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柳生仁】生日礼物

Work Text:

战火不断的仲夏夜,东京都一如往常进入宵禁戒严状态。
不过,迹部景吾开着银蓝色的敞篷阿尔法罗密欧,从自家豪宅驶往高尾山,一路通行无阻。不得不说,英国护照就是好使。
“怎样?这风吹得舒服吧?”
说话间,迹部猛踩油门,副驾上的美男子舔了舔嘴角的痣,捋一把被风吹乱的银发,不经意解开衬衫上的纽扣,享受夜风吹拂在胸膛上的快感。
到了山顶,仁王坐在车前盖上,和外交官先生一起品尝窖藏的玛歌红酒,一遍仰头望向漆黑夜空。
“噗哩,今晚真的有流星雨吗?”
“本大爷说过有,就肯定有。”
迹部看了看手上的IWC,距离十点半还差三分钟。
仁王往山下看了一眼,整个东京都的主要建筑全部已经降至地下,仅有零星的信号灯依稀闪烁。
不仅东京,整个东日本都正枕戈待战。
天空中,无数爬虫状怪物组成延绵万里的蛆浪,闪着诡异的绿光从大陆那头蠕动着涌向日本领空。
仁王举起夜视望远镜,我方的近地战堡应战了。蜂群战斗机源源不断从舱门飞出,排列出整齐的立体几何阵型迎敌。
两方阵营短兵相接,蠕虫们逐渐蚕食无人机阵,无人战斗机一架接一架在空中爆炸坠毁,彷如一场声势浩大且浪漫的流星雨。
直到蠕虫彻底涌入整个无人机阵,我方启动自毁程序。上百万架战斗机同时自爆,我方与敌方全体同归于尽。
伴随爆炸所产生的,是震耳欲聋的声响,以及无比灼人的光与热。无人机被爆炸的高温活活融化,整个夜空都被炽烈的白光照亮,恍如白日。
巨响加之强光,仁王以为自己在做梦……

下一秒,他听见丸井文太凄惨的吼叫。
仁王站在急救病房外,隔着玻璃见到昔日的同班同学。
蜂群战斗机操纵者全身上下缠满绑带,包括脑袋,左眼也被纱布蒙住,躯干插满管子。被誉为空战天才的丸井,正陷入暴走状态。血丝爬满红发青年的右眼,惨烈的哀嚎响彻整座病房。
胡狼桑原匆匆赶来军事医院看望文太,甚至连战斗传感服都没来得及换下。
为了让战友全身而退,操纵中路主攻击群的文太战斗到最后一秒钟。他的神经回路早已被敌人侦察到,蠕虫们通过网路入侵丸井的脑神经,摧毁他的生理机能。
最终,桑原和切原安全离线。代价就是,丸井失去了五觉,脑细胞大面积死亡。
仁王认得穿白大褂的男人,是柳生。戴眼镜的男子抱住负伤的战士,不停地安抚丸井,直到后者的嘶吼慢慢停下来。
“文太,你做得很好。不要害怕,战斗结束了。敌人已经被消灭干净了……很快,你会康复过来的……”
柳生轻柔抚摸着少年的红发,一边说着温柔且鼓励的话语。
仁王站在玻璃窗外,心脏堵得发慌。

12月3日 早晨
什么乱七八糟的梦!
仁王睡得很不好,他决定以后不在睡前陪弟弟看高达EVA。
文太拎着包装精致的枫糖可丽饼走进3B班教室,发现银发狐狸正趴在位子上补眠,便走到他面前,晃了晃手上的食物。
“喂,别睡了,起床吃早餐。”
说着,红发少年把可丽饼和牛奶搁在仁王课桌上,然后给没睡醒的欺诈师和早餐拍了张合照,然后发给柳生。
“比吕士交代的任务正式完成!我真不愧是天才!对吧?”
仁王睁开惺忪睡眼,认得可丽饼盒子上的LOGO,是柳生和自己常去的餐厅,绅士很喜欢店里的红茶。
狐狸小口小口吃着投喂的早餐,悄悄盯着坐在前面的文太猪。后者正拿着手机不停打字,跟身处英国的绅士聊天。
立海、冰帝、名古屋星德三家私立名校收到邀请,前往伦敦参加八校精英辩论赛。
作为立海大附属的代表,柳生和柳都出国参赛去了。
仁王翻开自己的手机,点开置顶的聊天,柳生和自己的互动记录仍旧停留在昨天,虽然他和自己聊了两个小时的视频通话……
辩论赛有这么忙吗?忙得有空跟猪聊天都没空找我?
嘴里的可丽饼顿时不香了,枫糖也变得甜腻齁人难以入口,口感比在店里吃差多了。仁王索性把吃剩的统统扔进垃圾桶。

傍晚,网球部训练结束,切原和丸井一起去桑原家的拉面馆吃霸王餐。仁王罕见地加入拉面小分队,因为往常陪他逛整蛊玩具店的人不在神奈川。
海带头一边嗦面一边刷推特,看见藏兔座发的最新动态,上面一大串英文,没几个单词是他认识的,于是便找桑原帮忙翻译。
“啊,藏兔座说,感谢柳生的赛前指导,名古屋星德才能赢下伊顿公学。”桑原耐心解释。
“兔兔真厉害!当选全场最佳辩手,奖座好精致哦!明明是留学生,竟然能在英国赢下辩论赛,好棒哦!”切原不禁羡慕。
“海带头你傻啊,美国人用英语打辩论有什么难度么?”
“诶?丸井前辈说的有道理……对了,那柳生前辈能给兔兔指导,不是更厉害吗?”
三个人七嘴八舌聊得热火朝天,仁王坐在旁边一声不吭,对着大碗拉面发呆。没等他们吃完,他便提前走人。

一回到家,仁王就摔进床上。打开手机一看,好家伙,足足两天都没给自己发消息。
柳生比吕士你还长出息了!
欺诈师气得不轻,一个翻身下床,从书架上取出立海大附属中学学生手册,翻到仪表仪容标准照的一页,穿着校服正装的柳生比吕士跃然出现在眼前。
仁王拿起马克笔,在图片上写写画画,给学生会主席画了个莫西干刺猬头,再涂黑那标志性的咸蛋超人眼镜,又在一旁写上备注:立海不良绅士NO.1,后接三个大大的感叹号。
噗哩,真是幼稚又无聊,狐狸自我嫌弃。他把学生手册塞回原处,当没事发生过。

夜深,半睡半醒间,仁王感觉身后有一只手,在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头发,尤其是那掇小辫子,于是转过身来。
原来是那没良心的家伙。
慢着,他不应该在伦敦吗?
穿着条纹睡衣的柳生,正和自己挤在单人床上。
“抱歉呐,仁王君。打扰了你睡唔……”
白毛狐狸顾不上生气,立马握住撩拨自己头发的手掌,凑上前吻住坏绅士。
一开始主导者是仁王,但随着亲吻的加深,柳生掌握了主动权,逐渐夺取搭档的气息。
好不容易等亲吻结束,仁王像搁浅的鱼张大嘴。
暖和的手掌轻轻覆上仁王的脸颊,柳生温柔地说晚安。
可惜听话并非欺诈师的本性,擅长把戏的手探进搭档的睡裤里,灵巧地抚弄着沉睡的器官。
都是正值青春期的男生,仁王深知如何让柳生舒服。
“仁、仁王君,别这样……”
绅士不自觉掩住发烫的脸颊,狐狸却不怀好意加快手上的动作。
“Piyo……比吕明明就很享受嘛……”
仁王凑近搭档耳边,以沙哑低沉的嗓音问道:“搭档,你一个人的时候,会一边想着我一边撸么?”
柳生一脸惊讶地看向仁王,没了眼镜的掩护,氤氲的双眼显得分外脆弱,甚至还有几分无助。
明明是高高在上的学生会主席,怎么一副饱受欺负的模样。
“来,握住我。”
仁王牵着柳生的手,引导他也来服务自己。
“现在,咱们算扯平咯。”
绅士一脸受气包的样子,令他忍不住要狠狠欺负!
闹钟响了,大大的12月4日显示在手机屏幕上。
仁王迷迷糊糊睁开眼,自己的黄金右手正握着裤裆下精神奕奕的器官,才反应过来自己又做梦了。
这混蛋,白天不找自己,晚上却不请自来扰人清梦。
柳!生!比!吕!士!

上午课间,学校广播里播报一则喜讯:
校辩论社代表立海大附属中学前往伦敦参加八校精英辩论赛,经过一路过关斩将,最终在决赛战胜了切尔西独立学院,赢得本届辩论赛的总冠军。校学生会主席柳生比吕士当选赛事最佳辩手……
丸井又跑去买零食了,仁王伏在课桌上玩手机,神差鬼使点开立海大官博,看辩论决赛的集锦。
白毛狐狸盯着屏幕里的搭档,后者打辩论时一本正经从容不迫的模样,的确配得上绅士二字。
即便不想承认,仁王实在想柳生想疯了。他打开聊天软件无数次,置顶的柳生比吕士已经两天没跟自己发消息了。好多次好多次,他都好想好想发起视频通话,但每一次都没按下确认键。

网球部训练结束,幸村召集正选部员开紧急会议。
“今天是仁王生日,刚好是星期五,咱们今晚烧烤唱K桌游一条龙!”
“噗哩,要部长破费为我庆生,真是不敢当。”
“小意思,反正全国大赛的冠军奖金没花完,大家放肆玩。立海搞庆生也毫无死角!”
仁王提前跟家里报备,今晚有部活任务,要晚点回家。

能够和网球部的伙伴们一起过生日,仁王是真的开心。如果柳生也在的话,欺诈师的快乐指数还能上扬50个百分点(*柳莲二注)。
丸井和桑原举着麦克风合唱时,切原缩在一旁郁闷喝可乐。
狐狸凑过去,准备欺负海带头。
“噗哩,赤也怎么不开心?”这明摆是明知故问。
切原果然中计,说自己很想柳前辈。
“诶,如果柳学长也在的话,该多好……”海带头又蔫了。
仁王没接话,默默回到座位,丝毫没有欺诈得逞的快感。自己有海带头一半坦率的话,心情就不会这么糟糕……

深夜,仁王从出租车下来,独自走在回家的小巷,走着走着,发现自己见鬼了。
柳生一身便装,站在路灯下,笑眯眯看向自己。
“仁王君,好久不见,祝你生日快乐。”
奶白色毛衣把柳生的肌肤衬托得白皙发亮,仁王觉得搭档又变帅了。
欺诈师搂住绅士,用力咬住对方的嘴唇。
柳生乖乖站在原地低下头,任由寿星胡作非为。
为了赶回日本给仁王庆生,他利用学生会主席的身份便利,提前乘坐伦敦凌晨四点的红眼航班,终于赶在12月4日的晚上抵达神奈川。

夜深了,仁王偷偷把搭档带回家里,一进卧室就把人推倒。
白毛狐狸伏在柳生身上,不停啃咬像雪一般白得发亮的颈侧,绅士乖乖躺在床上任人鱼肉。
仁王弄着弄着,突然又气上心头。
“比吕,足足两天没找过我咯。你是这样对待搭档的么?”
柳生捧着欺诈师的脸,轻轻在脸颊上落下一个吻,小声赔罪。
“抱歉,仁王君,当时真的太忙了。我知道,这不是借口,总之都是我的错,忽略了最重要的搭档。”
欺诈师低头重重咬住身下人的嘴唇,这张能言善道的嘴,真是太讨人厌了。
仁王摘掉柳生的眼镜,迫使他直视自己。
双方都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狐狸脱掉对方身上的白色毛衣,看见那性感的锁骨时没忍住,凑上去亲吻、啃咬。
趁着亲吻的间隙,绅士轻轻解开仁王的校服纽扣,藏青色的外套和白色内衬一并脱下。
室内暖气很足,但柳生还是搂住搭档,因为仁王喜欢冬日里肌肤相亲的感觉。
狐狸整个人埋进绅士怀里,被窝里二人裸裎相对。
仁王明白自己对搭档的心情,却不清楚,柳生是否对自己有感觉。
他不敢继续想,更害怕把这层纸捅破以后,或许要面对的不堪……
他希望被柳生拥抱,就这样,一直拥抱下去。

“仁王君,”泉水般清澈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趁着今天还没过完,我想再跟你说一遍……生日快乐。”
“比吕,抱抱我。这是我的生日愿望,你愿意满足我么?”

柳生一个翻身,将寿星压在身下。他低下头,轻柔舔吻仁王嘴角上的痣。
绅士的手一路往下摸索,抚上搭档的阴茎,然后缓慢且富有节奏地开始律动,直到仁王在他手里变热变硬,然后将它和自己的贴在一起……
寿星在搭档手里射了出来,柳生朝他笑了笑,然后取过枕边的凡士林,挤一坨在手心,推开捂暖,才将手探向仁王的后面,逐渐按压、扩张。
自己的确是被柳生珍视的,此时此刻,仁王的心理快感要远甚于生理快感。
上帝创造直肠,并非给人类拿来做爱的。出身医学世家的柳生比吕士深刻明白这一点。
他动作很慢,细致且充分地做着前期准备,绝不允许自己令仁王受伤。
白毛狐狸不自觉撅起了屁股,沉醉在被指奸的快感中。
“嗯啊……比吕,再深一点……啊就是这里……”
柳生扶着发硬的器官,贴住柔软湿润的穴口。
“比吕,快进来吧……”仁王已经迫不及待了。
绅士努力保持最后一丝的理智,保险套外涂有充足的润滑剂,进入的过程并不困难。
欺诈师的身体早已习惯搭档的尺寸,贪吃的后穴情不自禁绞动着分量十足的入侵者。
柳生低头舔了舔寿星的耳垂,用牙齿在上面留下印记。
“仁王君,我要动了。”
体内最敏感的一点被不断反复用力顶撞,仁王甚至没有动手,前面刚射过的器官再次硬了。
“嗯啊……太厉害啦……比吕,你好棒哦……”
白毛狐狸忍不住,双手捏住自己两颗乳头,不断揉捏变硬。
柳生下面大开大合肏着仁王,又捏住搭档的下巴,让他扭过头来与自己接吻。
事情开始往失控方向发展了,绅士很清楚,却无法阻止。
“仁王君,你的身体很习惯做爱。”
说着,柳生更加用力地肏向那熟悉的敏感点。
“比吕……慢点……我、我快不行了……呜啊……”
仁王在失控的高潮中射出今晚的第二发。
柳生更加用力搂住他的小狐狸,高潮过后,欺诈师总渴望更多的肌肤相亲。

凌晨1点,这场折腾总算暂告一段落。
仁王把脑袋埋在搭档肩窝,聊起自己这两天做过的梦,不包括迹部出现的部分。
“仁王君相信平行宇宙的存在?”
“谁知道呢。比吕属于我,就足够了噗哩。”
“那仁王喜欢我送的生日礼物吗?”
欺诈师抬头,轻轻吻住绅士的嘴唇。
“五星好评。”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