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龙嘎|帅气房东俏租客18】

Work Text:

阿云嘎被那鸡儿的温度吓得发抖,心情既紧张又害怕,同时竟还有些期待。郑云龙就这样俯视着看他,伸出舌头暗示性地把嘴唇舔了一下。
那两片薄唇上有抹水光,阿云嘎不小心看到了,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兔子没想到,这个不经意的小动作被他房东尽收眼底。只见郑云龙朝身下的人微笑了一下,就俯身跟那兔子继续缠绵地亲吻,把兔子的唇舌吸入自己的嘴里慢慢地搅弄、细细地品味。
阿云嘎的吻技不如郑云龙,虽然昨晚在房东的调教下学会了伸舌头,但还不怎么会动,更别说风骚的回吻了。现在郑云龙的肉棒正抵在他的小腹上摩擦,而自己的那根也被撩拨着抬起了头,似乎要替主人争口气,自作主张地跟房东的小兄弟拼起刺刀来。
在亲吻的间隙,郑云龙点着兔子的鼻头笑他笨,又拉着阿云嘎的手下去,给他分配给两人鸡儿助兴的任务。
兔子正害羞着用两只小肉手搓两根大鸡巴,郑云龙就一边揉胸一边开拓他的后穴。那里已经开始情动了,穴口流出的水濡湿了下面的新床单。郑云龙的食指一钻进去,穴肉就疯狂地蠕动,紧咬着他的指头不肯松开。食指慢慢抽动起来,待阿云嘎适应后,他又加入一根较粗较长的中指,撑开穴口缓缓操弄起来。被刺激到敏感点的阿云嘎忍不住发出一声舒服的爽叹,同时又有更多的淫水从里面争先恐后地涌出来。郑云龙凑到兔子耳边喷出一股湿热的气体,咬住那已经红透的耳廓说,「真骚。」
阿云嘎被这话一激,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听见房东骂了句脏,抬眼一看,原来是自己的白浊射到了他身上。
「操,还真是你龙哥的骚宝贝。」郑云龙用拇指拨开下唇新鲜的精液,轻蔑地看了一眼,伸出舌头尽数舔净,又卷起身下人的兔唇狠命地吸。
阿云嘎被吻得缺氧,胸乳起伏摇晃,好似在拒绝,又像是迎合。他皱着眉头想弄清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可是大脑却像鹅毛一样苍白。他的奶头被揪着,小穴被手指开拓着,嘴巴还被人亲肿了,想说些什么却被那人的嘴唇堵住,噫噫呜呜地讲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郑云龙见阿云嘎喘得不成人样,忍不住又心疼起来。如果小兔子被弄坏了,吻死了,自己就完蛋了。
于是他放弃吮吸,改去床尾跪坐着用膝盖把兔子的双腿强行撑开。阿云嘎以为这条暴龙会直接进去,赶紧闭上眼睛做好了心理准备。没想到他居然恶趣味地拿着鸡巴在自己穴口周围打转,时不时还用滚烫的柱身鞭打敏感肥软的大腿根,还把自己流出的爱液涂到他的大屌上,去擦拭他那条本就已经粗硬无比的进攻性武器。
阿云嘎被他这磨叽的动作撩得心神不宁,后穴又在不受控制地骚动,兔子忍不住开口,「大龙…你别这样…」
「那你想怎样?」郑云龙笑着,觉得笨笨的嘎鱼又上钩了。
「唔…你这样碰…那里…好痒哒…」阿云嘎老老实实地向房东交代着自己的感受,还抬手遮住自己因害羞而涨红的脸。
郑云龙看着露出这幅表情的阿云嘎,差点激动地要射。这怕羞的兔子要是被自己一操,就能听他喊得软乎乎,叫得甜腻腻,是个男的都能爽飞。
阿云嘎的可爱让郑云龙心动,但还是决定再逗他玩一下。这兔子还能口是心非多久,很大程度上还是取决于自己的钓鱼技术。
于是郑云龙故意问他想怎么止痒。
用双手捂住脸的漂亮小兔不看他也不回答,而穴口却诚实地流出更多水来。
郑云龙用两指撑开那湿润的洞口,举起肉棒挤了进去。但没给太多,兔子的小穴只吸到一个龟头。
那肉棒一进到阿云嘎浅处的敏感点就不动了,但兔子能清晰地感受那根巨棒在里面自然的弹跳。阿云嘎被这磨洋工的动作气得想咬舌自尽,却又无比想念昨晚这人对自己所做的种种。
「想要吗?」郑云龙恰如其分地问。
忍无可忍的阿云嘎也不再掩饰,开始扭着屁股去吸那根大肉棒。
郑云龙后退了一下身子故意不给他吃,但又看阿云嘎伸出双手,就把自己的脸凑过去给他捧着亲,亲完后听那兔子红着眼睛给自己发布指令,「要,要大龙狠狠操我。」
不是想,而是一定要,还是狠的。
郑云龙得令,准备展开手脚大干一场,突然觉得自己才是这条嘎鱼的手下败将。
「阿云嘎啊阿云嘎,怪不得那些粉丝说人类没有理由不喜欢你,你的魅力真的让我无法拒绝。」郑云龙一边听着身下的欢叫,一边想着兔子的好,腰动得越来越快,抽插得越来越猛。
但激烈的顶弄让可怜的兔子撞到了床头,他心疼得马上停止了动作。没想到这只小骚兔却主动坐了上来,将昨天自己给他讲的知识点学以致用。
郑云龙吃了一惊,这兔子学习能力真贼他妈强,不仅学会扭着细腰左右啃咬,还能对着自己不羞不怕地摇起屁股上下吞吃了。
阿云嘎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卖力地骚,郑云龙也不闲着,就着姿势吸起他的乳头来。敏感的小红豆已经完全凸起,随便碰一下都能让兔子浑身打颤。阿云嘎感觉奶子在发涨,把他疼得有些难受,于是情不自禁地挺起上身,把奶头送到郑云龙嘴里。
阿云嘎的身形被自己折成一个优雅的S形坐在郑云龙身上,现在的他简直就像一位成熟的驯龙高手,主导着这场看上去无休止的欢爱。
但郑云龙早已不是呆萌青涩的大学男生,他不仅阅片无数,而且有过许多次的实战经验,他知道如何取悦女人,也决心要让阿云嘎心悦诚服地成为自己的女人。
所以他决定不会允许兔子只把自己当成一个自慰道具。
郑云龙突然把阿云嘎跪坐着的两只大腿抱起抬到半空,吓得他把手环在自己的脖子上才保持住平衡。阿云嘎紧紧搂着他生怕掉下去,小穴也收缩着,死死地咬着那根大肉棒。
「宝,放轻松,别那么紧张。把你老公的屌咬坏了就没得被操了,懂吗?」郑云龙苦笑着教育自家老婆,那小逼把他夹得是真的疼。
「哦…对不起…」阿云嘎急忙羞赧着说了句抱歉,还真怕他被自己夹坏。
郑云龙见他这么可爱,也舍不得硬操,等他慢慢舒展开自己的小逼,才礼貌地问他,「阿老师,准备好了吗?」
「嗯…」阿云嘎羞着回答,觉得大龙今天早上的话有点多。
「那我动咯~」郑云龙发出一句少年音,阿云嘎才突然意识到大龙比他要年轻的事实。
好丢脸,但真的好舒服,小穴里塞满了大肉棒,还不停地撞着敏感点,阿云嘎爽得忍不住绷直了脚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