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嘎龙丨出差

Work Text:

猫一边想象着被班长侵入,一边掰开饥渴的后穴,用修长的食指在里面抠挖、搅弄。他的穴口泛着水光,光洁的背上出着薄汗,眼睛湿漉漉冒起水雾,一阵眩晕感袭来,他高潮了。

但射精之后,猫没力气搅动了,强烈的空虚感让他坠在地上不停地颤抖,宛若坠入了无底的黑洞。他又爬到书桌下拉开最底下的大抽屉,把黑色的假阳具拿出来,认命似的塞进自己的穴口摁开开关,阳具立刻跳动起来。

「啊..嘎子...嘎...阿云嘎...老公...操好爽...哥...嘎子哥...我...爱...你...啊...好....爱...好...爱...」猫塌腰趴在地上把屁股敲得老高,配合着阳具的旋转而扭动,一边念着心上人的名字,一边把自己再一次送上高潮。

射完之后的猫倒在地上喘着粗气,他做到了,做到了用工具把自己操干,而不是趁老公出差而用路人的鸡巴,但他的眼泪却止不住地留下来。

「不够、不够大、不够粗、感觉不是这样的...」

「还想要...还想要嘎子的精液...填满我...」

被甩在地上的手机突然响起铃声,猫的泪眼看不清来电人是谁,只是凭着经验按下了绿色的接通键。

「喂?」电话那头响起颗粒感十足的漂亮嗓音,「是我。」

这一次,猫哭得很大声。

拥有漂亮嗓音的男人有些不知所措,他轻声安慰着哭泣的大男孩,按响了门铃。

 

男人把人抱在怀里,轻轻拍打他的光裸的背,任由他的眼泪浸湿肩头。

「嘎子。」猫从男人怀里抬起头来,用湿哒哒的音调唤着眼前人的名字,他的头发长了许多,卷翘地粘在额头和长颈上。

「嗯?」男人温柔地应道。

「操我。」猫跟班长四目相对,水漾的眼睛里充满坚定,让人感觉既像请求又像是命令。

「好。」男人笑着答应。

男人粗重的鼻息让猫像涨潮般流出了大量的水,穴口被挑逗性地一摸,猫就被激得干射了一次。他太敏感了,特别是现在这副已被完全拓开的躯体,随便逗弄一处都能让他爽得飘飘欲仙。

男人也不急着脱衣服,一身西装依旧笔挺,与赤条条躺在地上敞开双腿求操的骚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男人怕猫感冒,于是把他抱到床上。床铺里埋着猫自慰时使用的各种道具,飞机杯、贞操锁、马眼棒、跳蛋、肛塞....男人将这些磕人又碍眼的工具甩下床,把自己压了上去。

猫饥渴难耐地摆动下体,用脚趾轻轻地蹭着男人的大宝贝,祈求着能快点被天神的爱水滋润、渗透、积蓄、填满。他后穴的水流个不停,瘙痒得难受,但他却不能伸手去抓——男人已经把他的双手用皮带圈起带到头顶,猫大开着双腿,黑洞洞的穴口翻腾着水花,随着呼吸一张一合,像一个向男友索吻的青春期少女,羞赧而急切地要获得爱抚。但事实上骚穴的主人却被绑住而动弹不得,男人居高临下地看着,把手指伸进了荡妇的嘴里。

已成荡妇的猫认真舔弄着主人的五指,讨好又谄媚地发出一阵嗯嗯啊啊的娇喘。

男人的裆部硬得发疼,但还是用一只手不紧不慢地揉捏着猫胸上的红豆,另一只手继续搅动着猫的口腔。猫似乎很享受这种惩罚,射完两次精的鸡巴又颤颤巍巍地站立起来。

猫悄悄地挣脱了皮带的控制,趁男人不注意将他反压在床,自己骑到了他的胯间。

猫用湿滑的后穴蹭着男人的鸡巴,没想到那鸡巴像长了眼睛,龙抬头似的翘起一个角度,一下子插进了他的紧致的穴里。猫幸福地嚎叫了一声,身心得到了巨大的满足。