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龙嘎|帅气房东俏租客19】

Work Text:

郑云龙就这样抱着阿云嘎上下颠着,把他插得头晕目眩,又哭又笑,最后噫噫呜呜地求饶。
「嗯…哈啊…老公…你慢一点…太…太快了…嘎嘎…嘎嘎穴里…好像有水…要喷…喷出来了…」
说着,阿云嘎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触电一样开始剧烈地颤抖,腰部以下麻木得好像已经不存在,肛门也不受控制地迅速收缩,快感像海浪一样一波一波地袭来,很显然,他被人顶到前列腺高潮了。
阿云嘎虚软地趴在郑云龙身上,肥臀还一抖一抖地翻滚着肉浪,似乎还在延续着刚才的余韵。
郑云龙看兔子被自己操得翻起白眼,也不敢再动了,就这样插着亲他。
阿云嘎被亲得小脸通红,被撑开的穴里又开始发痒,渴望被那根大肉棒再次撞击,想要把这没顶的快感延续下去。
被欲望冲昏头脑的小兔子哭着恳求,「老公…呜呜…动一动…快动一动嘛…嘎嘎下面好痒啊…呜呜难受死了…老公快弄弄嘎嘎吧……嘎嘎最喜欢吃……嗯……老公的大鸡巴了…」
阿云嘎边哭边摇屁股,但仍觉得不痛快,毕竟还是被当成肉便器的本人操得舒服些,自己弄总归还是差点意思。
「哎呀求你了~」兔子这一声撒娇,够骚够嗲,简直有把阳痿都叫硬的功效。郑云龙挺了挺腰,把鸡巴插到最深,骚兔子都这么软了,这他妈能忍着不操就不是男人。
郑云龙就势抱他下床,走到落地窗前拉开窗帘,夏日清晨的阳光从天边泄下来,有些刺眼,但又很温暖。
阿云嘎被郑云龙的举动吓了一跳,这是在干什么?他疯了吗?也要让别人看到吗?
兔子气得锤他,但因为悬空的姿势容易失去平衡往下坠,又不得不在下一秒伸手去抱。兔子的头不甘心地垂在郑云龙的肩膀上,双腿勾住他的腰,用脚背打成一个活结。郑云龙就这样抱着他操,听他在怀里软软乎乎地叫。
「嘎子你看楼下,好多爷爷奶奶在锻炼身体呢。咱俩也在晨练,活得很正能量不是吗?」阿云嘎顺着郑云龙的视线往下看,那里确实有很多……还有人在做抬头运动!!
「呜呜…大龙你这个混蛋…坏死了…快回床上…这样会被别人看到的哇…」面对房东的戏弄,阿云嘎不知道怎么办,只能把脸哭的像只小花猫,对着郑云龙委委屈屈地骂。
「放心吧,逗你玩呢,这些都是防窥的玻璃窗,外面是看不见我们这儿的。」
「真的吗…」阿云嘎看郑云龙的表情不像是在骗自己,于是止住了哭,松了一口气。
「但是不排除对面的人会看到哦。」阿云嘎正呆着想他这话什么意思,郑云龙就趁其不备,飞快地推开落地窗,把兔子抱到了露天阳台。

阿云嘎又羞又怕地喊,「别,大龙不要,快回去」,但那人就是不听他的,依旧我行我素。郑云龙身上的小兔子晃得厉害,想挣扎着逃走又怕摔下去把腰弄断,只能用牙咬着他的肩膀表示无声的抗议。
郑云龙把兔子压在长摇椅上操,那条躺椅从没承受过两个大男人的重量,马上吱吱呀呀地发出不满的声响。兔子也在叫,叫得美妙婉转,叫得迷人娇媚,叫得比那树枝上的黄鹂鸟还好听。
「啊啊…嗯…啊…坏…坏老公…臭老公…嘎嘎不想在外面做…我们回去好不好…真的会被人看到哒…」阿云嘎抓着他的背不自觉地挠,指甲陷进肉里划出了许多条鲜红的血痕。
「老公带你出来玩就不敢骚了?害臊了?怕被狗仔们拍到他们娇俏的大明星正在被自己的帅哥房东操吗?嗯??」郑云龙忍着背后的刺痛,边用言语调戏边用力往前顶,那穴道因为怕羞变得更紧致了,还真需要自己的鸡巴帮忙松松土,才能把这漂亮兔子变成更加成熟美艳的少妇。
「嗯…哈啊…郑云龙你混蛋…无耻…下流!!」阿云嘎破口大骂,但那人好像没听见似的,依旧勤恳地在他身体里耕耘,还用一通好老婆香老婆的彩虹屁夸。
阿云嘎被操得腰都软了,两条雪白的大长腿就这么羞耻地挂在郑云龙腰上,那鸡巴已经被操射了两次,一滴也没有了。
可是他又涨尿,于是用小狗一样可怜巴巴的眼神乞求郑云龙让他泄出来。
郑云龙想了想,昨晚这兔子已经被自己禁射过一次了,老是叫他憋的话对身体也不好,于是大发慈悲,把他抱到跟前背对着自己,驮着他的两条腿做出一个把尿的姿势。
「呀…大…大龙…你…」阿云嘎被这动作羞得哪儿都不敢看,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好了老婆,就对着这瓶花尿吧,放轻松,我看着你呢…嘘…」郑云龙从没见兔子这么紧张过,得意的吹起了催尿的口哨。
「呜呜…郑云龙…我…我他妈饶不了你…你…你给我等着…」小兔子心里赌着气,硬是不尿。
而身后的人还是逗着他,「宝宝听话,来,尿给爸爸看…嘘嘘…嘘…」
阿云嘎屁股上还插着一根肉棒,膀胱又涨满了昨晚的啤酒废料,这双重的刺激让他再也忍不住了。但他不想让这家伙得逞,不想让他看见自己被乖乖催出尿来。于是他回头把房东的脸掰过来亲,一边跟他激烈地舌吻一边射出淡黄色的液体。
可是他没察觉到那人的手早已经扶在他的鸡儿上,等他泄完后还善意地抖了抖,打开旁边的水龙头帮他把龟头冲洗干净。阿云嘎被那冷水激得身体一抖,软软地向后倒在了郑云龙怀里。
这一场性爱,阿云嘎完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