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凌赵/庄季】瞧你那熊样儿(完)

Work Text:

“你们家这个孩子……胃口真的好。”庄恕看着某刚满三岁的小男孩独自唏哩呼噜地喝完一大碗肉粥时,相当由衷地感叹到。另一边赵启平毫无形象地独自啃着一只烧鸡,满不在乎地说:“估计是在我肚子里被老凌饿出PTSD了——鹰嘴豆啊,芹菜啊,你想想!我们两个食肉动物,再怎么不济也不能生出只吃鹰嘴豆的孩子吧!”

庄恕偷眼看看自己的女儿——一头柔顺黑发的小姑娘正坐在他黑豹爹爹的怀里,两人一起啃羊蝎子呢。中年养生的北极狼默默咽下一口土豆泥,直觉觉得自家闺女和凌赵家的小子,应该都不是什么善茬儿。

事实证明庄医生的这个直觉还是十分准确的,啃完羊蝎子的转天小姑娘就闹胃口不舒服。季白以为是炖肉的汤放了辣椒,刺激了孩子的肠胃,十分愧疚地变回原生形态,用温暖的爪子帮小姑娘按揉肚皮。庄恕于是也歇在了女儿的床边,一狼一豹用原始的方式卧在生病的幼儿身边照顾她,没想到转天早晨小姑娘就不见了,最先醒来的庄医生大惊失色,连忙用爪子推醒了季队长,季队长一脸迷茫地翻了个身,一个毛绒绒的玩意儿就从黑豹子肚皮底下钻了出来,动来动去的触感把季白自己也吓了一跳。

“这个东西是……”庄恕目瞪口呆,口干舌燥,感觉眼前一片漆黑。

“唔……赵寒什么时候生孩子了?怎么孩子还在我肚皮底下,给他打个电话让他……诶,等等???”季黑豹揉揉眼睛,蹭地一下跳起来:“雪豹?!?!这是我们的孩子?!?!?!?!?!”

 

季队长的挚友,Beta赵寒,一下子成了“隔壁老赵”——虽然大家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造化弄人,庄恕仍然气得三天没理赵寒。

“其实还是挺科学的,老庄,你看你是北极狼,季白是黑豹,你们生出一只白底黑花儿的雪豹这多正常啊多正常……”小赵狐狸和凌白熊轮番来劝他,试图说服他相信科学,更要相信除了你没人能搞得了季黑豹。可庄恕仍是气鼓鼓的,拖着条尾巴烦躁地在屋里走来走去:“那这么说的话,你们儿子要是分化成北极狼也是很科学的嘛!”

眼看气氛剑拔弩张,Alpha凌白熊的信息素不知不觉地释放出来,庄二狼不甘示弱地抖抖毛迎击。忽然屋里传来一声豹子吼:“老庄!滚滚要玩儿抓老鼠!”庄二狼立马咧嘴吐舌头,颠颠地应了句“来啦”,转身摇着大尾巴赶回了屋里。

 

“隔壁老赵”事件其实并未对狼豹夫夫造成什么实质上的影响,但却给小赵狐狸敲响了警钟。赵启平开始隔三差五地让凌远变回原生形态陪伴自家宝宝,并信誓旦旦地翻着八卦杂志和占星预测书说:“咱们的孩子一定是只北极熊!老凌你多让他看看你那熊样儿,看多了他就知道该怎么变了!”

凌远哭笑不得又有些吃味地安抚着自家陷入执念的omega,释放着信息素试图让他安定下来。望子成熊的小赵狐狸坚持不变成兽化状态,撑着人形窝在北极熊怀里,还迷迷糊糊地念叨:“在北北分化之前都不要让他见老庄……”

话说起来他们家儿子的名字也起得十分坎坷,为了让儿子的名字带上父亲们的北极元素,凌赵二人列出了包括“凌双北”“凌两极”等等的,能气晕语文老师的名字。最后还是医疗队里语文学的最好的程兔子给他们提了个合理化建议——凌北寒,听起来又冷又酷又冷酷,一熊一狐于是欣然接受,给儿子起小名叫北北。

“你也不要太执念了。”凌白熊以巨大的原生形态模样横亘在床上,舔着爱人的脖子安慰他,“难道北北分化成其他动物你就不爱他了吗?你这样天天念叨着北极熊北极熊的,会给他压力的。”

“那我也是……也是为了你嘛……”小赵医生心里早就被说服,可是面上还是扁着嘴,抱着凌白熊的大脑袋,“在你小时候被人欺负的时候我没能保护你,所以我就想生一个跟你一模一样的宝贝,然后好好爱他……”

Alpha哪还能等到他把话说完,一个熊抱就把omega压到了身下。可怜的赵狐狸艰难地乱挥着胳膊腿:“唔唔……老凌!北北还在,你……”

 

凌远嘴上开解着赵启平,实则心里也十分矛盾,一方面十分期待自己家的孩子是个真正的、健康的白熊宝贝,另一方面却害怕,自己带有缺陷的基因会遗传给孩子。小北北到了该上幼儿园的年纪时,他所担忧的状况便慢慢地浮现了出来——他比别的孩子说话晚,走路晚,肢体运动能力更比庄季家的小姑娘差了许多。别的孩子都能满地跑了,他独自走路时还是摇摇晃晃的,像只小企鹅。

“他跟我一模一样,平平,怎么办。”白熊远感觉自己焦虑得要爆炸了,踩着平底锅一样的大脚掌在屋里烦躁地走来走去,“他会被同学嘲笑,会被老师看不起,会自卑,会不敢跟别人交朋友——他可能到十几岁都没法控制自己的转变,怎么办平平,我……也许我就不该生孩子……”

这回换成赵启平抱着北极熊的大头又亲又搂地安慰,还翻了许许多多珍稀血统的相关资料,耐心地捋着他的毛告诉他,这只是因为北极熊生命周期比一般食肉哺乳动物要长一些,代谢要慢一些,所以他们的宝宝很有可能跟凌远一样,只是发育缓慢,但长大了却是个天才呢。

而为了让小北北在幼儿园里也能开开心心的不受同学欺负,赵狐狸也策划了一出他筹谋已久的活动——即,在开学当天举家变成兽化形态,甚至拉上季白和赵寒,浩浩荡荡排成一个小方阵,簇拥着自家儿子去上学。每一个见到一位家长和老师,小赵医生就要煞有介事地介绍一遍:这是我家儿子,叫北北;这个站起来比房顶还高的是他爸爸,技能是手撕煤气罐;这个长得像白萨摩的是他二叔,鼻子特别好使谁动了我家儿子一根毛儿他一闻就知道;这是他二婶儿,虽然黑了点儿,但是平常抓个鳄鱼玩儿还是不成问题的;这是他二婶儿的兄弟,也就三百来斤的咬合力,是我们家脾气最好的一个了……

介绍完之后全家的熊狼狐豹会在小赵医生的指挥下统一露出一个友善的“微笑”,鞠躬三十度角,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在威胁别人:“请您多多关照!!!”

 

在这样的“关照”下,小北北的生长环境可谓是非常和谐友善爱满人间了。所有小朋友都抢着跟小北北做朋友,偶尔还会有人憧憬地问:“你爸爸真的是北极熊吗?我们可以玩玩儿他的尾巴吗?

“不可以!”小朋友们的“非分”要求被赵狐狸一口回绝,“老凌只能我一个人玩儿!!!”

不过自家孩子毕竟不是“别人”,每天晚上,凌远还是照例变成原生形态卧在床上,由着儿子和赵小狐狸在他身上爬来爬去地躲猫猫。反正北极熊皮糙肉厚,两只小动物的那点劲儿跟挠痒痒没什么区别。有时玩儿得累了,小狐狸和小男孩就一起窝在大白熊怀里睡了,这会儿凌远就颇有些左牵黄右擎苍的架势,两只熊掌一边一个地被抱着,动哪边都很是舍不得。

而小北北那万众期待的转变,是跟另一个重磅消息一起砸进凌家的。

那是一个夏天的夜晚,而赵小狐狸正在经历每个omega每个月都会自然发生的,那个什么期。为了平稳度过这一时期,他们直接让庄恕和季白去接走了儿子,两人于是肆无忌惮地一路从客厅滚到卧室,又从卧室折腾到阳台。

正在alpha要顶进内腔口的时候,赵狐狸忽然感觉到一丝异样——具体什么异样也说不上来,总之他突然之间就停了下来,还迫使他身后正踩油门狂飙的凌远来了个急刹车。Omega北极狐摸着自己的小腹,皱着眉头轻轻地揉着:“老凌,我好像吃坏东西了……”

“没事没事,那我们不做了,歇一会儿。”凌远向来把小狐狸当绝世珍宝一样疼,说刹车就刹车,一点都不带含糊的。小赵医生弓着身子缓了一会儿,忽然想到什么似的眨眨眼:“老凌,咱们还有……那个什么吗?”

“哪个什么?”凌远瞪大眼睛一脸纯真地看着他,“胃药?止泻药?你等等我帮你找找……”

“哎,不是,那个……”赵狐狸急得要去拦他,客厅里凌远的手机响了,凌远赶紧跑出去接。赵启平下床拉开床头柜抽屉翻翻找找,然后冲进洗手间……

“什么?!”

“什么?!?!”

两人不约而同地惊叫出声,凌远从客厅举着电话跑进卧室,赵启平从洗手间里跑出来,两人四目相对,僵持片刻,感觉已经隐隐猜到了对方要说的事实。

“我们的儿子……”最后还是凌白熊先讷讷地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分化了,是……北极熊……”

赵启平无声地晃了晃手里那两道杠的试纸条:“我们……好像……又来了一个……”

 

“说好的大型食肉动物繁衍率低呢?说好的越大越低呢?!骗人,概率学都是骗人的!”刚从照顾上一个宝宝的生活中缓过来步入正轨的赵狐狸愤愤道,“大么,就大得不得了!低?哪儿低了?!一中还就是俩!!!”

另一边,凌白熊拿着刚出的b超检查单,喜滋滋地差点要飘上房顶把检查单裱起来:“所以说啊这个做事有效率的人真是表现在各个方面,有了北北之后这才几次啊?咱就中了,中了还不说,还俩!”

“那是我的种族天赋!”赵启平气鼓鼓地坐在沙发上,对自己这奇怪的“天赋”真是又爱又恨。正摸着这过于争气的肚子,就听门铃响了一声,一开门,庄恕季白一家三口,抱着已经分化成小北极熊、但还没法控制自己转变的北北,走了进来。

“哎哟,我的宝宝……”赵启平一看见白白软软的小北极熊,心都要化成水了,连忙接过来搂在怀里又抱又亲。庄季的雪豹女儿一见凌远就扑了上来,奶声奶气地撒娇道:“凌伯伯!玩大熊!”

凌远十分好脾气地亲了亲小姑娘的额头,趴在客厅的地板上转化成原生形态,任小雪豹和小白熊在上面爬来滚去。小北极熊对兽化形态的父亲异常亲近,凌远护崽的本能也被激发出来,怜爱地舔舐着自己的宝宝,把他从头到脚都整理干净。

季黑豹眉头一皱,甩甩脖子转化成原生形态,张开大嘴把自己的闺女从凌远身上叼出来,宽大带刺的舌头不由分说地舔了小豹子一脸。猫科动物神经质般的领地意识促使他把自己的女儿上上下下都蹭上了自己的味道,才放心地把小姑娘又放回去,带着一身不好惹的豹子味儿,跟北北继续一起玩儿。

“我说三儿,你也太……唔!”庄二狼刚想开口劝劝自家豹子,却被季白不由分说地按住肩膀也舔了一脸。庄恕享受着这略显粗鲁的宣示主权行为,抱住他使劲蹭了蹭,直到自己一脸黏糊糊的口水:”好啦,满意啦?“

“可以了可以了……”怀孕中的omega对气味异常敏感,皱起鼻子来抗议过于浓重的猫科味道出现在自己家里,“你们俩回家慢慢舔去不好吗?要是不方便的话滚滚可以留在我们家里,你们尽管去过二人世界!”

庄二狼正有此意,眨着眼睛疯狂点头:“滚滚也大了也喜欢跟小朋友玩儿了也该有个弟弟妹妹了……”

季黑豹动动耳朵,转过头来用绿幽幽的眸子看着他。

“呃……我,我是说……”庄白狼疯狂挠头望天看地板,“我是说平平的孩子生出来也可以跟滚滚玩儿……”

“你管谁叫平平!”一熊一豹的怒吼吓得小熊和小豹子都钻进了凌远厚厚的肚皮下,庄二狼瞬间哑火,一米八的气场坍缩到无法计量:“我,我是说……哎哎哎季白别咬……”

白熊远坐起来,一爪圈着自家小狐狸,一爪圈着两只小崽子,对季黑豹做了个“放心”的爪势。大黑豹子于是抖抖毛,爪子轻轻拍了拍庄恕的肩膀,“走了,我们回家再说。”

“凌伯伯……”北极熊怀里的小豹子露出小小的脑袋来,目送着自己的两位爸爸跟她道别离去,用圆圆的眼睛看着大白熊,好奇地问,“我爹地为什么这么怕我爸爸呀?他打不过他吗?”

“这是爱。”大白熊用鼻子轻轻碰了碰小姑娘毛绒绒的脑门,“就像我也‘怕’你赵叔叔一样,不是打不过,是爱他。”

说着,大白熊又转过头去,在自家omega的脸上温柔地舔了两下。小赵医生盒盒笑着抱住大熊的脑袋,张嘴轻轻咬了一口:“爱什么爱,当着孩子们也不嫌害臊……”

存在感稀薄的小北极熊奋力从爸爸的怀抱里挣脱出来,揪着毛爬上北极熊宽厚的背,翻过肩膀,努力挤到两个爸爸的怀抱中间,博取着家长们的注意力。热情好动的雪豹小姑娘还沉浸在刚才的问题里,不管不顾地一跃而上,一口把熊崽子从上面拖下来,两眼放光地以此类推道:“所以幼儿园的小朋友们都爱我,对吗?”

身体发育缓慢但智商实则牛逼的小白熊咕咚一声摔在大白熊的肚子上,无奈地爬起来慢吞吞地说了一句:“不,他们只是单纯打不过你……”

北极熊一爪子拍在自己脑门子上——自家儿子这个直男基因是到底是随了谁!从小撩妹无数从不失手的赵狐狸更是恨铁不成钢,一巴掌揉在小熊崽子的后脑勺上:“你呀你,瞧你那熊样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