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原创】男孩梦见了飞鸟

Work Text:

他觉得爸爸有个神秘的“情人”。

 

男孩自认为发现了不得了的独家秘密,心中不免有些兴奋。但他好歹也知道,这不是什么能够四处宣扬的事。可秘密一直埋在心头不免憋得难受,他迫切地需要找个人分享。

 

终于,在某次葵阿姨来访时,男孩把自己的猜测告诉了她。葵阿姨是爸爸妈妈的老朋友了,告诉她一定没问题的。

 

葵阿姨特别亲切友好,她比父母亲要开朗活泼得多,男孩总是喜欢把自己的奇思妙想和她分享。但这一次,当男孩兴奋地说出自己的猜测后,葵阿姨并未露出以往明媚的笑容。

 

相反,葵阿姨这次神情严肃得可怕。她把自己带到一边,严厉地问自己,究竟是从哪里学来了那个词汇。

 

看到葵阿姨的表情,男孩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他怯生生地回答,自己是在漫画上看来的。漫画上的男人经常不回家吃晚饭,有时还在外边过夜,因此漫画里的女人认为那男人有个“情人”——事实上,男孩甚至还不知道这词的含义。

 

他只是觉得爸爸的情况和这有些相似。爸爸也时常不回家吃晚饭,甚至偶尔在回家时,手上还会拎着第二天的便当。少数时候,爸爸也确实会打电话回来,通知说他要在外边过夜,和漫画里的情节如出一辙。

 

“所以就这样猜测了?”葵阿姨的神色缓和看了些许,无奈地叹了口气。

 

“听着,这不是什么好的词语,以后不要再用了。”葵阿姨直视男孩的双眼,郑重叮嘱,“况且,你爸爸他真的在做一些很重要的事。”

 

“很重要的事……?”男孩仰起头,神色有些迷茫。

 

“非常重要,”葵阿姨的双眼闪烁着一些复杂的情绪,男孩读不明白,他只能默默地听着,“那是对爸爸、对妈妈、对葵阿姨来说,都很重要的事。所以,你一定要理解你的爸爸。”

 

“我希望我可以帮忙,”男孩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低声嘟囔着,“有时候,爸爸看起来真的很累。”

 

“现在他们不告诉你,自然有他们的理由,”葵阿姨伸出手,似乎是想摸摸男孩的头,最后还是停在半空便收了回去,“你只需要耐心地等待,相信他们。”

 

“不过,如果真的想帮忙,你可以多陪妈妈聊聊天。”葵阿姨微笑起来,依然是一贯温柔明媚的笑容,“另外,今天的谈话,是我们的秘密哦!”

 

“没问题!”男孩也笑了起来,坚定地握紧拳头,“我一定好好保密!”

 

 

但是,果然还是很好奇爸爸在做的那些“重要的事情”。

 

周末时,男孩总是闲不住的。他喜欢在周边的街道游荡、玩耍。他的母亲最初会陪同着他,等到男孩认清所有的道路后,若是白天,母亲便放心地让男孩独自玩耍了。某天回家路上,男孩不经意在街道拐角处瞧见了父亲的背影。父亲拎着一个过于眼熟的便当盒,似乎正朝着一个特定的方向走去。

 

男孩不是故意跟踪自己的父亲,他只是太好奇了。越是和妈妈、和葵阿姨聊天,男孩越是迫切地想知道父亲正在做的事。至少,见一见母亲和葵阿姨口中的“那个人”。

 

他悄悄跟在父亲身后,注视着他走进一座古老而传统的日式建筑。为什么过去我从没见过这座房子?男孩有些疑惑。他在外边等啊等,无聊地踢着道路上的石子。等到父亲终于走出来,他连忙躲在一旁,尽力蜷缩着身子,不让自己被发现。还好,今天父亲是要回来吃饭的。

 

等到父亲的身影消失在街道拐角处,男孩悄悄走到那栋建筑前。映入眼帘的是院子里修剪得整整齐齐的草坪,房屋的大门紧闭着,似乎有股力量吸引着男孩,一步步向房子走去。

 

不知是否是巧合,就在他走到门口时,房门打开了。两个看上去大他几岁的女孩欢笑着,拉起男孩的手,朝着一个特定的方向奔跑。

 

“你终于来啦!”

 

“终于来啦!”

 

“主人已经在屋里久等了!”

 

“久等了呢!”

 

女孩们把他领到一间似乎是客厅的房间前,不等男孩发问,欢呼着拉开了门。

 

“主人,我们把他带来啦!”两个小姑娘齐声说道。

 

男孩站在原地,瞪大了双眼。

 

一个男人慵懒地躺在沙发上,手里握着烟管,偏过头来,眼神柔和地朝自己微笑。他穿着一身艳丽华贵的和服,衣袖随着他的动作而垂下,露出他极白极细的手腕。他的手指白皙修长,男孩想,这双手适合捧花,也适合弹奏弦乐器。

 

“原来是百目鬼家的小鬼。”他轻哼一声,吐出一缕烟雾,“没经家长允许,偷偷跑出来的?”

 

“你认识我爸爸?”男孩完全忽视了男人后半段话中夹杂着戏谑和责怪的语调,只抓住一个重点,急急地询问。

 

“不好好听人说话这点和他真像啊,”对方不悦地皱起眉头,“真是一样的讨厌。”

 

“过来坐吧,小鬼,”男人朝男孩招了招手,“小多,给他倒杯茶。”

 

“我确实认识你父亲,或者说,我们是老同学了。”男人又吸了一口烟,从沙发上坐起身来,“你可以叫我四月一日。现在,告诉我,小家伙。你为什么会来这里?你有什么愿望吗?”

 

“我就是想来看看,”男孩捧着茶杯,老老实实地回答,“妈妈说爸爸在做一些重要的事,我想知道他在做什么。”

 

四月一日微眯起眼,审视着男孩。男孩缩了缩什么,为这直白的视线感到不适。随后四月一日放松地仰躺在沙发上,喝了一杯茶。

 

“小鬼,你该回家去了。”

 

“也是……”再不回家,妈妈该担心了。男孩站起身子,端端正正地将一口未动的茶杯放在矮茶几上。走到门口时,男孩迟疑了,接着转过身来:“四月一日先生……我来过这里的事,可以不告诉我爸爸吗?”

 

“小小年纪就学会保密了?”四月一日轻哼一声,好笑似的眯起眼,“行,我答应你。”

 

“那我以后可以来找你玩吗?”

 

这一次,四月一日沉默了很久。随后他转过身去,只留给男孩一个背影:“随你喜欢。”

 

 

四月一日的宅子,成了男孩新的秘密基地。他总喜欢跑到这里,将生活中的琐事叽叽喳喳地讲给四月一日听。四月一日先生总是微笑着,偶尔评论一两句。他还会变着花样做些小点心,那几乎是男孩吃过最美味的点心了。

 

“这真是太美味了!”男孩的双眼亮晶晶的,“四月一日先生,你真的好厉害!”

 

四月一日似乎是被男孩崇拜的神色给逗笑了。他一手托着下巴,另一将烟管举到唇边,浅浅地吸了一口。吐出烟雾,他淡淡地说道:“你父亲可从不会这么多话。”

 

“是真的!”男孩赞同地点点头,“爸爸真的很少说话啊。”

 

“他就是那样的,”四月一日顿了顿,微微勾起嘴角,指尖轻轻敲击着侧脸,轻叹一声,“那个家伙,一直只会板着个脸,我行我素,从来不听人说话,顽固得要命……”四月一日的声音越发沙哑,最后哽住了。他握了握拳,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也只把涌到嘴边的话给吞了回去。

 

“四月一日先生……”男孩有些疑惑,他看不懂此时店主的神情。但他知道眼下的气氛不对劲,他不喜欢四月一日先生现在的表情。男孩孤注一掷地说出第一句浮现在脑海中的话:“你和爸爸,真的是很好的朋友啊。”

 

“我和他……”方才凝重的神情消失了,好像从来没存在过。四月一日向后仰着身子,一手捂住脸,长叹一口气,不悦地念叨着,“天哪,我摆脱不了这个评论了吗?”

 

自己似乎拯救了气氛。男孩得意地咧嘴笑了。

 

 

今天的甜点是饼干。四月一日将餐盘放在桌上,给自己和男孩都倒好了茶。

 

“今天有特别的消息!”男孩抓起一块饼干,急急地咬了一口,便迫不及待地开口说:“爸爸说,等我再长大一点,他就开始教导我弓道。”

 

“啊,那家伙弓箭确实厉害,”四月一日轻轻哼了一声,给自己倒上一杯茶水,“高中时他几乎把各类大赛的奖项都拿了个遍。”

 

“真的吗?”男孩惊呼了一声,“以前我只是觉得爸爸懂得很多,没想到他这么厉害!”

 

四月一日只是意味不明地耸耸肩。

 

“你爸爸对你好吗?有没有过于严格?”

 

“还好吧,”男孩歪着头想了想,脸颊微微鼓起,“他还说,以后会逐渐教授很多古老的知识给我。爸爸肯定是希望我以后越来越厉害的,而且我也想帮上忙。”

 

“那家伙一副了不起的样子,结果还是要人帮忙啊……”四月一日轻笑一声,举起烟管凑到唇边,慵懒地吸了一口。

 

“是的!”男孩郑重地点点头,“妈妈说,爸爸有个很重要很重要的人需要帮助。虽然那个人不说,但爸爸还是想帮他,因为那个人很重要。”

 

“但是爸爸担心未来自己的力量可能不够,我能看出来的。所以我想尽快变得更加厉害,这样就能帮到爸爸了!”

 

“很重要的人……吗?”四月一日缓缓呼出一缕烟雾,一手托起下巴,半眯着眼凝视对面的围墙。他的神色飘忽起来,好像若有所思,灵魂仿佛脱离了躯壳。

 

“妈妈说,有重要的人在,会让我们更加强大。”男孩仍高举拳头喋喋不休着,脸颊上挂着一抹兴奋的红晕。“那个人一定对爸爸非常、非常重要,所以爸爸才会那么厉害。”

 

“呐,四月一日先生,你说我以后也会遇到那么特别的人吗?我也能成为像爸爸一样厉害的人吗?”男孩侧过头去,眼底亮亮的,闪烁着光。

 

“不。”

 

四月一日垂下了眼眸,他抿了抿唇,微微握拳,一贯温柔的微笑有些摇摇欲坠。

 

“你不可以像他那样。”

 

他最后低语道。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