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龙嘎|帅气房东俏租客16】

Work Text:

郑云龙拥抱着阿云嘎慢慢朝里顶,又渐渐抽出。他的动作太轻也太温柔了,让人能深切地感受到那根肉棒在潮湿的穴道里缓缓进出的感觉。
阿云嘎被他磨得意识全无,软烂的娇躯瘫在床上化成了一汪春水。他贪恋着郑云龙的大棒把自己小穴充满的感觉,离开时还紧紧咬着不放开。
郑云龙真的好完美,是那种跟他上过一次床就想永远跟他做的类型。他不仅长着一副优越的性器,而且懂得善用技巧,进入阿云嘎的身体时温柔而缓慢,待他适应后又能抽插得凶猛而热烈,瘙痒和疼痛的感觉就像冰火两重天,给人一种魂牵梦绕而终生难忘的刺激和愉悦。
而阿云嘎的穴,够软够肉够多水,里面凸起的无数个敏感点让两人交合时都能爽得满足。他们俩严丝合缝地贴在一起时,阿云嘎的穴就像是为郑云龙量身定做的飞机杯。
郑云龙伸手下探,摸到阿云嘎屁股周围床单全湿了。他很高兴也很满意,但之前确实没想到阿云嘎情动起来竟然是这副淫乱的模样。郑云龙把肉棒从穴里啵的一声拔出来,摸着那兔子的脸边亲边说,「宝…你的水好多…我帮你吸…」
阿云嘎听了,脸马上红的要命,双腿并拢羞得不行。郑云龙强行把他的腿掰开呈M字形,舌头舔开肉缝后就灵活地转着圈吸吮,时不时还往他的翘臀上亲一口表示赞赏。阿云嘎被这一出羞耻的舔穴弄得六神无主,只能娇喘着向他求饶,但郑云龙却用舌头操得更过分,他知道现在嘎子是爽的,只是这个动作太过刺激,让平日里矜持乖巧的小兔子不适应而已。
「啊啊…不要舔呜…那里脏死了…唔!求大龙…哈啊…老公…不要…不要吸了…啊…」
「骚宝宝已经被老公洗干净了,怎么会脏呢…小穴里的水都是好吃的…不信吗?那你尝尝看。」
郑云龙用亲吻告诉兔子,他的涎水是甜的,无论是上边还是下边。
阿云嘎的肉穴继续受着舔弄,被刺激到浅处敏感点的小兔子忍不住用双腿去夹郑云龙的头,欢叫起来却语无伦次,「哈啊…怎么回事…好舒服…大龙舔得我好舒服…啊啊…我不行了…大龙快停下来…我受不了了要射了呜呜呜…」
郑云龙一听说他要射就有些不高兴,他用手拍了拍兔子的肥臀,叫阿云嘎也试着舔舔自己。
于是他们换了69式的性姿。
郑云龙的鸡巴戳在阿云嘎的脸上富有弹性地跳动,让阿云嘎很想尝一下那根大肉棒究竟是什么味道。那些被拍打过的地方会有点疼,肉棒离开后还会留着一种火辣辣的痛感。阿云嘎的小嘴吞吐着巨大的肉棒,把柱身舔得湿淋淋红通通,把青筋舔得如虬龙缠绕一般清晰可见。郑云龙的大鸡巴实在是太有魔力了,让阿云嘎上下两张嘴都好喜欢吃。
兔子的口水从嘴角流出来,沿着下颚滑落到胸上。冰凉的触感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同时不自觉地收缩肛门,把郑云龙的舌头被夹得生疼,那人忍不住骂了一声脏。
「操,嘎子你他妈真的好会吞。」
那兔子借着酒意也壮了胆,干脆把真情实感说了出来,「哼…还不是因为大龙把我操舒服了。」
郑云龙被阿云嘎娇嗔的夸赞弄得身心舒畅,于是轻轻拍拍兔子的肥大腿,让他坐到自己身上来。
阿云嘎醉意昏沉,不太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他只知道自己好像在和房东上床,而且他的房东…非常非常会,也特别特别能干。
郑云龙笑得璀璨,抚着小兔子的背示意他坐上来。还难得耐心地鼓励道,「宝贝你不是会骑马吗?老子现在就是你的马,来骑我吧。」
阿云嘎很听话,他乖乖掰开臀瓣坐在郑云龙身上,骑乘之前这只傻兔子根本没想过这个姿势会进得有多深,或者有没有可能把自己搞坏掉。
郑云龙把阿云嘎钉在自己的那根马屌上就不动了,小兔子先是感到肛门被撕裂的疼痛,然后是漫无止境的骚痒,而他却没有力气更没有勇气擅自拔开那根粗长的大棒,只能麻木地感受着被鸡巴填满的滋味。
「宝,你知道你现在很骚吗?你的小逼真他妈紧,把我吃得死死的。」郑云龙嘴上夸着,巴掌却啪啪啪地拍打在他的屁股上。阿云嘎被郑云龙的视线盯得腰椎发软,被强迫的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根本无法拒绝大龙。他被喜欢的人一点点地突破心理防线,缓缓抽动起身子,慢慢娇叫起来。
坚硬的耻毛随着抽插的动作戳刺在穴洞周围,那种怪异的触感让傻兔子又怕又羞。他觉得骑在大龙身上摇着屁股操弄自己的阿云嘎真的非常非常淫荡。
郑云龙对阿云嘎这样的骑乘动作非常不满意,这他妈实在是太慢了。他忍不住伸出两只大掌抓住兔子的细腰飞快地上提下扯,插得他哇哇大哭,直到那小傻兔学乖了、哭累了,会用双手往后撑着身子像骑马一样颠儿才放过他。
「宝,快,自己扭一下。」
刚受完惩罚又被那人的甜言蜜语撩拨心绪,阿云嘎觉得自己在大龙手里简直糟透了。
但他还是放下了无用的羞耻心,决定放肆地发一回疯。他面对郑云龙跟他十指紧扣着做爱,在上边撒欢似的浪叫,开心地把嗓子都叫哑了。
郑云龙把手覆上小嘎的大胸,用食指刮蹭着那两圈乳晕,又用大拇指的指腹磨着尖尖的凸起。他伸出手臂将阿云嘎拥入怀,又舔上那对奶子反复逗弄,仿佛要把两只白团子吸出奶水来。

会跳舞的阿云嘎身子比一般女孩都软,能把腿开得很大,所以郑云龙觉得不能浪费这兔子的柔韧性,而应该多尝试些新鲜的体位,毕竟他真的很适合用自己的鸡巴以各种姿势进入。
郑云龙让阿云嘎跪在床头,自己则压在他身上,用硬得不能再硬的鸡巴狠狠地操。他抓住阿云嘎的双手按在墙上,让调皮又可爱的兔子精无论如何都无法挣脱。
如果你从侧边观察,会看到阿云嘎臀缝里郑云龙那条粗长的大鸡巴整根没入又整根拔出。
囊袋拍打在屁股上,还能清楚地听见啪嗒啪嗒的声响,以及阿云嘎带着哭腔的娇喘。
「大龙…老公的鸡巴…好硬…好大…嘎嘎里面要被撑爆了啊…嗯…啊啊好满…好胀啊呜…」
而郑云龙动起来像人形打桩机,又狂又野还干脆利落,把人伺候得心服口服。
「嗯…哈啊…老公好大力…把嘎嘎干得爽死了…但…但是…太快了啊啊…别撞了老公…嗯啊…老公你太猛了…嘎嘎真的不行了呜呜呜…这…这样下去…嘎…嘎嘎会被操坏哒……」阿云嘎咬着下唇哑着声音哭叫,边哭还要边挨操。
郑云龙那副鸡巴实在过分优越,完全勃起的长度已经能够到阿云嘎的前列腺。刚顶到那淫荡的部位,小嘎就睁大眼睛,情绪突然高亢起来,操弄了几下后就抖着身体高潮了…这一次郑云龙并没有给他的小兄弟任何抚慰,阿云嘎的前面就被操射了一次。
大龙在里面弄得确实是太舒服了,小小嘎又颤颤巍巍地抬起头来。然而阿云嘎的擅自行动惹恼了那只青岛暴龙,郑云龙用指尖点了一下阿云嘎的龟头,命令他以后只能一起射。
但没被顶几下,阿云嘎就又想射了。他挣扎着抬起一条手臂遮住潮红的脸射出白浊,脸一下子就红透了。
郑云龙愤怒地用大拇指把宣泄的出口堵住,阿云嘎被禁射了。那前端挺翘的大鸡巴勾起一个弧度在阿云嘎的肉穴里继续抽插,弄出啧啧的水声。小兔子浑身都湿透了,似乎每个毛孔都在对外诉说着被操弄后的快感。阿云嘎觉得这副身体已经不属于他自己,射无可射的鸡巴焉头焉脑地垂着,但膀胱里却涨满了尿,想来应该是不久前喝过的几瓶青岛啤酒的废料。他很想跟郑云龙说让他射,但上下两张嘴还在贪婪地吸吮着施虐者的指头和肉棒,根本无法顺从主人的想法。直到他被弄得煞白了脸,郑云龙才允许他跟着自己一起释放。一股鹅黄色的液体从小孔淅淅沥沥地流出来,小嘎这才意识到自己被大龙操尿了。
这一切实在是太丢脸了。
小兔子双眼无神地躺在床上,夹着满屁股的精液在高潮的余韵里微微颤着,仿佛在发着一次叫爱情的高烧。这场性爱实在是太疯狂了,简直让人难以相信这是他们的第一次。下半身被撕裂的痛感让麻木的阿云嘎仿佛失去重力,在空中虚无飘渺地悬浮着。他正害怕着伸手四处捉摸,就有人牵住了他,把他抱在怀里十指紧扣着用力亲吻,甜蜜的口感让阿云嘎这只笨小兔重新回到了现实里的桃花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