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凌李】礼物(ABO)

Work Text:

李熏然在清晨的阳光中醒来。

今天什么日子?他当然知道。

结婚一周年,怀孕三个月。

 

然而醒来之后凌远已经人去床空,手探过去,余温都见凉。

这又是一大早就到医院去了。

当医生家属是怎样一种体验?

随时做好在吃吃喝喝甚至爱爱的时候,一个电话就被打断的觉悟。才不管你能否尽兴,从人道主义角度来说,生命永远最重要。

李熏然讨厌电话,然而他永远不会要求凌远关机。

和领导结婚是怎样一种体验?

不管你多么早出晚归,对方永远比你更早出更晚归。喜欢编排并且掌控你的生活是领导职业病,你不接受领导就要治你,而且是各方面的,全方位的,不服不行。如果领导肯推掉应酬回家给你做顿热菜热饭,你要学会感激上苍,因为这是他表现爱的方式。

李熏然明白,所以他很知足,知足者常乐。

 

结婚一周年又怎样,本警官不矫情,有空补就好。李熏然想。

然而妊娠期间许多不便,比如不能随便撸串吃小龙虾,不能随意服用抑制剂。

因为这些都对小baby有害。

凌院长没少跟他唠叨,记性再差也会背了。

李熏然抻了个懒腰,歪头一看,咦,床头有张卡片。

 

“早安,亲爱的!结婚一周年快乐!

我给你准备了礼物,找到就是你的。

注:找到前禁食禁水。

爱你的凌远

3/10”

 

哈,老凌居然记得!李熏然开心地手舞足蹈,居然还用心准备了礼物,让我看看。

这是二人曾经玩过的一个游戏,凌远负责留下线索,李熏然凭借线索找到目标。好奇心旺盛的小猎犬开始寻找蛛丝马迹。

卡片翻来覆去地看。

没有什么异样,也没有特殊的标记。

等一下,今天确实是10月3日,日期的写法和老凌平时的习惯不一样。

他平时都是月份放前面的。

看着有些奇怪。

如果不是日期呢?李熏然托腮思考。

难道是车位?对!他们家楼下的车位是310来着。

哈!李熏然赶紧刷牙洗脸穿衣服,揣了手机就急吼吼冲到停车场。

车位号【310】确实是他们家的,考察了一圈,李熏然发现白漆刷的310的“1”上粘了什么东西。仔细一看,是医用白胶布。李熏然摇摇头。

老凌啊老凌,这明摆着就是你的手笔,也太明显了!简直拉低我的智商。

李熏然撕开胶布,从胶布上抠下一把银色小钥匙。型号是小型一字锁,上面刻着“江园101”。

李熏然对钥匙的所属再清楚不过,他和凌远晚饭后散步,经常会去不远处的公园——江园。这里有活水穿过,植被茂盛,被改造成公园绿地,也算是江市一景。晨练也会先在自助储物柜存放贵重物品之后,一起去跑一跑。而这把钥匙能开其中一个储物柜。

他徒步过去,走着走着,饿了,暗想凌远不让吃喝是什么鬼,饿着自己不要紧,再饿着小宝贝可就事大了。既然有人精心编排,他就按剧本往下走呗。

对不起我的宝贝,都是daddy不好,要怪你就要怪凌爸爸,不要怪然然爸爸,然然爸爸永远爱你!

李熏然抱歉地揉揉肚子。

晨练时间已过,公园里的人不是很多。他很快找到101号储物柜,钥匙一拧,锁果然开了。

里面是一张爱心卡片,写道,

“宝贝,饿了吧,再坚持一下,待会儿请你吃大餐。”

哈,有大餐,那我们就先忍忍。李熏然自言自语。再一看储物柜,还有两块钱硬币和门诊就医记录册。

凌远你也太抠门了!不知道多放点!我可是一分钱没带啊。李熏然腹诽。

等一下。

李熏然机警地发现门诊就医记录册并不是第一医院总部的的,而是杏林分部的。

杏林不是下个月才投入使用吗?他可从来没去那看过病。

但上面赫然印着“姓名:李熏然 性别:男 职业:警察……”

写的跟真的似的。

打开第一页,“妊娠12周 辅助检查:超声检查”

搞半天是要做B超啊。

结婚纪念日送B超检查也是够老干部的。

幸好早上没吃没喝,成功被编排了。

李熏然笑。2块钱正好够他从公园门口坐公交去医院。

 

李熏然发了条微信给凌远:B超吧?因垂死听。

凌远回了个:【笑脸】等你

李熏然庆幸三个月看不出肚子,没人给他让座,不然真的有点不好意思。
车到站。李熏然缓步走到杏林分部,大楼空荡荡,连前台都没。据凌远之前说,大楼建好要先晾着,有害气体不利于病患身体健康。李熏然闻了闻,现在的空气确实清新,杏林属于私营,面向非医保客户,条件要比第一医院好很多,乍一竟不像一个医院,仿佛某家高级会所。
李熏然按着院内的标示牌找到B超检查室,叩响了门。
“请进。”是他熟悉的声音。
“凌远!你可真够勤俭持家的,连出租都不让我坐。虐待孕妇!”李熏然扁嘴。
“低碳生活。”一身白衣的凌远缓缓站起来走近,给一脸嗔怪的患者一个绵长细腻的吻,吻得患者一点怨气都没了。
“早检查早了事,我快饿死了。”李熏然在凌远怀里,脸颊微红。
“今天可是一起看咱们的小宝贝的,不是么?”凌远低声在他耳边道。
这么一说挺有道理的,李熏然也激动起来,“也对哦!我也想看!”
凌远一手环着李熏然的腰,另一手轻巧地锁上了门,
“要认真、仔细看才行。”
李熏然总觉得凌远话里有话,敏锐的嗅觉捕捉到一缕类似消毒液的肃杀气息。
然而这并不是真的消毒液味道,而是凌远的信息素。

李熏然一直觉得凌远可能是天生的医生,信息素的味道都与医院消毒气味及其相似。
李熏然曾经抱怨过这味道闻多了都不敢上医院。
因为一闻到消毒水味儿就会莫名想到和凌远的各种不可描述。
凌远总是笑着说健健康康的上什么医院,家里有个医生小病直接在家治。

 

李熏然后颈的腺体被温柔地揉按,整个人被凌远按在检查台上亲吻,封闭的空间很快弥漫着凌远的信息素,让李熏然头脑发昏,身体发烫。
然而李熏然是一个没有信息素气味的人,以至于他在发情期到来之前都一直以为自己是Beta。
“老凌,我好像有点不对……”李熏然面色潮红,支支吾吾地说。
凌远用额头轻碰李熏然渗出薄汗的脑门,高挺的鼻梁抵了抵他的鼻子,手在他的逐渐硬挺下身按压了一下,道,
“嗯,初步诊断,是Alpha信息素诱发的孕期发情。”
李熏然道,“都是你害的吧!那还检不检查?”
凌远温柔地吻他的耳廓,气息喷在耳道内,道,“当然检查,相信医生,不碍事。”
“老不正经!”李熏然羞红了脸,道,“都怪你!”
“放心,我必须对我的病人负责呀,”凌远笑着吻他的双唇,“也必须对我的爱人负责。”
这一次的吻法比刚开始的吻要激烈得多,舌尖伸进口腔,与李熏然的舌头搅在一处,发出粘腻的声响。
“……唔……”
李熏然被吻得四肢无力,只觉心脏在胸腔内砰砰直跳。
凌远松开他的唇瓣,道,“恩,舌系带挺正常。”
假正经。
紧接着凌远的手隔着衬衣抚在李熏然的胸膛上,食指和中指在硬起的乳头上来回画圈,
“可能有点心律不齐。”
“滚。”李熏然羞赧地转过头去,任凌远把他上衣的扣子解开,露出渗着薄汗的大片肌肤。深褐色的乳尖已然硬挺,原本健硕的腹肌纹路因为妊娠的关系变得不那么明显,现在腹部随着呼吸起伏着,若隐若现的匀称线条显得格外美好。
“来我听听。”凌远把耳朵贴在李熏然温热的腹部,微痒的触感让李熏然打了个激灵。
“才三个月,我都没感觉他动过。”李熏然道。
“那是因为我不在,”凌远轻轻吻着他起伏的腹部,“爸爸来了,小宝贝自然开心啦。”
突然,李熏然觉得腹内抽动了一下。
“老凌!好像动了一下!”李熏然欣喜地叫。
“看吧,父子连心。”凌远道。
“切,那也是我跟他连着心。”李熏然撇撇嘴,这份功劳必须有他的份,“嘶——什么东西,好冰!”
腹部皮肤突然感到的凉意让李熏然打了个寒颤。
“别乱动,耦合剂。”凌远正给他的腹部涂上一层透明的润滑膏体,“马上给你看看我们的小宝贝长什么样。”
李熏然立刻老实了,任由凌远摆弄,他乖乖地躺着,静静端详凌远的面容,身穿白衣的凌远轮廓俊朗,美得像尊雕塑,特别是他工作时的样子,简直让人看得着迷。
“别看我,看屏幕。”凌远提醒李熏然。
原来在李熏然发呆的时候,凌远已经拿着探头在李熏然腹部轻轻按压起来。
李熏然侧过头去看显示器里的成像。
“这都是什么啊,黑压压一片,看不懂。”李熏然皱眉。
“我教你啊,你看,”凌远将探头移到一个合适的方位,指着屏幕道,“是不是可以看到一个小人形,这是头,这是身体。”
李熏然歪着头看,果然有个人形的影子,头占了身体体积的一半。
“头好大,像你。”李熏然煞有介事地评价。
“去!小婴儿这个时期头都是很大的。”凌远瞪他。
“哦……”李熏然点点头,“你家孩子格外大。”
凌远无奈地笑,转而认真地盯着图像观察孩子的发育情况。凌远握着探头在涂抹着光滑液体的小腹上游走,手肘无意间触碰到李熏然裤内硬挺的柱身,欲火在这有意无意的撩拨之下又重新烧了起来,无奈为了配合检查,只有忍着。
“嗯,小李警官身体不错,小宝贝发育正常。”凌远满意地笑。
“……哦,那就好……男孩女孩?”李熏然转过头不去看屏幕和凌远,尽量压抑着情欲,勉强保持着正常的对话。
“现在看不太清……是男是女我都爱。”凌远笑着俯视躺在检查台上的李熏然,显然是察觉到了爱人身体的微妙变化,却若无其事地道,“检查完了,咱们一会儿吃饭去?”
说完收起B超探头就要走,却一把被李熏然拉住。
“老凌……”李熏然闭着眼睛不去看他,眼角微微湿润,全身泛着异样的潮红,腹部还留有湿滑耦合剂没有干透,裤子更是被撑起了鼓胀的形状,样子格外诱人。
“怎么了,亲爱的。”凌远欺身上前,吻住李熏然的额头,一条腿有意无意地蹭着李熏然的双腿之间,让他舒服得微微颤抖起来。
“我……难受……”李熏然全身热得像烧红的炭火,若是他的信息素有气味,恐怕早已弥漫整个房间了。
“哪儿难受?”凌远明知故问,手轻柔地摩挲李熏然的小腹,问道,“是这里?”
李熏然羞赧地摇头,凌远知趣地将手向下移动,拢住撑起的硬挺稍稍用力,
“还是这里?”
李熏然难耐地叫出了声,空气中充满了凌远的气味,与李熏然的信息素融合于无形。
受孕三个月的Omega需要通过与标记他的Alpha交合来保证胎儿正常发育,李熏然在刚发现自己怀孕的时候做了功课,只是凌远工作繁忙,他也在担心找不到好的时机说出来。而凌远竟然一切都帮他安排得好好的,想到这里他不禁感到自己幸福得快要窒息。
李熏然用双腿轻蹭着凌远的腿,低低地唤道,“老凌……”
他的凌远,他的爱人。
衣衫尽去,上衣和裤子都被叠好安置在一旁的屏风之后。李熏然被赤裸地陈在检查台上,耦合剂有了另外的用途,被当做润滑涂抹在了李熏然的小腹和性器上,后穴渗出粘腻的透明液体,一张一阖的穴口在焦急等待着异物的进入。凌远还戴着手套,塑胶手套在穴口一进一出,温柔地做着扩张,带来与皮肤不同的异样触感,只轻轻按压体内的敏感点,让李熏然舒爽得直哆嗦。
李熏然喘着气,低声呻吟着,似是在催促凌远快些进入。
准备工作做足,凌远才把热烫的硬物缓慢地埋进了他的身体,甬道兴奋地将其夹紧,迫不及待地扭动腰肢,想要把它送入更深处。双方皆是一声满足的喟叹。李熏然身体状况特殊,凌远不敢有大动作,他有规律地轻柔抽送,粘腻饱和的体液在茎体的来回进出之下发出清晰的水声,让李熏然既羞又臊。
凌远怕压着他会对胎儿不利,便只是以站立的姿势固定住他的腰,一下一下有规律的顶弄。李熏然被弄得眼眶泛红,湿润的眼睛起了一道雾,很快化成了泪水在一顶一送之间被震落,消失于发间。
“熏然,熏然……”被欲浪冲刷的迷蒙之间,他听到凌远呼唤自己,睁眼望去,凌远不知什么时候又拿起B超探头,在熏然的小腹上游移起来,本就涂了耦合剂的小腹又粘了些性器渗出的粘液,在光滑探头的来回揉动下激起一波又一波的麻痒。
凌远温和地笑,继续道,“熏然,看屏幕。”
李熏然闻声望去,屏幕上赫然印着凌远粗长的柱身正在自己的体内来回动作。硕大的前端形状美好,正在自己的腹中来回摩挲。
不看则已。这一看,李熏然登时羞愧地收紧了肠壁,这舒爽的挤压让凌远险些缴械,他稳住自己,镇定地道,
“熏然,深呼吸,别紧张。”
李熏然听凌远的话颤抖着做深呼吸,后穴的动作一直缓慢,前端肿胀着冒着前液,却一直没有到达顶峰。与此同时另一种难耐的感觉却让李熏然更加纠结。
“老凌……”李熏然叫他。
“怎么了宝贝儿?”
“我想……小便……”
后面两个字低得几乎听不到,凌远意会,伸手揉了揉他小腹见肿胀的性器,李熏然颤抖着低声呻吟起来。他从早上起来之后就没去过厕所,后来一时兴奋竟给忘记了,此时有尿意也是意料之中。
凌远从检查台边抽出一截导尿管,柔声道,“亲爱的,在这尿出来,没事。”
柔韧的导管划过铃口,凌远一手牢牢固定着性器,另一手轻而稳地将导管插入尿道。导管一头连着李熏然,一头连着尿袋。凌远用了些力道顶弄了一下,在前后两端的刺激之下,李熏然高叫一声,淡黄透明的尿液顺着导管徐徐流出,缓慢地充盈了小半袋温热液体。双腿兴奋地圈紧了凌远的后腰,快感延伸到脚趾使其蜷缩起来。
尽管凌远是医生,这种事情应是司空见惯了的。然而对于李熏然来说,当着自己的爱人排尿尚属头一回。他双手捂住面颊,羞愧得难以直视凌远。后穴也因排泄而兴奋得颤抖着收缩,甬道主动地刮蹭凌远的粗长的柱身,李熏然能清楚地感觉到凌远在自己的体内迅速搏动着胀大。
“唔……”
随着凌远将导尿管缓缓抽出,李熏然咬着牙闷哼了一声,凌远再次谨慎而有力地抽送起来。
“乖,亲爱的,叫出来。”凌远坚定的口吻胜似命令,冠头找准了内腔的入口,猛力一送顶了进去。
“啊——”李熏然难以抑制地放声叫了出来,结在体内缓缓生成,阴茎骨在隐秘之处撑开,牢牢卡住内腔口,冠头被腔内滚烫而狭窄的空间嘬得几欲射精。
凌远扣紧李熏然的腰身,道,“亲爱的,我们一起。”
李熏然牢牢攥紧了凌远的手,凌远在内腔里又顶送了几次,射出股股精液。与此同时,浓稠的白浊也从李熏然的前端喷薄而出,一股一股的精液顺着柱体流下,侃侃洒在他的小腹上,溅在凌远的白衣上,好一会儿才停。
他们保持着交合的姿势,相互依偎着待了一会儿,凌远亲吻着李熏然的唇瓣、耳畔和后颈,直到结褪去。李熏然的肚子适时咕咕地叫了起来,惹得凌远噗嗤笑出了声。
“怎么?还没吃饱?”凌远调笑。
今天真是能丢的人都丢尽了。李熏然无奈地想。
凌远很快清理了两人,B超室整洁如新,又把衣服给李熏然穿好。
“早上就没吃饭吧,走,我带你去吃大餐。”
李熏然噘着嘴道,“真快饿死我们父子俩了。”
凌远心疼地摸摸李熏然的肚子,“那我可负担不起,一尸两命啊。”
“我觉得现在能吃下一头牛。”恢复元气的李熏然开始打哈哈。
“牛咱们不吃了,江园旁边有家鸽子汤不错,咱们去那儿试试?”凌远脱了工作服,挽着李熏然朝外走。
“好呀好呀!”

+++

晚上吃饱喝足,两人牵着手,在月色中的江园散步。

“老凌,你白天的戏码太老土了。下次咱们玩点儿高智商的好不好?”

“小兔崽子嫌我老土,下次不陪你玩了。”

“好了好了,不嫌弃你了,你最好了。”

“这还差不多。”

“老凌。”

“嗯?”

“一周年快乐呀。”

“你快乐我就快乐。”

“我爱你。”

“我也是。”

 

上次他们这么玩的时候还是一年前的今天,李熏然在他们经常约会的这个公园里的某棵树底下挖出了一枚戒指。

还没等李熏然反应过来,凌远已经走到他身旁,单膝下跪,说的是,

“熏然,和我结婚好吗?”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