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終成眷屬

Work Text:

  「我喜歡大哥!」
  事情會發生,從三年前的這句話開始。
  在凡人來看太過驚世駭俗,對妖怪而言卻只是遵從本心。是這樣的一段戀情。

  而結界師,是夾雜在人與妖之間的,無人能動搖的世界。

 

  實際上,身為墨村家正統繼承人的良守,決定的事確實無人能夠動搖。
  別說狠話撂盡最後連他的腿都沒能打斷的爺爺,連身為另一位當事人的大哥都無法。
  最後他只能丟下一句:「等你成年後再說,我還不想犯罪。」便灰溜溜的逃回夜行。

 

  可惜這句話攔不住成年的墨村良守。
  被壓在自己弟弟身下的正守想道。
  早知道當初就開個生下正統繼承人再說的條件了。

 

  「如果是那個條件的話,你知道我不會答應的吧?」成年後的良守聲音變得更加低沉,又比自己更加清朗;並未疏於鍛鍊的精壯臂膀撐在自己臉側,投下的陰影恍若牢籠。
  正守嘆了口氣,「你該答應的。」他抬手撫上弟弟的臉,「你該跟一個優秀的女性相愛,有一個正常的家庭--你值得擁有這些,而不是一個連渴望你都沒有勇氣的男人,良守。」
  「沒關係,」良守俯下身,額頭與兄長的相抵,「沒關係的大哥。這是我想要的,我知道我值得這個的。」
  他抬起頭,眼睛閃閃發亮,「而且這樣不就是我贏了嗎?」他說著,笑了出來,「我比大哥更有做出選擇的勇氣呢,大哥要獎勵我才對吧?」

 

  昏暗的房裡,結界閃爍淡藍光輝。結界外看來一切如常,結界內是一片旖旎。
  正守的理智差不多快被情慾蒸散了,良守的手在身上游移挑逗,技巧好的不像是剛成年的處男。「所謂的獎勵就是我必須在下面的原因嗎?」和「你從哪學來的這些?」還沒決定哪個問題比較緊急,埋怨和抗議就在良守刻意的動作下化為了呻吟。

  「大哥是第一次吧?很敏感呢。」良守輕聲笑道,「真高興啊。」
  「你也、是第一次吧?」正守蹙著眉,聲音顫抖,「倒是很熟練啊。」
  「為了讓大哥舒服,我有做過功課的。」良守說。
  「為什麼是以我在下面為前提--痛!」鎖骨被以賭氣的力道咬上,正守不禁痛呼。
  「既然我才是更有勇氣行動的那個,大哥做這點犧牲沒什麼吧。」
  「你也知道這是犧牲……」腿被分開的那一刻,一股涼意衝得正守頭皮發麻,不知羞恥還是緊張,手指拂過下腹時,他別過了頭。
  「別逃,大哥。」下巴被溫柔扳回,正對良守,「大哥逃了這麼久,我也等了這麼久。至少這時候,好好感受我吧。」
  性器被溫熱手掌握住搓揉,陌生的快感讓正守忍不住顫抖。平常連自慰都甚少,對突如其來的攻勢根本招架不住,「不、良守,等等、」
  「等不了,」兄長的身體溫熱,被情慾蒸騰出一片粉紅,這是他這三年來朝思暮想、終於等來的一切,「大哥的身體也很期待吧?嘴巴能像身體一樣誠實就好了呢。」
  「哈啊、閉嘴,到底從哪學來、這些東西的……嗯!」乳首落入溫暖的口腔,被牙齒叼著輕輕輾磨,帶著酥麻的疼痛讓他哼吟出聲,聲音是陌生而令人羞恥的甜膩。

  兄長的身分,更讓這份羞恥增添了異樣的重量。

  「畢竟三年了啊,即使是我,也會改變的。」拉開正守捂住嘴的手,聽著無法壓抑的低喘悶吟,良守感覺自己的心漸漸被溫暖充盈。
  快感逐漸堆積,在指腹輕揉過尿道口後,達到第一次宣洩。

  與自己撫慰時完全無法比擬,被快感奪去力氣的正守癱軟在弟弟身下,任其擺佈。

  潤滑染上手的溫熱,被細細抹進私密穴口,奇異的感覺令正守死死咬牙,不想洩出任何丟人的聲音。
  可惜良守不同意,他覆上兄長的唇,溫軟的唇舌磨蹭之下成功撬開牙關,難耐的哼吟便再也關不住。

  比起三年內一心想著如何攻陷大哥的良守相比,一開始想著逃避後來也真的逃避似的忘記了這回事、全心認真工作的正守,在這方面的經驗可說是嚴重缺乏。即使作為年長者,也只有聽任擺布的份。
  「你真的、沒跟別人做過嗎?」弟弟的動作純熟的過份,挑起的快感讓正守有種身體不屬於自己的錯覺。他理應感到疼痛羞赧,理應不該享受,然而一切都在失控。

  在與小七歲的弟弟的性愛之中,他竟然覺得舒服。

  「沒有,不過倒是有看書和影片學習。」良守哪能不知道大哥為何提出這種問題,「大哥,很舒服吧?」
  這種時候該回答什麼?
  正守沒有經驗,周遭的人也不太可能有這種經驗,他無從得知何種反應才算正確,才算符合了兄長的身分。要遵從本心太過羞恥,反駁在這種情況下卻也顯得欲拒還迎。
  說到底,身為兄長,本不應讓這種事發生--

  「沒關係的,大哥。」可是他的弟弟這麼說了,「一切都是我想要的。大哥只要順從自己的想法就好。就當全部都是因為我就好。」
  失態是因為我,動情是因為我。
  跨過倫常是因為我,越過底線是因為我。
  「所以大哥沒有錯。」

  正守看著弟弟的臉,呼出一口氣。
  「你真的是,很我行我素呢。」他說,「真不知道你是太懂我還是不懂我。」
  釋然似的,他抬手環上良守的脖頸,在他耳邊低聲道,「之後後悔的話,我會生氣的。」

 

  良守睜大眼。一股熱流湧上,幾乎熏紅了眼眶。
  他擁住兄長,笑聲帶上了一絲哽咽。
  「那是我要說的啊,大哥。」他笑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