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同居30题

Chapter Text

罗槟和凌远第一次同眠共枕可以追溯到大学时代。作为校辩论队成员去外地比赛,两个人被打乱分到一间房——偏偏标间订满了,只剩一张大床。被褥倒是有两套,可两个洁癖谁也不愿意睡地板,看着接近两米的大床,两条竹竿一人窝着一床被子睡一边,宽敞得中间还能再塞一个。一起打过不少场比赛,交情说不上多深,但总也算熟识,两人随便聊了几句便睡沉了。

当晚凌远做了一整夜噩梦,一会是胸口被大石头压住无法呼吸,一会是腿被水草缠住动弹不得,再一会是被人掐着脖子快要窒息。凌远大汗淋漓地惊醒,天刚蒙蒙亮,他试着翻个身才发现了横在他身上的,罗槟的长胳膊长腿。什么大石头,什么水草,这家伙才是始作俑者。凌远暴躁得要打人,粗暴地把罗槟从他身上扒拉下来,扯着他耳朵大喊:“今晚——你睡——地铺——”
罗槟半梦半醒,眼睛还没睁开,嘴上的气势可是一点不少:“凭什么?!我交过住宿费了,有权睡床!”
凌远懒得和他废话,直接把人拍醒,指着自己身上横七竖八的红印子:“看见了啊,都是你干的好事。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睡地板,要么把你捆上睡床,你自己选。”

罗槟也不是好惹的,虽然自知理亏,但还是滔滔不绝和凌远掰扯了半小时,场面激烈程度不亚于辩论赛现场,最后俩人气呼呼地给领队老师打电话:我要换房间。

协调失败,领队老师把他俩训了一顿:“队友之间不知道团结!省点力气上场驳人家去,和同学吵什么吵?什么事不能克服克服!”

第二天罗槟洗完澡出来发现床上多了个玩具熊,他诧异地去看靠墙看书的凌远,对方眼睛都不抬:“我妹妹不知道什么时候塞我箱子里的,我觉得你可能比较需要。”

罗槟睡觉的时候总要抱着什么东西,不然就睡不踏实。小时候是大型毛绒玩具熊,长大了觉得男孩子在床上放毛绒玩具丢人,换成抱双人床的另一个枕头。知道他这个习惯的只有父母和姐姐,罗槟脸一红,好像被戳穿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拿过那个长毛小熊在手里拉扯:“谁跟你说我需要这玩意儿了……”

凌远抬眼:“哦,那你还是更喜欢把自己绑起来是吗。”

“好吧。”罗槟刮了刮鼻梁,把小熊扔在一边:“不过,你怎么知道的?”

凌远放下书和罗槟并排坐:“正常,我妹小时候就这样,我深受其害。”

“你是说我是你妹?”罗槟眯着眼看凌远。
“呵,我妹可比你可爱多了。”凌远撇嘴角。

“嘿凌远我今天就要缠死你……”
两个人在床上扭打成一团,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

 


凌远坐在床上翻一本相册,罗槟擦着头发走过来,“看什么呢?”

“咱们那年去打辩论赛拍的合影。”凌远指着饱和度过高的胶卷老照片,“你看,你那时候比我大三岁吧,才和我一般高。”

“我现在也比你大三岁,也和你一般高好吧。”
“那怎么一样,那阵儿我还长身体呢。”

“好好好,您说得对。别看了大院长,您日理万机的,早点睡哈。”
凌远没说话,合上相册躺好。

黑了灯,罗槟迷迷糊糊快要睡着之际,凌远清晰的气声送到耳边:“你还记不记得有一天我把你踢下床了。”

“嗯。”

“然后你居然18岁还在抱巨型毛绒玩具熊睡觉。”

“……嗯。”

“其实,我当时有点想笑。”

“嗯?”

“觉得你是个软蛋来着。”

软蛋在被子底下踹了凌远一脚。

“那个玩具熊是我上街现买的,欢欢才不会送我那么幼稚的东西。”

“那您可真是料事如神。”

“嗯,那必须。也不看是谁男人。当时我想,这家伙打辩论那么厉害,怎么……”

罗槟忽然手脚并用缠上凌远,用力而响亮地亲上他的嘴唇。

凌远动弹不得,也许是被缠的,也许是……
他不想动了,做罗槟的巨型毛绒玩具熊,也挺好。
凌远翻身,手搭上罗槟的腰。
壁灯柔软了黑夜,呼吸声在其间悠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