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黑花】《赌注》58.

Work Text:

 

 

“你说什么?” 黑瞎子的语气是明显的危险信号,那种感觉让解雨臣下意识就想逃离。有那么一瞬间,他怕自己今天就真的被他干死在这个地方。

 

断断续续的话语被解雨臣压在喉口,终究是在黑瞎子那挺动的劲腰下败阵。

 

一步错,步步错。这种道理解雨臣没想到也能被应用在性爱上。他胡乱低吟着拒绝的话语,身体忍不住地往前爬去,再怎样努力,他也只是让手肘往前撑了几寸。

 

黑瞎子放开了对他手腕的桎梏,正紧紧箍住他的腰,将他整个身体控制笼罩在他的胯下。然后深深地顶进去,感受那里头的温软。

 

在后穴内敏感点又被剐蹭着紧缩的时候,解雨臣放弃了挣扎。他只觉得下身已然不在他可以控制的范畴,准确来讲整个身体都不再属于他个人。这样的意识一旦升起萌芽,就如同陷入沼泽似的将他淹没。

 

他越是抗拒,陷入得就越深。

 

解雨臣有些意识模糊地理解到黑瞎子开始这段支配关系的目的。因为他再怎么挣扎或是求饶,最终能控制他的只有黑瞎子一个人。

 

小腿肌肉像是抽筋了,一阵阵的泛着疼痛,却丝毫影响不到解雨臣后穴的紧咬。他抽声软瘫下去,察觉到黑瞎子的手贴到他的小腿肚上,正顺着肌理按摩过去。

 

“嗯.....哼嗯.........轻..轻点.....啊.........” 解雨臣额头抵住地毯,双手紧握成拳。

 

本来疼痛的地方被彻底的酸软征服,倒是像极了他体内高潮过度的腺体。那里已经无法再承受多余的触碰,然而黑瞎子仍然毫不留力地往里顶撞抽送。

 

解雨臣想射,他控制不了后面敏感被这样快速顶弄所带来的窒息性的强制快感。

 

他下身的皮筋早就被解下,性器前端挂着银丝似的白色淫液,分辨不出这是他刚射的还是他现在正往外溢的。

 

他的眼角被泪水模糊,早就看不清所有的光景。这太多了,这种性快感对他来说已经溢出他的承受极限。自从黑瞎子解开他的束缚,他认为那人的欲望每每往自己身体里顶一下,他就在射出身体里最后一滴精液。

 

下身又酸又软,身体内部还被异样的舒爽填满。

 

这种逼迫他到极限的动作从未停止,甚至更盛。黑瞎子俯身过去,吻落在解雨臣耸动的蝴蝶骨上。

 

完全压迫的姿势带着黑瞎子的性器往更里处走,解雨臣塌着腰才能配合他先生的动作。他想配合,很快就发现自己根本无法配合。只因黑瞎子捉住他的手,压在了他的脸附近。

 

解雨臣睁眼就能望见黑瞎子的手是如何压迫在他的手掌之上。视觉的感知总是要让心理将那种无意识的想法无限加深。

 

他试着晃动屁股,换来的却是更有力的撞击。

 

黑瞎子不碰他的下身,不抚慰他身上其他任何敏感的地方。解雨臣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难受还是舒服,兴许他正处在两者交替的边缘。他的大脑一片混沌,连话都说不清楚。

 

在后穴口被操干到红肿的时候,解雨臣耸着身子扭动就哭出声。

 

“没....啊.....真的....没..没有了.....啊......” 

 

他以为黑瞎子的目的是要把他榨干,让他射完体内的存余所有。现在看来显然这不是黑瞎子的目的,他身后那样的硬挺不但没有停下,倒是动得越来越快。

 

肉头剐着他的敏感操进去,深度和力度都逼得解雨臣有些走投无路。安全词却还是没有被喊出口。

 

解雨臣不想说,不愿意破坏黑瞎子给予他的这层安全感。

 

黑瞎子清楚人体生理构造,了解解雨臣的身体。他所做的任何事都一定在解雨臣的身体承受范围之内,安全词给予的,只是他心理承受范围的一个防护。

 

解雨臣颤抖着感觉到下身又胀又疼,高潮后的他极力忍住那种往外释放的欲望。他已经射不出什么了,稀薄的精液在几分钟前就滴滴答答地落在浴巾上。

 

这时候要他射什么出来,那只能是......。

 

“解雨臣,别怕” 黑瞎子凑在他的耳边,故意唤了他的全名。

 

这种精神都快要崩溃的敏感边缘,解雨臣脆弱得就像能瞬间飘散在风里。黑瞎子抓住了他,明明确确地告知他自己的存在。他选择用这个后入姿势操解雨臣的原因也是希望在有限的范围内给他最真实的相贴感受。

 

“放松点 ” 黑瞎子告诉他,正试着往他那不堪承受的地方多用几分力道,解雨臣的呻吟立刻变调,沾着哭腔呼喊出来。

 

那里实在是经不住了,解雨臣哭喘着趴在那,任由他身上的人操干。被压迫的身体,被过度开发的情欲,交缠在一起的恐惧最终都被黑瞎子一一抚平。

 

“别这么忍着 ” 

 

黑瞎子的手摸到了他的胸前,单指一挑就把那乳夹放开。血液涌动的刺痒伴随阵阵疼痛,他还没反应过来,黑瞎子的指头就摁揉在那上头,掐得他一下就慌了神。

 

下身的释放欲望再也忍不住,解雨臣死咬着嘴唇呜呜咽咽地呻吟,他感觉到体内那种欲望的破茧而出。黑瞎子亲咬他的耳垂,虽是命令,语气却温柔下来。

 

“乖,射出来 ”

 

他的话音刚落,解雨臣整个人的背都拱起,快感正在他全身冲刷过去。他浑身打着摆子呜咽起来,下身淡黄的液体终是忍不住释放出来,喷射在浴巾上。

 

“啊...!啊....哈啊.......” 他已经没什么力气反抗,只好在黑瞎子的命令下跟随身体最原始的欲望,把那些另他羞耻到极点的液体射出去。

 

黑瞎子把控这种节奏非常精准,他知道解雨臣在何时会处于边缘。在这种极端紧缩的高潮之后,黑瞎子快速往深处干了几下就粗喘着射进解雨臣的身体。

 

被黑瞎子操到射尿,这是解雨臣从来都不会想到的事。

 

然而现在这就是事实,下身那一片湿润都在向他彰显他是如何败在黑瞎子身下的。终于被满足的身体开始餍足,困意在高潮以后几乎是立刻就缠住他。

 

解雨臣紧闭住眼睛,意识正将他拖进黑暗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