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龙嘎|帅气房东俏租客13】

Work Text:

阿云嘎自知拗不过郑云龙,只好由着他钻进被窝。虽然被允许同床共枕,但郑云龙摸不清这兔子对自己到底什么感觉,于是着急地补了两句解释,「我真的只是不想睡沙发而已,没有别的意思。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你别想太多。」
郑云龙越狡辩越心虚,干脆蒙着头睡觉企图蒙混过关。
阿云嘎默默从衣柜里拿出另一床棉被放到郑云龙旁边,关上大灯亮起床头柜上的小灯。
阿云嘎刷了一会微博就躺下了,他入睡的动作很轻,轻得让郑云龙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但越是这样,郑云龙就越想去确认,确认这只兔子是否躺在了身边。
郑云龙放在大腿上的手蠢蠢欲动,心像是被逗猫棒拂了一下,很轻,但是足够痒。他在等待旁边的人睡着,然后打算去摸一摸兔子,无论哪个部位都好。
善良的小兔子怕郑云龙冷,于是在睡前把空调温度调得比平时要高。没想到这个举动让两个人都热,被欲火焚身的郑云龙自不必说,但阿云嘎是真热,他背对着郑云龙掀开被子,在外边露出了一半的身体。
今天的阿云嘎依旧穿着胡萝卜睡衣和橘色棉袜,躺在床上弓着身子睡觉。这样的姿势像刚出生不久的婴儿,让他感觉回到了母亲的怀抱,因此睡得很安心。
与此同时,郑云龙却像一个顽劣小孩,大半夜闹着不睡觉还试图动手动脚。他越来越不安分,身体各处都燥的要命。因为热,他踢开了自己身上的被子,在床上四仰八叉地把身体摆成了一个“大”字,霸道地占据了三分之二的床位。但毕竟空调房还是冷,他又开始扯阿云嘎的棉被。
兔子身上的被子很容易就被拉过来,但人没有跟着。郑云龙有些气恼,于是提着被子凑到阿云嘎的身边和他一起盖住。
在睡梦中的阿云嘎感觉被人抱着,圆圆的屁股上还被一条炙热的东西缓缓戳刺。
阿云嘎惊醒过来,感觉是大龙在抱自己,但他不敢轻举妄动,他怕那人晓得自己默许了这件事,不知道今后该如何面对郑云龙。阿云嘎被抱出了一身汗,呼吸也在慢慢加快。
郑云龙把阿云嘎一手抱在胸上,一手摸在下体。隔着布料的摩擦,那被扯过的乳头很快挺立起来,下面小穴的水也开始往外淌。阿云嘎感觉自己后面的肉缝像被一群蚂蚁吞噬,酥酥痒痒的触感密密麻麻地攀上大脑,他被捉弄得有些六神无主了。然而郑云龙还在不停地碰他,动作也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郑云龙掀开胡萝卜睡衣的下摆,一手轮流抓起两只雪白的奶团子来玩,还用粗糙的指腹轻磨着上面两粒可口的小红豆。
阿云嘎忍不住呜呜了一声,吓得郑云龙马上停止了手里的动作。过了一分多钟,被原先的动作压麻右手的阿云嘎忍不住翻了个身,装出一副酣睡的模样正对着郑云龙。
郑云龙看着漂亮的小嘎,感觉心都要为他跳出来了。皎洁的月光打在美丽的脸上,更显枕边人眉清目秀。长长的睫毛在他眼底留下阴影,小巧精致的鼻梁好像被月色抹了高光,那样子比舞台上歌唱的时候更动人。小嘎的粉唇微张着,吸入一口氧气后又从嘴里吐出一股喷在同床人的脸上,那味道让郑云龙感觉香甜香甜的。
郑云龙又忍不住去摸。他的手轻轻掀起小嘎的短裤,先是试探性地碰,后来是隔着布料抓,最后直接伸进三角裤里撸。小小嘎在他手里慢慢变硬变粗,但主人却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依然闭着眼睛张着嘴巴酣睡。
郑云龙一边弄阿云嘎,一边给自己撸,时不时还发出一身带脏话的低吼。粗重的呼吸声紊乱了阿云嘎的心绪,他迫切想要听到郑云龙的表白,甚至是一个强吻,这样自己就有力量义无反顾地跌进他的怀抱。
但郑云龙没有这样做,他只是在摸,摸得自己都流水了,还没有一个湿热的吻落在唇上。阿云嘎感觉自己就像郑云龙买来的一个充气娃娃,被主人毫无感情地捉弄着。
郑云龙的动作很慢很慢,慢得让阿云嘎感觉时间停滞不前,狭小的空间里只剩下“变态”的大龙和甘愿被猥亵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