让我好好看看你。”
真田见他是真的醉了,便哄道:“上楼再看。”他说完直接弯腰把人横抱了起来,转身上了楼。
幸村也不挣扎,就让他这么抱着,一直抱到卧室被轻放在床上。
他拉住真田的胳膊,迷蒙地看着他,“去哪?不是说‘上楼再看’吗?”
“去拿毛巾给你擦擦脸。”真田的声音温柔低沉,但仍是在哄一个酒醉的人。
幸村松开手,不一会儿就清晰地听到隔壁的洗手间传来水声。
他睁开眼,其实他根本没有喝醉,但如果真田认为他醉了那就醉了吧。
他很想问真田到底是出于什么样心理为自己做这些事,可是他不敢问,十六年的岁月已经磨去了他所有的自信。真田内心深处到底是怎样想的,他回来的理由又是什么,说这些事不重要,终究是自欺欺人的谎话,自己怎么会觉得这个答案不重要。可如果问出来,并不是自己期待的那个答案呢?如果不问出来,他和真田大概就能一直这么过下去了吧。
幸村这么想着眼皮又慢慢变沉了,心里想着其实还是醉了吧,不然清醒的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卑微的想法,这种时候难道不该把人直接拉到床上压上去吗?可惜啊,没有力气了……
就在他要睡着的时候,柔软的毛巾贴在了额头和脸颊上,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见真田正认真地给他擦着脸。
“真田……”
“怎么了?”
“真田……”
“我在呢。”
“真田……”
“睡吧,我一直都在。”
幸村闭上眼,这一次是真的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