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龙嘎|帅气房东俏租客31】

Work Text:

「唔…」被大手捏住性器的阿云嘎带着鼻音发出一声愉悦的喘。
「嘎子,嘎子。」郑云龙在耳侧温柔地吻着,手上的力度却加大了些。
「变…变态。」阿云嘎转过身来面对郑云龙侧躺,揉了几下眼睛却没睁开,只是娇娇地吐出抱怨后嘟起嘴巴,又补了一句,「大变态。」
「你不就喜欢老公对你变态点吗?而且小逼含着我给你的玩具到现在,是真的真的很想被老公操吧?宝贝你说我是大变态,那你就是…」郑云龙吻上他的唇,骨节分明的两指伸进小穴里夹起跳蛋,带出一波淫水,也让小嘎下半身开始抖个不停。郑云龙用鼻尖蹭着他的脸,一字一顿地念出给骚兔子取的新昵称——「小、变、态~」
「渴,想喝水。」阿云嘎没理他,只像没手一样张着小嘴想让郑云龙喂,见对方没有反应,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兔唇,表示他真的渴了。
那两瓣粉唇像镀了一层水膜,在白炽灯下闪闪发亮。郑云龙看着床上的漂亮兔子,不自觉地抖动喉结吞了吞口水,觉得自己现在也被这兔子精撩得好渴。
而且,这鬼天气真他妈热。
房间里没有空调,一台落地扇的风力完全不能吹散两个年轻小伙身上的燥热。而且郑云龙本就怕热,加上情欲的折磨,他现在浑身都湿透了。阿云嘎也不好受,原先适应了跳蛋在体内的蠕动,半睡半醒中还觉得舒服,现在玩具被无情抽离,后穴的空虚和郑云龙迟迟不进来操弄自己的磨叽让他忍得难受。
实在是非常难受。
「大龙…」阿云嘎起身跪坐到郑云龙大腿上,左右扭着腰用小穴去吸他的鸡儿。郑云龙被他突如其来的主动吓了一跳,反而推开他说不行嘎子我们这样做下去会中暑的。
「可是…我痒…小骚逼…想吃大龙鸡巴…」与郑云龙坦诚相见过一次的小嘎也在情欲面前也丢掉了矜持,直接放开了骚。现在轮到郑云龙脸红了。
「别,嘎子我们还是…」话还没讲完,郑云龙就被阿云嘎咬住下唇胡乱地舌吻,那只兔子还抓着他的手揉捏自己的胸。
这还是兔子第一次主动吻自己,郑云龙想。
欲火焚身的阿云嘎拽着郑云龙的手伸进自己的内裤,那里已经泥泞一片,被淫水浸透的下身衣物让人不忍直视。
郑云龙怕这样下去自己会控制不住,赶紧起身把兔子抱回床上躺平,给他倒了杯凉水让他喝着冷静冷静,安慰小嘎说老婆家里太热我们出去做。
小嘎下意识以为大龙说的是野战,一口水差点从嘴里喷出来。郑云龙被小嘎的可爱逗笑了,连忙帮他擦干嘴角的水说不是,我的意思是咱俩出去开房。
「但是我有个请求。」郑云龙跟小兔子眨眨眼,神秘兮兮地说道。
「什么?」
「我想让你穿上这套衣服。」说着,郑云龙从门口拎回一个纸盒,阿云嘎打开盒子一看,里面是叠放整齐的一套JK制服。
「店家已经帮忙消毒过,可以直接穿,里面还有内衣内裤也请老婆穿上。」郑云龙眯着眼笑道。
阿云嘎眼睛都瞪圆了,郑云龙居然恶趣味到让自己穿着女装跟他做。
「不过还挺有情趣的。」注重仪式感的小嘎内心默默想,其实自己还感觉有些开心。
「我…可以穿,但,但是我有点担心…」小嘎有些扭捏地低下头,手指打着圈圈跟郑云龙说。
「担心什么?」
「虽然我不是什么明星,但也算个公众人物,如果被拍到半夜穿着女装去开房,对单位影响不好哒。」小嘎提出了自己的顾虑。
「没事儿,你就只管穿上去,接下来的事儿我会搞定。」郑云龙拍拍胸脯道。
「真的吗?」
「真的,你信我。」
「那你出去,我要换衣服。」
「咋还这么羞涩?」
「滚,不出去我就不换了。」
「好好好…你快点换,我等不及了。」
光是想想小嘎穿女装的样子,郑云龙就硬得发懵,就算兔子说话态度越来越差那又怎样,只要肯乖乖听话被老子操,让自己叫他奶奶都行。

但郑云龙没想到穿上兔子穿上JK制服的样子是这样的绝色。
小嘎推开房门的时候郑云龙正站在门口低着头吸烟,所以率先映入眼帘的是那两条被性感的黑丝袜包裹住的玉腿。视线从细长的小腿移至肥软的大腿根,然后在超短裙上停留了许久。
穿上百褶裙的阿云嘎太性感了,小裙子刚好遮住了最骚的地方,能感觉被丁字裤束缚住的鸡巴在里面高亢地勃动,被小绳摩擦的穴口在淫荡地吞吐收缩。挺翘的屁屁撑出了一大片布料,让原本就极短的小裙子显露出更多情色的画面。
上身是露脐的水手服,布料没有很好,或者生产商特意用了最薄最透的棉涤料子,让人轻易就能看见里面黑色的蕾丝胸衣。
「操,真辣。」郑云龙灭了烟,随手拿过一件长衣盖住兔子就往外走,毕竟他也没有大方到让旁人也来观赏自己漂亮老婆的地步。
况且这是让所有男的都鸡儿梆硬的短款JK制服。

在大街上被郑云龙裹着走的时候,阿云嘎低着头不敢看四周,尽管天色已晚,但依然有许多觅食的野猫,不论是人,还是小动物。
朦胧夜色下被霓虹笼罩的魔都更加变幻莫测,这让俩人都有了些许偷情的刺激感。
如果家里妹妹半夜起来,想找哥哥,却发现两人失踪的话,他们该怎么解释呢?
或许他们可以说是出去夜跑,如果这个谎话妹妹能信的话。
其实这也不算谎,两人想。虽然不是跑步,但也是能疯狂燃烧卡路里的剧烈运动。

到了酒店,郑云龙熟练地拿出身份证开房。开房时片区派出所规定要采集人相进行登记,郑云龙也很配合。
只是…这根正苗红的兔子不行。
缩在郑云龙怀里的阿云嘎戴着长衣上的帽子,前台的服务生看不清他的容貌,只觉得是个身材高挑的女模特。
服务生示意也要看小嘎的身份证并且采集照片,郑云龙跟那服务生比了个手势,由八谈到五,最后定到三,拿过房卡的时候,卡片下遮住的300块钱也被服务生踹进了兜里。
服务生给他们开了大床房,但只登记了一个人。
「biang的,几年没来,物价上涨这么多。」郑云龙愤愤不平,但看了眼抱着怀里的美兔子,心情马上就好了许多。

房间在15楼,电梯动得很慢,但在密闭的空间里两人都忍不住情动了,于是也没管上边闪着红光的摄像头,就在电梯里开始疯狂地接吻。
终于摸到了目的地,阿云嘎接过对方手里的房卡一插上,郑云龙就随手锁了门,两人相当默契,动作一气呵成。
郑云龙抱起阿云嘎走到房间,由兔子的臀腿摸到私处,小嘎难耐地叫了一声骚,差点让郑云龙喷出鼻血来。
兔子精被放在梳妆镜前干,郑云龙用三张椅子凑成一张临时的合欢床,自己抱着兔子坐在一张短沙发上,然后把小嘎的双腿各放在一条椅子上撑开,短裙下的绝美风景被尽数展现。
郑云龙一手钻进蕾丝内衣,揉捏小嘎已经半硬得乳尖,一手伸进黑丝和丁字裤,拿掌心玩弄两颗柔软的卵蛋,又用两指抠挖娇嫩的肉穴。胆怯的小兔子偏过头去不敢看自己被羞辱的耻样,郑云龙就用尖牙咬着耳垂叫他乖乖听话。
「啊、啊啊…大龙哥哥…」小嘎下意识呼喊的时候郑云龙还在专心指奸着怀里的美人,等被喊了好几声哥哥后郑云龙才反应过来兔子是在跟自己求饶。
「怎么了?嘎嘎妹妹?」郑云龙捧过小嘎的脸来吻,直到把他亲得恍惚,眼里闪出情欲的泪才问。
「嘎嘎…想让龙龙哥哥用鸡巴操操我…好不好嘛…」撒起娇来的小嘎在郑云龙眼里,或许比可爱的朵朵妹妹更胜一筹。
「不好。」郑云龙突然变成郑会龙,故意逗他。
「为什么嘛~嘎嘎都乖乖穿上哥哥给的衣服了…哥哥为什么不帮帮嘎嘎的小骚穴解解渴嘛~呜呜嘎嘎要吃龙龙哥哥的大鸡巴,现在就要嘛~~~」小嘎软在郑云龙胸口,上身被反关节钳住的他只能在椅子上晃着直长的双腿撒泼。
「乖宝,你就这么喜欢你龙哥的东西吗?再这么下去,你出差的时候怎么办?也要对着哥哥鸡巴的照片发骚吗?」郑云龙知道阿云嘎手机里藏了偷拍自己鸡儿的照片,只是憋到现在才说。
「……」阿云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露出一个无比淫荡的笑,「以后嘎嘎在家,想天天含着哥哥的鸡巴睡…出差也要看着哥哥的鸡巴自慰到射出来…」
「你确定?」现在的郑云龙无比满足,他已经被这风骚的小兔子弄得颅内高潮好几回了。
「嗯嗯确定哒…嘎嘎的小骚穴最喜欢吃龙龙哥哥的大鸡巴了…所以哥哥还不操操嘎嘎吗…呜呜呜…小骚穴要痒死了嘤…」阿云嘎扭着腰,自己伸手把身上的裙子解开。
「操,操死你这贪嘴的骚兔子!」郑云龙把小嘎抱成跪趴的姿势,侧着身对着镜子,让这兔子精偏头就能看到如何被自己日穿。
黑丝是开档的,所以不用脱,只需要郑云龙轻轻拨开正对穴口的裤缝和细绳,他的东西就能在里面进出自如。
这样半遮半掩、欲遮还羞的情趣内衣让年轻力壮的郑云龙更加难以把持,他很佛,但觉得自己永远戒不掉吃兔子的欲。
肉棒顶入小穴后直捣花心,每次都顶得兔子脑袋发晕,喉咙里叫不出一句完整的话,郑云龙俯下身去把他的脸接过来吻,才发现兔子居然被自己日哭了。
郑云龙看了心疼,想停下来换个温和一点的姿势,但兔子求着他说不要,用这个姿势顶入能进得很深很舒服。
于是郑云龙在他的要求下更加肆意地顶弄,每次都能戳到深处的敏感点。
「嗯嗯啊啊啊——顶到了啊啊…我的大龙哥哥…顶得好深…好棒啊啊啊…」
「妹妹还要吗妹妹?」郑云龙抹走额头上的一把汗,把小嘎抱到自己身上喘着粗气问。
「嗯嗯嗯!要!嘎嘎还要哥哥射在里面!」兔子精兴奋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