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鬼灯的冷彻】中国地狱的来访者&地狱职场生存守则(A visitor from Chinese hell&Rules of the workplace in hell)

Work Text:

01

日本的地狱,共有272个部门,大大小小的部门在阎魔大王的领导下平稳运行,有条不紊地处理着黄泉世界的事务,维持着现世与彼世的秩序。

地狱的中心是阎魔厅,所有审判将在此进行,惩恶扬善,赏罚分明,体现着彼世的公平与正义。

今天的阎魔厅,依然是平凡而肃穆的一天。

“茄子,晚上下班前,请按照上面的内容把条幅打印出来。”一头银色卷发的年轻狱卒送来整理好的判案卷宗时,收到上司递来的一张便条。

“是,鬼灯大人。”茄子接了过来,只见上面写着“崔珏桑演讲会in Japan”的字样,“崔珏桑,听起来像是个中国名字,是鬼灯大人认识的人吗?”

“嗯,他是酆都鬼城的首席掌案判官。以前去酆都鬼城考察的时候,多承他的关照。”鬼灯做完手头的工作,活动了一下筋骨。

“判官?那是什么官职?”

“大约相当于第一辅佐官吧。说起来,他是唐朝高祖皇帝,也就是太宗皇帝的父亲那一朝的官员,死后也在地狱做官。”

“欸,那不是和秦广王大人的辅佐官小野篁桑的经历大体相似吗?”

“……以前不觉得,这么一说还真是。”鬼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像是在回忆什么陈年往事。

“那这个演讲会是怎么回事呢?”

“崔珏大人今天会来拜访,机会难得,就邀请他明天举办一场演讲会,做一些交流指导。”鬼灯看了看时钟,“时间差不多了,该去迎接这位贵客了——哎,小白也在,今天休息吗?”

“嗯,鬼灯大人,我也可以一起去吗?”毛绒绒的小白狗眨着一双亮闪闪的圆眼睛,让人不忍回绝。

一旁的唐瓜收拾好办公桌,不满地抱怨:“大人的事情宠物不要瞎掺和,没事的话和你那两个鸡朋猴友出去玩,不要晃来晃去的,影响鬼灯大人工作。”

“你才宠物,你全家都宠物!人家就是喜欢跟鬼灯大人一起玩嘛。”说着看向鬼灯,欢快地摇着毛绒绒的尾巴。

“是工作,不是玩!”茄子清楚地看到唐瓜额头三道黑线。

“不妨事的,唐瓜,大家一起去吧。”鬼灯关了台灯,准备出门。

“那个……我记得今天有两场审判,鬼灯大人不在的话,没问题吗?”唐瓜用目光示意了一下贴在墙上的排班表。

“无妨,今天要用的卷宗昨晚已经加班整理好了,况且还有一子、二子盯着。离开一两个小时而已,那个笨蛋应该应付得来吧。”鬼灯踏出阎魔厅大门,小白撒着欢儿跟着跑出去。

“笨……笨蛋?茄子,我没听错吧,鬼灯大人若无其事地叫阎魔大王笨蛋?”唐瓜压低了声音,询问同伴。

“都见习这么久了,还没习惯这个昵称吗,大惊小怪。”茄子也跟了上去。

“真是脱线的家伙……”黑发褐衣的年轻鬼卒悻悻地紧跟同伴步伐。

 

02

一行人……不对,鬼,路过不喜处,正好看到了小白的两位同僚,猿猴与雉鸡。

鬼灯和他们打招呼:“嘿,柿助,不要偷懒哦。”

“是,鬼灯大人。”被称作柿助的猿猴说罢,咔嚓咔嚓卖力啃着亡者的头骨,牙齿与骨骼摩擦的咯吱声令人头皮发麻。

不喜处的原则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虐杀动物的亡者,将会在不喜处的动物员工那里受到同种程度的惩罚。相应的,不喜处的员工一直由被虐杀的动物担任,借助它们怀有的最强烈的怨气来实施惩罚。

走出不喜处,唐瓜灵光一闪:“一直觉得崔珏这个名字有种微妙的熟悉感,看到柿助突然想起来了,《西游记》里似乎有他。”

茄子道:“是吗?”

唐瓜道:“说是他收受贿赂,私自修改生死簿,给太宗皇帝延长了二十年阳寿。”

茄子惊讶:“阿嘞?身为地狱公务员,却明知故犯,徇私枉法,分明就是监察系统的漏洞。不过话说回来,这么明显的违纪行为,为什么没有受到处罚呢?”

鬼灯摸了摸下巴:“这个问题,还是当事人本人最有发言权吧。咦,这么早就到了吗?”

两鬼一狗顺着鬼灯的视线望去,只见地狱大门前站着一位清隽的白衣男子,正在跟守门的牛头、马头聊着什么,看起来气氛很不错的样子。

“崔珏大人,恕在下有失远迎。”阎魔大人第一辅佐官上前问候,“已经跟牛头马头打过招呼了,怎么不直接进来?”

“那个……这种事情太难以启齿了……因为在下是个十足的路痴。”白衣男子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唐瓜很意外:“您就是崔珏大人?跟想象中很不一样呢。”

崔珏来了兴致:“哦?怎么个不一样法,说来听听。”

“那个……一般的绘本中,判官都是长须飞舞、手持朱笔的中年大叔,您看起来像是偶像剧画风呢。”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崔珏蹲下来,亲切地握握小白的爪子。

白狗两眼放光:“请问您还缺宠物吗,特别可爱会卖萌的哪种。”

茄子叹气:“小白,你这样,桃太郎会哭的。”

唐瓜继续话题:“本人与画像判若两人,感觉就像是方便面实物与包装不符,这是赤裸裸的欺诈啊。”

“唔,其实也不算欺诈,有的判官担心自己外表威慑力不够,审判时会特意略施法术,变幻容貌。从社会心理学的角度来讲,这种画像代表了人们对彼世的心理期待,威严的面孔象征着公正严明,铁面无私。”鬼灯说道,“某种程度来说,刻板印象还是很有必要的。如果地狱判官都长得像白泽一样轻佻,那才是令人堪忧啊。”

正在众合地狱饮酒作乐的某只神兽突然打了个喷嚏。

崔珏问道:“那鬼灯大人也需要变幻容貌吗?”

“啊,这倒不必,阎魔大王夸我天生一副催债脸,令犯人望而生畏。”

“哈?这也算夸?”崔珏随口岔开话题,“说起来,白泽大人最近还在众合地狱吗?自从上次和汉友好竞技大会之后,就再也没见到他了。”

“在啊,花天酒地,游手好闲。”

某只神兽又打了个喷嚏。

鬼灯合掌:“难得来一次,顺便带您参观一下日本的地狱如何?”

崔珏笑道:“荣幸之至,有劳鬼灯君。”

转过叫唤地狱,是一条宽阔的红色河流,粘稠的血水像烧开了一般汩汩翻滚着,泛着令人窒息的腥气,感觉一旦靠近,五脏六腑都会被紧紧攫住。

一旁陡峭的山体上,长着密密麻麻的松针一样的银树,不时反射着森冷的寒光。仔细看去,不是松针,而是尖锐的钢针!

崔珏大惊失色:“这……这是什么?”

“这是根据贵国刀山改良而成的针山,专门针对患有密集恐惧症和尖端恐惧症的亡者的一项惩罚。”鬼灯解释道,“对有罪的宅男亡者来说,监禁根本不算惩罚;对于SM爱好者来说,鞭刑简直就是最高享受,很难起到惩处的效果。所以在下认为,各种刑罚也应该有的放矢。比如,当面碾碎宅男的所有手办。”

“听起来……真是残忍啊,宅男即便变成鬼,也会想要再死一次吧。”

“来都来了,不让他们体验一番魔鬼式的残酷怎么行?罚得轻了,他们再来怎么办?”

崔珏击节赞叹:“啊,不愧是鬼灯大人,果然高瞻远瞩呐。”

“非也非也,在下只是单纯地享受花式整人的乐趣而已。”低沉的男中音这样说着,两鬼一狗只觉得后背直冒寒气。

“任用鬼灯大人如此抖S的工作人员来设计刑罚,阎魔大王还真是知人善用呢。”

“啊,这算是那个榆木脑袋为数不多的优点之一吧。”又出现了!阎魔大王专属的鬼灯大人的语言攻击!

游览了一圈之后,一行人……哦不,鬼,进了地狱最好的居酒屋。

 

03

八卦素来是佐餐的良品,地狱也不例外。

吃过一巡,唐瓜问道:“有件事一直很好奇,您是怎么绕过阎王大人私自给太宗增加阳寿的?”

“这个嘛,说来话长。”崔珏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仔细说起来,太宗皇帝还魂,多亏了孙大圣。”

唐瓜疑惑:“阿嘞?为什么呢?”

鬼灯放下茶杯:“愿闻其详。”

崔珏道:“自从孙大圣大闹地府,改写生死簿后,三界秩序一片混乱。加上隋末混战,现世人口大量死亡,地府的工作量成倍增加。我生前是礼部侍郎,处理繁文缛节正是强项。地府人手短缺,阎王大人便临时提拔我做判官,后来,我就临时工转正,一路做到了首席掌案判官。”

鬼灯感慨道:“所以说,具备过硬的专业水平和丰富的从业经验,到地狱都好就业啊。”

职场生存守则一:无论从事什么岗位,认真敬业才是王道。

唐瓜追问:“然后呢?”

崔珏道:“贞观十三年,太宗皇帝被冤魂纠缠,魂魄进入地府。随后魏征大人也来了,跟阎王大人谈判,他说,唐王治下四海升平,国泰民安,若是此时过世,太子年幼,外族又虎视眈眈,好不容易稳定的局面将会再次被打破,届时烽烟四起,生灵涂炭,地府的工作量只会有增无减。”

茄子赞叹道:“哇塞,这口才,真是舌灿莲花。”

崔珏补充道:“随后,魏征大人许诺了三件事。第一,在长安开设水陆道场,超度亡魂;第二,派玄奘法师西天取经,弘扬佛法;第三,广建寺庙,增加供奉。”

唐瓜惊诧:“原来地府也会被香火钱收买啊。”

崔珏有些尴尬:“咳咳,给鬼神的供奉怎么能叫收买呢?诚意而已。”

“原来如此,难怪孙大圣要护送玄奘法师西天取经。”鬼灯幡然醒悟道,“他挑起的事,最后由他自己解决。由此可见,冥冥之中,万事万物有因必有果。”

崔珏道:“在阎王大人的默许下,我在生死簿上添了两笔,把死期‘贞观一十三年’改为‘贞观三十三年’,就这样,为太宗皇帝增加了二十年阳寿。”

唐瓜恍然大悟:“现世的小说、话本都说是您改的,原来您只是替罪羊啊。”

崔珏苦笑:“职业需要,习惯就好。”

职场生存守则二:必要的时候,为上司背锅是下属义不容辞的职责。

“看来有时候职场的真相,比地狱还要残酷。”茄子心有戚戚焉。

“地狱是现实世界的映射,只有处理好了地狱的工作,才能保证现世的秩序。”鬼灯举起酒杯,“以后地狱的运转,还得拜托在座的各位。为了地狱美好的明天,干杯!”

众人碰杯,连连称是。

今天的地狱,也是众人同心协力的一天。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