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1789/闸南pwp】拉闸致力于喂饱罗南。

Work Text:

拉扎尔是个抖S,坐拥一屋子玩具。

刚开始交往的时候,拉扎尔不敢告诉罗南自己这个癖好。后来情到深处,他们顺理成章地做了。出乎拉扎尔的意料,尽管罗南并不喜欢他这样,他还是温顺地接受了他。

这让拉扎尔更爱罗南了。罗南身上有农民特有的老实勤勉,还有大学生初入社会不谙世道的青涩,这些都与拉扎尔的身世经历相悖,拉扎尔瞬间就被他的特别吸引了,渐渐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拉扎尔出生的年代,贵族早就没了特权,但是姓氏里的“德”字和世代居住的城堡仍能彰显他们与众不同的身份。

拉扎尔的父母仍视自己为贵族,讲究门当户对的他们早早地就给拉扎尔选定了娶妻范围。拉扎尔收到大学录取通知邮件的那一天,他父母为了防止他上大学乱交女朋友,毁坏他们的计划,就将儿媳人选一个个报给了他。拉扎尔听完惊呆了,又急又气,一冲动就向父母出了柜。为了防止被父母扫地出门,他主动搬出庄园,在靠近大学的地方自己租了房子住。

他选房子的要求是,一定要有足够的、封闭的储物空间。

这个储物间里曾经好几个待过别的什么男生——他们与拉扎尔只有金钱关系。现在这个房间是罗南的专属了。

大学开学的第一天,拉扎尔就被这个穿着姜黄色夹克衫,脖子上系着一条红色鸢尾花暗纹丝巾的男生吸引了。黄衣男生正与面前身着淡紫色长裙的姑娘谈笑,他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散发着朝气,拉扎尔甚至觉得不是阳光打在他身上,而是他身上的光照亮了黑暗。

拉扎尔远远地看着他。

男生感受到了拉扎尔的目光,疑惑地转过头来,猝不及防与拉扎尔目光相接。

罗南冲他歪了歪头,尴尬地笑笑。

拉扎尔呼吸一窒。

他真好看。拉扎尔在心中暗叹。

再看下去他会觉得我是个变态。拉扎尔默道,可是我在某方面确实像个变态。

拉扎尔狠了狠心收回眼神,转身离开。没过多久,身后响起了一声充满活力的声音。

“Hey!您好,先生!我叫罗南。(Bonjour Monsieure! Je m’applle Ronan. )”

拉扎尔压抑下内心的惊喜,淡淡地转过身:“您好,我叫拉扎尔·德·佩罗。”

叫做罗南的男生闻言瞪大了眼睛,面露惊讶。

“伯爵大人!”罗南笑着眨了眨眼睛。

-----

“拉扎尔!拉扎尔!你放开我!胳膊疼!”

罗南给拉扎尔拽胳膊拽了一路,跌跌撞撞地好不容易回了家,没想到那人还把自己往他的储物间带。他知道那里头有什么,莫名的恐惧从心头涌开,赶紧打出苦情牌试图挣脱拉扎尔的魔爪。

拉扎尔闻言放开,改去推了一把罗南的后背。罗南猝不及防被推了一把,整个人扑到了储物间的门上。不待他反应过来,拉扎尔的身体就从后面就覆了上来,左手死死环住他的腰,右手去启指纹锁。罗南论身高论力气都不是拉扎尔的对手,一路上努力挣扎都无果,更别说现在了。门锁咔嚓一声开了,拉扎尔狠狠推开门,惨白的自动灯亮起,打在一室阴森森的刑具上。

罗南瞳孔骤缩。平时他和拉扎尔也偶尔玩玩这个,全当情趣,毕竟这个玩太多有害身心健康。拉扎尔不会玩得太过火,罗南哭着说受不了的时候,拉扎尔会立马放了他。但是今天罗南很恐惧,他不知道愤怒状态下的拉扎尔会做出什么事来。

罗南很委屈。拉扎尔控制欲和占有欲太强了,罗南与他交往之后,多半时间都被拉扎尔绑在身边,很少有机会能有和朋友们聚会。他爱拉扎尔,他也爱自由。他无法忍受被管束的生活,今天被压迫多时的人民决定革命,然后就成了现在这番田地。

拉扎尔不止一次事后在他耳旁吹气,哑着嗓子说想把他关在家里,罗南回给他一个甜甜的吻,笑着说你不会的。但是现在罗南不敢确定了,愤怒的拉扎尔真的做得出这种事情。

拉扎尔右手拽住罗南领巾的结,松开左臂,冷漠地瞥了一眼罗南,就着领巾把他拉了进去。门砰地一声合上,断了罗南的逃生之路。

“脱衣服,别解领巾。”

拉扎尔把罗南逼到墙角,双手撑在罗南头部两侧,抬起下巴居高临下看他,言语冷硬不容拒绝。

罗南心跳如鼓,他有预感今晚这样玩下来,不是半死就是半残。起义义士决定维护自己的最后一点尊严,绝不向阶级敌人低头——他死死瞪着拉扎尔,一动不动。

拉扎尔嗤笑,附身抬起膝盖从中分开罗南双腿。罗南脚跟离地重心不稳,慌乱下只能去攀拉扎尔肩头,又觉得这个动作太过亲昵,不符合自己现在革命失败的义士形象,当下恼羞成怒冲着拉扎尔大吼:“你混蛋!”

拉扎尔不置可否,伸手去解罗南衣扣。罗南为了保持平衡,一手必须攀住拉扎尔,只留另一手去阻止拉扎尔,简直是杯水车薪,不一会儿就衣襟大开。罗南从小在田野里长大,身体结实健康,又没有很健壮的肌肉,摸起来不硬不软手感正好。拉扎尔神色黯了黯,探手捏了把罗南腰窝。拉扎尔深知罗南的敏感点,一碰罗南的这儿,罗南就会浑身一颤,嘴里泄出一声可爱的低吟。

“你他妈(Merde)……!”

罗南急急地吸了口气,咬牙切齿骂道。

罗南面无表情地歪了歪头:“看来还是别让您讲话的好。”

拉扎尔放下腿,把罗南粗暴地一把拉过,用膝盖一顶罗南膝窝,地上铺了毯子倒也不怕再磕疼他,罗南今晚第三次跪下了。罗南赶紧双手一撑地防止摔着,拉扎尔趁机解开罗南的领巾,扯过他双手反绑住。

罗南:“操!操你妈拉扎尔!”

罗南的衣服经过一番挣扎已经退到了小臂上,露出线条流畅的肩部来。拉扎尔右手压住罗南的肩,绕到他跟前,左手划过罗南深邃的锁骨,抚上他后颈,把他的头摁向自己胯部。

“您的嘴应该用来含我的东西,而不是骂肮脏的词语,也不是去和姑娘喝酒喝到半夜。”

罗南紧紧抿住唇,还是瞪他。

拉扎尔摁着他脖颈把他的头彻底压到自己胯部,他微微抬头的阴茎隔着布料能感受到罗南急促的呼吸。

“张开嘴,像我教您的那样舔。”

罗南眼前就是拉扎尔的裤子,他闭上眼不愿看,还是死死抿着唇。

“呵,我这里几十样东西,您一般用三样就受不住了。您要是再抵抗,今晚我们可以一样一样都用过来。”

罗南倏地睁开眼,又立刻重重的闭上。拉扎尔紧紧盯着罗南的表情,自然看到了那一瞬罗南眼里的惊恐。罗南的睫毛颤了两下,缓缓张开了唇,伸出舌尖隔着布料轻轻舔了舔。

“很好,继续。”

拉扎尔左手抚上罗南半长的头发,似乎在鼓励他。

妈的,几十样花样玩下来,命都没了,还是保命要紧。罗南屈辱地想。

罗南估摸着拉扎尔该被他舔硬了,便用牙齿叼着拉下拉扎尔的裤链。拉扎尔这下倒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主动把东西掏了出来。阴茎直直弹出来拍在罗南脸上,顶端渗出的前液在罗南脸上氤氲下一片水渍。拉扎尔看到罗南喉结滚动了一下,舌尖顺着柱身舔到顶端,双唇颤巍巍地张大,努力地含了下去。

拉扎尔满足地呼出口气,拉着罗南头发迫使他迅速前后摆动。罗南的嘴还没适应巨物就被快速抽插,直直把他呛出了泪。莹莹的泪花挂在长长的睫毛上,楚楚可怜,似乎在邀请眼前人的凌辱,看得拉扎尔下身又涨大了一分。罗南痛苦地呜咽一声,原本舒展的眉头紧紧蹙起,已然吃不下了。

拉扎尔也没打算让他吃太多,毕竟这只是开胃菜。他向后退一步,阴茎顺势从罗南口中滑出,分离时带出了一道粘稠的银丝,拉扎尔伸出食指挑断,把液体涂在罗南细细的胡渣上。罗南的嘴角挂着一缕透明的液体,唇被磨得艳红,此时微微张着,隐约能看到里面粉嫩的舌尖,随着胸膛的起伏微微颤动。他眼睛仍然绝望地闭着,睫毛上的泪珠快要挂不住了。

拉扎尔挑起罗南下巴细细欣赏了一番自己的杰作,然后俯下身,拉开罗南裤链,把他的外裤和内裤一并退到膝盖上方,再命令他坐下,把他的裤子全脱完。罗南敏感的臀肉倏地触到地毯,软软的羊毛擦过隐秘的下身,擦过那个拉扎尔插入过不知道多少次的穴口,羞耻刺激得罗南从鼻端发出一声闷哼。

拉扎尔背手从身后取来一条带着锁链的项圈。

罗南听到铁链摩擦墙壁的声音,浑身打了个哆嗦,蓦地睁开了眼,眼睁睁地看着罗南把铁锁锁在自己脖子上。平时他们玩这个,每用一件拉扎尔都会征求他的意见,而不是不由分说就往他身上套。手腕上的丝巾被拉扯,身后铁链窸窣了一阵,逐渐没了声响。罗南试着动了动手腕,脖子就被一阵勒,迫使罗南仰头。

拉扎尔绕到他面前,长发披散在肩上——拉扎尔用发带把铁链和丝巾连了起来。他命令罗南分开双腿跪立,罗南就着这个被捆束的姿势做得艰难,尝试了两次才成功。

拉扎尔站在一旁抱臂旁观,听他手不能撑只能腰腹用力时喘出的气音,深深吸了口气:“请您把腿再分开些。”

罗南的脖子被铁链拉着低不了头,他不知道自己的双腿究竟开到了什么程度,只好尽最大努力。给拉扎尔口交带来的被插入的渴望已经使罗南的前端微微抬头,随着主人分开双腿的动作左右摆动。

拉扎尔抬起穿着长靴的右脚勾住罗南右腿内侧往外拉,把罗南的双腿分得更开。这个姿势跪着十分耗力,罗南大腿开始战栗。拉扎尔坐下,把自己的双腿伸到罗南大开的双腿间,唇正好贴上罗南胸前的两点。拉扎尔的舌尖在罗南一边的乳晕上打转,左手扶住罗南臀部给他借力,右手食指探向罗南后穴。罗南的身体早已被拉扎尔调教地习惯了侵入,手指初一进入还干涩紧致,抽插两下后便慢慢渗出了潮湿。拉扎尔用舌尖挑逗罗南的乳头,没两下罗南的乳头就敏感地硬了,拉扎尔挑挑眉,探手从旁边的柜子里取出一副乳夹,夹住罗南的乳尖,再转向另一侧。罗南疼得吸了口气,后穴瑟缩了一下夹紧了拉扎尔的手指,哀求拉扎尔不要。拉扎尔左手一勾铁链,罗南为了不被勒死只能仰起脖子挺了胸部往拉扎尔嘴里送。拉扎尔左手重新扶上罗南的臀,在柔软的臀肉上大肆揉捏。

拉扎尔又探入中指,强硬地撑开罗南因为疼痛收紧的后穴。双指在肠道中分开又合拢,指腹摩挲按压内壁,拉扎尔的指技成功把罗南的肠道又逼出了一股液体。罗南张开口高声呻吟,前面也越发精神。这时候他另一边乳头也挺立了起来,拉扎尔恋恋不舍地最后舔了一下这颗红樱,抽出右手双指,取了乳夹给这边也一视同仁地夹上了。拉扎尔右手也伸向罗南臀肉,双手一齐把罗南臀肉向外掰,左右手各探了食指伸进甬道抽插。罗南的后穴含不住肠液,湿漉漉地流了拉扎尔一手。

拉扎尔估摸着开拓得已经足够充分,一捞罗南膝窝,把他抱着坐到了自己身上。拉扎尔挺立的阴茎划过罗南的,跟它热切地打了个招呼。他微抬罗南屁股,对准他闭不拢流着水的后穴插了进去。进入非常顺利,拉扎尔一贯到底,后穴湿热得令他头皮发麻。罗南仰起头尖叫,眼神空洞地看着昏暗的天花板,眼角落下两行清泪,大腿内侧夹紧了拉扎尔腰窝。拉扎尔一手压下罗南的头想与他接吻,可罗南革命失败委委屈屈地挨操,一点都不想和拉扎尔吻,当下就别开了头,边喘粗气边恶狠狠道:“……滚!”

拉扎尔见他死不悔改,皱了下眉,决定不让他继续说话。他从抽屉里取了镂空的口球,用力掰过罗南下颚塞了进去,再系紧了带子:“我可不想再挨您的骂了。”

罗南绝望地闭上眼,在这件如同囚室的房间里,他上天入地无处可逃。拉扎尔重重蹭过他的敏感点,直往那处冲撞。罗南叫得嗓子都哑了。屈辱和快感交叠下,很快他眼前就闪过一道白光,射在拉扎尔穿戴整齐的衬衫上。拉扎尔撩了一把自己汗湿的长发,手指沾了罗南的精液悉数抹在他无法闭合的唇上,唇上挂不住液体,精液从罗南流了下来,就好像拉扎尔射在他嘴里了似的。

拉扎尔下身冲撞不止,罗南正处在射完之后的不应期,难受地要命,可连求饶都没法求。他只能大声哭叫,任凭眼泪淌下,落到发丝间和汗液混在一起。渐渐地他又感到后穴深处升起了一阵快感,激得肠道又渗出了一股肠液,阴茎也抬了头,在拉扎尔衬衫上磨蹭。拉扎尔索性解了衬衫扣子,让罗南的阴茎能收到爱人肌肤的触碰。

大臂被向后捆久了酸麻难耐,下身的快感却好像要溢出身体。罗南已经叫喊不出什么了,只能在鼻端哼哼。口水通过口球的镂空沿着下颚流过喉结,淌过胸前,与汗液一起埋没到下身耻毛间。他的思维逐渐涣散,耳旁全是肉体冲撞声和拉扎尔性感得要命的喘息。要不是拉扎尔器大活好又性感好看又深爱他,他才不会忍受一个控制狂这么久。

拉扎尔忽然把他重重按下,罗南涣散的思维还没反应过来,拉扎尔就喷射在罗南的敏感点上了。拉扎尔的量不少,等罗南涣散的思维集中时,他的小腹已经微微隆起,而拉扎尔还在不断得喂他。罗南嘶哑地叫了一声,稀薄的液体射在拉扎尔小腹上,顺着拉扎尔的腹肌积汇在拉扎尔的肚脐上。

拉扎尔把挂在罗南小臂上的衣服给罗南披上,解开捆缚罗南双手的红丝巾和他嘴里的口球,压下他的唇与他在绵长的高潮里接吻。罗南浑身都软了,无力反抗,乖乖张着嘴任拉扎尔摆布。

拉扎尔在罗南嘴里尝到了精液和泪水的味道。

“你是我的。”

拉扎尔衔着罗南的唇,从罗南身体里退出来时对他道。

罗南被拉闸抱着半跪着,精液和肠液从合不拢的后穴里流出。罗南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也不知道是被液体流出的感觉刺激的还是在回应拉扎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