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原创】若能使他降落

Work Text:

你相信平行世界,相信前世今生吗?

百目鬼静在床上睁开眼时,嘴里尝到一股咸味:他一摸脸颊,不知何时,自己又在睡梦中泪流满面。梦境中那个被迷雾包裹的瘦削身影仿佛仍在眼前徘徊,百目鬼攥紧被子,手中真实的布料触感终于将他拉回了现实。

脑海中反复回荡着祖父的话,百目鬼在那天的课堂上一直浑浑噩噩。不过,谁会介意好学生偶尔走神呢?成绩单上的A+明晃晃红艳艳,默认了许多跨越底线的行为。他翻动书籍时不小心被纸张划破了手指,伤口立刻就开始渗血。祖父曾说过这是噩兆,但无所谓。百目鬼将手指含在嘴里,尝到苦涩的铁锈味。

讲台上的教师还在讲解作文。这次的主题是分享未来的理想,百目鬼的名字被念到时,老师夸奖说,他的理想很清晰、很伟大,持续努力的话一定能做到。

百目鬼并不喜欢作文课,或者说,他对这一类需要表达自己的课程都不抱好感。他回想起小学时老师安排的同学讨论。老师问,同学们觉得爱是什么呢?那些七八岁的孩子,各个精力旺盛,滔滔不绝地分享自己天真的内心。有孩子说,我要每天给我爱的人买甜甜的棉花糖;有的说,我会每天给我爱的人送花;还有人说,猫猫超级可爱,我爱的人一定超级超级喜欢猫猫。

那时百目鬼坐在角落里一言不发。老师注意到这个沉默的男孩,温和地开口:“百目鬼君,你有什么看法呢?”

我会为他杀死生灵,我会把我的眼睛和我的血液都献给他。小小的百目鬼静郑重其事地说。

他的回答并没有得到赞赏。老师请了百目鬼的家长来,百目鬼百无聊赖地坐在办公室门外,听着老师忧心忡忡地向祖父告状。祖父温和地点头微笑,一句话都不说。

回家路上,祖父摸了摸他的头,问他:“阿静,你相信前世今生吗?”

百目鬼第二次标新立异,是因为他坚持声称最重要的人送的戒指一定要戴在食指。同学们背地里都说他是个怪小孩,眼看着沉默寡言,满脑子却不知在想些什么。他从来不笑,成天叨叨些鬼怪神明的事。这个世界,怎么会还有人相信这些?

高中的时候,百目鬼静认识了九轩葵。她是个可爱的女孩,随时随地都挂着一脸灿烂的微笑,被她真心祝福过的人总能在随后的生活中遇到些小幸运。两人相识后,百目鬼再也不将那些妖怪的故事向别人分享了。

九轩,你相信前世吗?

百目鬼同学对这方面感兴趣的话,我有推荐的书哟。女孩的笑容一如既往地温暖。我对解梦也很感兴趣呢!

 

百目鬼知道那不是梦。

他梦见了四月一日。科学家们说梦境中所形成的事件及场景,来自于人们已有的认知以及记忆,但他从没见过四月一日,从不知道他是谁。在百目鬼真实的生活中,从来没有像四月一日那样的人出现。他柔顺的黑发,白皙的皮肤,微笑时嘴角上扬的弧度,恼怒时眼底燃烧的火。他行走时优雅的身姿,华丽的和服下摆缓缓拂过古老的木质地板,细长的烟管夹在他骨节分明的指间,正散发袅袅烟雾。他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

从记事起到十八岁,百目鬼静无数次梦见四月一日。梦中,自己总是不愿意好好叫他的名字。他叫他喂,笨蛋,呆子,白痴,很少叫他四月一日。在那双澄澈的眼紧闭,灵动的面庞失了血色,白皙的皮肤遍布狰狞伤口,鲜血透过绷带缓缓渗出时,自己也曾绝望地唤他君寻。四月一日君寻。那个少年半眯着眼向他微笑,微凉的指间如羽毛般划过他的手掌。一直以来,谢谢你。四月一日嘴角上扬,神情却有些落寞。

梦境到这里就模糊了,四月一日的嘴还在一张一合,百目鬼却再也无法听清他接下来的话语。他从梦中醒来,脸颊上真实的湿润感盖过了梦中的痛觉。

百目鬼是大家眼中的优等生。他沉默寡言,从不说多余的话,对所有人都彬彬有礼,成绩单上的数字总让大家惊叹不已。他的一举一动都循规蹈矩,老师家长都呼吁其他同学视他为榜样。

在他们眼里,医生是一份备受尊敬的职业。大家夸奖他理想远大。他面不改色地撒谎,让别人看到他们希望的答案。然而,百目鬼对自己真实的心愿却缄默不语——他要找到四月一日。别的都无关紧要。

这很浪漫呢!九轩葵拍手称赞道,眼底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

这一点都不浪漫。百目鬼静心想,只有痛苦。

 

有朋友托我问问,她想约你放学后去吃饭。随着年龄增长,这样的话语,渐渐多了起来。小葵很清楚答案,但出于礼貌,她还是得问问。

不了,百目鬼说。我需要赶快回家。

百目鬼确实需要赶回家。他要尽快地完成作业,看一会儿祖父留下的书,然后上床睡觉。

百目鬼喜欢睡觉,他沉迷于那些梦境。不知名学校天台上危险的经历与紧紧相握的手,雨水浸透全身却仍然执着地等待,每日放学午后色香味俱全的佳肴,开弓放箭时心底的钝痛,面对一只空洞无神的眼而骤然升起的怒火。他梦见四月一日,梦见牵手、拥抱、接吻,梦见衰老,梦见无可避免的固有死亡。

昨夜的梦里,百目鬼梦见下坠。不是他自己,是四月一日不断地坠入漆黑不可见的深渊。无数怨灵张开血盆大口,等待着将少年吞噬。百目鬼竭力伸出手去,却没能抓住他。绝望之余,他跪在地上一遍又一遍地,像过去无数个梦境那般呼喊:把我的血给他,把我的血给他!

清晨出门时,他遇见了领居家那个娇小可爱如洋娃娃一般的小女孩,五月七日小羽。小姑娘向他展露温暖的笑容,而百目鬼回想起两人初遇时,不约而同脱口而出一个词:四月一日。

像是某种对暗号的秘密帮派。

前世并不是无法追寻。小羽那样说。但这个过程太艰难,太痛苦。你会遭遇很多变故,你会发现一切都不再是记忆中的模样。那样真的太伤心了,为什么不向前看呢?

为什么不呢?人理应是向前看的,哪怕未来迎接自己的只有衰老死亡。接受自己将在某日死去的事实,好好享受现在的人生。忘掉过去那些心碎的源泉。为什么不呢?

我要找到他。百目鬼说。我不在乎我前十八年从未见过他。我要找到他,他不是梦中某个虚妄的幻影。他是真实的,他是四月一日,就好像我就是我。我必须见他,必须爱他,我不可能忍受没有他的人生。你明白吗?或许这是必然,是命运。我注定要爱他,无论他怎样看待我,无论他是否接受我。不管经历多少轮回转生,我都要记住他,我都要继续爱他。

即使这会痛苦万分?

即使这会痛苦万分。百目鬼斩钉截铁地说。我不在乎结局怎样,这就够了。

 

百目鬼静背着他的弓,手上紧握断掉的箭翎。这是他获取优胜时所用的箭,百目鬼却无法将它送出。他走在回家路上,脑海中闪过无数梦境的碎片。街边病死的流浪猫,脑袋脏兮兮乱糟糟的,黑色的毛全扭在一起。大片的紫阳花,花瓣是血一般骇人的红。一地破碎的玻璃,鲜血顺着淋漓的伤口流淌,无力垂落的苍白手臂。四月一日的面庞,微笑着的、悲伤的、恼怒的、沉思的,无数次惊鸿一瞥,最终的画面聚焦在他那独一无二的双眼。

路过某个古朴的建筑物时,百目鬼静停下了脚步。

这房子过于精美,反而在四周灰扑扑的高楼大厦的衬托下显得格格不入。快来吧,快来吧。神秘的氛围笼罩着那栋房子,似乎有看不见的生物在向他招手。

百目鬼走进了院子的大门。

房屋空空荡荡,但整洁的布置告诉百目鬼,这里一定有人居住。他行走在长廊,脚步敲击木质地板,轻微的哒哒声不绝于耳。越是靠近客厅,他的心中越是升起一股隐秘的期待。好像先前十八年的梦境,皆为这一日所做。

百目鬼拉开了客厅的门。

“欢迎来到我的店。”

淡薄的烟雾缭绕,营造出变幻莫测的气质。那少年模样的人好像只慵懒的大猫,优雅地躺在沙发上歇息,微眯的眼在百目鬼身上停留一瞬,似笑非笑,华光流转。纤细白皙的脚踝裸露在空气中,却仿佛点在心尖。他的存在宛如虚妄的梦境,混沌易逝,却叫人沉溺其中,甘之如饴、食髓知味。

“你的愿望,是什么?”

百目鬼并没有回答。倒不如说,他根本没有听清店主的问话。心底的声音,正一遍遍地重复着,从最初的惊愕,越发温柔缱绻。

我找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